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謀 ,那就是武易他們三個是和自己同方向出發,在一個分叉處分開的,按理說兩隊的人是不可能相遇的,

而且站在不遠處的擎攝夢在看到自己三人之後並沒有驚訝的表情,看那樣子早就知道自己會經過這裡一樣的淡定,

由於長久以來戰鬥的經驗,楚凌飛感覺擎攝夢站在這裡絕對不是表面那麼簡單的,而且自己心裡隱約有種怪怪的感覺,雖然說不出來,但楚凌飛第一時間保持最大限度的警惕,

旋即楚凌飛開口問道:「攝夢大哥,他們人呢,怎麼就你自己啊,」

「他們…他們在那邊查看到了可疑的跡象,叫我到這裡來找你們,」擎攝夢站在不遠處開口回答道,但楚凌飛卻感覺擎攝夢說話時如此的生硬,好像身體被人控制了一樣,難道這血神泯滅之地中有著如此之多的靈魂存在,擎攝夢也步了自己的後塵,被其他人給奪舍了,

這一句話說出來之後,楚凌飛的疑心更重了,擎攝夢這話說的完全不符合自己剛開始說的規定啊,當時大家分開的時候自己明明已經說清楚了,在發現可以痕迹之後還以原來的方式通知彼此,而且那方式擎攝夢和毒玫瑰是不知道的,那就是不要命的大聲吼,他們也完全沒有必要特意派一個原本就有傷在身的擎攝夢來通知自己啊,

一系列的猜測在楚凌飛腦海之中不斷飄過,最終楚凌飛確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眼前的擎攝夢絕對被人給控制了,或者他和毒玫瑰早就存在異心,想要霸佔公輸家的不傳秘術,

但這麼長時間接觸以來,楚凌飛也看清了兩人的真面目,他們兩個都不是那種背信棄義之輩,更不可能為了一些私利去謀害自己的朋友啊,

所以,擎攝夢絕對被人給控制了,

「攝夢大哥,那他們怎麼派你自己過來了,這裡這麼危險,」雖然楚凌飛已經猜出了眼前這個人有詐,但他還是不動聲色的像是和老朋友聊天一樣說著話,

「他們兩個在忙各自的事情,我又幫不上什麼忙,就派我過來了,先別說了,快點跟我過去吧,」看到楚凌飛並沒有查探出自己的真實面目,他說著話就朝楚凌飛走了過去,

而且很自然的搭在了楚凌飛的肩膀之上,完全一副老熟人的樣子,但是,擎攝夢可從來沒有搭過楚凌飛的肩膀,首先他們年齡就有差距,他不可能和楚凌飛這些年輕人廝混在一起的,

楚凌飛還是保持著淡定,反手也搭在了擎攝夢的肩膀之上,開口問道:「攝夢大哥,你的傷恢復的不錯嘛,現在不用別人扶都能自己走路了,」


跟在兩人後面的蒼穆也看出了楚凌飛行為的怪異,楚凌飛和擎攝夢確實沒有熟到勾肩搭背的地步啊,但現在兩人看起來竟然是如此的熟絡,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大在逢場作戲,這個擎攝夢可能不是本人,

雖然他也看出來了,但向來機敏的他依舊不動聲色,認真傾聽著楚凌飛和擎攝夢之間的談話,同時手裡已經捏了一個法訣,希望關鍵時刻能夠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不然楚凌飛太被動,

當聽到他們之間的談話的時候,蒼穆就知道楚凌飛在試探他,隨即蒼穆慢慢靠近了憐兒,對其做了一個眼神,將其護在身後,

「呵…呵呵,這點小傷我還是能夠適應的,現在走路已經沒有大礙了,不過還是有點問題的,」被楚凌飛搭著肩膀的擎攝夢沒想到楚凌飛一上來就問自己這樣的問題,遲疑了一下之後竟然豁達的說道,而且他已經暴露了,擎攝夢話不多,平時基本不說話的,而現在卻如滔滔江水一樣說個不停,

「哎,都是我不好啊,當時沒有保護好她,還煩勞攝夢大哥出手搭救,才受了這傷,」楚凌飛偏了一下頭,朝擎攝夢示意了一下紅桃夭,

擎攝夢大笑著說:「兄弟說的哪裡的話,我出手那是應該的呀,」

站在身後的蒼穆已經快忍不住了,這控制擎攝夢的人是不是腦子秀逗了,把擎攝夢的身份完全搞錯了,竟然和楚凌飛開始稱兄道弟起來,

而且楚凌飛已經把他不是本人的事實給完全摸透了,用不了多久楚凌飛就會動手,到時候就會揭開這個傢伙的真面目的,

站在楚凌飛肩膀之上的虛現在已經樂的不行了,楚凌飛心裡想的他全都知道了,看到楚凌飛像一個小白一般和擎攝夢說話,虛相當的無語,這楚凌飛太無恥了,把人家騙的快找不到北了,

兩人正說著話呢,楚凌飛原本搭在擎攝夢肩膀上的手突然聚力,朝著他的喉嚨猛抓下去,想要再第一時間將其止住,然後再說是否被控制的問道,

但楚凌飛還是高看了自己的演技,在他身體之中魔力突然轉變的時候,和他緊挨著的擎攝夢就已經感覺到了,忽的一聲朝前面快速飛去,緊接著又避開了身後武易發出的偷襲,

他落地之後,一臉嘲笑的看著楚凌飛,不可一世的說道:「我還是小瞧你了,沒想到你到是蠻機敏的嘛,原本我還沒有機會的,但現在你們都分開了,倒是省去了我不少的力氣,」

「你到底是誰,」楚凌飛已經把風暴之鐮拿了出來,手臂前伸,指著他問道,

但那傢伙根本沒有理會楚凌飛,繼續說道:「雖然你能夠識破我是假的,但以我對你們的了解,其他幾個小隊可不見得有你這般的分析能力,到時候你們一個也別想從這裡出去,」

現在楚凌飛終於忍不下去了,這種類似的情況不止發生在自己這裡,同是也發生在了所有小隊身上,楚凌飛現在很急切的想要把這個傢伙給解決掉,儘快趕到其他人那裡去救援,

看到楚凌飛渾身浴火朝自己飛來,那傢伙也不再偽裝,將擎攝夢的外表給拋棄了,露出了他的真身,一眼看去,那傢伙就像是一個樹人一樣,渾身被綠色的藤蔓給纏繞著,若是把他放在樹叢里絕對很難發現的,

楚凌飛身在半空中,就要落下的時候,那傢伙的手臂之上瞬間飛出了無數的藤蔓,如同無數的毒蛇一般向楚凌飛纏繞而來,

風暴之鐮上下飛舞,附著在其上的逆天魔焰漫天紛飛,把迎面而來密密麻麻的藤蔓紛紛**,化作一塊塊的落在地上,上面附著的魔焰還在燃燒,

雖然這一攻勢沒有對楚凌飛造成任何傷害,但還是延緩了楚凌飛的速度,在楚凌飛抬眼往前看去的時候,那傢伙竟然消失了,就這樣毫無徵兆的在自己眼前消失了,

「低頭,」武易大喊一聲提醒楚凌飛,直接將又一次聚力之後捏在手中的法訣扔了出去,大片的水箭朝著楚凌飛身後的枝幹射去,

那傢伙本來還想偷襲楚凌飛的,剛剛從樹榦中冒出頭的他被武易一連串的水箭給逼退回了樹木之內,

剛才自己落地的地方原本是空地的,但被藤蔓一逼,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來到了一根枝幹旁邊,而這時候那傢伙也很神秘的消失掉了,身在遠處的蒼穆卻清晰的感覺到了那一絲能量的波動,而且還看到了從楚凌飛身旁枝幹之中出現的真身,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對於這種東西能夠不受任何限制的在樹木之中轉移,楚凌飛從來沒有聽說過,傳音給虛問道,

「這應該是樹精,一棵大樹年份長久之後會慢慢衍生出精怪之物,能夠隨意控制四周的植物,但這巨大的古樹不會誕生樹精的,因為它已經把自己的靈魂給了精靈一族,這應該是四周的一個小傢伙兒而已,」虛也學會了分析,從剛開始的技能到現在能在樹木之中肆意穿梭不受阻攔,他也猜到了這傢伙的真實面目,

「那怎麼對付他呢,」

「小心腳下,」楚凌飛正在問他解決之法的時候,虛傳音警告他,因為楚凌飛他們本來就站住古樹之上,而這樹精可以在沒有靈魂的古樹之中隨便移動,

雙腳用力,楚凌飛瞬間離開了原地,而自己原先站的地方出現了很多鋒利的地刺,

看到楚凌飛暫時又逃過一劫,虛解釋道:「這傢伙怕火,在某個地方一定存在樹精的精華,只要將其灼燒,就能完全限制住他行動,甚至將其吞噬,這東西可是不可多得的大補之物啊,」

幸虧這什麼樹精沒有多大的威脅度,只不過來無影去無蹤的相當煩人,不然他剛開始也不會變換出楚凌飛同伴的模樣來欺騙他了,

被樹精纏了半天,楚凌飛感到很慶幸,這傢伙一定是感覺到這三人之中楚凌飛的修為最高,所有的攻擊全部朝著楚凌飛去的,並沒有針對楚凌飛的軟肋,,憐兒出手,不然的話即使挖個坑楚凌飛也得去跳,

楚凌飛這邊被樹精纏鬥,兩者你來我往打的好不熱鬧,其他兩隊那裡也都遇到了相同的情景,並且妖刀他們那一隊已經出現了傷者,

當時樹精是變的楚凌飛的樣子出現的,金童沒有懷疑就沖了過去,結果直接被樹精的尖刺刺穿了肩胛骨和右胸, 「這些都是我的東西,你們一個也休想拿走,」雖然楚凌飛暫時化解了樹精一系列的攻擊,但這傢伙依舊很囂張,也不知道他到底有著什麼依仗,

「這不是你的,你只是一個天生地養的精靈而已,而這古樹中所有的東西都是人類文明的結晶,我們必須要拿走,」楚凌飛並沒有做任何的讓步,這傢伙剛開始不好好說,先對自己進行欺騙,接下來再進攻自己,現在發現打不過了又信口雌黃的說道理,門兒都沒有,

「那就沒得說了,你們就準備面對大自然對你們的懲罰吧,」樹精仰天長吼一聲之後又一次消失了,緊接著楚凌飛就感覺到周圍的一切都變了,

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周圍的自然元素在不斷聚集,

轟~

正在楚凌飛專心感受的時候,四周粗壯的枝幹彷彿活了一般,一起向他們三人聚攏而來,在他們眼中,古樹這些枝幹彷彿具備了生命,竟然能夠在其主幹之上移動,

「這是樹精的天賦神通,他能夠自主控制四周沒有靈魂的所有植物,你要小心了,這傢伙比我想象的更難對付,」虛站在楚凌飛肩頭看著四周謹慎的傳音道,

「憐兒,想不想像你看到的那位姐姐一樣勇敢呀,」看到所有的枝幹全部朝這裡靠攏,楚凌飛回頭笑著說道,

「想呀!」一聽要像那個姐姐一樣,憐兒小臉激動的通紅,一個勁兒的點著頭回答道,

「那好,我和你蒼穆哥哥將這個傢伙給牽制住,你在這附近尋找一個發著熒光綠的圓球狀物體好吧,」楚凌飛解釋著說道,

「恩,」看到楚凌飛的笑,憐兒心裡非常踏實,她並不了解現在情況的特殊性,

楚凌飛這樣做不是放心讓憐兒自己去,主要是這樹精很自大,他看憐兒修為低微就絲毫沒把她放在眼中,所有進攻的矛頭全部指向了楚凌飛和蒼穆,所以楚凌飛才出此下策讓憐兒獨自去尋找,

按照虛的解釋,這樹精雖然能夠在自然能量的幫助之下分身四處,但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同是也將自己的核心給分裂了,而且他的一個分身在自己這裡,這附近就一定有著一個分裂出來的核心,只要將其找出來,楚凌飛有自信憑藉自己的魔焰將其灼燒個乾淨,

但是在憐兒剛剛走出幾步之後,樹精又一次出現在了在憐兒前進的路上,他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情緒,毫不留情的甩出很多的樹藤想要將憐兒給捆綁住,

楚凌飛這邊剛剛將第一批來勢洶洶聚攏過來的活動枝幹給清除掉,急忙奔向憐兒,

憐兒從來沒有真正和敵人戰鬥過,看到樹精毫不留情的出手,一時間慌了手腳,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楚凌飛高大的身影擋在了她的身前,

噗~

風暴之鐮在楚凌飛手中揮舞的如同旋風輪一般,將四面八方奔襲而來的樹藤紛紛斬斷,現在他了解了樹精的弱點,在所有攻擊手段之中全部附著了魔焰的灼燒屬性,在對付樹精的時候強悍如斯,無往不利,



看到楚凌飛的支援,樹精一擊打出之後沒有絲毫的猶豫,又一次消失了,他知道自己在面對楚凌飛火屬性的灼燒之下,根本沒有任何勝算,他還是打算打消耗戰,依靠自己能夠肆意吸收這古樹之中的自然能量的特性來對付他們,

「沒事了,憐兒,」看到樹精再一次消失,楚凌飛無奈的把憐兒拉到了身邊,這次他不會再讓憐兒自己去尋找了,這樹精能夠在植物之中隨意穿梭,憐兒修為這麼低危險性很大的,更何況,樹精分裂出來的核心絕對隱藏的相當隱秘,

這樹精也是相當機敏,在楚凌飛奔出來救援憐兒之後,他利用這個時間差竟然在一瞬間來到了蒼穆身邊,蒼穆本來就是水屬性的,對於這種自然能量的剋制之力很小,而且蒼穆這幾年修為進展很慢,還沒有達到法君階層,在對付樹精的時候幾個呼吸之間就有點捉襟見肘了,

幾個呼吸之後楚凌飛也趕了回來,但樹精見到楚凌飛又一次隱藏了起來,這下楚凌飛來火了,明明實力並不強,但他就是不和自己正面交鋒,空有一身蠻力卻沒地方發揮,楚凌飛恨不得直接把這顆什麼精靈族古樹給灼燒殆盡,

但這只是楚凌飛心裡的YY,公輸家的秘典室還不知道在這精靈古樹的哪個角落呢,自己真的把它燒乾凈了那誰也別想出去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雖然我能承受的住他這種無休止的消耗,但其他兩隊可承受不起,我們必須儘快結束這戰鬥,不能被這傢伙拖住,」楚凌飛低聲和蒼穆說著,兩人在探討脫戰的方法,

確實,樹精一開始就是做了拖延戰術的準備,就是想要把所有的人的靈力都給消耗光,然後自己再出來收割,並且還能把這些人所有的修為全部吞噬化為己用,

「老大,我有一個辦法,這樣…」蒼穆有了一個辦法,然後伏在楚凌飛耳邊低聲說著,

就隱藏在楚凌飛他們不遠處的樹精不爽了,雖然自己離他們距離不近,但他能夠控制自然能量進入楚凌飛身旁的樹葉之中,竊聽他們接下來的戰術,但這次失策了,那個白凈的傢伙貌似想出了對付自己的辦法,而且還是秘密商討,自己根本聽不到,

剛才準備讓憐兒去尋找核心所在的時候,樹精可是完全聽在耳朵里的,他就是在活動的枝幹聚攏過去的時候出手,準備先將這個礙事的小女娃給幹掉,沒想到楚凌飛出手如此犀利,自己還沒趕到,他已經解決了那一大攤問題趕了過來,

「恩,我們就這樣干,」聽了蒼穆的辦法,楚凌飛覺得可行,至少能夠查探的到樹精的方位,不會被他牽著鼻子走了,

旋即楚凌飛低下頭在憐兒耳旁說了幾句話之後就跳到了一邊,蒼穆也跟著跳到了另一邊,讓憐兒獨自一人呆在中間,三人瞬間形成了一條直線,

樹精看的雲里來霧裡去的,沒看懂他們三個在搞什麼鬼,索性就呆在很遠的地方看著幾人在那邊行動,

沒過多久,憐兒那邊先有了動靜,按照楚凌飛所說的,憐兒平心靜氣,運用起了自己的天賦,那也是控制自然能量,讓這片區域之內全部下雨,

樹精也被憐兒這一手給搞懵了,他先是驚訝於這個不起眼修為低微的小女孩竟然也能夠控制自然能量,但他也迷惑啊,下雨的話只會助長自己的能量,他們幹嘛搞這個烏龍呢,難道就是為了迷惑自己,

在他還沒想明白的時候,蒼穆那邊就動了起來,蒼穆熟練度控制技能瞬間依附在憐兒召喚出來的大雨之上,甚至精確在每一個雨滴,

看到憐兒和蒼穆都完成了,楚凌飛上身完全**,詭異的火焰花紋瞬間覆蓋全身,緊接著漫天火海衝天而起迎上了那數不清的雨滴,

哧~哧~

水火互不相容,由於楚凌飛魔焰更加強力,大量的水汽噴涌而出,不一會周圍就如同下了濃霧一般,楚凌飛他們急忙緊靠在一起,楚凌飛雙手抵在蒼穆的背上,大量的魔力朝著蒼穆身體內奔涌,


大量的水蒸氣之中也有著無數的水滴,蒼穆憑藉自己的修為還達不到完全控制的效果,但藉助了楚凌飛輸送過來的龐大魔力,蒼穆把自己的靈識附著在所有肉眼看不到的水滴之上,


蒼穆本來就是感知型的法尊,現在他依靠瀰漫在周圍的水滴已經感應到了樹精藏身的位置,

「好了,」蒼穆緩緩站起身,他的任務完成了,樹精只要不離開這一大片範圍,蒼穆就能夠一直把握他動向,現在他再想隱藏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於是楚凌飛就按照蒼穆的指示,對著樹精藏身的地方進行遠程的攻擊,就算距離變長之後楚凌飛攻擊的強度會降低,但那也不是樹精能夠承受的,

在楚凌飛攻擊即將到達的時候樹精手忙腳亂的跳開了,同時也納悶了,為什麼這小子能夠感應到自己藏身的地方呢,

但接下來的情況讓他更加想象不到,楚凌飛所有的攻擊彷彿長了眼睛一般,自己逃到哪裡它就追到哪裡,這已經不是自己原本計劃的情況了,現在不是自己在消耗他們了,而是楚凌飛無休止的攻擊在消耗自己,而且自己根本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陷地圖騰,起!」知道自己逃不了了,樹精露出了真容,真身瞬間分裂,一下子分身四處,變成了七八個一模一樣的分身,而且楚凌飛他們腳下慢慢長出了一個怪異的植物,

在這個什麼陷地圖騰出來之後,楚凌飛瞬間有了感覺,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所有的動作都變得極其緩慢,

正在他們準備跳出這個範圍的時候,四周的空地之上再一次出現了相同的之物,沒有任何枝幹,就像是一根枯木一般矮小的圖騰,

「這下看你們怎麼追我,你們就先呆著這裡吧,我先去把其他人給解決了,到時候所有的分身合體之後我可不怕你,」樹精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再想殺這幾個人已經是不可能了,說完這話樹精騰身而且,準備再一次融入植物之中前往其他幾處,

噗~

正在他剛剛起跳的一瞬間,一大口綠色的血液噴涌而出,他也在這一瞬間變得萎靡不振起來, 「恩.什麼情況啊.」看到樹精萎靡的樣子.楚凌飛疑惑的問道.

蒼穆這邊也是疑惑啊.楚凌飛剛才的攻擊看似將樹精逼迫的非常緊.但卻沒有擊中他啊.但現在樹精的樣子彷彿受了重傷一樣.還連吐好幾口鮮血.

「這不可能.」樹精瘦弱的手臂狠狠的將嘴角的血跡擦去.歇斯底里的喊著.

原來其他小隊那邊出了狀況.本來樹精以為楚凌飛這邊才是最難對付的小隊.所以他最看重這一邊.雖然他的身體和修為能夠一分二三.但靈魂卻不能.而且他將自己的靈魂附著在了楚凌飛這邊的分身之上.

而其他地方的分身都是憑藉自我意識和原本下達的命令而自主行動的.他現在吐血了就是因為有一顆被分裂出去的核心被人給擊毀了.

諸天萬界最強大反派 .

在精靈族古樹的另一邊.妖刀單手拄著刀踉蹌的朝著樹精已經倒下的身體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