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咧嘴一笑,此時連他的牙齒都是鮮紅的,但是就這麼一笑,扯動了傷口,一瞬間,秦穆然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一般。

以為自己進入暗勁後期就能夠對抗化勁中期了,可是想法總是美好的,現實總是打臉的,面對化勁中期的雷烈,秦穆然發現,自己即便會運用一些勁氣外放,可是面對真正的化勁,顯得還是不足。

「還可以?你小子的膽子也是不小,要不是我來的及時,你就廢了!」

葉孤城一眼就能夠看出秦穆然的傷勢不輕,說道。

「嘿嘿,我想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秦穆然笑了笑道。

不得不說,暗勁之境就敢跟化勁中期的大能這麼拼,秦穆然的舉動在很多人眼中就是喪心病狂。

能夠在一個化勁中期的大能手中存活下來,並且堅持這麼久,已經是一個奇迹了。

「現在知道極限在哪裡了?」

葉孤城看到秦穆然這樣,一直冷的跟千年寒冰一樣的臉,竟然露出了少許的笑容。

「不知道?我感覺是自己大意了!」

秦穆然搖了搖頭,他說的也是實話,那時候他確實沒有展現出底牌,因為他想知道自己與化勁中期到底差在哪裡,只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大意,導致了自己直接戰敗,然後淪為階下囚。

要不是葉孤城及時出來,恐怕現在的秦穆然下場有點慘的。

「還嘴硬!來吧,我先幫你治療下吧!」

不得不說,葉孤城獨來獨往慣了,還是第一次這麼寵愛秦穆然。

他走到秦穆然的身旁,一指落下,頓時一股勁氣鑽入到了秦穆然的體內。

秦穆然只感覺自己的體內突然進入了一股暖流,溫養著全身各處,就好似太乙神針的燒山火一般,只要遇到體內堆積的淤血,便會強勢地衝擊開。

正攻總是不出現快穿 無數的勁氣滋養著秦穆然的身體,秦穆然受損的身體在慢慢的恢復著。

「噗嗤!」

一口黑色的淤血噴出,秦穆然瞬間感覺胸口輕鬆了血多,一直彷彿有一座山壓著的他,終於可以舒服的吐氣了。

「舒服多了吧,快調理下,然後準備進入碧雲殿!」

葉孤城看了眼秦穆然,隨後便是走到了一邊。

秦穆然點點頭,便是在原地開始雙腿盤起,坐下來,開始運轉《元龍訣》。

元龍訣運轉,勁氣從丹田之中開始在秦穆然的體內各處穴道遊走。

原本受傷的經脈,在葉孤城的滋養下,已經恢復了不少,現在再在秦穆然自身的勁氣下,基本上可以說恢復了七八成。

在恢復的過程中,秦穆然的腦海也在想,為什麼自己會對付雷烈沒有辦法勝利,也在不斷反思著在戰鬥過程中的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秦穆然的身軀一震,眼睛緩緩睜開,此時他的眼睛格外的澄澈透明,剛剛因為身受重傷而面色有些慘白的臉也逐漸恢復了正常的血色。

「秦兄,你沒事了吧?」

歐陽嘯走上前來問道。

「沒事了!多謝你了歐陽兄!」

秦穆然感謝道。

「說什麼謝不謝的,當初要不是你,我們也不會現在站在這裡!」

歐陽嘯揮了揮手,表示這種小事不足道哉。

「下次不行就不要逞能!」

上官飛燕看著秦穆然,白了一眼道。

雖然此時上官飛燕對秦穆然的態度還是很冷漠,但是從她的話語之中可以聽出,她還是關心秦穆然的,要不然也不會出言提醒。

「嘿嘿!」

秦穆然笑了笑,沒有說話。 劉子豪聽到兩人的敘述,沉默了下來,然後目光移到趴在地上,正在瘋狂寫字的趙小川手中的筆上,皺起了眉頭。

郝大寶見劉子豪半天沉默不語,問道:“耗子,你有辦法麼?”

“對啊!耗子,你快點說說!人家都擔心死小川了!”蔣舟舟附和道。

劉子豪擡起頭,看着滿臉劃痕的兩人,嘴角抽了抽,咳嗽一聲,說道:“辦法倒是有!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和那隻筆有關。”

“和筆有關?”蔣舟舟疑惑道。

“沒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支筆應該就是媒介。筆仙通過那支筆控制了小川的身體,而我們只要折斷那支筆,小川中邪的情況應該就可以解除了!不過現在麻煩的是怎麼把小川的身體固定.。”

劉子豪說完,郝大寶和蔣舟舟對視一眼,看着地上的趙小川,眼神都有些幽怨。

“怎麼了?” 從斗羅開始的諸天生涯 劉子豪看着兩人的眼神有些不解。

“人家不敢過去啊!”蔣舟舟一跺腳,說道:“人家一張好好的臉都被小川劃花了,再過去真的會毀容的啦!”

看着蔣舟舟捏着蘭花指幽怨的目光,劉子豪打了個哆嗦,看向郝大寶。

郝大寶咬咬牙,說道:“算了,不就是在整一次容麼?多大的事情,我就再上一次!”

聽到郝大寶說道,蔣舟舟一臉感激的看着郝大寶說道:“大寶,謝謝你!”

郝大寶剛想說兩句‘沒事,都是兄弟!”之類的話,蔣舟舟又說道:“你放心吧!我相信這次小川下手會有分寸,你一定會變成一個美男子的。”

“..”

郝大寶無語的看着蔣舟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劉子豪聽到蔣舟舟的話,也憋出了笑聲,但想到現在不是瞎鬧的時候,有立刻嚴肅的看着蔣舟舟,說道:“好了,舟舟,記住等會兒我們把小川控制後,你一定看中時機把小川手中的筆奪下,然後扔在地上。我找機會用我的匕首砍斷那支筆。”

“難道不能把那支筆折斷麼?”郝大寶問道。

“這裏面有筆仙,根本折不斷!只有靠着我的匕首纔可以斬斷它。”

劉子豪解釋道,然後又看向蔣舟舟說道:“舟舟,你記得在手中裹上一層布,千萬不可以讓筆和你有直接接觸,不然筆仙會附在你的身上的。”

蔣舟舟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而三人又商量了一會兒,立刻組成一個三角陣勢慢慢地向着趙小川靠了過去。

郝大寶和劉子豪移到了趙小川的身後兩側,蔣舟舟則出現在了趙小川的正前方。

就在這時,趙小川似乎察覺到周圍的變化,身體猛然一頓,猛然間擡起頭。

蔣舟舟看到趙小川扭曲的面孔,一雙白眼死死地低昂這自己,不由一驚,身體向着後面倒去。

“就是現在,快點控制住他!”

劉子豪大喝一聲,郝大寶和劉子豪瞬間抱住了趙小川兩邊的胳膊。

趙小川在劉子豪的控制下,長大了嘴巴,嗓子中發出了和野獸一樣的呵氣聲。

倒在地上的蔣舟舟被趙小川猙獰的面目嚇得臉色蒼白,一動不動。

劉子豪立刻大聲吼道:“舟舟,快點!小川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我們快要控制不住了。

“舟舟,別像個娘們兒一樣,快點!”郝大寶也同樣的喊道。

蔣舟舟聽到劉子豪的聲音,身體一顫,反應過來。

他聽到好大寶的話,一邊衝向趙小川,一邊罵道:“大寶,你纔是娘們兒,你們全家都是娘們兒,人家可是純爺們兒!”

“好好好,你是純爺們兒,快點把小川手中的筆拿掉,別墨跡了!”郝大寶迴應道。

說話間,蔣舟舟裹着牀單的手已經抓住了趙小川手中的筆,想要將那支筆從趙小川的手中抽離,但那支筆像是長在趙小川手中的一樣,紋絲未動。

“你沒吃飯麼?用勁兒啊!”

郝大寶滿頭大汗,看着蔣舟舟顫顫巍巍的伸出了手,大聲的喝道。

“我知道!”

蔣舟舟臉色漲的通紅,身體已經和地面構成了一個傾斜的角度,可是怎麼也抽不出趙小川手中的那支筆。

趙小川不斷的掙扎着,沒一會兒,衆人已經滿頭大汗,快要堅持不住了。

“不能再這樣拖了!舟舟,你按住他的胳膊,我來想辦法!”

劉子豪大吼一聲,蔣舟舟六神無主,抱住趙小川的胳膊,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趙小川大吼一聲,身體一扭,胳膊帶動三人,衆人立刻七倒八歪,滾倒在地,亂作一團。

慌忙的蔣舟舟一屁股坐在趙小川握筆的胳膊上,控制住了趙小川掙扎的胳膊,然後他轉頭看向劉子豪,剛想喊一句‘抓緊時間’,但話還沒開口,立刻“嗷”的叫了一嗓子。

“舟舟,你不快點把小川手上的筆拔下來!瞎叫什麼啊?”

郝大寶被蔣舟舟這一嗓子嚇了一大跳,連忙喊道。

“大,大寶,小川咬人家的屁股!”

蔣舟舟聲音帶着哭腔,轉頭看向他們,一臉的哭喪。

郝大寶和劉子豪連忙轉頭望去,不由倒吸口涼氣。

趙小川的牙齒死死地咬住蔣舟舟的屁股,不肯撒口,隱約間甚至可以看道一絲殷紅從他的褲子上滲出。

“臥槽,小川這牙口真好,他用的什麼牌子?”

郝大寶砍刀蔣舟舟屁股上滲出了血,大呼小叫着,頓時讓蔣舟舟對他怒目而視,而劉子豪胳膊上的傷口已經崩裂,鮮紅的血已經浸透了他的衣服。

劉子豪聽到郝大寶的話,咬咬牙,看着被蔣舟舟固定的趙小川的胳膊,喊道:“舟舟,按住小川的胳膊,別亂動!”

蔣舟舟一邊強忍着疼痛,一邊固定住趙小川的胳膊,剛想問問劉子豪要做什麼,只見一道寒光在他的眼前閃過。

劉子豪抽出匕首,一匕首狠狠的紮在了趙小川的胳膊上。

“啊~~”

趙小川胳身體瞬間一頓,然後發出一聲慘叫聲,而他的胳膊上更是鮮血崩裂。

“耗子,你做什麼?”

郝大寶三人被趙小川忽然爆發的力道掀翻在地,郝大寶爬起來後看到如此慘烈的情況,對着劉子豪吼道。

“安靜!”

劉子豪也是一聲大吼,瞬間讓郝大寶愣了一下。

郝大寶半天才反應過來,心中升起一團怒火,剛想問問劉子豪到底是怎麼回事,卻發現劉子豪死死地盯着趙小川。

趙小川翻着白眼,身體不斷地抽搐着,面目猙獰的抱着自己的胳膊慘叫着。

一陣刺耳的女高音從趙小川的嗓子中發出,三人心中升起一絲寒意。

“耗子,不會有事吧?小川這個樣子實在是太恐怖了!”

郝大寶話音剛落,一道道黑白相交色的霧氣從趙小川的身上飄出,慢慢地在空中形成了朦朧的虛影。

隨着虛影越來越清晰,趙小川的面色也漸漸的恢復了正常。

可是其餘三人看着空中幻化的虛影,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

血色的皮膚,扭曲的面容,白色的虛影懸浮在空中,三人瞬間想起了趙小川之前告訴他們的筆仙。

然而在她的脖勁處,一個無眼無鼻無耳的人頭冒着一股股黑氣,一張大嘴死死的咬着她,怎麼也不肯鬆口。

三人看到一黑一白兩隻面目猙獰的鬼相互糾纏在一起,好像傻了一般,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秦穆然恢復好了,龍之守護這一邊,算是人員都到齊了。

道門和峨眉派退走了,但是道將行和秦漢卻是留了下來,畢竟這一次,他們是跟著秦穆然來長見識的,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退走呢!

「一會兒你們跟我進去,不過越是到後面越是困難,能夠走到哪裡,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葉孤城看著歐陽嘯等人,叮囑道。

「是!葉老!」

歐陽嘯等人點頭,他們知道,之前的種種都只不過是試煉,真正的考驗,得進入到碧雲殿之中才算開始。

秦穆然一行人自然也是跟著葉孤城走進了碧雲殿之中。

一進入碧雲殿,頓時感覺周圍的氣溫都溫暖了起來。

「嘶!」

當看到碧雲殿之中的景象以後,哪怕是秦穆然這種見過世面的,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了幾口冷氣。

眼前的一切,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龐大,就好似電影里的秦皇地宮一般的壯闊。

各種宮殿,有如故宮般,整齊劃一地排列著,一層比一層更加的龐大。

這哪裡是一個殿堂啊,簡直就是一個比故宮還要龐大的宮殿群落啊!

一眼看去,在最深處,最龐大的宮殿後面有一個平台,不知道有多少級的階梯,但是秦穆然隱約能夠感覺到那至少都有一千級的階梯。

「葉老,你說那平台之上會不會就有昊天石?」

秦穆然指了指最後面的白色平台,問道。

「不知道,每一層宮殿裡面都有傀儡,剛才我感覺到外面你有危險,就沒有接著往下闖!」

葉孤城搖了搖頭,即便是他,到現在也沒有看到昊天石的身影。

諸天帝影 「我有種感覺,這個古武秘境需要機緣!但是到底機緣在哪裡,我不知道!」

葉孤城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道。

「那葉老,我們現在進去嗎?」

秦穆然問道。

「嗯!前面二十個宮殿,傀儡已經被我毀滅了,基本上可以長驅直入,不過接下來,我只會隱藏在黑暗之中守護著你們。」

「你們需要鍛煉,我也要將潛入進來的國外勢力揪出來!」

說完,葉孤城身形頓時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歐陽兄,既然葉老這麼說了,估計接下來會有一些螞蚱跳出來了,咱們都小心點吧!」

秦穆然看著一旁的歐陽嘯,臉上露出了些許的無奈。

「哎!這群國外勢力真的太過分了!在我們自己的國家還要提防這群畜生,真的是可惡!」

歐陽嘯有些憤怒。

「畢竟現在的夏國不是當年的夏國了,我們這頭沉睡的巨龍已經睜開了雙眼開始蘇醒,其他的國家害怕了,擔心了,這也是好事!證明我們的國家越來越強大!已經讓他們忌憚了!」

秦穆然拍了拍歐陽嘯的肩膀,說道。

「是啊,這是好事,只要他們敢出現,一定要他們有來無回!」

說著,歐陽嘯的眼中爆發出濃烈的殺意。

自從進入古武秘境以後,歐陽嘯也是遭到了東瀛國忍者的襲殺,要不是他實力強大,還就真的會被他們給襲殺了。

這群人,易容,隱身,用毒,無所不用其極。

「嗯!來了就殺!」

秦穆然也是點頭道。

「是啊!一定要讓這群人有來無回!讓他嘗嘗道爺的厲害!」

道將行揮舞了下手中的酒葫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