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風對於人們的表情都是看在眼裡,那森冷的目光則是轉向了已經靠近城牆的獸潮,對著身後的幾名同朝弟子一擺手,只見快速走出幾人,在人們驚訝的神色中,直接把幾道神情顯得有些萎靡,而眼神之中充滿驚懼之色的身影直接從數丈高的城牆之上拋落而下。

最終落在了那不斷散發著無盡凶戾之氣的獸潮之中,當那幾道身影落入到獸潮之中后,還來不及發出慘叫聲,就被恐怖的妖獸瞬間撕裂,剎那間就以被淹沒。

「嘶」

看著江風居然把活人扔向了獸潮之中,站在城牆之上的人們更是一個個臉色發白,神情之中的恐懼之意難以掩飾。

尤其是一些眼尖之人剛才發現,被丟向獸潮中的幾人,其中就有曾經名氣不小,實力處於玄丹境九星巔峰的強者,所以此時人們心中就連一絲的反抗之意都是提不起來。

「現在不知各位是怎樣想的,不過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如果你們還沒有想好的話,那可就別怪我沒有給你們機會。」

江風那森冷的話語猶如從十八層地獄飄出來一樣,清晰的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使得所有人都是臉色大變,相互看看身邊的人影,臉龐之上露出了濃濃的不甘之色。

「我願意交出保護費。」

終於有人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壓力,首先開口喊道。


隨著話音落下,只見有著數千之多的中品靈石飄向了江風等人,最後被其直接納入囊中。

有了一個人起頭,其餘的人也都是有樣學樣,一個個滿臉的肉疼之色,不斷的有著散發著濃濃波動的中品靈石飛向江風,最終被其盡數的收走。

「這真是一個不錯的發財機會啊。」

如果我只想愛你 ,不由得舔舔嘴唇,眼神之中露出了濃濃的火熱之色,看著江風的眼神似乎在看著一隻肥美的羔羊一樣。

戚風和何榮強幾人靜靜的矗立在牆頭之上,看著不斷的拿出中品靈石,拋向江風的人們,心中也是在算計著。

「如果我們把這幾人身上的靈石搶過來,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啊。」

戚風看著何榮強,低聲說道。

「我看這個建議不錯,不過我們暫時等等,等所有人把靈石都交完了再動手不遲。」

何榮強也是沒事都想找點事做的主,所以也是不怕事大,看著戚風那不懷好意的眼神,沉聲說道。

「戚大哥難道我們真要搶那些傢伙的靈石」

王浩站在戚風的身邊,眼神之中露出了絲絲擔心之意,弱弱地問道。

「我的性格你應該清楚,難道還真的要我交給他們靈石不成。」

戚風看著王浩那有些擔心的神色,微微一笑。

「那好吧,一切聽您的。」

王浩看著戚風那滿是自信的樣子,也是不好再說什麼,只好把一切都是寄托在了戚風的身上,不過和戚風相處這麼長時間,王浩對於戚風也是有了一種無形的信任感。

此時如果要是被江風等人知道戚風和而何榮強居然打自己等人的注意,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精彩表情。

此時那無盡的妖獸混流已經是盡數的涌到了城牆腳下,那滔天凶氣在空中胡亂的瀰漫著,使得一些實力不濟,膽子較小的人類都是覺得腿肚子抽筋,腳跟發軟。

伴隨著所有人交完靈石后,只有戚風和何榮強幾人站在原地依然不為所動,只是神色中攜帶著絲絲不懷好意的笑意。

江風看著戚風幾人的表情,也是微微一愣,繼而森然一笑。

「小子,輪到你們了。」

「哦,不知輪到我們幹什麼了。」

戚風裝作一副不知的樣子,反問道。

那有些低沉的聲音清晰的傳入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使得所有人的眼神都是看向了戚風以及何榮強幾人立身之地,一個個都像在看怪物一樣看著戚風。

感受著人們那驚訝的表情,戚風看著江風那有些森冷的臉龐,臉龐之上攜帶著無盡的邪笑,看著江風的神色似乎在看著待宰的羔羊般。

「你找死。」

江風看著戚風那極其討厭的表情,森然笑道。

「恭喜你答對了,不過對我說這話的人不是被我殺死,就是被我廢掉了修為,就是一會不知道你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戚風呲牙一笑,那森白的牙齒在幽暗的月光照耀之下,散發出陣陣寒光。

「江武給我拿下他。」

江風徹底的被戚風給激怒了,一聲怒喝,對著站在身後的江武厲聲喝道。

隨著江風那暴喝聲響起,站在其身後的一名青年緩步走到戚風等人面前,一臉怒色。

「你會為你愚蠢的決定而後悔的。」

江武冷笑一聲,那玄丹境九星的實力盡露無疑,狂躁的氣息瞬間衝天而起。


「砰」

就見江武雙腳在城牆之上猛然跺下,身形依然化為一道殘影,對著戚風急撲而來,雙手之上閃爍著陣陣寒芒,對著戚風怒搗而來,那種氣勢也是端的駭人。

「跳樑小丑,也敢於日月爭輝。」

戚風一聲冷笑,站在原地沒有絲毫要動的跡象。

在人們那驚訝的表情中,江武那攜帶著陣陣呼嘯之聲的大拳瞬間而至,似乎就要砸在戚風的身體之上。

「這小子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

「可不是咋地,會不會是被嚇傻了,居然連躲都不會了。」

人們看著大拳即將落在戚風的身上,可是戚風依然一副處事不驚的模樣,更是一臉的好奇,對於這個不知名的青年充滿了濃濃的好奇之意。

江武看著戚風沒有絲毫要動的跡象,那猙獰的臉龐之上露出了濃濃的獰笑。

「狂妄的小子,給我去死。」

隨著那厲喝聲響起,只見那散發著凌厲氣息的大拳也是瞬間而至,狠狠的轟在了戚風的身體之上。

可是令所有人想不通的是,那看似狂躁的一拳砸在戚風的身上並沒有發出任何的響聲。

而江武此時那滿臉的獰笑戛然而止,先前那噎在喉嚨的獰笑聲也是被生生的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驚懼之色看著眼前的一幕。

只見戚風依然是滿臉的笑容,只不過那笑意之中則是充滿了無盡的森冷。

而最為讓人大跌眼界的是此時戚風右手伸在眼前,那看似有些孱弱的手臂緊緊的抓住江武怒搗而來的大拳,使得其的拳頭在也難進半步,江武的身形就這樣被戚風提在了空中。

「你太弱了。」

戚風一字一句的說道,眼神之中的滿是蔑視之意。

隨著話音落下,只見戚風那緊握著江武大拳的右手輕輕顫抖,直接在江風那陰沉的神色中,把江武的身形對著那城牆腳下的獸潮扔了下去。


「江風師兄救我。」

此時江武也是徹底的慌了神,身形在半空急速下降,嘶聲力竭的呼喊著。

「小子你敢。」

跨時代的人 ,厲聲喝道。

可是一切都是晚了,伴隨著江武那慘叫聲響起,瞬間就落在那獸潮之中,剎那間就被徹獸潮吞噬掉了。

做完這一切,戚風輕輕的拍拍雙手。

「不好意思失手了,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戚風似乎做了一件錯事一樣,在江風那幾乎能吃了人的眼神中,微微說道。

「小雜種,不要以為有點實力,就不可一世了,你會為你的愚蠢決定而後悔的。」

江風幾乎是怒不可歇的嘶吼著。

「是嗎,似乎剛才那傢伙也對我說過這句話,不過他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

戚風森然一笑,不由得聳聳肩,裝作很是無奈的樣子。

「你,你給我去死吧。」

江風徹底的失去了最後的理智,一聲怒吼,身形爆掠而出< 人們看著幾乎暴跳如雷的江風,一個個臉龐之上都是露出了濃濃的驚撼之色,先前的種種小覷之意盡數消失。

戚風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徹底的把所有人都給征服了,尤其是那雷厲風行的做事手段,更是讓所有人都是神情為之一振。

江風那暴怒的聲音隨著其的身形射出,在牆頭之上響徹著。

「哼。」

看著狂射而來的江風,戚風身形一動就要有所動作。

「把他交給我就行。」

何榮強的身形率先爆射而出,看了一眼有些鬱悶的戚風,朗聲笑道。

「你的對手是我,來陪你家何大爺大戰三百回合。」

何榮強那極具代表性的聲音在城牆之上嗡嗡的回蕩著,震得所有人的耳朵都是陣陣發鳴。

與此同時那跟黑色長棍也是出現在了何榮強的手中,一股極其狂躁的氣息瞬間席捲而出,攜帶起一道寒芒,對著激射而來的江風怒砸而下。

江風那急速射出的身形猛然止住,臉色陰沉的幾乎能滴出水來,看著出現在眼前的壯碩身形,也是之中也是流露出了濃濃的忌憚之色,從何榮強那壯碩的身形之上,江風感受到了絲絲危險之意。

手握長棍,何榮強那一頭黑髮隨著微風緩緩的飄蕩著,一臉的狂熱戰意。

狂橫的氣息瞬間順著那壯碩的身形瀰漫而出,在這片天地形成道道颶風,在其的身體四周不斷的席捲著。

「哈哈,不知幾位怎樣稱呼呢。」

就在人們以為有一場好戲可看的時候,一道有些陰沉的笑聲隨之響起。

而那站在何榮強對面的江風臉龐在此時則是變得舒展開來,沉聲道;

「見過大師兄。」

「你們先退下。」

隨著那沉悶的笑聲響起,只見一道身影緩緩而現,出現在了江風的身前,一臉笑意的看著戚風幾人,只是那笑容之中夾雜著無盡的凶戾之色。

「何大哥回來。」

看著突然出現的身影,戚風也是沉聲對著何榮強說道。

從那突然出現的身影之上,戚風感受到了絲絲壓抑之感,看著眼前的青年,戚風心中明白,此人恐怕是自己出道以來,同境界內遇見實力最為強橫的一人了,對方的實力恐怕已經是半隻腳觸摸到了玄嬰境的門道,比起何榮強都是要高出很多。

何榮強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對方,但是依然回到了戚風的身邊,只是手中的長棍依然被其緊緊的握在手中。

「戚風,不知閣下是。」


與虎謀婚 ,並沒有有太多的忌憚,朗聲一笑,緩緩說著。

「江海,不過你之前的做法是不是有些過於的殘忍了一些,居然把我神武王朝的弟子扔向了獸潮。」

江海臉色慢慢變得陰沉下來,沉聲說道。

「哦,是嗎,我怎麼不記得了呢,不過我只記得在這之前似乎有人也是把別的王朝的弟子扔向了那獸潮之中,不知此事該怎麼樣算才對。」

戚風冷哼一聲,看著江海那陰沉的臉色,朗聲笑道,只是那笑聲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戲虐之意。

「是啊,你神武王朝弟子的命就是命了,而其他王朝弟子的命就不是名了嗎。」

戚風的話語瞬間引起了人們的共鳴,一個個更是滿臉的激憤,當再次看向江海等人時,眼神之中的嘲諷之色難以掩飾。

「看來我所說的是事實啊,只是不知道此事你們神武王朝作何解釋,難道就為了那區區的一千中品靈石,就可以把他們的生命當做草芥嗎。」

到了最後戚風那響亮的聲音攜帶著無盡的凌厲之氣,對著江海等人怒斥著。

「哼,怪只能怪他們學藝不精,一些低等的人類死了也就死了。」

此時江海則是沒有想到戚風的言語居然如此的犀利,一時就把自己等人推上了風口浪尖,一時使得自己等人成為了眾矢之地。

「學藝不精,低等的人類,真是可笑,你們比別人能高級到哪裡去,難道比別人多長了幾個臉不成。」

戚風此時則是冷笑連連,話語更是沒有絲毫的忍讓之意,步步緊逼著江海。

戚風那針針見血的話語使得江海等人一時啞了火,只是那暴怒的眼神之中散發著無盡的殺意,死死的盯著戚風,猶如一幅要把戚風給吃了的樣子。


此時人們則是都站在了戚風一邊,一個個都是滿臉憤怒的看著江海等人,大有戚風一發話,所有人都是一擁而上的勢頭。

「怎麼不說話了,難道你家少爺我說的有錯不成。」

戚風看著幾乎要暴走的江海,不由得譏笑連連。

「牙尖嘴利的小子,本來還想要放你一馬,可是現在看來,似乎沒有那個必要了。」

江海怒極反笑,那陰森的臉龐之上露出了濃濃的殺意,死死的盯著戚風,體內那狂躁的玄力已經是蜂擁而動。

「這句話也是我要送給你的,希望你好自為之。」

戚風冷笑一聲,體內那散發著無盡雷芒的玄力在此時隨之涌動,在筋脈內呼嘯而過,隨著實力大增,戚風對上玄丹境九星巔峰強者,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狼狽,所以和江海的一戰,戚風也很是期待。

「好,把他們從這裡轟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們這些仗勢欺人的雜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