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你要吃就吃我啊,放過我二哥吧!」

「四弟……不,要吃就吃我吧!四弟你不能死!」

雷克頓以手扶額,這些生活在九泉之下的生靈,都是長期不見天日,腦子出問題了吧?自己像是要吃怪物的妖怪嗎?開什麼玩笑。

雷克頓說道:「別鬧了,本妖王不會吃你們的!」

狗二等人一聽此言,大喜過望,紛紛磕頭感謝。雷克頓朝那狗二問道:「不過你們得回答我幾個問題。」

「大王你只管問。」

「我這是初次來到九泉之下,你跟我講講,這裡都有些什麼厲害的角色的。」雷克頓問道,「有沒有準聖的高手存在?」

那狗二不假思索便答:「這九泉之下厲害的人物首當其衝便是我們的頭子,那沙漠死……」

等等,狗二忽然反應過來,剛才自己的頭子不是被打飛出去了嗎?該死該死,說錯話了。狗二趕緊話鋒一轉:「不對,這九泉之下啊,最厲害的當然是地獄王大人了,除了地獄王大人,他手下還有五大神官……」

「五大神官?」雷克頓問道,「都是什麼水平?」

「地獄王大人非常神秘,無人知曉。不過五大神官……剛才大王你打飛的沙漠死神,在五大神官之中排名第二。」

雷克頓一陣鬱悶,這九泉之下看起來水平相當不怎麼樣啊。估計那地獄王應該也不是准聖才對,也就是說,整個九泉之下,明面上並沒有任何一個準聖的高手。

一旁的黃羽倒是輕鬆地舒了一口氣,幸好九泉之下沒有厲害的角色。這個雷克頓啊,從畢宿宮出來之後,變化雖然大,但是愛惹事剛正面的性子一點都沒變,他就不知道圓滑一點嗎?

雷克頓又問道:「那地獄王所在何方?」

狗二指著九泉河的方向說道:「這九泉河的源頭之處,便是地獄王宮,地獄王大人就在那裡。不過地獄王大人非常神秘,根本沒有什麼人能見到他。」

「好了,夠了。」雷克頓打斷狗二的話,「記住,不要把我問你話的事情告訴任何人,明白嗎?」

狗二等三人趕緊點頭。

「啊!我被嚇昏了!」

「啊!我被打昏了!」

「啊!我被……我低血壓犯病,昏了!」

得了,這三個傢伙果然聰明,馬上自覺地昏倒過去。雷克頓滿意地點點頭,帶著黃羽朝著那九泉河的源頭飛了過去。

黃羽忍不住問雷克頓道:「我說雷兄弟,咱們非要去找這什麼地獄王嗎?」

雷克頓笑道:「黃羽,你以為我為什麼對九泉之下感興趣?」

「什麼意思?」

雷克頓緩緩地解釋道:「不瞞你說,其實我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人。在我的那個世界,也有一個與這九泉之下異常相似的地方,我們稱之為地府。」

「我剛才就發現一個問題,這九泉之下天地靈氣異常濃郁,那九泉河水之中似乎還蘊含著極為神妙的力量,可以說這九泉之下乃是一個舉世難尋的修鍊寶地。」

「這一點,與我那個世界的地府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這個九泉之下,實在是太安靜,太平凡了,平凡得讓人覺得奇怪。」

黃羽似乎覺察到了什麼,問道:「你是說……」

雷克頓點點頭:「沒錯,我那個世界的地府,人、神、妖、佛,各方勢力都在插手,彼此爭鬥搶奪,萬載不休,那可是一個世界輪迴轉生的寶地,絕對是任何勢力都想要霸佔的。」

「所以我絕對不相信,這個神魔宇宙中的那些仙域和天妖域的人,甚至是人類的修鍊者,不會不想著插手這九泉之下。既然我們能來到九泉之下,他們也肯定可以做到。」

「可是為什麼,他們卻放任這麼一個重要地方不管呢?」

黃羽想了想答道:「說不定是這九泉之下有什麼秘密,讓他們不敢插手。」

雷克頓笑道:「很簡單的一個道理,他們不敢插手,說明這九泉之下有和他們一樣強大的人佔據了,至少也是和他們同等的力量!」

「這藏在暗中的力量是什麼,我很想知道,也許可以找到某些特別的秘密。」

「秘密?」

「那就是這個神魔宇宙,為什麼沒有聖人!」

雷克頓話音一落,兩人就已經來到了九泉之河的源頭處。這九泉之河的源頭,乃是一座巨大的山峰,這山峰簡直如同一根柱子一樣,支撐在九泉之下的大地和頂層中間。

山峰上面有九個巨大的洞口,這九個洞口裡面流淌出九種不同顏色的水流,在山峰的腳下匯聚起來,便化作了萬古不息的九泉河。宇宙萬象的奇妙宏偉,鬼斧神工的天然之作,縱然是身為一代妖王的雷克頓也不由得感慨萬千。

而在這巨大山峰的山腳下,佇立著一座宮殿。宮殿宏偉而古樸,通體都是用墨色的磚石砌成,雕梁畫柱,廊檐飛角,煞是好看。

宮殿的門口有三三兩兩的守衛在巡視,這些守衛一個個都是長著人身獸首的傢伙,看來這九泉之下還真是獸人的天堂。

黃羽說道:「雷兄弟,我們就變成剛才狗二他們的模樣混進去,一探究竟,試試能不能找到地獄王,如何?」

黃羽對於自己這個計劃還是比較滿意的,先試探一下,如果試探不成功,以他們兩人的實力應該能逃脫。

雷克頓笑了:「我說黃羽,你不是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嗎?怎麼你還不了解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黃羽一愣,就在他一愣的瞬間,雷克頓已經化作一陣風飛走。

眨眼之間,雷克頓落到地獄王宮的門口,頓時嚇了門口的兩個守衛一跳。長著豬頭,和雷克頓那個二師兄模樣相似的守衛罵道:「哪裡來的怪物!」

旁邊那長著馬頭的守衛打量了雷克頓一眼,說道:「閑雜人等快滾,這裡可是地獄王宮。」

雷克頓根本不理會這兩個守衛,直接朝著偌大的地獄王宮大喊起來:「地獄王在哪裡?本妖王雷克頓有事來問!」

「速速給本妖王出來!」

這傢伙是瘋子嗎?那豬頭守衛和馬頭守衛當即大怒,就要把這個不知好歹的瘋子給趕走。

「快給我讓開,要出大事了!快讓我見地獄王大人!」

一個呼喊聲忽然傳來,豬頭守衛和馬頭守衛嚇了一跳,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

雷克頓扭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頓時心頭一樂,因為來的人不是別人,居然是自己的宿敵,沙漠死神是也。看來自己這個宿敵還是相當能扛的,被自己一拳頭打飛出去之後,現在還能比較完好地回來。

「沙漠死神大人,要出什麼大事?」豬頭守衛趕緊問道。


「他媽的廢話什麼,趕緊給我通知地獄王大人,我要……啊!救命!」沙漠死神忽然驚恐的大喊起來,因為他才注意到,門口還站著另外一個傢伙。

「宿敵,你好啊,我們又見面了,真是緣分。」雷克頓微微一笑,「不知你可否為本妖王引見一下地獄王?」 該死,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怪物,居然已經殺到了地獄王宮的門口了,沙漠死神心想,自己身為九泉地獄的死神,怎麼能認慫呢?自己就是寧死不屈,就是以命相搏,就是要和這個怪物斗到底,為了地獄王大人的知遇之恩而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

當然了,沙漠死神想是這樣想的,但雷克頓壓根不給他機會啊。

「那誰,宿敵,就麻煩你帶路了。」雷克頓居然一隻手把三丈高大的沙漠死神給拎小雞一樣地拎了起來,殺意已決的沙漠死神頓時泄了氣,就跟一條聽話的小狗一般。

那豬頭守衛和馬頭守衛本來還想與這黑髮銀眉的怪物搏鬥,展現出地獄王宮鐵血男兒的本色,但一看到沙漠死神都這副模樣了,頓時連攔路的想法都沒有了。

「請問,要見地獄王,從哪走啊?」雷克頓相當客氣地問沙漠死神。

一旁的黃羽以手扶額,這個鱷魚妖王還真是亂來,你都這麼霸道了,還說什麼請問?你丫的不如一拳頭把地獄王宮轟穿,那地獄王還不主動跑出來。

黃羽正這麼想著的時候,沙漠死神給雷克頓指路道:「從這裡進去,先左轉,再右轉,步行到盡頭,上三重台階,再左轉,再上兩重台階……」

雷克頓皺了皺眉,黃羽皺了皺眉,這個地獄王怎麼修的地獄王宮,這麼麻煩還要不要人好好走路了?

「既然進去這麼麻煩,那就讓地獄王自己出來見本妖王吧。」雷克頓淡定地說完,舉起右手。

這是一個拳頭,砂鍋大的拳頭,粗糙的拳頭,平凡無奇的拳頭。

轟!

亂石紛飛,大地震顫,天崩地裂!

「你……」黃羽驚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這個雷克頓真的轟出准聖級別的一拳頭,直接把地獄王宮給轟了個對對穿,果然這傢伙和自己想的一樣,但這也太直接了吧?

「何人敢來犯我地獄王宮!還不速速跪下求饒!」

一個憤怒的吼聲從地獄王宮深處傳來,頓時一大群人身獸首的怪物,從王宮之中沖了出來,一個個神色狼狽而驚怒。

而在幾個最高大的怪物中間,簇擁著一個身穿帝袍的大胖子,這大胖子滿上無須,頭頂鋥亮,膚似嬰兒,活脫脫一個大肉球。

這大肉球不是別人,正是威震整個九泉地獄,統治著地下千萬生靈和無數鬼魂的地下之王,地獄王宮之主,地獄王大人是也!

那地獄王扭動著肥胖的身軀飛出來,在一群怪物的圍繞下,落到地上,看向了雷克頓。「原來就是你這個傢伙,哼!小的們,給我上,拿下這廝!」地獄王真的火了,火大了,自己在這九泉地獄稱霸了不知道多久,今天居然被一個來路不明的怪傢伙砸了場子,你讓他如何不火大。

當即鋪天蓋地的王宮守衛撲向了雷克頓和黃羽,簡直就要把兩人給活吞了一般。

「真是不識相,本妖王現在心情不壞,不想死的就滾吧!」雷克頓動也不動,只是原地站著,渾身氣勁鼓盪,准聖十一重天的強悍法力展現出來。

這些王宮守衛除了幾個頭領,其他的壓根連天境都沒有,直接被這強大的氣勁吹飛了出去。

一陣陣慘叫此起彼伏,嚇得雷克頓手上拎著的沙漠死神臉都綠了。而那地獄王大人更是嚇得不輕,乖乖啊,這傢伙是什麼來歷,怎麼看起來這麼強?

「地獄王?沒想到堂堂的地獄之王,居然是一個天境一重天的傢伙,真是讓本妖王失望。」雷克頓嘆息著搖了搖頭,然後一把將手中的沙漠死神扔了出去,緩緩地走到地獄王面前。

地獄王嚇得連連後退,叫嚷道:「你……你要幹什麼!你別亂來啊,我可是地獄之王,我手底下有上萬的地獄守衛,你要是……」

錚!

一陣破風聲刺耳無比,一柄黑色的巨大斷刀浮現出來,架在了地獄王的脖子上。妖刀那森寒畢露的鋒芒,讓地獄王渾身的肥肉不停地顫抖。

「廢話怎麼那麼多啊?」雷克頓搖了搖頭。

等等,這地獄王怎麼盯著自己的妖刀在看?難道他認識自己的妖刀,這不應該啊?

「霸……霸鋼刃!這是妖皇的霸鋼刃,你是什麼人!」地獄王的臉色忽然變得極度驚恐,「霸鋼刃怎麼會在你手裡?霸鋼刃怎麼會斷掉的?」

雷克頓愣住了,這傢伙居然認識霸鋼刃,這是怎麼一回事?

地獄王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說漏了,趕緊閉上嘴,不再說話。但是雷克頓已經隱約猜到了某些東西,他深邃的目光凝視著地獄王的雙眼。

雷克頓一字一頓地問道:「本妖王,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你,你可以選擇回答,或者死亡。」

地獄王的肥肉不停地顫抖,他根本不敢和雷克頓的目光對視,那目光,簡直就是世間最可怕的凶獸才會擁有的。

「第一個問題,你真的是九泉地獄最強的地獄王?」


「是……是的。」

「第二個問題,陽世間的仙域、天妖域等勢力,有沒有入侵過這九泉地獄。」


「這……」地獄王猶豫了一下,但是妖刀的殺氣已經讓他渾身沒有半分的反抗能力,「入侵過……但那是很久以前了。」

「他們失敗了?」

「是!」


「為什麼?既然你一個天境一重天都能在九泉地獄稱王,為什麼那一群准聖頂尖的強者會失敗?」

「因為……」地獄王緊緊地咬著牙關,似乎極不情願說出來。

「本妖王說過,回答,或者死亡!」

回答,或者死亡,這是一個極其艱難的抉擇。地獄王比任何人都清楚,無論自己怎麼選擇,最後的結局都會是一樣的。

既然結局是一樣的,苟活一時也算一時了!

地獄王咬咬牙,答道:「因為在九泉地獄的更下面,還有一個地方……那裡有陽世間的人也無法擊敗的人存在!那些人才是九泉地獄的真正主宰,我只是……只是代替他們統治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