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少爺,女傭在場,戴禮說的格外隱晦。

你我之間的必然 南初聽到祝林兩字,立刻明白裡面內容。

立刻一把就將兩份文件拿起,鬼鬼祟祟跑到三樓客房妥善放好。

一切結束,南初下樓去和戴禮說話。

「怎麼祝林,沒有親自送來?」

「說是有些事情需要調查,夫人不必掛心,祝林警衛跟在先生身邊時間很長,幾句責罵不會放在心上。」

賀冰然看著南初戴禮聊的起勁,心底像是貓抓一樣很癢。

昨天她就開始懷疑傅南初是只狐狸精,現在祝林送來文件,而且祝林剛剛去過T國。

賀冰然懷疑所謂文件可能就是T國邪術!

她的腦洞真的很多,這個想法冒出以後,賀冰然勢必是要去趟三樓仔細看看。

而現在就是最好時機。

賀冰然囑咐女傭幫她看著一樓情況,而她偷偷摸摸前往三樓。

身為琉璃別院總廚,經常要送食物前往客房,所以客房鑰匙換過以後,徐管家同樣交給賀冰然一把。

「咔擦。」

傅南初客房的門打開,賀冰然露出一抹笑意。

這個邪術,不能只有傅南初會,要是她能學會,同樣可以獲得先生寵愛。

「賀姨,這是打算要做什麼?」

賀冰然身後響起一道奶聲奶氣的童音,賀冰然嚇的渾身一顫,轉身看到陸儲暗暗定下心神。

「少爺,怎麼跟在我的身後一聲不響,差點就把我給嚇出毛病。」

「其實我是過來收拾收拾房間。」

「真的只是收拾房間?」

奶包雙手插在褲兜,做出一副老成模樣。

賀冰然點點頭,希望少爺能夠趕緊離開這裡。

「我可不信,我要問問南初阿姨,願不願意讓你收拾房間!」

奶包說著,慢悠悠轉身。

只是還沒走出兩步,奶包身體立刻就被賀冰然一把抓起。

「不要不要,千萬不要。」

「賀姨,即使我是只有五歲,但你不該拿我當做孩子看待。」

「現在放我下來。」

賀冰然看著奶包這張萌萌的臉,感覺一陣寒冷,最終只能乖乖聽話。

「現在你來說說,想對南初阿姨做些什麼,畢竟我也討厭南初阿姨,我們可以結為同盟。」奶包說著這話,眼睛亮閃閃的,似乎星星浮動。

賀冰然四處觀望,沒有發現閑逛女傭,這才貼在奶包耳邊,說出自己計劃。

「真是蠢貨,我看你是電視劇看多,才有這種想法。」

「果然女生都是奇怪生物!」

奶包單手按著額頭,感覺真傷腦筋。

如果想靠賀冰然趕走南初阿姨,根本就不可能。 車子大門直接“砰!”的一聲合上了,然後“咻”的一下繼續前進了起來,直到一串清脆幽靈的鈴聲再次叮咚叮咚的響了起來。

——“現在進入10秒倒計時,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

在倒數一的時候,公交車居然像火車進入鐵軌一樣穿入了一個隧道,高速前進了起來。

我去,感情這麼高科技嗎?還來一個十秒倒計時,是爲了幹嘛?

——“鬼夫先生,恭喜您已經進入地府境界。車長,老鬼將持續爲您導航。”

郝健心裏就更納悶兒了!

——“鬼夫先生,請您坐好扶牢。接下來即將穿過地道,特別晃盪,請不要慌張,如果發生眩暈,在您的左手邊,有方便快捷的塑料袋子,祝你使用愉快。”

納尼?晃盪?慌張?眩暈?熟料袋?

這一系列的詞郝健還來不及反應,公交車果然就噼裏啪啦了起來,還“咻”的一下,就猛的穿進了地道,黑隆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伸手不見五指。

郝健心裏莫名躥出了一股恐怖。我回到了地府?不會吧?

這時車廂裏的燈突然自己就亮了起來,還在瑟瑟寒風中忽閃忽閃了起來。你猜透過燈光他看到了什麼?

嚇!

如虎 郝健居然看到公交車反貼在地道的頂上倒掛着,在高速前進,堪稱秒速啊!

而且郝健的整個人都是倒掛着的,懸坐在位子上,雖然搖搖晃晃的,但是始終掉不下去。他有種在坐過山車的感覺,胃裏一陣發嘔,頭暈眼花起來。

隨着轟隆轟隆的響聲越厲害,郝健的頭暈目眩也更厲害,胃裏也翻江倒海起來,更加難受了。郝健才終於明白他說的塑料袋是什麼用處了。

混亂之中,郝健連忙抓起一個塑料袋就吐了出來,狂吐啊!吐得那才叫一個狼狽不堪。

慢慢的,公交車減速了下來。

——“尊敬的鬼夫先生,請您閉眼。現在要穿過岩漿,畫面有點驚悚,我勸您還是不要看了。再過十秒倒計時,就到達目的地了。祝您旅途愉快。”

媽的,這又是要搞什麼幺蛾子?

雖然很不情願,郝健還是閉上了眼睛。車子轟隆隆轟隆隆地又前進了,然後“咻…拉……!”的一下就停了下來,堪稱秒速。

——“現在進入停車10秒倒計時,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叮咚!

大門又自動打開了。

終於到了,嚇死哥哥我了。這地府的車果然不同凡響啊!

郝健連忙站起身,走到了車門前,當他擡腳準備下車的時候,耳邊兀地又傳來了那道低沉的聲音:“尊敬的鬼夫先生,離蓬萊鬼村最近的超市,也就是您的目的地已經到達。系統將自動扣除您的冥幣。”

叮咚!叮咚! 虹貓藍兔勇者歸來第二部 叮咚!

“扣冥幣?啥玩意兒?”郝健心想不好,還是先下車爲妙。

“叮!警報警報,冥幣扣除失敗,冥幣扣除失敗。”

結果,他剛要擡腳出門,就聽見他的身後傳來一串報警聲和噼裏啪啦的一陣叮咚叮咚的銅鈴響。郝健還在納悶這是怎麼回事?什麼扣除失敗?不是說好是免費的?

“嘭!”

門突然就自動關了起來,嚇得他連忙把腳給縮了回來,要是晚一秒,可能就被門給夾住了,估計腿都廢了。郝健頓時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心裏滿是怒火。

——“尊敬的鬼夫先生,請您檢查您的手機應用系統,冥幣扣除失敗,請您及時充值,否則,機長有權將您遣送回原地。”

“我操(cao),你們搞什麼搞?不是說好的免費的嗎?”情急之下,他衝着車頭的司機大吼了起來。

щшш ¤TTKΛN ¤C〇

“嘿嘿嘿,你說什麼?”

坐在車頭的司機,突然轉過頭來一臉奸笑,還衝着他不屑一顧道:“小子,沒有錢你還在這裏裝大爺,你裝什麼裝!你是不是想坐霸王車?”

“什麼霸王車?你們這是黑車嘛?不是說好的是免費的?”

郝健一氣之下踹了兩腳車門,車門卻紋絲不動,他腳尖還特別疼痛。

於是他忍不住發怒道:“騙子,我操(cao)你大爺。”

郝健情緒變得激動,可他的情緒比郝健還激動,揚起拳頭就向着郝健步步逼近,道:“小子,你有本事再跟我說一聲,試試!”

“嘿,我都跟你說了,我不是坐霸王車。”郝健無奈的聳了聳肩,他發現自己越反駁越顯得蒼白無力,不管自己說什麼,那人都不信。

“我上車之前,我的蘋果手機系統已經給我說了,我是首次乘坐你們地府的,直達公交車。所以,首次首日乘坐免費,ok?聽懂了嗎?大叔。”這絕對是郝健第一次說這麼多話。

郝健發現不管是在人間還是地獄,老年人都是特別的囉嗦!跟他們講道理都講不聽,真費勁。他也是個頑固的傢伙,郝健跟他講道理他不聽,反而越說他越急,一副想要過來和郝健單挑的樣子。

“笑話,我開車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跟我說手機系統會說話?你真是欺負我老鬼讀書少啊!想坐我的霸王車沒這麼容易,你也不四處打聽打聽,這方圓幾百裏,哪一個不知道我楊老鬼的厲害。”

“我管你什麼老鬼還是老頭,我說你這老頭兒怎麼一直聽不進人話呀!哥懶得跟你這沒文化沒素質的死老頭多費口舌。我就問一句話,你到底放不放我下車不放我可就報警了,你信不信?”

郝健也怒了,不過他還以爲自己是在陽間,以爲什麼事都可以找警察叔叔來解決,可是一轉眼纔想起這裏是陰曹地府!

“你倒是報個給我看啊?我來這裏上任好幾年了,也沒見閻王老爺派個人過來管事,報警?你有本事報,我老鬼今天就有本事揍你一頓。”

“你要揍我?還有沒有王法了!你信不信我現在就給那閻王老頭打個電話告你的狀,治你的罪?”郝健連忙掏出手機,威脅他道。

“你還是我頭一次遇見的這麼口出狂言還不要命的鬼,就連地府的霸王車也敢坐。看來老鬼我得好好替閻王老爺收拾收拾你這不要命的鬼小子!”

“你要幹什麼? 六界戰雲 難不成青天白日的,你還要打我不成?”郝健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我打的就是你,你個坐霸王車的渾小子,有種你別跑!”說罷,他就向着郝健怒氣衝衝的大步跨了過去。 第789章已經決定拋棄,不要回來撿

不過賀冰然給出情報,同樣引起奶包興趣。

祝林叔叔交給南初阿姨文件上面,究竟寫著什麼?

「賀姨,現在你就站在外面,替我望風,我去拿走文件。」

「少爺,你哪知道女生會把東西放在哪裡,還是不要搗亂,讓我去吧。」

賀冰然認定文件上面寫明如何施展狐媚法術,所以勢在必得。

「你們女生那點腦筋,無非就將文件藏在床頭櫃里,枕頭底下,床底,衣櫃棉衣,書籍夾層。」

賀冰然微微張開唇瓣,她的五個藏錢地點,居然通通都被少爺預測準確!

這樣一來,如果少爺想要偷她的錢,豈不是易如反掌!

好在少爺並不缺錢!

「賀姨,不要浪費時間,再不快點行動,南初阿姨馬上就要上來。」

「一旦南初阿姨上來,如果發現是我正在搜她房間,可能不會生氣,但是如果是你,估計你被扣上一個手腳不幹凈,說不定就要被趕出琉璃別院。」

陸儲思維能力一直都是滿分,短短兩句話,不得不逼迫賀冰然同意,由她守在門口,陸儲進入裡面搜查。

進入南初阿姨房間,奶包沿著剛才所說方向開始尋找。

但是沒有,沒有,沒有,每個地方通通找遍,根本沒有找到什麼可疑文件。

奶包累的半嗆,果然南初阿姨就是與眾不同。

累的坐在沙發,奶包翹著一雙短腿,仔細思考這裡還有什麼地方可以藏東西。

結果因為短腿一伸,碰到茶几上面兩份文件。

什麼!

這種私密文件,她就放在茶几!

奶包氣的想要兩眼發白。

不過想想也能理解,這裡可是琉璃別院,無人能從琉璃別院盜取文件,除非家賊作祟!

奶包嘴角露出一個笑容,像極小小惡魔,一點一點打開文件。

第一份文件,這是結婚證書。

結婚證書上面一個是他爸爸,一個則是南初阿姨!

什麼情況,他們已經結婚?

奶包心中有些悶悶不樂,這麼重要的事,怎麼都不告訴自己?

難道自己在他們心中根本就不重要?

只是等他看到結婚日期,奶包心中開始充滿不解,結婚日期居然是在五年以前。

帶著不解奶包打開另外一份文件。

這是一份親子鑒定,很多專業名詞,奶包不能理解,但是姓名他能看懂。

這是他和南初阿姨做的親子鑒定,親子鑒定上面顯示結果,母子關係百分之九十九。

奶包嚇的坐在沙發,久久不能回神。

南初阿姨就是他的媽媽,消失四年一次都沒看過他的媽媽!

一直以來,南初阿姨都說沒有錦都記憶,奶包也就相信,南初阿姨只是長的有些像他媽媽,但是現在證據已經赤/裸/裸擺在他的面前。

果然他的年紀還小,真是容易遭到欺騙!

所以南初阿姨不斷討好自己,只是想要彌補過去四年陪伴?

如果真是這樣,奶包覺得荒謬,有些時光錯過就是錯過,光靠補償根本不夠!

「少爺,少爺,傅南初馬上就到三樓!」

賀冰然不斷敲門提醒。

就在傅南初抵達三樓時,奶包終於整理乾淨房間布局,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走出房間。

「你們兩人在我房間門口,做些什麼?」南初不解詢問起來,她的房間門口似乎並沒什麼好玩的吧。

「我們……我們……」賀冰然心理素質真是不高,她被南初一問,心虛直冒冷汗。

「我們在玩捉迷藏,整個琉璃別院都是我的,什麼地方我都能夠進來。」

「倒是南初阿姨,就該有些骨氣,已經決定拋棄的,不要回來撿。」

奶包說完這話,頭也不回,朝著外面走去。

南初一臉懵逼,試試轉動門把,發現門還鎖著,奶包不可能進去。

而且屋內環境整潔,文件依舊如同剛才一樣擺放,不像被人翻看。

其實奶包一直都很討厭自己,偶然說些奇怪的話也沒什麼。

賀冰然一路追著奶包,來到二樓,將他攔住。

「少爺,我的寶貝少爺,到底有沒有找到文件?」

「我想少爺這麼聰明,一定已經找到,文件上面究竟說些什麼內容?」賀冰然充滿好奇詢問。

「你很煩躁,吵得頭痛,這才幾分鐘的時間,我是神童,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能找到文件!」

「賀冰然,你也只是總廚,不是我爸,可以命令我去做事!」

「我警告你,不要去打兩份文件主意,不然不說我爸,我先把你滅口!」

奶包說完,冷著張臉,跑進房間,狠狠關上房門。

自從這天以後,南初與奶包之間關係更加緊張。

奶包經常莫名其妙會找南初麻煩,故意言語犀利指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