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鄉鎮沒多大,他們很快找到廢品收購站,一個小院子,邊上是亂糟糟的廢鐵爛銅碎玻璃等不怕淋雨的廢品,還有一輛三輪車,然後是幾間小平房。

小院曬得到太陽的地方,一個穿大卦的中年男人端著個大洋碗,烤著太陽吃飯,見蘇瀅他們來耐煩道:「這不是小娃娃來的地方,快出去,中午我們要休息。」

他一吼大虎就叫,喉嚨里「嗚嗚」的,敢吼他的主人,咬不死你。

「大虎不要叫。」蘇瀅忙抱住狗子,陪笑道,「大叔,是我家大人叫我們來的,要我們買點廢紙回去引火。」

秦鋥看著蘇瀅抓抓頭,強力忍著心中疑問:不是賣,而是買?在書店都買了那麼多廢紙,還來這買啊?

「買?」中年男人心思活泛起來,現在就他一個人值班,撈點外快有何不可?

「你們進去自己瞧。」中年男人裝做不在意,隨便揮揮手,「在我吃完飯前要出來。」

「知道了,謝謝大叔。」蘇瀅停下單車,吩咐大虎在外面守著,就拉著秦鋥進了小平房。

進門就是一把大秤,後面的廢品分門別類一堆一堆放著,有些都快堆到房頂了,屋內光線昏暗,空氣中灰塵涌動,怪不得中年男人要在外面吃飯。

「瀅瀅你出去等。」秦鋥輕輕推女孩,「廢紙我拿出去給你。」

蘇瀅微笑著拒絕:「你不知道我要什麼紙,等我告訴你。」

她已經找到堆廢紙的地方了,擼起袖子就開始刨,秦鋥著急著:「瀅瀅讓我來,你到底要什麼紙引火?」

舊報紙引火不是很好嗎?廢紙板也可以啊?可瀅瀅全把它們拿開了,著急著又想推蘇瀅出去,「你說著,讓我來好不好?」

「鋥哥哥,這個你喜不喜歡?」蘇瀅從廢紙中刨出一樣東西來,遞到了滿臉困惑的秦鋥面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訂婚宴在有條不紊地準備著。

喬本喬和李佳慧都還沒有結婚,這次被邀請成為甘甜的訂婚伴娘。二人高興了好久。

賀青竹原計劃在兒子訂婚當日趕到京都,但章弘昱考慮到蘭靈的肚子已經很大了。她現在又十分依賴母親。

於是章弘昱就告訴賀青竹,可以錄個視頻發過來,讓那邊的人都說幾句祝福的話,在訂婚宴現場放一放就行了。不一定非來回折騰。

結婚時不缺席就行。

兒子的體貼果真解決了賀青竹的大難題,她真的是兩邊為難了好久。

於是,那邊的祝福視頻也開始興奮地準備起來了。蘭靈還專門打電話給怡寶,「媽媽該講些什麼呀?好緊張說不出來哦!」

怡寶當時正在吃火龍果,滿嘴紅紅地說:

「你就來點實惠的,直接送條鑽石項鏈就行了,說的好聽不如來的實在!」

逗的全家哈哈大笑。

周絲萍像個母親一樣,在給甘甜準備訂婚的諸事。

「甜甜,這個訂婚戒指是一定要有的。我會提醒章老五。然後,訂婚其實在我的老家,是要準備八樣東西的。」

甘甜十分好奇,「是哪八樣東西呀?」

「如意,是玉,可以是玉碗,玉墜,玉珏都可以;吉祥,是一隻雞,當然了,古時候用大雁下聘,是因為雁比較忠誠,胡扯,古時候哪個男人忠誠啦?哪個不是三妻四妾喜新厭舊?」

甘甜笑得前仰後合,聽她絮叨著。

「古代,男人病了,不能拜堂,沖喜的媳婦就要跟大公雞拜堂。這個雞其實是有很多含義的,而在我的老家,那就是代表著黎明,吉祥。所以,吉祥就是雞。我們那個年頭,就是活雞,因為捨不得吃啊,到了女方家還可以接著養。後來,也有送燒雞的了,因為一頓就吃光了。」

「噗嗤」,藏在門后偷聽的章弘昱忍不住笑出聲來。頭一次聽說還有這個說法。

太新鮮。

「這訂婚八大樣,分別是如意、吉祥、健康、和睦、發財、高升、踏實、圓滿。」

「這對應的是玉、雞、花朵、巴旦木、發財樹、竹子、金子、喜餅。」

甘甜驚呆了,這一堆東西,都非常常見,卻有這麼多含義嗎?

真是各地習俗大不同啊!

「周姨,花朵開了就敗了,它怎麼能代表健康呢?」

「花朵,諧音華佗。華佗是神醫,可治百病。而訂婚送花本來就喜慶,是必備的。再有這樣的好講頭,不是更吉利嗎?」

甘甜恍然大悟,贊同地點點頭。

人民的智慧果然是偉大的。

章弘昱卻暗自記在心裡,一定要好好準備才行。

我的小媳婦,訂婚之後我就要在她的手上戴上我們的訂婚戒指,哼哼,這輩子你都是我的。

他拿出手機發信息給吳迪:

「現場安保務必做好,這場訂婚宴我不希望有閑雜人等來攪局。」

吳迪的信息很快回復過來了:

「老闆,外面的攪局人肯定進不來,就怕賓客里有人攪局,這個我可控制不了啊。」

……

甘美已經回到京都,也在積極準備著妹妹的訂婚禮物。

秦簡的媽媽訓斥兒子:

「你小姨子訂婚,你們不應該隨份子嗎?買禮物是不是太單薄了點兒?」

「媽,你別管了,美美她心裡有數。」秦簡看了看母親:「美美給你買了新衣服,甘甜訂婚那天,全場幾乎都是社會名流,形象也要注意些!」

「嗯,倒也是,不能讓別人說甘甜一群窮親戚,哈哈哈,我知道了,買回來我就試試!」說完,一臉不自然地走了。

秦簡搖搖頭,無奈地笑了。母親最討厭這種攀比的場合了,但她又想去甘甜的訂婚現場去送上祝福,只好入鄉隨俗了。

這時,手機響了,他看了看號碼,嚴肅地接起來:

「你好呀,秦教授,別來無恙了!」柔柔弱弱的嬌嗲之音,像是軟甜的一塊棉花糖。

「你好,請問,有什麼指教嗎?」秦簡的聲音里,沒有絲毫的溫度。

「秦教授,聽說你妻子的毒性已經解了?而且還順利生了一個健康的寶寶?是不是真的呀?」

「你天天和大家在一起,不可能沒有聽說吧?還需要明知故問嗎?」

「別這麼冷冰冰的啊,我欠你的錢,已經被你小姨子拿走了哦,我還給她了的。如果你不信,我發給你轉賬截圖啊!哎呀,可是你的微信拉黑我了,你再把我恢復好友,我發給你呀!」聲若無骨,百般糾纏。

「我已經知道了。你不用發給我,另外,我已經離開考古隊了,你不需要再叫我秦教授,也不要再聯繫,再見。」

秦簡掛斷電話,把手機號也拉入了黑名單。

甘美抱著寶寶走出來,看著丈夫一臉不快,關心地問道:

「這是怎麼了?有不高興的事兒?」

秦簡看見妻子,臉上立刻掛上了笑容,他寵溺地把妻子抱在懷裡,拍著她的背:

「沒什麼事,就是出去這麼長時間,家裡丟了兩樣東西,有點心疼。」

甘美安慰丈夫:

「別難過!只要我們一家都好好的,都在一起不分開,我就知足。什麼古董金錢,都是身外之物,經歷過那一場劫難,我們夫妻,還有什麼看不開呢?」

秦簡看著賢惠的妻子,心中一片柔軟:

「娶了了你這麼久,我都不知道你是個練家子,幸虧我沒有欺負你,否則早就被你家暴了。」

甘甜瞪了他一眼:「取笑我?我可沒有甘甜那麼刻苦,她是最得爸爸真傳的。如果真上場搏鬥,我打不過她。」

……

黃門訓練場。

武術導師把一個人單獨留下來,進行魔鬼訓練。

「師父,為什麼單獨留下我,我真的,好累!」女子已經汗流浹背,而且,皮肉生疼。

剛剛癒合的多處整容傷口,此刻有些隱隱作痛。

「我覺得我需要休息,畢竟我這張臉真的不能崩掉。」

「休息?你知道甘甜的武力值嗎?你能保證發生突發情況不被看出破綻嗎?」

「可是……我感覺我的臉,有些痛……」

「那就休息十分鐘,喝一口水,我們繼續。你馬上就要被交貨了,你要對得起少主收的這個價格!」。 當趙同芳見到石迎娣的時候,石迎娣正在繡花,就那一瞬間的畫面感就讓趙同芳覺得驚悚。

躡手躡腳的走進來,搓着手不敢打擾。

就打從認識石迎娣那天開始,就沒見到她拿起來過繡花針,再者把繡花針拿出來了陌刀的感覺,任憑誰都會覺得有點兒嚇人。

石晗玉看看石迎娣再看看趙同芳,忍着笑悄悄的退後,偷摸的離開房間,一轉身就撞到了牧北宸的懷裏,抬頭看牧北宸都有些憔悴的樣子,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牧北宸看着跑去窗口偷看的石晗玉,無可奈何的苦笑了。

「三丫,你說綉個啥?小孩子不是用一塊布包上就行了嗎?這……。」石迎娣抬頭沒看到石晗玉,倒是看到趙同芳站在不遠處了。

偏頭嘀咕了一句:「眼花了嗎?」

猛然再轉頭,瞪大了眼睛看着趙同芳,確認這人是真回來了,頓時無邊無際的委屈瞬間就湧上心頭了,眼圈泛紅的她完全不顧形象的哇一聲就哭出來了。

趙同芳嚇一跳,趴牆根兒的石晗玉也被嚇了一跳,姐妹三人里,石迎娣那就是絕對的硬漢形象,這哭成這樣真是毀形象啊。

「缺德的啊,你咋才回來啊!臭不要臉的啊,你們快活完就跑了,結果我多遭罪你知不知道啊?一個多月了,吐吐吐的都要把我的五臟廟給拆了!」石迎娣手裏的繡花針也扔了,指著趙同芳:「我告訴你!你再敢哄我睡……。」

趙同芳衝上去一把捂住了石迎娣的嘴:「媳婦兒,媳婦兒,羞口,羞口。」

石晗玉傻了,二姐這麼猛嗎?這都是什麼虎狼之詞?

牧北宸過去拉着石晗玉的手:「還聽嗎?」

石晗玉搖頭猶如撥浪鼓一般,還聽什麼?再聽下去不知道二姐還會說出來什麼,這簡直有一種猛虎落淚的感覺,突然就覺得趙同芳還挺讓人同情的。

回宮,石晗玉趕緊催促牧北宸去洗漱,這鬍子拉碴的憔悴樣子哪裏還有半點風流倜儻的皇上樣!

牧北宸是滿心歡喜的去收拾了,收拾乾乾淨淨的來找石晗玉,結果發現石晗玉正在寫寫畫畫的,忙的那叫一個認真,走過去一看秒懂,而後就覺得後背涼颼颼的。

「這個要大量推廣,怎麼也不能讓女人們一點兒保護自己的辦法都沒有。」石晗玉說着,指著自己畫好的圖:「是不是大小差不多?這是大概的尺寸,肯定有特殊的或者大或者小,所以還需要區分大小號的,價格不能太高,這樣吧,免費發給年紀太小成親或者是年紀太大了的人吧。」

牧北宸抬起手壓住了石晗玉畫的圖,低頭看看自己某處:「卿卿,這事兒交給下面的人去辦行不行?」

「為什麼?」石晗玉一臉茫然的看着牧北宸。

牧北宸清了清嗓子:「你是一國之後,母儀天下,青樓楚館那個事兒有歐陽紅紅在,這個、這個叫什麼來着?也要找別人做,畢竟皇和后是要青史留名的。」

「哦。」石晗玉其實並不在意青史留名這事兒,不過牧北宸說的也沒錯,自己能做的事情多的很,這件事本來也沒打算自己做,是要交給二姐和阿姐去做的,她們也不應該露面,畢竟身份地位還是不低的,但幕後是完全可以的。

「牧北宸,你去派人去找一些羊盲腸回來,我先做一些出來。」石晗玉想要找一個可以批量生產的法子,笑眯眯的看着牧北宸:「做好了你先試試,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