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這,這價我不賺錢吶!」老李露出肉痛的表情,「兩千四成不成?」

「呵。」劉一守一笑,隨即站了起來,「如果是批發價的話,太貴了。」

「哎哎哎,兩千三成不成?」

老李攔住了他,面帶苦笑道,「一千八確實太低了。」

「兩千。」劉一守看了一眼桌上的盒子,這應該是這老李的底線了,「賣得好我還會再來的。」

「這……」老李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既然您是老袋兒介紹來了,權當交您這個朋友了!成交!」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此刻。

全場,都是回蕩著凄厲慘嚎聲。

蔣一南渾身顫抖,面色猙獰,鮮血淋漓…!!

痛…!!

痛到了極點!

他的眼前,都是一陣陣嗡鳴,眩暈…!!

眼睛都看不清東西了!

這,簡直…!!

他整個人,此刻都是怒火攻心,瘋狂慘嚎!

在這雙重的打擊之下,幾乎崩潰!

在場,所有蔣家的親戚賓客們,都是面色複雜難堪,一片慘白。

這……

新郎當眾,被人打成這副模樣…?

這簡直,就是張家的恥辱啊!

那兩個女孩,瘋狂扇著蔣一南的臉,清脆聲音,不斷響起!

這,簡直…

她們的眼中,都閃爍著微微淚花。

顯然,之前的情緒都是近乎崩潰了…!!

如今,才徹底釋放出來!

這個人渣…

就算死一千次,都不為過啊…!!

這兩個女孩的後半生,近乎…都給徹底毀了!

毀在了,蔣一南這個人渣手裡!

別看現在凄慘。

或許,過個七八年,又能重新翻身了…!!

想到這裡。

兩個女孩,都是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她們的心中,充斥著無盡的怨恨,以及後悔…!!

當初,就不該信這傢伙的花言巧語!

最終……才落了個這樣的下場。

他們的後半輩子,都徹底毀了…!!

徹底,沒希望了。

眼看著,兩個女孩都是停了下來。

四周下屬,立刻沖了過去,把蔣一南扶了起來…!!

「咳咳咳…」

蔣一南瘋狂咳嗽,眼神怨毒到了極點!

但,他卻是根本,不敢多說半個字啊…!!

這傢伙,就是個瘋子!

純粹的瘋子!

他,都不敢當面招惹了。

但此刻,蔣一南眼神怨毒,心中充斥著無盡的報復念頭…!!

他,要報復!!

等回頭。

找人,先查清這傢伙底細。

實在不行,就找道上的人,把他弄死算了…!!

一想到,自己這麼丟人的樣子。

蔣一南都是氣血翻湧,險些暈過去了…!!

而,就在這時。

秦蒼穹站在台上,掃了一眼被攙扶著起來,連站都站不穩了的蔣一南,淡淡吐出一句話。

「現在你可以滾了。」

蔣一南滿口是血,身軀被手下攙扶著,才能堪堪站穩身子。

他面色猙獰,聲音壓抑,「你,你給我等著…」

聽到蔣一南的威脅,秦蒼穹微微一愣,嘴角緩緩揚起一抹弧度,「是么?」

「巧了,我也不會放過你。」

秦蒼穹眼眸,微微一眯,「明天,我會讓你從公司辭職。」

而後,他衣袖大手一揮,「送客。」

一群迷彩戰士,疾步上前,手持槍械,直直鎖定,對準蔣一南,以及那群蔣家親戚朋友們。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幕低垂。

一聲梆子響, 一道悠遠長吟:“宵禁——”

百千坊市一一關上大門。

有人回到家中,燃起一點明火,點燃油燈, 也點燃三炷香。

散發着淡淡煙氣的香, 被插/入陳舊的香爐;嫋嫋青煙隔開了道君悲憫又遙遠的面容。

——願道君保佑……

無形的力量融進道道青煙, 散入無邊夜色中。

一滴如墨的陰影中, 有人擡起了頭。

“那是……”

謝蘊昭試圖找出剛纔那一縷奇異的違和感, 卻只看見滿眼星光,還有緩緩升起的月亮。

另一個人靠在牆上,輕輕喘着氣, 又擡手擦了把汗。

“你到底要去哪兒?”王和一邊擦汗,一邊抱怨, “你往下京區跑什麼?那裡除了小偷和刁民, 什麼都沒有。”

謝蘊昭回過頭, 看見王和蒼白的面容隱藏在黑暗裡,黑色的眼珠反而折射出兩點亮光。還骨碌碌轉, 像打什麼壞主意。

王和說:“你……”

“噓。”

謝蘊昭一手捂住他的嘴,自己也後退一步、緊貼在牆面。

稍後,一隊騎兵飛馳而過,手中用靈石晶礦碎末做成的燈散發着柔和的亮光,無懼地在夜風中招展, 也劃過了牆邊的陰影。

他們沒有發現陰影中藏着的人。

謝蘊昭鬆開手:“平京的官爺真是有錢哩, 連用來照明的燈都與衆不同。”

王和哼了一聲, 有些鄙夷:“那是靈石做的, 修仙界的好東西, 凡人的火焰哪裡比得上?”

“有錢了不起,能修仙了不起, 有錢又能修仙最了不起……是不是哩?”

王和覺得這話有些陰陽怪氣,但那人對他露出笑容,牙齒不黃不白、不太整齊也不太散亂,正是最常見的庶民的模樣。

“就這麼躲着巡夜的官爺走,很有趣味不是嘛?”那人語氣輕鬆,又透着點市井無賴的狡猾,“而且聽說,下京區有寶物哩。”

“寶物?什麼寶物,我怎麼不知道?”

王和緊跟上對方的步伐。因爲走得太快,他還是有點氣喘,但這點勞累抵不過他的好奇心,還有某些不爲外人所知的、充滿惡意的期待。

“你聽過下京區發生的滅門案嘛?前段時間才發生的慘案。”

“聽過,那又如何?死的不是什麼大人物。”

王和不以爲然地回答。

走在前頭的那人加快腳步:“據說,就是因爲那家人私藏了寶物,才引來賊人覬覦。我猜啊……今天白天不是滿城搜捕蝴蝶玉簡什麼的嗎?說不定就是那東西哩。”

“我們去瞧瞧熱鬧,夜探寶物。”

王和倏然一驚。蝴蝶玉簡?

他本能地開始爲兄長擔憂,思慮起蝴蝶玉簡的事。

那東西果真在下京區?

這半年裡他一直待在平京,自然知道家主謝彰對蝴蝶玉簡失竊一事有多震怒。

即便後來追查到了沈佛心,而沈佛心也已經被他們封印在平京大陣中央,淪爲大陣的燃料……可是,蝴蝶玉簡卻依舊沒能取回。

因爲沈佛心同樣利用因果願力,將蝴蝶玉簡封印在了城中的某個地方。

如果要取回蝴蝶玉簡,勢必會讓沈佛心脫困。沈佛心到底是沈家子,又有“國師”稱號,如果讓他掙脫大陣束縛、迴歸沈家,幾乎就等於謝家同沈家宣戰。

而世家的分裂又必然會阻礙兄長的大業——這是王和絕對不能忍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