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挺不要臉的,說我不認她這個徒弟,她也要死皮賴臉地認我這個師父,如今你讓我為了整個宸昕王朝的殘存苟活,讓她靈魂消失,我還真做不出來。

我鬼見愁向來只要自己人過得好就成,從不在乎那些什麼蒼生大義,既然是找復活她的方式,那我鬼域城的也會極力尋找,希望在她消失前能找到。

如今,我認為該把她帶回鬼域城了,而你則不要跟著了,這是保護她的唯一方式,也是保護你的方式,你還真死不得!」

向來對武林盟的事,他們鬼域城一點都不感興趣,這次讓人帶來無數鬼域城的人,也不怕暴露鬼域城的真正實力,包括四喜產業,就是為了能保她周全回到鬼域城。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只要能回到鬼域城,就連軒轅昊知道鬼域城的位置,要硬闖鬼域城也不可能,何況其他人。

軒轅昊沉思,讓她去鬼域城,也是唯一能保她的方式了。

即便他再捨不得,也要放手讓她去最安全的地方,他也好盡全力去尋找復活她的方式。

如今知道巫冢宮的宮主就是洛皇后,抓走陽男陰女的幕後黑手就是洛皇后,她的目的一定是同復活司徒凝香一樣,都是為了復活她族人,那麼他一定要阻止。

否則,等洛皇后將她的族人復活,那宸昕王朝便會再次受到六十年前的再難,更多的人成為巫冢宮的傀儡,到時候,人人自危,人人惶恐,戰亂不斷,這如今的太平便也不復存在。

只有樂小米安全了,他才能放心地帶著人去產出這個巫冢宮。

如今,冥糖果和風裡劍已經找到了四個巫冢宮的分部,都是在地下地宮,但實力有沒有羅沙嶺的強。

皇城,冥糖果兩人這次去,也只是找到個小分部實力,依舊沒有找到巫冢宮的本部。

他得親自去尋找,而且得儘快找到!


這些毒傀儡,如果大批的在人群中釋放毒氣,宸昕王朝的子民,也遭受不了幾次摧殘。

「什麼時候走?」軒轅昊看向鬼見愁。

「烈陽城外面已經被皇后的人圍得個水泄不通,如今各門各派又要討伐鬼域城,要想暗中離開是不可能了,所以只有殺出去。

過兩天等武林大會一結束,立即啟程離開,能儘快走,就儘快走,先將人送去鬼域城,除去鬼域城的叛徒,也好一心對付這老妖婆。」鬼見愁眼裡出現嗜血的殺意。

「好,我會極力護你們離開!」軒轅昊情緒低沉點頭。

「恩,能在國師身上找突破口,那便省事很多。雖然那老禿驢當了皇帝的家僧,我看不起,時常顧慮到朝廷的利益,很多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人惱氣。

但他也是個心懷天下的人,如果知道洛皇后的真面目,相信他會站在蒼生這一邊。你自己靜靜吧,我回去睡覺了。」鬼見愁說完揮揮手,準備走。

「你真不準備認你女兒?」軒轅昊挑眉問。

鬼見愁神體微僵,隨後苦笑道:「要是依米知道我對她娘做的事,說不一定會看不起我,或者怨我,這樣挺好的。」


「可如今離不開,武林大會這一天,鬼焚天和鬼九璇不會放過揭露她身份的機會,到時候她也會知道!」

「我不會給鬼焚天和鬼九璇這個機會!」鬼見愁陰狠地說完就消失了。

軒轅昊看著人消失的方向,看樣子,鬼見愁為了保護他女兒外孫,要對焚天宮和鬼九璇下狠手了!

也只有在面對自己要保護的人面前,人才無所畏懼,無所顧慮!

輕吐了口氣,背靠在樹上,軒轅昊情緒低迷,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四處打聽借屍還魂的方式,但是都沒什麼進展。

國師應該知道能復活她的方式,可這事卻帶著風險,他莫名地害怕賭輸了失去她。

這一刻,他特別想見她,卻又特別不希望打雷,至少用夏可欣的身體,能暫時庇護她安全。

之前本決定在武林大會之前帶著她離開,可如今皇后調集了大量的人馬圍堵在列陽城外面,水泄不通。

如今鬼域城與武林盟的誤會還沒有解除,如果現在帶著人衝出去,會引發各大門派合力對付鬼域城,到時候,也只是徒增殺戮,武林內亂,讓洛皇后坐享其成。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武林大會召開這一天,除了各門各派,還聚集了無數江湖人士在武林盟廣場里,可謂是人山人海,熱鬧非凡!

除了有實力的幾個大派想要爭奪武林盟主的位置,其它的更多是來看熱鬧的,看武林盟與鬼域城激戰的熱鬧。

武林盟是由十五個武林名門正派組成,因為白醉天昏迷兩年的傳言,這十五個門派都相繼在五天前就全部到達了武林盟。

往屆,武林盟主大選,其它邪門左派都未曾出席觀戰,而今年,連血冥教這樣人人想誅之的邪派都到場觀看了。

大圓形會場,中間是比武擂台,四周是觀眾席,如今除了鬼域城,焚天宮的位置上虛無一人,其它都坐滿了人。

還有一個位置也是空的,便是主場主位上,武林盟主的位置!

空空的幾個位置,便也是今天的懸念,也是吸引如此多江湖兒女不遠千里趕來的原因。

有人嘲諷鬼域城的人心虛不敢出面,有人義憤填膺地要給鬼域城好看,也有人擔心白醉天是否真的是昏迷不醒,無法出席。

副盟主彭明陽,白家兄弟白青松、白星豪,還有白燦天出現在擂台上,嘈雜聲音靜了瞬間,隨後都追問武林盟主白醉天的身影在哪兒。

「各位前輩放心,家父找已經傳信來,今天一定會到。」白燦天恭敬抱拳,面帶笑意道。

他是真的很開心,父親在生死邊緣徘徊了兩年,如今已經無恙了,這場武林浩劫也會化解,他能不開心?

「那人呢?怎麼還不見盟主出來主持大會?」青華宮的人出聲質問。

「就是,白盟主不坐鎮武林盟,卻突然去歷練,實為怪異,不符合白盟主的作風,燦天,你給我說句實話,你父親到底是怎麼回事?」蒼華宮宮主葉韜追問。

「葉伯,江湖上傳聞鬼域城城主鬼見愁打傷我父親,讓我父親昏死兩年的事,純粹是子虛烏有。

如果真是如此,身為兒子,我定會第一個站出來替我父親報仇!家父確實去歷練,還請各位世伯稍安勿躁,今天如此重要的日子,我父親定會及時回來的。」

葉韜與白醉天關係不錯,對白家很是熟絡,也算是看著白燦天長大的,對他性子也算了解,聽他這樣說,倒是信了些。

不過,因為來武林盟已經十多天了,一直都不見白醉天的身影,而外面的謠言又傳得有理有據,著實讓人不好判斷是真假,才有些急。

「還有一刻鐘武林大會才正式開始,白盟主是個守時的人,定會按時出現!」副盟主彭明陽也抱拳朝朝眾人笑道。

「那我們就再等一刻鐘,如果一刻鐘盟主沒出現,而鬼見愁真傷了白盟主,你們如此隱瞞,到時候看你們如何向武林交代!」烈火門的門主說道,畢竟是副盟主出聲,各大門派都得賣他一個人情。

「好!如果一刻鐘后我父親沒出現,我會代替我父親給各位前輩謝罪!」白燦天凌然抱拳道。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白青松將白燦天拉去角落裡小聲問:「燦天,三弟真的能出現嗎?他武功有沒有恢復?」

「大伯放心,爹爹武功在五公子,依米,軒轅大將軍的幫助下,基本恢復了,如今的身體就是有一點虛弱,其他都完全好了。」白燦天高興地小聲說。

白青松放心了很多,這樣就好。

白安然帶著夏可欣和柳清月一干人等在能看到武林盟會場的閣樓上,由五公子風千年,風裡刀風淺笑四人負責保護夏可欣母子的安全,軒轅昊,鬼見愁,風千樺等人在兩天前就出去了,到現在未曾回來。

而白醉天便在閣樓內間葯浴,他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一會兒還要出場,最後還要與擂台勝出的人打擂台,樂小米便讓白醉天在出席錢都泡在葯浴里,幫助他身體氣血的流暢,到時候出席也不會讓人看出他有虛弱之感。

大家焦急地等待這一刻鐘后的時間,而會場上各大門派除了鬼域城和焚天宮,武林盟主白醉天,全部都到齊了。

鬼域城武器分部天宮門,是以掌門人妻子飛刀仙子為首,也就是鬼見愁的三徒弟風千易帶領天宮門的弟子來參加武林大會,而風千樺卻不見蹤跡,向來形影不離的神仙眷侶,如今只出席了一位,倒是讓許多人差異后猜測天宮門掌門人鬼一刀為何沒有出席。

而其他掌管四喜生意的人,便以『四喜門』的身份出現,一身紅衣的九公子風裡劍,八公子風裡兵,六小姐風裡雪,四公子風千誠等為代表出現。

在江湖上,『四喜門』也跟鬼域城的位置一樣很神秘,產業涉及行業很大,財富也是大得驚人,敢破壞四喜生意的人,都會被暗中處理。

其實四喜從來沒有以神秘門派形式出現過,但是江湖和朝廷都不由地給四喜附加了個門派,叫四喜門。

真要算起來,四喜也就是鬼域城賺錢養家的經濟部門,而天宮門便是鬼域城的武器部門,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四喜是鬼見愁在遇見夏可欣母親白雪雲之前創辦的,是在鬼焚天和鬼九璇離開了鬼域城后,鬼見愁將四喜全部交給他幾個徒弟掌管,鬼域城的高層才知道,所以,焚天宮的人都不知道四喜其實就是鬼域城的經濟部門。

而天宮門也是如此,樹大招風,鬼域城存在千年,對鬼域城虎視眈眈的人不計其數。

在鬼域城各大長老的協商后,便由風千樺夫妻創立了天宮門,將鬼域城的實力暗中逐一壯大,給鬼域城的人更多的安穩保障。

即便大長老與焚天宮合作,為了私慾,也沒有將四喜和天宮門的事泄露出去,就怕成功奪取鬼域城城主位置后,鬼焚天會刮分他四喜和天宮門。

這兩個部門,一個是兵器部,一個是經濟部,都是鬼域城地位的保障,缺一不可!

因為查不出四喜背後的人是誰,太過神秘,神秘的東西都會附加上幻想的成分,所以四喜門一直比鬼域城還要神秘,沒人敢輕易去招惹。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往年武林大會,四喜門都沒人出現,今天破天荒的出現,而且一出現還是傳聞中的四喜幾個重要級別的人物,讓武林中各大門派都嘩然。

大家都在猜四喜的這些公子小姐其實就是四喜門掌門人的子女,因為各個都統管四喜一領域,如今一下就出現這麼多人在武林大會上,著實讓人震驚。

今年的武林大會倒是比往屆更叫人耐人尋味!

風千年還給夏可欣指了指一個方位,說是剎星盟的人,而坐在主位上的便是現在剎星盟的盟主,也就是當年的德妃——秦素音。

夏可欣看去,是個看起來二十四五歲的女人,保養很好,儀態自然冷艷高貴。

司徒傲已經二十歲了,這德妃……不,這秦盟主起碼也是四十好幾的樣子才對,可看起來還如此的年輕美艷。

如果不是知道她就是司徒傲的母親,還真是看不出她實際年紀。

就是這個女人,她曾經素未蒙面的婆婆,居然對她下了弒殺令,差點讓她成為刀下亡魂。

她本來還挺同情這個女人的,卻是個為私慾,手段很辣,心腸歹毒的女人,她現在是一點不喜歡這人,誰喜歡要殺自己的人呢?

秦素音身邊坐著個神情有些焦慮,坐立不安的暗黑色華服的男人——司徒傲!

別人不知道他的王爺身份,但樂小米會透視,一眼就認出了偽裝后的司徒傲。


司徒傲坐在煞星盟盟主的身邊,一看就明了他如今在煞星盟的地位,少盟主!

樂小米告訴她司徒傲的存在,夏可欣只是冷笑了一下,並沒過多眼神的關注。

如果之前對司徒傲是漠然,如今因為差點死在了他母親的手裡,連帶著看著司徒傲,心裡也是一股怒火出現。

「左斜方便是魔決宮,中間那位便是魔決宮公主宮東洪,他左手邊的是他大兒子,宮冰晨,右手邊的便是他二兒子宮冰夜,身後那位是他小女兒宮冰月。」風千年給夏可欣介紹。


夏可欣看去,宮冰夜依舊一身白色華服,神情似笑非笑,明明穿得如謫仙,但閃上散發的氣息卻有些邪魅。

而中間主位上的魔決宮宮主宮東洪,四十多歲的樣子,眉宇間有幾分戾氣之色,或許是因為走火入魔才剛好不久,神情難掩不耐和疲倦。

而左手邊,便是被宮東洪走火入魔砍掉一條手臂的宮冰晨,相對於宮冰夜的邪魅,宮冰晨要沉穩厚實些,國字臉上,還有幾分正氣凌然之色。

而他們身後坐著個一身水藍色的少女,十四五歲,光彩照人,嬌俏可愛,卻不顯得小家子氣。

倒是沒想到宮冰夜的妹妹如此可人!

夏可欣看了眼與柳清月聊天的白安然,低聲問風千年:「五哥,紫霞山莊和凌霄山莊的人有沒有來觀看?」

「恩!」風千年指著遠處的地方,「那裡,左邊便是第一大山莊凌霄山莊,右邊便是第二大山莊紫霞山莊。

兩個山莊都只是派個少莊主來觀戰,特別是紫霞山莊,因為娶了的是皇室公主,是皇室女婿,這江湖和朝廷的事,他們都儘可能地不過問,以免引火上身。」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夏可欣看去,因為遠了,視線看不清凌霄山莊的少莊主蕭赫容貌,隱約能看到他身邊坐著個一身粉色衣衫的女子。

至於紫霞山莊,因為涉及到二愣身份,她才好奇。

紫霞山莊的少莊主娶的就是陳貴妃的女兒,沉香公主,也就是與二愣這個皇子身份調換的女子。

這樣看去,並沒有看到紫霞山莊有女子身影,沉香公主應該是沒有來,真想見見這個女子。

樂小米用意眼環視整個會場,除了看到易容隱藏在人群中的落華生,還看到個熟人,血冥教的赤練仙子!

看她一生紅衣,面帶紅紗冷傲地坐在血冥教主位上,看樣子是代表血冥教而來的。

她身後同樣坐著五個打扮怪異的護法,各個看起來都很不好惹的樣子,小孩兒看著他們總有種會被嚇哭的感覺。

血冥教在江湖的名聲一點也不好,他們的出場,讓那些名門正派一副見到殺父仇人一樣,各個眼色都噴著濃濃的火焰,像是要衝上去砍幾刀泄憤。

往屆的武林大會,血冥教是邪教,未曾出席過,今年不知為何,居然破天荒地出席了。

風千年看了看帶著面紗的赤練仙子,將一瓶葯遞給夏可欣,「小米兒,這個藥瓶,抽空的時候暗中交給赤練仙子。聽聞你跟她還挺聊得來的,如果你給她這葯,說不一定,你們的關係會更進一步。」

夏可欣快哭死了,跟赤練仙子聊得來的是樂小米,又不是她啊!

「五哥,我真跟她聊不來!還有,你這是什麼葯,總覺得不安全!」夏可欣戒備地看著風千年手裡的黑色瓶子。

「五哥我會害你嗎?」風千年挑眉,不滿地瞪著她:「這葯對清除她體內的反噬毒素很有效果,吃下,再運功調息一晚上,她臉上的血絲就會消除三成,堅持幾次,她又可以恢復往日的容貌了。」

夏可欣還是很戒備地看著風千年,「五哥,這真的是好事?那你怎麼不去給她?還有,你為什麼這麼關心她?好像很有秘密!」

「她戒備心很重,到時候讓大將軍陪你去,你們拿給她,相信她會用的。」

風千年探頭在她耳邊小聲說:「她在魔鬼林里練毒時,我和你九哥無意中闖入,她感覺到危險就強行收功導致被毒反噬,這些年她可是一隻在大肆地尋找當年害她不淺的人,想要大卸八塊呢。」

「她不知道你們?」

夏可欣錯愕,原來害這個美女毀容的罪魁禍首就在她身邊啊?

「不知道,要不然就她那凶暴的性子,我和你九哥還真沒安生日可過。當年她在魔鬼林練毒,而我帶著九弟去找一樣特殊的藥材,正好撞見,隨後我倆就快速地溜了。


這葯也研製出來兩年了,但一直沒機會給她,要是讓她知道是我們害她毀容幾年,她非天涯海角追殺我們不可,我們也不是怕她,就是嫌麻煩。

正好,她對大將軍貌似挺恭敬的,你們也聊得來,你就去給她,也是給你拉關係。」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夏可欣唏噓地看著他,沒想到這兩人居然誤打誤撞地毀了人家的如花似玉的容貌。

聽大將軍說,這赤練仙子不單單容貌被毀,月圓之夜,也是毒反噬讓她痛不欲生之時,所以才迫切地想解毒,才冒險地去偷宮冰夜的秘訣。

「還有,小米兒,江湖上,沒有所謂的正與邪,看似邪惡的人,其實也有他做事的風格和原則,那些所謂的正人君子,背地裡也不知道幹了多少齷齪事。

我們這次要想安全離開烈陽城,還得讓這小毒女也幫我們打大頭陣,她那些毒物,真心讓人頭疼,拿著!」風千年看了眼赤練仙子,把藥瓶塞在夏可欣手裡。

樂小米輕笑,「依米,你五哥好腹黑,明明是他對不起人家,現在讓你去把葯給給人家,還要人家姑娘欠你們人情,到時候還得來幫你們殺敵,真不是一般的會算計。」

夏可欣握著手裡的藥瓶,也十分贊同,難怪之前風裡劍提醒她別被五哥外表騙了,要不然,哪天被整了都不知道。

「這葯能不能也解月圓之夜,毒反噬的痛苦?」夏可欣翻看著手裡的藥瓶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