這名叫族明的惡獸美利堅聲音嬉皮笑臉的回答道。

「哼!!!」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再次一聲冷哼,大聲開口道:「你當我是你!連一個小小的人類都殺不死!」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口中所說,靈魂傳音確實沖著天豐說道:「主人,還請你原諒!」

天豐雖然在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肚子里,但是他卻能夠通過他的靈魂掌控到他的想法,明白了此刻的處境,聽到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沖自己所說,便立即回應道:「沒事村山,繼續應付他吧。」

天豐再知道這所謂西主大人的實力竟然達到皇級一階巔峰之強,自己雖然有王級三階巔峰的實力,可是自己的靈魂只有區區帥級一階巔峰而已,連這王級三階巔峰的實力都無法完全掌控的自己。

面對皇級一階初期的強者都是像螞蟻對戰大象一樣,就更不用說皇級一階巔峰實力的西主大人了,自己如果被他發現,別說是自己,就是加上自己剛剛收服的這身為王級三階巔峰實力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也不夠他三招。

所以天豐此時心頭也開始緊張起來,生怕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露出馬腳,讓自己陷入死境。 「嘿嘿嘿,村山弟弟,哥哥不是不相信你,哥哥是擔心你,你看,我給你送來了什麼!」

就在天豐和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靈魂傳音之時,那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傳音中帶著絲絲笑意,言語中更是充滿著濃濃的虛心假意之情!

不過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最後一句話倒是引起了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和隱藏在他肚子里的天豐的注意。@頂@點[email protected]小說wwW.23wX.Com

「什麼東西?」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心頭疑惑,不過語氣依舊是那種憤懣之氣。

「我已經讓紫金鼠兄弟給你送過去了!」

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傳音停了一會,然後精神之力過了足足十幾秒這才帶著傳音再次回蕩在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洞穴。

「他們已經到了,就在你的洞口。」


「哦?」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一聽,馬上散發出自己的精神之力,在一瞬間精神之力綿延到自己洞口,正好看到兩隻一丈大小的紫色老鼠賊眉鼠眼的盯著自己的洞口。

這兩隻紫金鼠後腿站立,兩條前腿高高抬起,手中更是各抱著一樣東西。

「人類的大腿?」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看到左邊那頭紫金鼠抱著的東西時,巨大的蛇眼目光一擰,然後脫口而出如此一句。

「正是人類的大腿,上次逮到十幾個人類,我還沒有捨得吃,留了幾個,養了起來,幾年過去,倒也生了幾個小人類,我就把沒用的人類拿來吃了!」

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精神之力傳音!這次語氣中不僅包含著一絲挑釁之意,更是包含著濃濃的自傲之色。

這傳音一入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耳中,天豐便透過他的靈魂得知了這樣一句,瞬間天豐的臉色就變了,心頭怒火更是橫生!

「竟然把人類當做家畜養!!!」

天豐心頭大怒,差點催動自己內力並且擊破這保護著自己不受酸液傷害的泡泡!

不過幸虧天豐在經歷了這麼多之後成熟了許多,瞬間他便想到人類也有將魔獸養起來,然後吃肉的,所以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將自己抓捕的人類養起來也正常!

畢竟人類和魔獸不是同一物種,更何況同類相食這類事情在人類當中也發生不少,所以魔獸和人類相互吃起來也不會有任何罪惡感!

幸虧天豐在心頭不斷的勸自己,才沒有釀成大錯。

急忙停止動作的下廚了一身冷汗!

幸虧自己方才沒有催動內力,如果自己催動了內力,那麼自己就極有可能暴露,如果暴露自己,那麼就只有唯一的一個結果——自己和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都會被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斬殺!

而最可怕的天豐被抓去當做「種豬」養,那樣可比殺了天豐還要難受。

「主人!」

就在天豐心頭大怒之時,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同一時間心頭猛的大驚,急忙靈魂傳音一聲,可是隨之見天豐很快的平靜了自己的心緒,恢復了之前的平靜,並且告訴自己好好應付,這才放下心來。

「你給我送人類的大腿有何用意!!!」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見天豐平靜下來,又一想,才發覺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送自己人類的大腿,並且首次告訴自己他圈養人類之事,絕對別有用心,說明他懷疑自己沒有殺死人類,懷疑自己!


所以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憤怒的問道。

「嘿嘿,村山老弟,你族明哥哥我還能害你不成?你先看一下我讓鼠二給你帶來了什麼吧。」

「是什麼?」


聽的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傳音之後,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這才仔細觀察一下右邊那隻叫做鼠二的紫金鼠,只見他手中捧著一株火紅色的草。

「獸靈草?」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看到火紅色草藥之時,心頭大驚,疑惑的問道。

「獸靈草?」

天豐透過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靈魂能夠清楚的看到這藥草的不凡之處。

只見這藥草足有半米之長,全身火紅,葉片上布滿茂密的紋路,仔細看去,這紋路繪製的正是幾種形態的魔獸。

「是的,這是一株蛇類和魚類通用的獸靈草,效果如何,相比你也知道吧!」

就在天豐觀察之時,西主大人再次開口,沖著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傳音說道。

「哼!」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心頭大喜,可是巨大的蛇面上流露的依舊是憤懣之氣。

「東西我收著了,謝謝族明大哥。」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也不焦作,巨大的蛇尾一卷,伸出洞口,將兩隻紫色的紫金鼠捧著的物品收下,然後將兩者分開,將人類的大腿一口吞下,然後將那所謂的獸靈草藏在自己身上。

口中更是不斷咀嚼人類的大腿,只聽幾聲嘎嘣嘎嘣的清脆響聲,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說出一句味道不錯然後又來一句早知道不生吞了那東西便再次開口道:「不知族明大哥還有什麼指教?」

這次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語氣稍稍緩和了一些,不過言語中更是帶著濃濃的警惕之色,近乎下了逐客令一般。

「沒什麼了,村山老弟的恢復能力大哥我可沒法比,不一會你就恢復了,大哥我就不打擾了。」

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見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如此說道,便說了一句,不在傳音,將自己的精神之力也收了起來。

「呼!」

在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收回精神之力時,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終於放下緊張的情緒,不過他可不敢放鬆,於是便再次開始修行恢復自己所受之傷。

而這時的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正在與天豐靈魂傳音之中。

「獸靈草是什麼?」

天豐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問一下這被子里收服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靜靜的等待他的回答。

「回主人,獸靈草是這片空間的獨特之物,按照你們的分類,它應該是屬於六品靈藥,不過它有個特殊之處,那就是只能讓獸類服用,而且還真對特殊的獸種。」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耐心的為天豐解答,語氣更是極度恭敬,不敢有一絲怠慢天豐之意。

「想必方才主人也知道了這株獸靈草上紋路所刻畫之物。」

「是的。」

天豐簡單回答,繼續聽著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解釋說道。

「這獸靈草紋路所刻畫之形就是能適用的獸類範圍,蛇類獸類能用的,其他獸類一旦服用,變會爆體而亡!」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靈魂傳音中不僅恭敬,就是有自傲之氣也不敢對天豐表現。

不過天豐倒也能透過他的靈魂體會到這些,可是大度的天豐又怎麼會在意這一點,於是繼續聽他說道。

「獸類吃了對應的獸靈草,所有傷勢都會在二十個呼吸內全部恢復,並且還可以恢復損失的所有內力。」

「哦!好神奇!」

天豐對這所謂的獸靈草,在天武大陸上從未聽聞,就連閱讀那麼多古書的他都不知道。

所以當聽到這獸靈草的特殊之時,天豐心頭也有一絲感慨,感慨天地的神奇。

不過這東西人類不能服用,所以天豐對之的興趣也就降低了許多,便繼續開始詢問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村山,告訴我這裡的情況!」

這是天豐最想知道的一件事,也是天豐目前急需明白的事情,所以天豐才會迫不及待的詢問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

「主人,這片空間是什麼地方我也不清楚,我一出生就在這裡,對這裡不熟悉。」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也是真的不清楚這裡的情況,所以也沒辦法完全回答天豐的這個問題,不過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卻能將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告訴天豐。

「回主人,我出生在這裡,也就是霧谷,這霧谷千里大小!」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繼續說道:「在霧谷四周都是山脈,山中更是有許多極為強大的烈火獸!」

說道這裡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突然話風一變,充滿自傲的說道:「不過這原本霧谷是我的地盤!其他烈火獸只要不是生長在這裡的,都無法進入這裡!」


「我更是生活在這霧谷之中,在這裡是王一般的存在!原本那兩頭紫金鼠都是我的手下,可是!」

可是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自傲之氣還不足一會,便心頭升騰起濃濃的怒色!

「族明惡獸美利堅!!!你到底什麼意思!!!」

就在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和天豐靈魂傳音之時,那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竟然再次將精神之力掃視而來,幸好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是被天豐收服,在和天豐靈魂傳音,和動作無關,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也就是一副修鍊模樣,這才沒有露出馬腳!

可是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心頭卻又緊張又憤怒,他沒有想到那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還有這手,憤怒之餘更是有一陣后怕!

幸虧自己方才刻意保持修鍊狀,幸虧自己和主人天豐是靈魂傳音而不是其他,不然暴露了馬腳不要緊,自己死也不要緊,要是自己的主人天豐因為自己受到牽連,那自己將萬死不辭!

而讓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從巴不得生吞了天豐到如今的這種想法的功勞正是天豐施展的靈秘術!

這靈秘術能將自己在被施術靈魂中形象無限增大,到寧可自己死,也不能讓主人受一點委屈的地步!

「嘿嘿嘿嘿」

那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簡單的嘿嘿幾聲,便再次將精神之力褪去,只留下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在洞穴之中裝樣子的仰天大吼!甚至將內力打出體外,將洞穴附近的巨大山石打個粉碎!

在一個黑呦呦的山洞裡,此刻一個白嫩嫩的孩童正坐在一張巨大的獸皮寶座上,這寶座極為巨大,顯得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極為渺小。

而在這寶座下方,正有兩隻紫色的紫金鼠,瞪著四隻小小的鼠眼,恭恭敬敬的看向寶座上的孩童。

突然鼠二開口,奉承說道:「偉大的西主大人,不知道您什麼時候準備動手?」

一旁的鼠大也急忙附和問道。

「不急!」

這西主大人抬起小小的頭顱,看一眼寶座下的兩隻紫金鼠,這才說道:「等他成長到王級三階初期,就是我生吞他之時!」

「上百年了,到時候這霧谷,就徹底是我的天下了!」

這孩童模樣的西主大人看著寶座下的兩隻恭敬的紫金鼠如此說道!

可見這西主大人是將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當做家畜養,不知道出於什麼秘密,竟然如此計劃多年!

不過這正在開心的大笑的西主大人!突然全身冒起火紅色的光芒,雙眼中更是浮現出濃濃的恐懼之色,急忙厲聲沖寶座下兩隻恭敬的紫金鼠叫道:「快!給我你們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