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虛空中一聲有些空洞的聲音傳出,不知從何處傳來,徐徐而動。

大神通者也就是天雲道人目光縮了縮,沒有答話,寶圖一抖,化作數里大小,要把丁岳幾人裹住,就連遠處的人皇也在範圍之內。

「好個有恃無恐!」

丁岳大喝,不會坐以待斃,紫府清心燈一亮,真火漫出,把諸人護住,任憑雲霧鎖身,也是巍然不動!

「轟!」不周印飛起,轟鳴大響,頓時撞向寶圖,把寶圖撞的一晃,有些不支,雲霧散亂了些。

但隨之天雲道人法力一動,寶圖便威能大放,抵住了不周印。

天雲道人面色怒氣一閃,看到一時之間竟然拿不下丁岳幾人,不由得有些憤然。

「快走!」虛空中,有催迫的聲音傳出,更讓天雲道人憤怒。

「啊!」

天雲道人怒不可揭,大步踏出,抬手一掌落下,神光璀璨,直接拍下,目標:人皇!

「聯手擋住他!」丁岳怒吼,玄龜盾支撐著,光芒流轉。

「阿彌陀佛!」蓮台出現,一朵朵金蓮頓時漫出,淹沒方圓數里,金光璀璨一片!

「轟!」

大手落下,玄龜盾崩飛,金蓮破碎,丁岳張口吐了一口血,受了不輕的傷勢。

但就在這時,遠處,兩道璀璨光芒眨眼間飛至。

「轟……」

一道遁光中,數百件威能強大的法寶頓時一件件漫天飛舞,砸向天雲道人。


而另一道遁光,光芒一閃,一隻手伸出,手中一動,漫天太清仙光流轉,轟鳴一聲,便有道道神雷落下,破碎大片大片的雲霧。

「師弟,可好?」玄都**師步出遁光,從容淡定,道衣獵獵,光芒一閃,到了丁岳面前,問道。

「師兄,我可來晚了?」而另一邊,雲中子的聲音也是傳出,隱隱中,有些興奮!

「呸!」丁岳張口吐了口血,笑的有些平靜,對到了近前的兩人說道:「剛剛好,趕上了末班車!」


「那就好!」雲中子說道,目光轉向了場中,戰意盎然!

「天雲道人,試圖加害人皇,干擾三界秩序,奉聖人之命,誅殺天雲道人!!」玄都**師看向太乙道人,冷然的說道。

「哈哈哈……」天雲道人頓時笑了!

(終於碼完了,感覺一身輕鬆啊,欠了那麼久,終於補上了,青牛求下收藏、推薦票!謝謝大家!) 「誅殺貧道?」天雲道人大笑,眼神陰冷,看著玄都**師不屑的說道:「就憑你們幾個小輩?」

玄都**師面色很平靜,淡淡的回應道:「是的。」

接著,他反手一抓,一卷寶圖在手,輕輕一抖,「唰」的一聲劃出一道金橋橫掛天地,光芒璀璨,罩向天雲道人。

「太極圖?」

天雲道人皺了皺眉,同樣的手中寶圖靈光一閃,漫漫雲霧分滾而出,如同驚濤駭浪般,竟然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大響,撞向金橋。

「破!」天雲道人冷喝,只聽咔嚓咔嚓數聲,那漫漫雲霧竟然把金橋撞的裂紋叢生,破碎開來。

「三清倒也放心,竟然讓你們幾個小輩來送死。」

天雲道人說著,大步踏出,神光熾熱,抬手一式一式大神通信手拈來,神光無量,浩浩蕩蕩打向玄都**師幾人。

他的大神通威能很強,一招一式都是驚天動地,搖晃虛空,破碎蒼穹!

「送死嗎?」

玄都**師洒脫一笑,看向天雲道人充滿譏諷,手中太極圖光芒一閃,茫茫一片陰陽二氣翻滾而出,轉動著,無聲之間便把大片大片的雲霧吞噬,消弭一空。

同時,太極圖金橋化出,玄都**師安立金橋之上,金光漫漫,讓一道道大神通打過來,紛紛被破碎。

這是萬法不侵!

「轟……」

陰陽二氣有些暴走,轟鳴陣陣,化成一道粗大光柱,轟向天雲道人,讓天雲道人面色凝重,身形一閃,開始躲避。

「轟!」一聲轟鳴,丁岳已跨步到了近前,他渾身皆是混沌仙光揮灑,靠近天雲道人,抬手就是一拳轟下!

「仙體很強是嘛?」

天雲道人很清楚丁岳的體魄強大,並沒有硬拼,後退一步,一步數十里,接著甩手便是數道大神通落下,神光璀璨,要以莫大的法力神通鎮壓丁岳。

「砰!」神通落下,丁岳猛力揮拳打破,砰砰大響傳出,即使是抵住的那數道神通,丁岳渾身的混沌仙光也是散開了大半,身形有些不穩。

而這時,雲中子手中一引,數百件強大的法寶便轟鳴飛起,砸向天雲道人,一道道光芒璀璨無比,如同流星雨般絢麗,搖晃天地!

「阿彌陀佛。」

藥師佛趕到,腳下的金蓮已經給了彌勒佛護身,他身無長物,但依然讓人不能小視,佛手赤金,翻手拍向天雲道人。

新白蛇問仙 ,不再淡然,目光凝重,對方雖然只是四位新晉的大羅金仙,不論法力還是道行都差他許多。

但四人到底都是聖人弟子,深得聖人真傳,不論靈寶,就是那些神通,也沒有一個是弱的。

不管天雲道人怎麼對聖人很不屑一顧,但內心中,那幾個人,都是讓他忌憚非常的人。

天雲道人目光一閃,便有了決斷,寶圖護身,一步到了藥師佛身邊,磅礴的**力揮出,讓藥師佛連忙倒退,但天雲道人好像認準藥師佛般,緊跟其上,神通道道落下,轉眼間藥師佛便有些撐不住,金光閃爍,金身都有些破碎。


「轟……」

不周印飛來,轟鳴大響,砸向天雲道人,馳援藥師佛。

「哼!」

但天雲道人一聲冷哼,寶圖懸浮頭頂,雲霧滾滾,抵住不周印,一掌翻落,電光火石之間,一掌打在了藥師佛身上。

「噗!」

藥師佛張口吐了口金色血液,金身不穩,出現裂紋,腳步倒退,一步一金蓮,佛光濃郁,護住自身。

「阿彌陀佛!」藥師佛面色依然淡然,沒有因為受傷而慌亂,不疾不徐。

「確實是一塊良材美玉。」

天雲道人目光出現讚許,但手中不留情,藥師佛的表現越是如此,天雲道人心中的殺意就越是濃郁,彼此立場已定,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腳步追趕藥師佛,神光無量,大手一劃,一道神光橫掛而出,割裂虛空,直接撲向藥師佛。

這是致命一擊!

「無量天尊!」

就在這時,金橋破空飛來,玄都**師立身其上,大手一揮,太清神雷慢慢而出,轟鳴大響,讓虛空都是出現絲絲裂紋,阻擋住了天雲道人。

「轟……」

一聲轟鳴,頭頂,不周印威能大放,光芒熾熱,猛然落了下來,頓時讓那寶圖一動,有些不穩,瞬息間,大半雲霧破碎,天雲道人身形一晃,護身的神光都是被震散了大半。

「好個不周山!」

天雲道人看向丁岳,目光露出憤恨,論對方四人,他自然最想滅殺丁岳,自己兩個得意弟子都被丁岳殺害,讓他如何不恨?

豪門王者 ,道行深不可測,很快的穩住了道心。

丁岳一身是寶,除了玄都**師,是其中最為棘手的一個,短時間是別想拿下對方,所以,天雲道人才選擇了藥師佛。

柿子?總得是撿軟的捏才對!

突然,一道神光從天雲道人身上一閃而過。

「轟!」場中,一道身影突兀出現,快若閃電,一步跨到藥師佛身邊,抬手一拳落下,神光轟鳴,頓時打在了藥師佛身上。

「噗……」藥師佛頓時金身破碎,渾身都是有些龜裂,金身血液流遍全身,噗通一聲跌落在地。

「三屍化身!」金橋之上的玄都**師面色一頓,沉聲說道。

陰陽二氣匯聚而來,茫茫一片,瀰漫天地,轟鳴大響的纏向天雲道人。

同時,丁岳也是面色一變,甩手一面玄龜盾飛到藥師佛頭頂,擋住了那道身影的致死一擊!

同時,丁岳雙目一閃,有神光隱現,看向對方,終於看清了對方的真容。

卻是一位和天雲道人面容一樣的道人,只不過一身黑衣,面色有些蒼白,但卻氣息冷冽至極。

他速度很快,即使玄龜盾防禦很強大,也是在他手中轟轟作響,有些承受不住。

但這時,一道道光芒突然出現在不遠處,轟鳴大響的轟向他,有些密密麻麻的。

黑衣天雲道人揮起神光,一道道神光揮出,頓時打落了一道道那些光芒,卻是一件件法寶。



但法寶確實太多了,雖然黑衣天雲神通很強,但眨眼間,便有數件法寶落在了他身上,讓他身上發出砰砰大響,身形晃動,不由得倒退了數步,暫時避開了那些法寶的鋒芒。

「道友如何?」雲中子光芒一閃,出現在藥師佛面前,看著渾身是血的藥師佛,不由問道。

「阿彌陀佛,多謝道友相救,貧僧無事,只是後面卻是插不上手了。」藥師佛盤坐地上,佛光籠罩著他,雖然渾身是傷,但面色依然寶相莊嚴,目光平靜。

「此人有至寶護身,我等不好拿下他啊!」雲中子看向場中,有些感嘆說著。

此刻天雲道人一人應對丁岳、玄都**師兩人,卻是依然佔據上風,法力磅礴如海,神通驚世,寶圖護身讓他毫無顧忌,舉手投足都是大神通,讓有至寶在身的丁岳兩人也是不能硬抗,只能尋找良機反擊。

「大神通者,歷經無數歲月,又豈是我等可以隨便解決的。」

藥師佛反而看的很淡然,如果對方隨隨便便便讓他們幾人解決了,那才是笑話呢?

經歷過天地大劫,存活億萬載的大神通者,哪一個會是簡單人物?

「道友好好療傷,我來對付這個三屍化身!」

雲中子說了一句,一步跨出,接著大手一揮,數百件法寶飛起,一件接一件的轟向那位黑衣天雲道人,這如雨般的法寶實在有些震人心魄,讓對方頭疼不已,只能躲避。

而就在這時,遠處,還沒有退走的七八位修士身邊虛空一動,一道聲音傳了出來:「事已至此,你等先行退去。」

這道聲音有些空靈、清冷,讓人察覺不到來自何方。

(下周青牛會盡量一天兩更) 「是,老師。」

一位太乙金仙後期的修士頓時面色一動,對著虛空施了一禮,但又問道:「老師是否也將回山?」

「待貧道收回本座的靈寶再說。此地非久留之地,快離去吧!」

這些修士面色一頓,紛紛身動,化光遁走。

一道修長高大的身影從虛空中走了出來,不過少年模樣,淡淡藍色道袍在身,道骨仙風,目光清澈如水,看向場內。

「轟……」

場內,金橋劃過,轉眼間鎮住天雲道人片刻,隨後,不周印轟鳴一聲大響落下,頓時砸在天雲道人肩頭。

天雲道人面色一白,雖然他有至寶護身,但也是不由得身形一晃,差點跌倒,面色湧出一陣潮紅。

但天雲道人反應很快,當先大手一伸,一掌拍出,頓時把玄都**師打的吐血倒飛出去,連那金橋也是破碎開來。

到了此刻,誰也別想占誰的便宜。

接著一道黑光爆射而出,打在不周印之上,把不周印打的翻個幾個滾,倒飛了出去。

但光芒一閃,丁岳一步跨了過來,抓住了時機,大手一揮。

裂仙斬瞬息間發出,一道仙光如刀,直劈而下,在那寶圖還沒有恢復如初的當口,狠狠的在天雲道人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露出的傷口,一道鮮血頓時噴了出來,濺在了丁岳的道衣之上。

血花點點如花!

「滾!」

天雲道人大喝一聲,甩手一掌拍出,虛空破碎,頓時把丁岳拍飛,混沌仙光爆碎一片,張口吐了幾口鮮血。

「好,痛快!」

丁岳戰意盎然,目光透亮,身上仙光一閃,穩住傷勢,手一指,不周印又是飛起,狠狠砸下,絲毫不給天雲道人喘息之機。

同時,玄都**師也是回來,金橋破空,雖然只能定住天雲道人瞬息時刻,但對丁岳兩人也是難得可貴,創出很好的時機,讓丁岳兩人越來越掌握了主動。

「殺!」

淡然如玄都**師,也是血染道袍,目光精湛,大喝一聲,雙手一動,太清神雷道道如龍,連綿數百丈,雷光震世,纏向天雲道人。

天雲道人目光越發陰沉了,眼前兩個小輩的難纏程度超出了他的意料,竟然讓他都有些負傷了。

怒氣升騰,天雲道人心中壓抑不住的怒氣在翻滾,張口一聲長嘯,驚天動地,震動九天:「啊……」

他身形一轉,神光滔天,徹底暴走,看著丁岳目光狠厲至極,甩手寶圖飛起抵住了玄都**師,接著又一步跨出,靠了近前,法力狂暴,神光璀璨無比,一掌落下,虛空崩塌大片,捲起狂烈的風暴!

丁岳大喝,混沌仙光道道熾熱無比,目光堅定,迎難而上,一拳轟出,仙光爆裂,虛空都是晃動,出現了裂紋。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