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

之前那將軍一開口,就被雲崖厲聲打斷。

別人不知道,但是雲崖知道,而且非常清楚。這聲音的主人,分明就是之前尋找到自己的老者。若是不錯的話,恐怕這老者也就是在星夢帝國皇城屠城的那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老者將星夢帝國屠城了,卻又不允許星夢帝國被侵略。也許是因為他看不慣現任星夢帝國的帝王,也許是因為他只是一時興起,但是這些事情都和雲崖無關。對於雲崖來說,老者就是根本不可達到的領域,能夠見他一面就已經值得他慶幸了,對方要做什麼,他完全不能左右。

「是,我知道了,前輩。」

雲崖走下龍椅,來到大殿前方,拱手鞠躬,一臉的恭敬。

後方,所有的大臣都驚訝的看著一臉虔誠的雲崖,雖然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其中已經有些明眼人已經猜測出來了。

「你是個聰明人,所以,不用我多說。事已至此,也沒有什麼好挽回的餘地,就當是我守護星夢帝國百年了,這件事,還要你告知周圍的帝國,否則,老頭子我又要大開殺戒了。」

蒼老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漸行漸遠,已經不知在何方。

而雲崖卻是始終低著自己高貴的頭顱,口中答應著。

等待了片刻,再沒有聲音之後,雲崖才終於站直了身體。

「陛下,這聲音的主人……莫非是……」

將軍上前一步,皺眉看向雲崖。

雲崖看了一眼將軍,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輕輕的用手指指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沒有再多說什麼。

見到雲崖的動作,那將軍疑惑了片刻,隨即恍然大悟一樣,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說漏了什麼。

火神殿,外圍的地方,赤涼正一臉無聊的坐在一塊凸起的石頭上,手中一根枯樹枝不斷的在地面上勾勾畫畫,面前幾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球漂浮在他的面前,每一顆水晶球上都顯現著在火神殿之中修鍊的一個人的影子。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能夠看的清楚,任何細節都沒有錯過,十分的清楚。

「赤涼,別玩了,我帶了老朋友來,你也見見。」

忽然,守護者的聲音響起,隨即兩道人影忽然出現在赤涼的面前。

!! 「哦?老朋友?什麼嘛,不就是吸血鬼你這老傢伙嘛,我又不是沒見過。怎麼,在外面吸血吸的不夠了,想要來我這邊找點鮮血么?」

赤涼一臉排斥的看著一身紅袍的吸血鬼,臉上滿是無奈。

聞言,吸血鬼嘿嘿笑了一聲,露出嘴角的兩顆獠牙。

「別這麼說,我也不是見人就吸血的,更何況,我都已經多久沒有吸過人血了,自從被封印在那種地方之後,我就一直都是靠著血靈樹生存下來的。不過說實話,血靈樹的血可是真難喝,還是人血比較美味,好久都沒有品嘗過了。從這裡離開之後,我可要好好的去嘗嘗人血的滋味。」

「喂喂,你這傢伙,又要為非作歹了。」

赤涼嘆了一口氣,將面前的水晶球收了起來。

見到赤涼的動作,吸血鬼頓時滿臉鄙視的看向赤涼。

「你這傢伙,怎麼這麼小氣,我只是想看看九幽那傢伙留下來的傳承究竟是交到了誰的手中,你也不用不給我看吧。就算是你不給我看,難道你還真以為憑藉你的力量能夠阻止進入火神殿么?」吸血鬼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一團嫣紅的煞氣,恐怖而又暴戾的氣息流露出來,煞氣已經進化成了血海,整個世界都頓時化作烏雲密布的樣子,雷鳴電閃之間,一道道血紅色的雷電不斷的落在吸血鬼的周圍,帶起一股恐怖的氣息。

「不用威脅我,雖然我打不過你,但是你也傷不了我,沒意思。」

赤涼鄙視一樣的看了吸血鬼一樣,兩人正欲動手,卻被屠夫阻止了。

「赤涼,我帶他去看看北冥那小子。至於不知道被你扔在哪的北冥家的地尊者和那個拿刀的小傢伙,放他們離去吧。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應該會回到北冥家族去,畢竟北冥小子之後也要去那裡的。雖然說是流浪在外的弟子,但是終究那裡才是他的根。」

「好吧,看在老屠夫的面子上,先饒了你這一次。」

赤涼沖著吸血鬼做了個鬼臉,隨即一轉身便消失在原地。

見到赤涼離開, 億萬契約霸愛冷總裁

「你們兩個,從荒古的時候就是這樣,每一次見到,火神都還沒有和你打起來,赤涼這小傢伙就先和你打起來了。你們兩個,怎麼就這麼大的仇怨。」

聽到屠夫的話,吸血鬼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老屠夫,所以說你沒有朋友,這種感情,你根本就不會了解的。我和赤涼,不能說是對手,只能說是真心的朋友,雖然看起來我們兩個一見面就吵架打架,但是若是我真的出了什麼事,恐怕赤涼會是第一個來幫助我的。就算是你,或者九幽,還是其他的幾煞,都不會有它對我的了解深。而且你也應該知道的,每一次我和火神見面,都會先和赤涼打一架,火神從來都不會制止我們,也從來都沒有打算對我動手。以火神的地位和實力,想要殺了我,實在是輕而易舉,但是他能夠看的明白,若是真的殺了我,那麼,他也就失去了赤涼。所以說,我才能一直肆無忌憚的在火神面前大搖大擺,從來都沒有害怕過。我可不是你,當時的你是個瘋子,竟然和火神打賭,淪落到現在的地步,你也是活該。」

吸血鬼嘴角帶著一絲溫和的笑意,隨即將目光望向遠處的火神殿。

「好久沒來過了,我也只是突破封印不久,不知道火神那個老傢伙,當初是被消滅了,還是被封印了。」

「被消滅了,他那樣的存在,是不允許被封印的。」

屠夫搖了搖頭,不再多說什麼,轉身便走向火神殿的方向。

弟子修鍊區,北冥焱盤坐在最頂端的房間中,一心全部都在自己面前的神魔字體上。

這神魔字體上流轉著一道道火光,一股恐怖的氣息傳來,令人心驚。

「火勢,火焰之身,浴火重生!」

北冥焱的腦海中已經完完本本的刻印下眼前的這枚神魔字體,但是卻也僅僅只是如此,想要更進一步的探尋火焰之身的真諦,卻是難上加難。

「沒想到,這房間的主人竟然是一頭神凰。浴火重生,這也是神凰的天賦技能,但是,也僅僅只是技能而已,並不是真正的浴火重生。眼前這枚神魔字體,並不是進攻型的,而是防禦型的,就算是身體支離破碎,也能夠重新恢復自己的身體,無論受了多麼嚴重的傷,都能夠在火焰之中癒合。火焰,火焰,陽至極,則為生,如此深奧的道理,卻也不是天賦就能夠領悟的。但是,更令人驚訝的是,火神竟然會收下一隻神凰作為自己的弟子,當初的火神,究竟有多麼強大?」

北冥焱感嘆一聲,稍微從修鍊之中清醒了片刻。


一念之間,火焰噴薄,直接將自己的手臂斬去。

火焰熊熊,北冥焱肩膀上手臂的斷口處,一股沸騰的火焰在熊熊的燃燒著。噴薄,再噴薄,足足耗費了半個時辰,北冥焱的手臂才重新生長回來。

「不夠,浴火重生之中應該是具有生命意境才對,但是,之前我只是憑藉自己火焰之身的力量恢復了自己的手臂,這並不是浴火重生。真正的浴火重生,就算是已經身死,只要靈魂不滅,就能夠藉助火焰重新復生才對。生命,火焰,應該是二者融合為一才是!」

念叨一聲,北冥焱又一次將自己的手臂斬去。

火焰熊熊,不斷的生長出來,又不斷的斬去。北冥焱就像是在自虐一樣,為了修鍊,開始拿自己的身體做實驗。

天空中,屠夫與吸血鬼詫異的看著下方房間中不斷的斬去自己手臂的北冥焱,兩人都是一臉的驚愕。

「和當初的九幽一樣,修鍊如瘋如魔。不過這小子更狠,竟然為了浴火重生之勢,不斷的斬去自己的手臂,這可是需要大毅力和大忍耐的。這小子,有點前途,我正在考慮要不要將我的禁咒也傳給他,老屠夫,你說怎麼樣?」

「滾蛋,就你那禁咒,若是真的傳給了他,那就是害了他!」

老屠夫吹鬍子瞪眼的踹了吸血鬼一腳,卻被後者躲開,兩人嬉鬧著在半空中追逐起來,彷彿小孩一樣。

!! 時間流逝,轉眼之間,便是十年之後。

這十年裡,北冥焱一直都在修鍊之中,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這間房屋。道之一途沒有窮盡,就算是窮極一生的時間,也不可能將所有的勢都悟透。僅僅只是這一間房子里所擁有的神魔字體,便是北冥焱足足耗費了八年的時間才全部參悟。之後的兩年之中,北冥焱都是憑藉自己的感悟,不斷的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神魔字體。但是,兩年的時間,北冥焱也只是僅僅寫出了三個神魔字體。

北冥焱非常的不滿意,但是他卻不知道,這十年的時間裡,除了他之後,只有一個人悟出了屬於自己的神魔字體,那就是碧落。

但是,相比於北冥焱的三個,碧落卻僅僅只是悟出了一個而已,這還是在碧落有神魔字體的基礎的情況下才做到的。若是沒有她的師尊教導她的神魔字體的基礎,碧落也只能像其他人一樣,只能藉助這些遺留在這裡的神魔字體。

「十年了,竟然這麼快,也不知道碧落她們怎麼樣了,有沒有好好的修鍊……」

北冥焱站在房間的前方,目光望向上方那厚重而又飄渺的雲霧,眼中充滿了一道道凌厲的光芒。

「十年前,我只是剛剛進入,就被那恐怖的壓力直接排斥出來。十年之後,我便是悟透了這數十火勢,就不信到現在我也沒辦法突破它!」

北冥焱一咬牙,腳下猛地一踏,身形頓時化作一道火光,陡然沖向上方的煙雲。

火焰噴薄,北冥焱的雙眸之中都閃爍這一道道火光,一雙眼睛如同火焰燃燒一般,爆射出十分恐怖的精光。

「給我,破!」

只聽轟隆一聲,一片火浪陡然從北冥焱的拳頭上爆開,滾滾的火焰席捲開來,掀起一股狂風。衍天一重天境界的力量爆發出來,北冥焱渾身火焰伴隨著煞氣洶湧咆哮,猶如魔神附體一般,渾身肌肉都已經隆起,暴起一根根青筋。

力量,速度,火焰,煞氣!

一拳揮出,火焰天地孕育其中,憑空之中彷彿有一道火光在書寫著什麼。

北冥焱的拳頭下,火焰燃燒起來,漸漸化作一枚清晰可見的字體,字體燃燒著火焰,一眼看過去,只感覺無窮的奧妙孕育其中,彷彿有另一片天地一樣,根本無法看透。

煙雲飄渺,滾滾龐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壓迫而來,不斷的排斥著北冥焱。但是,北冥焱身上一層層火焰不斷的爆開,散發出一股股強大的力量不斷的對抗著周圍的壓力,煙雲洶湧,火焰噴薄之間,北冥焱一步步的在煙雲之中前進,一步步踏上階梯,一步步的接近頂端。

從外界看去,原本那十分安靜的煙雲此刻正雷鳴電響,一道道雷電在其中不斷的爆開,發出轟鳴聲。

「發生了什麼?」

北冥焱房間的對面,一雙銀色的眼眸微微睜開,震驚的看著上方洶湧的煙雲。

月瑤不解的看著上方的煙雲,不僅僅是她,碧落,北冥雪,付傲雪,紅妃,或者是其他人,都震驚的看著這已經變天的火神殿。

「這小子,倒是有魄力,竟然想要闖入火神的房間中。」

半空中,屠夫和赤涼漂浮在半空中,看著遠處那滾滾雷電孕育的煙雲之中,眼眸閃爍著一道道精光,彷彿能夠看透一切一樣。

「這小子自不量力,火神的住地哪有這麼容易就能闖過去的?就算是我,進入那煙雲之中,實力也根本沒辦法發揮出來,只能依靠自己對勢的領悟。若非是真正有天賦者,根本不可能進入火神的住地,就算是我,也不能。這小子是在找死,若是就這麼一直下去的話,雷電的力量會真正的顯現出來,就算他的**能夠比擬同等級的神獸又能如何,還不是得被這九玄雷給劈的煙消雲散。要知道,這雷電可是當初火神死去之後,被雷王布下的,他可不是什麼好相與的角色。」

赤涼不屑的看了一眼屠夫,後者卻只是平淡的笑了笑,眼眸之中帶著一絲期待。

「多少年了,這九玄雷根本就無人能夠闖過去,就算是你我,也扛不住那雷電的力量。若是以前的時候,這煙雲之中只是強大的異火,對於北冥小子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但是,這一次,恐怕這小傢伙是要吃虧了。」

「吃虧是肯定的,吃一塹長一智,省的這小子以後不拿自己的命當命用。一會再救他,讓他先吃點苦再說。」

屠夫點了點頭,有些感嘆,有些懷念,從北冥焱的身上,他似乎看到了曾經的自己一樣,也是那麼的無所畏懼,那麼的衝動。

轟隆隆!

雷鳴電響之間,一道道金色的雷電在煙雲之中爆發開來,不斷的轟擊向中間的北冥焱,只是轉眼之間,就已經化作雷海萬鈞,根本沒有離開的退路。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玩意,這雷電的力量,就算是劫雷,恐怕也比不了啊!」

北冥焱怒氣沖沖的啐了一口,但是卻也並沒有退卻,渾身氣血之力熊熊燃燒起來,體內一股股旺盛的力量湧出,八門遁甲瞬間打開五門,身上陡然噴出一股股灼熱的蒸汽。火焰之間,北冥焱左手微微拖起, 給你黑卡隨便刷 ,另一隻手則是虛壓下去,火焰糾纏在手指之間。靈巧的手指輕輕的在虛空一點,頓時一股灼熱的氣息散發開來,熊熊燃燒的火焰具有無窮無盡的力量,彷彿能夠燃燒一切一樣。

左手「爆」,火勢之爆裂!

右手「燃」,火焰之燃燒!

爆裂與燃燒在北冥焱的雙手之中顯現,雙掌齊出,一手一世界,無窮無盡的爆破聲和永恆不滅的燃燒之意混合在一起,一股恐怖到寂滅的氣息,緩緩的散發出來。

!! 咆哮的雷電洶湧而來,化作一片翻滾的雷海,雷海的中間,北冥焱渾身燃燒著洶湧的火焰,一手爆裂,一手燃燒,雙掌一合,一股恐怖的氣息頓時散發出來。

爆!爆!爆!

接連不斷的火焰洶湧噴薄,化作一片火海燃燒在北冥焱的周圍,火海之中,一聲聲爆裂的聲音響起,如同翻滾的岩漿一樣,散發出恐怖的氣息。燃燒,燃燒一切,就算是空氣,也被燃燒起來。爆裂,強橫的爆裂,以極致的毀滅之力,摧毀一切阻礙。

雷海翻滾之中,被那恐怖的火焰陡然爆開一片空處,北冥焱腳下一踏,身形頓時化作一抹火光,直接消失在原地,穿越那唯一的空隙。

離開了雷海,面前仍然是翻滾不已的雷電,只是這些雷電看起來更加的絢麗。

金色,入眼之處全部都是金色的雷電,平靜的在地面上流淌,如同沉睡的猛獸一樣。

「九玄雷?」

北冥焱見到這平靜的金色雷電,非但沒有驚恐,甚至臉上還露出了一絲笑意。


外界,赤涼和屠夫驚訝的看著一臉驚喜的北冥焱,對視了一眼,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為什麼北冥焱竟然會高興起來。

「這小子,難道是修鍊過頭,已經瘋了?這可是九玄雷,就算是劫雷都比之不了的極致之雷。任何東西一旦被這九玄雷盯上,可是必死無疑的,也就雷王那種變態才能將這種東西降服。」赤涼微微皺了皺眉頭,看向身旁的屠夫道:「這九玄雷蘊含九玄變化,威力重重疊加,如果是到了最後面的三玄變化,恐怕你我合力,都不一定能夠將這小子救出來。要不,我們現在就制止他好了,畢竟這九玄雷實在是太恐怖了,無論什麼樣的修為,在九玄雷之中,都會化作烏有,只能憑藉**去硬抗。」

「不比,北冥小子,似乎有些把握,看他的樣子是知道這九玄雷的。我們就看著吧,也許,會有什麼驚喜也不一定。」

屠夫搖了搖頭,並沒有同意去阻止北冥焱。

煙雲之中,雷電滾滾,一道道金色的雷電已經漸漸的從煙雲之中湧出,在煙雲的周圍肆意的縱橫。

下方的階梯上,月瑤,付傲雪,碧落,她們都不得不暫時離開房間之中,因為那金色的雷電,已經開始漸漸的蔓延到這邊來了。


轟隆一聲,就彷彿是被驚怒的猛獸一樣,那金色的雷電,陡然憤怒咆哮起來。

雷電滾滾,原本在地面上靜靜流淌的金色雷電感覺到外人的進入,頓時咆哮起來,一股恐怖的毀滅氣息充斥著整個煙雲的世界,就算是外界,也同樣能夠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面對著九玄雷,北冥焱忽然感覺到體內元氣戛然而止,怎麼樣也運轉不動,一層金色的雷電將元氣完全包裹了起來,根本無法使用。

「封印了元氣,果然是九玄雷,極致之雷,竟然會在這樣的地方找到!」

北冥焱臉上的笑意更濃,腳下一踏,頂著那恐怖到極致的壓力,身形直接沖入金色的雷海之中。

剎那間,整個雷海就彷彿是沸騰的開水一樣,開始憤怒的咆哮起來。

雷電滾滾,雷海之中,一直驚蟄猛獸緩緩成型,身上翻滾著金色的雷電,一雙眼眸閃爍著璀璨的金色光芒,充滿了憤怒,就彷彿是一座大山一樣,向著北冥焱壓迫而來。

「戰!」

火焰翻滾之間,北冥焱一身氣血之力陡然燃燒起來,雖然不能使用元氣,但是對於北冥焱來說卻是影響不大。畢竟北冥焱的**才是最強大的資本,能夠走到現在,也都是憑藉這強大的**,否則早就已經在半路上夭折了。

轟隆一聲,那巨大的金雷猛獸一爪拍下,北冥焱選擇了硬抗,手臂上頓時傳來一陣令北冥焱感覺到麻痹的雷電。

金色的雷光在北冥焱的身上不斷的流轉,一道道的電擊著北冥焱的身體。

一瞬間,北冥焱只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彷彿被轟碎了一樣,那恐怖的力量,就算是如此強大的**也無法抗衡。

「八門遁甲,開!」

北冥焱眼眸之中閃爍著一道道精光,體內氣血之力彷彿打開了閘門一樣,一股股恐怖的力量不斷的從身體的深處湧出。八門遁甲,北冥焱瞬間連開六門,翻滾的氣血之力化作血紅色的火焰在體表燃燒,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蒸汽從北冥焱的體表逸散出來。

「給我,破!」

拳頭的力量,極致的力量,一拳揮出,彷彿有一個力量的世界在北冥焱的拳頭下孕育而生一樣。

一拳而來,就彷彿是整個世界都壓迫而來!

轟隆!

那巨大的金色爪子再一次和北冥焱碰撞在一起,但是北冥焱身上燃燒的氣血火焰,卻是阻擋了九玄雷的侵襲。而北冥焱在兩者互相接觸的一瞬間,反而是反手抓住了金雷猛獸的爪子,一個轉身過肩,直接將那猛獸從雷海之中拔起,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哀吼一聲,沒等那猛獸爬起來,北冥焱卻是直接一躍來到猛獸的身上,張開大嘴,直接一口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