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黑麒麟咆哮道,它感覺那人身上有著一股可怕的力量,不光如此,它還發現那一群人中竟有著數道這樣的人物,

吼~~~

“發生了什麼,你們不屬於這片世界,”

黑麒麟發出一聲狂吼,腳步向後倒退,那龐大的身軀好似一座大山在移動;它害怕了,不知怎麼會冒出這麼多看不出深淺的人物來,

「整個世界終將會毀滅,你們等著,誰也逃不掉的,」最後,黑麒麟竟然直接撕裂空間遁走,

沒人阻攔它,也沒這個必要,而且黑麒麟想離開也沒人能夠阻擋,

「這就結束了,」眾人夢囈似的自語,

「不愧是百家鼻祖,竟直接震懾走了黑麒麟,」

「好不甘心啊,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麒麟傳承,這只是一個殺坑,」

現在一些人後悔上來了,或許在下面還能有自己的機緣,

「還沒有結束,」有人說道,


「或許還有什麼東西沒有出世,」眾人看向百家的方向,不可能僅僅因為墨玉麒麟就如此勞師動眾,一定還有些什麼,

時間一點一點的劃過,所有人等的都有些不耐煩了,更有人直接離開,反下山去,

又過去了半天的時間,

轟隆隆……

就在此時,只見這片空間一陣搖晃,大地崩裂,整座山峰搖搖欲墜,那座玉台也徹底碎裂了,

轟,

地面凸起,下面似乎有著什麼東西正要掙脫出來,

「發生了什麼……,」眾人感覺到了強烈的威壓,從心靈上感到震顫,全都不由自主的跪伏在地,

轟……

大地轟塌,露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裂紋更是像蜘蛛網似的蔓延到眾人腳下;黑洞深邃無比,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吸引人的心神,

「那是什麼,」

如今已是傍晚,在殘陽的照射下,深坑中竟有一抹亮光反射,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眾人還是小心的向前走去,想要看清它的面目,

“那是……”

只見在那數十丈寬的大裂縫下竟有一角圓壇露出,殘陽如血,好似一塊被鮮血染紅的寶玉,

「這是……難道下方還埋葬著什麼,」

那圓壇很大,很大,足有數個足球場般大小,它古樸而簡單,由五種顏色的奇土築成,在上面還刻印著難以辨識的古老文符,充斥著歲月的氣息,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

然而這還不是讓人最震驚的,只見在那五色祭壇上還有著別的東西,

轟……

大地又是一陣搖晃, 豪門秘密,總裁別過分 ,它緩緩上升,徹底的從深淵中掙脫出來,而在它上面的東西也終於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這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切,

那是九條形態各異的奇獸,每具屍體都長達數百米,猶如鐵水澆鑄而成,充滿了震撼性的力感,

但是它們已經失去了生氣,永遠的安息在了幽冷的空間中,彷彿亘古就已橫在那裡,讓人感覺到無盡的蒼涼與久遠,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龍子……」眾人瞳孔急驟收縮,

雖然他們的形態不一,但全都帶著一股上位的威嚴,更是與傳說中的神龍十分的相似,

傳說龍有九子:贔屓(bìxì,)螭吻(chīwěn),囚牛,睚眥(yázì),狴犴(bìàn),狻猊(suānní),趴蝮(bàxià),椒圖(jiāotú),貔貅(pixiu),

九子不同,

但當龍子完成最終進化后便可化身真龍,誰也沒想到竟然在這裡見到了傳說中的龍子,只是它們已沒有了生機,

而現在那九具龍屍的尾端皆綁縛著巨樹般粗的黑色鐵索,連向它們身後的一口長達百米的青銅棺槨,

巨索千錘百鍊,粗長而又堅固,點點烏光令它顯得陰寒無比;青銅巨棺古樸無華,上面有一些模糊的古老圖案,充滿了歲月的滄桑,也不知存在多少個歲月,

九龍拉棺,

在這漆黑而又冰冷的空間中,九具龍屍與青銅巨棺被粗長的黑色鐵索連在一起,顯得極其震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才是百家真正的目的……」

冰冷與黑暗並存的空間中,九條龐然大物一動不動,它們身後的那口巨棺更是滲人,一股寒氣逼來,沒有人敢有動作,因為這牽扯太大了,

叮~~~

然而就在這時,一首美妙的樂聲突然響起,那樂曲就好似從遙遠的過去傳來,降落現在,又穿越到未知的將來;這是天地間最為純粹的聲音,道之音,

此時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副景象,大千世界,毀滅重生,古往今來,宇宙更替,

隨著那旋律,只見一道身影凌空漫步到那青銅古棺之上,

動聽的樂章,妙漫的身姿,在這凄慘的環境里合成一道靚麗的景色,


“月兒……”荊天明輕叫,但是姬紫月卻好像什麼也沒聽到,繼續曼舞,

而隨著她的舞動,身體竟然還在滴血,那鮮血一滴滴的流在棺蓋上,將上面的紋路點亮,

“月兒快停下,不要再跳了,”荊天明嘶吼,

樂聲依在,她還在舞動,一人的喉嚨已經嘶啞,


而後,荊天明咧開嘴笑了,露出了他那一雙潔白的牙齒,著迷的看著那道身影,臉上顯出解脫的神采,

“月兒,我來陪你,”荊天明輕聲道,奔著姬紫月的身影便是奔去,緊緊的將她抱在懷中,


“既然不能阻止你,那就與你一起吧,”

咚~~~

極樂天韻,魔音萬千,這是一首鎮魂之曲,如今只為兩人而奏,

九世的牽絆只換來這片刻的安寧,兩人緊緊的抱在了一起,腳下踩著幸福的舞步,

「天明,」

「月兒,」

只見兩道身影漸漸變淡,精血全都流入到了那棺蓋之上,但是此時兩人臉上卻帶著滿足的笑容,

最後,兩人的身影消失,但那略帶悲慘的樂曲仍然繼續,雖然修者對所謂的情愛看的很淡,但那兩人的故事確實讓人揪心,

本是金童玉女命,奈何七世怨侶身,

九世牽絆,一朝盡散,

叮~~~

咔,

一道血光乍現,那青銅古棺的棺蓋終於被打開,,裡面混沌霧氣流淌,仙光四溢,祥和無比,但又魔浪滔天,慘烈的叫聲不時傳出,

那是一片神秘的世界,一片空洞,但又浩瀚無邊,不知通往何方,所有人都看呆了,

“你們……,”獨孤逍遙雙眼有些泛紅的看著那群人,

轟,

隔空一拳打去,但卻沒有起任何的波瀾,

「逃不掉,避不了,」

許久后獨孤逍遙才將浮躁的心神平穩,

“六道,一切都已結束,你不走嗎,”東皇太一低沉的聲音傳出,

“我們遨遊無邊宇宙,就是要尋找你這樣的人,”又有人說道,

「大世、大時、大變,」

「我們要尋找那個『一』,」

······


空間沉寂了許久也沒有人發出聲音,似是在等待,

“這是我的世界,不到最後一刻我不會放棄,”最後,獨孤逍遙輕輕說道,

“你們可以走了,”似是有些疲憊,獨孤逍遙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

咔,

青銅古棺完全打開,裡面的空間卻與這片世界格格不入,很是抗拒,好似不屬於這個世界,

“從今天起,百家成空,”一道聲音響徹雲霄,傳遍整個天界,

一道又一道身影投入到青銅古棺中,那是百家的人,更有一些六道世界的原著修者,

“我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不會離開,”看著獨孤逍遙的身影,星魂鏘鏘說道,

“阿雪,這個世界留下了太多悲傷的回憶,我們離開吧,”

“壞人,再見了,”一個身穿七彩霞衣小女孩對著獨孤逍遙用力的揮手,

“孩子,”姬雪鳳邁步來到獨孤逍遙身前,握著他那有些冰涼的手,”放心,有娘在,”

“小衣,我們也走吧,”

“······”

······

······

咔,

青銅古棺又重新封合上了,九龍拉棺駛向漆黑的宇宙,不知終點在何方,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意願,有留下的,有離去的,只是不知今後的命運會是怎樣,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