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一陣腳步打碎。旋即,一位身穿黑袍,頭戴黑色斗篷的神秘人便是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既然沒有人敢上,那就讓我去試試吧……」一道顯得有些嘶啞的聲音從黑色斗篷下傳出。

聽到黑袍人的話后,眾人都是幸災樂禍的望著前者,似乎也想看見那黑袍人倒地不起的場面。

「哧」

一道破空之音響起,旋即,那黑袍人便是如閃電般的射向那巨殿大門。

就在黑袍人踏入巨殿大門的那一刻,他的身影也是猛然一僵。而眾人的嘴臉都浮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但是這弧度沒有持續多久便是凝固了下來。


因為,一股灰色霧氣突然從黑袍人體內暴涌而出,旋即似乎與某種力量微微一碰,而一聲悶哼便是從那黑色斗篷下傳出。

但是那黑袍人卻並沒有倒地不起,反而更加迅速的射進了巨殿大門裡,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頓時,周圍響起一片驚嘩之音:

「那人是誰,怎麼可能進的了主殿的大門?」

「不知道啊,看來還有不少強者隱藏在人群中啊……」

「是啊,我們可要小心了啊……」

傲天見狀緩緩的吐出一口白氣,道:

「沒想到那黑袍人竟然真的能進去?!」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實力到了,自然進的去!」雪傾城見怪不怪的說道。

傲天聞言不由苦笑一聲,只是他望向那巨殿大門之時,眼裡也有著深深的凝重。

「嘿嘿,接下來,便讓我來吧!」

突然,邱明傑一聲大笑。旋即,整個人好似化為一道墜落的流星,竟是狠狠的撞向巨殿大門。

而在邱明傑前腳跨入大門之時,身軀也不禁微微一僵,但沒持續多久便是恢復了行動,敏捷的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哈哈,接下來該到我風陌揚表演了!」

一聲張狂的大笑聲響徹而起,但緊隨著卻是一道騷媚的聲音:

「親愛的,我也想進去,你帶人家進去看看好不好嘛……」這聲音的主人自然便是上官錦。


只見此刻的上官錦依偎在風陌揚懷中,嬌軀如靈蛇般扭動著,時不時摩擦過風陌揚的敏感部位,讓的風陌揚不禁心猿意馬。眼中噴射出濃濃的火焰,那是……**!

要不是考慮到周圍布滿人影,估計此刻的風陌揚已經將上官錦「就地正法」了!

「哈哈。美人放心,既然你跟了我風陌揚,我自會保你無樣!」

說著,風陌揚便是將上官錦往自己懷裡一摟,旋即,化為一道光束投射向那巨殿大門。

就在二人踏入大門的那一刻,風陌揚也是身軀一僵,上官錦更是不堪,一聲慘叫從其口中傳出。

只是沒持續多久,風陌揚的怒喝聲便是響起:

「哼!區區一扇破門,也妄圖攔下我二人?!」

說著,一股強大的玄力光柱便是夾雜著驚天之勢猛然暴射而出。

「咚」

玄力光柱射向巨殿大門的某一處虛空,頓時,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起。

而風陌揚頓時咳嗽了兩聲,帶著一股怒罵與上官錦跨入了大門之內。

「不愧是玄靈鎮的兩大霸主之一啊,帶著一個人竟然還能跨過主殿大門……」眾人望著那消失在自己視線中的風陌揚兩人,驚嘆道。


這時,雪傾城淡淡的說道:

「我也進去了!」

話音剛落,雪傾城便是攜帶著一股滔天寒氣暴射進巨殿大門之中。

這個更恐怖,在跨過巨殿大門之時沒有一絲異樣,只是倒在大門邊的武者屍體上沾染上了一層濃濃的冰屑,似乎是在說明雪傾城出手時的恐怖。

傲天見雪傾城進入大門后,便是對著笑崖與蕭氏三兄弟點了點頭,隨後整個人也是如同炮彈般直射而出。

「我靠!那小子誰啊,也想進主殿?」

「就是,剛才死在主殿大門的可有著先天八重的武者,這小子才先天三重吧?」

「唉,又是一個被貪婪蒙蔽心智的武者啊……」

傲天並未管周圍武者對他的議論,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衝進主殿!

前腳剛跨進大門,傲天便是察覺到一股無影無形的力量從大門的虛空中詭異的浮現而出,並向著自己的額頭猛然轟來!

難怪之前那些武者身上沒有受到絲毫傷害,但卻詭異的倒地不起,原來是他們的靈魂被震殺。

傲天很清楚,這股力量正是魂者所獨有的靈魂之力。而從巨殿大門中所放射出的靈魂之力應該是魂玄老人的靈魂之力,這股靈魂之力比起自己所擁有的靈魂之力還要恐怖!

「哼!我倒要看看一個已死之人的靈魂之力能有多強?!」

傲天的手臂上冰藍閃動,化天勁包裹,更有靈魂之力若隱若現。集結了《九轉神龍身》、《龍神化天勁》和魂者的靈魂之力,傲天有自信撼動一個已死之人的靈魂之力…… 只見傲天右拳如出海神龍般猛然轟出,攜帶著力壓千鈞的氣勢狠狠的轟擊在了那股無影無形的靈魂之力之上。

「咚」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徹而起,旋即,傲天便是面色一白,眼中有有著駭然之色閃動。

這股靈魂之力竟然能夠突破自己所布下的所有防線,並給自己造成傷害!這股攻勢恐怕就算是先天九重的武者都發揮不出。難怪之前那些魯莽闖殿的武者會最終落得那般下場。

不過傲天畢竟不是那些普通武者可以媲美的,那股靈魂之力雖然是攻破了傲天的防禦,但是轟擊在傲天身上的力量也是被減弱了許多。再加上九轉神龍身的防禦,因此,傲天也只是受到了一些輕微的震傷。

而在這股靈魂之力的攻勢過去之後,傲天便是不敢怠慢,右腳猛蹬地面,整個人便好似化為一束閃電消失在巨殿大門之內。

而在外面,此刻卻是響起了一片片的嘩然之音:

「那個小子不過是先天三重的武者,怎麼可能進的了主殿大門?!」

「是啊,莫非那大門中的神秘攻擊已經消失了?」

「怕是如此了,否則我實在不明白一個區區先天三重的武者為何能進的了主殿?!」

笑崖與蕭氏三兄弟相對一笑。他們明白,雖然傲天只是先天三重的武者,但是那實力卻遠非一般的先天武者所能媲美的。

「我們也進去吧?」笑崖望著蕭氏三兄弟道。

「哈哈,好!」


說著,笑崖與蕭氏三兄弟便是化為四道光束直入巨殿大門之內。

四人中,笑崖有著先天巔峰的修為,雖說以先天巔峰的實力想硬撼那道靈魂之力有點不切實際,但只是抵禦住靈魂之力的攻擊進入主殿想來不成問題。

而蕭氏三兄弟雖然只有先天八重的修為,但是三人合力卻是絲毫也不弱於笑崖。因此,想來要進入主殿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果然,四人在進去之時遇到了一些小麻煩,但最終依然憑藉強悍的實力硬撐了過去。

望著笑崖等人消失的背影,眾人再也等待不下去。頓時,一道道破空之音再次響起。只是就在即將跨入大門之時,無一不是倒地不起,宛若死屍。

頓時,眾人連忙後退,望著那巨殿大門,眼裡充斥著不甘與忌憚。


在笑崖等人進入主殿後,又是三道身影穿透了進去,隨後便是沒有人敢再輕易踏足那「死亡之地」……

當傲天跨入巨殿大門之時,便是察覺到周圍的場景猛然一變。

這是一片寬闊的大殿,大殿通體呈現青色,在大殿上方是一寶座,寶座上一道身影穩穩噹噹的坐在那兒。

寶座上的身影是一位蒼老的老者,只是此刻這老者卻是氣息全無,雙眼無神,似乎是一具還未腐爛的屍體。

「那便是魂玄老人嗎……」望著寶座上的身影,傲天眼神微凝。

「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啊!傲天,這次,我必殺你!」

就在這時,邱明傑一聲暴喝。旋即,一股恐怖的玄力便是匯聚在邱明傑掌中,並狠狠的向著傲天劈去。

掌風破空而來,玄力奔涌不止。

傲天不敢怠慢,正想出手之時。一聲清冷的聲音卻是響徹而起:

「邱明傑,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在我眼皮子底下傷人?!」

說著,一股冰寒的玄力便是猛的轟擊中邱明傑攻擊向傲天的玄力。

「嘭」

頓時,兩者相撞!邱明傑的玄力被瞬間破去,一股冰寒之氣更是直接撲向邱明傑。

瞬間,邱明傑便是腳步凌亂的後退數步,衣服上還布上了一層淡淡的冰屑。

「你的實力……」邱明傑望著傲天身前的雪傾城,滿臉的難以置信。

在爭奪冰蓮丹之時,雪傾城的實力與自己不過是在伯仲之間,然而,這還沒過去多久,自己竟然已經不是她的對手了。這不禁讓邱明傑的臉色青紅交替。

「哈哈,邱明傑,看來你不行啦!連一個女子都對付不了!」風陌揚對著邱明傑嘲諷道,只是他望向雪傾城之時,眼裡也有著忌憚之色。

邱明傑的實力如何,風陌揚非常清楚。然而,現在邱明傑卻是在雪傾城手中吃了虧,這由不得風陌揚不心生忌憚。

「哼,邱明傑、風陌揚,上次逼的我狼狽而逃,今日你們便付出代價吧!」

雪傾城一聲冷喝,旋即一股蘊含著滔天寒氣的玄力光柱便是衝天而起,殺機瀰漫大殿。

邱明傑與風陌揚的臉色顯得極為難看,不是說二人怕了雪傾城。主要是雪傾城此刻的實力確實已然今非昔比,要是再與她動手,極有可能會兩敗俱傷。而屆時,這主殿中的寶物也將徹底與自己等人無緣了。

「桀桀,看來你們需要幫忙啊……」突然,站在一旁一句話也沒說的黑袍人第一句話便是這個。

大殿中的人都是微微一怔,不知道黑袍人這句話是對誰說的。

「兩位,如果我幫助你對付那個女子,希望你們能將那個名叫傲天的小子交給我。」黑袍人的聲音再次傳來,但是在聽到這句話后,傲天與雪傾城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哈哈,閣下放心,要是真能將那女子擒住,她身邊那小子就任由閣下處置!」風陌揚一口便是答應了下來。

在風陌揚眼裡,傲天沒有絲毫價值,他的目標是雪傾城。因此,在聽到黑袍人的話后,風陌揚便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而邱明傑則顯得有些遲疑,他主要目標還是傲天,要是那黑袍人抓傲天並不是為了斬殺傲天。那對於邱明傑來說,無疑是放虎歸山,後患無窮。但是那黑袍人卻給邱明傑一種既危險又熟悉的氣息,所以這也讓邱明傑沒有一口拒絕黑袍人,故而顯得有些遲疑。

「怎麼,這位邱隊長好像有些不願意啊?」黑袍人嘶啞的聲音說道。

邱明傑緩緩的說道:

「傲天斬殺了我的兒子,我必須將其斬殺!要是閣下抓傲天是為了殺他,那麼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但要不是殺他,那我恕難從命!」

大殿中的氣氛沉寂了一會,黑袍人道:

「你放心,傲天在我手中有死無生!」

聽到黑袍人的話后,傲天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