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唯一可惜的是,非我天帝族人,而是一個小小的人族。」

「算了,先奪舍吧,以後再找更合適的身體。」

這絕代王者一線殘靈看向唐龍,威嚴十足的道:「人族小兒,過來,讓本王奪舍你的身體。」

唐龍冷冷的看著他。

那絕代王者一線殘靈見唐龍沒反應,冷喝道:「人族小兒,能讓本王奪舍,是你的榮幸,你應該立刻跪地等候,聽到沒有。」


唐龍說話了,那聲音不疾不徐,平淡的很,卻更加的霸氣,道:「我殺你,也是你的榮幸,你應該跪地,抬起頭,等著我殺你,聽到沒有!」 天帝族這一位曾經有望衝擊封號帝皇的絕代王者僅存下來的一線殘靈,聽到唐龍那對他而言,劍指不敢置信的蔑視,都傻愣在當場了。

他是誰?

他可是天帝族的絕代王者,最有希望成就封號帝皇的。

就算是在這種必死的境地內,他仍舊堅強的活下來了,哪怕是只剩下一線殘靈,那也是高高在上的絕代王者,近乎半步帝皇的存在,居然有人膽敢讓他跪地就戳。

愣神之後,這絕代王者一線殘靈釋放出睥睨四方的王者氣息,如同一尊真正完整的王者,站在雲端,俯瞰弱小的螻蟻唐龍,聲音威嚴而具有著無上的壓迫力,「總有一些弱族的小輩,自以為在自己種族內傲視同境界,殊不知跳出種族,面向百帝世界,你們什麼都不是,哪怕是本王只有一線孱弱的連億分之一的力量都不到,碾壓一個小輩,奪舍你的身體,都不費吹灰之力。」

「天帝族的驕橫,已經讓你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唐龍冷漠以對,「生前絕代王者又如何,死後終究是塵歸塵,土歸土,一線殘靈居然也敢猖狂奪舍,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告訴你,豎起耳朵聽清楚嘍,在我唐龍的眼裡,你屁都不是。」

絕代王者一線殘靈為之動蕩,他身為絕代王者,生前誰人膽敢在他面前說三道四,更何況他可是天帝族的絕代王者,何等身份,萬族至尊的天帝族頂層大人物,居然被一個小小的人族少年羞辱,這怎能不讓他動怒。

震怒的他冰冷的道:「你知道在跟誰說話么。」

「苟延殘喘,即將死亡的殘靈。」唐龍說不出的蔑視,自始至終就沒將他看在眼裡。

「我已決定。」絕代王者一線殘靈冰冷的聲音寒徹骨髓,「奪舍你的身體,鎮壓你的靈魂於體內,然後用你的身體,覆滅你的家族,斬殺你的族人,然後提煉你的靈魂,用煉獄三世火煅燒你的靈魂百年,讓你生不如死。」

本來唐龍對這一線殘靈生前是誰,是毫無興趣的。

反正就是個要死的人了。

一線殘靈而已,還能翻天,面對王者意志,根本沒有抵抗力的。

當然,更重要的是,這裡一切都化作飛灰,連點意外收穫都沒有,更讓他不爽。

一聽到煉獄三世火,他就是一怔。

煉獄三世火已經不是很有名來形容了,擁有這近乎於神火的那位天帝族的存在,即便是死後不知多少萬年了,仍舊在天帝族有著可怕的威勢,而且他的那一脈,傳聞在天帝族是非常強大的存在,因為誕生了在不同的時代先後誕生兩位封號帝皇,且其中一位封號帝皇目前尚在世,傳聞,那就是煉獄三世火留給自己遺脈中的機緣造就的封號帝皇。

這位存在卻未曾成就封號帝皇,但是他的威名之盛,絲毫不比封號帝皇差,因為不止一位封號帝皇曾斷言,若是他成就封號帝皇,將有資格問鼎那個時代百位帝皇中第一的無上尊位。

封號帝皇,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每一尊都是天下無敵的。

哪一個時代有人敢狂言力壓所有的封號帝皇,成為最強者?

就算是醫帝帝辰那等擊潰過多位封號帝皇的人,都沒人說過,他有希望問鼎第一,因為當時還有一位封號帝皇號稱能與之競爭,都是有資格衝擊史上最強前十封號帝皇的。

可擁有煉獄三世火的那位不同,實在是太強了,是有資格競爭史上前五的封號帝皇。

眼前這位留下一線殘靈的,會是那個傳說中的大能么?

唐龍看看滿地的屍骨。

這些屍骨雖然未曾留下半點的痕迹,但是以唐龍的醫道知識去判斷,加上王者意志的感知,恐怕其中光是絕代王者就不下十人,卻是全死。

「三世阿修羅王?」

唐龍帶著一絲疑惑,說出了當初那位絕代王者的封號。

那位絕代王者被稱為阿修羅王,又因掌握有獨一無二的煉獄三世火,故而還被稱為三世阿修羅王。

「嘿嘿……」

絕代王者一線殘靈發出一陣得意而又猖狂的笑聲。


「想不到,這麼多歲月過去了,我尚未證道封皇,竟然還有人記得本王在封號王者境界獲得的封號。」他周身都散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不錯,本王就是一生不敗的三世阿修羅王!」

「一生不敗?那你是怎麼死的。」唐龍很不客氣的來了一句噎死人的話。

三世阿修羅王差點被噎死,怒道:「那是星天族人卑鄙無恥,居然將我引到鎖心羅盤中,從星空之中引導下來降世至陽雷轟殺我的煉獄三世火,他們還卑鄙的以十大絕代王者圍殺我,還不是都被我殺死了,最終只能選擇將鎖心羅盤打入宇宙星空,借這宇宙星空來殺我,結果怎樣,本王是無敵了,沒有人可以殺死我。」

唐龍也不禁震撼。

鎖心羅盤,帝皇之寶。

降世至陽雷,號稱雷電中至陽至剛最霸道的力量。

最後再有十大絕代王者聯手圍剿,居然還沒將他殺死。

就這一點,便可看出,這三世阿修羅王有多麼可怕。

但他也有點不正常了,看他開口閉口,一會兒本王,一會兒我的,自稱都不穩定。

「我承認,你的確是很強,可那又怎樣,現在的你就是一線殘靈,隨時可寂滅的殘靈,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囂張。」唐龍震撼之後,更是囂張的點指三世阿修羅王一線殘靈,輕蔑的挑釁道,「我還是那句話,現在的你,屁都不是。」

「死!」

三世阿修羅王怒了,一聲暴喝,浩蕩威壓轟殺而至。

這是聖品級王者意志力量的一線餘威。

只剩下一線殘靈,連其王者意志都給毀掉了,不過,畢竟還存在一線殘靈,常年在王者意志蘊養之下,本身就彷彿帶著王者意志一樣,其實威力就跟他本身力量一樣,連全盛時期億分之一都達不到的。

唐龍記得帝辰醫道傳承中,介紹三世阿修羅王有過特殊的點評。

意思就是說,三世阿修羅王太強了,強悍到那個時代彷彿都沒有人可以成為他聖品級王者意志磨礪的對象,從而令他始終滯留在絕代王者境界,為能跨出最後一步,否則一旦他成為,勢必能夠改變歷史的進程,因為他背後的天帝族就是無敵的種族。

三界血歌 ,猛地震蕩起來,形成一條冥龍,兇狠的向唐龍吞噬過去。

唐龍淡然站定,也未曾出手。

呼!

任憑那冥龍衝殺,一衝而過,唐龍仍舊淡定,而冥龍衝過之後,卻自行的消散。

三世阿修羅王驚訝道:「原來還是個小小的天才,能夠在封號武侯境界達到半步王者意志,你這具身體還不錯。」

唐龍嘴角溢出一絲譏諷的笑。

這可是曾經有望問鼎一個時代最強封號帝皇尊位的絕代王者啊。

如今卻已經淪落到,連他具備王者意志都看不出來,只是根據推斷來進行正常的判斷。

由此可見,現在的他,已經脆弱到了何等程度。

「落毛的鳳凰不如雞。」唐龍漠然道。

三世阿修羅王眼眶內的一線紅芒猛地一震。

他的骨體隨之爆裂。

其實他的骨體強橫,並不比封號帝皇的身體弱的,無奈為了活命,他連自己骨體的精華都給吸收了,這樣才保存下來一線殘靈,否則他早死了,也正是如此,曾經堅韌無比的奧體,卻脆弱的不如一張紙。

「當年,本王只吃龍和鳳凰;今日竟然被諷刺不如雞。」三世阿修羅王暴露在外面的那一線紅芒猛烈的顫動。

一絲絲的火星從那一線紅芒中散逸出來。

唐龍眉梢一挑,將塔靈小樹橫在胸前。

那火星是煉獄三世火。

雖然只是一點點的火星,可散發出來的威壓,還是令這鎖心羅盤內所有的骨體統統給粉碎,化作飛灰,連帶著空間都要一絲絲的裂痕出現,似是難以承受,而那破碎的鎖心羅盤的一截截更是泛起星辰之光,這是飛掠宇宙星空,撞入秘境第二層時候,自然吸納的星辰精華。

唐龍感受最深。

他真沒想到,這三世阿修羅王連自己的身體都放棄,提取精華,保存一線殘靈,竟然還保留著那最可怕的手段,煉獄三世火!

這令唐龍也不得不謹慎起來,塔靈小樹橫在胸前,狂暴的星空真氣湧入其中,這株小樹上面的靈霄塔三個字越發的明亮起來,隱隱中似乎也有鋒芒涌動。

他們彼此對峙。

威壓令這區域的空間裂痕越來越明顯,那些裂痕的後方,甚至浮現出宇宙星空的景象,赫然是連接著秘境第二層外面的宇宙星空。

「阿修羅一怒,伏屍百萬!」

三世阿修羅王一線殘靈發出充滿了無盡殺意的低吼。

伴隨著他的殺機釋放,整片空間都充斥著慘烈的氣息,彷彿令唐龍置身於一片百萬屍體橫陳的可怕戰場之中。

唐龍都被壓迫的要窒息。

這種窒息來得快,去的更快。

噗嗤!

那剛剛凝聚的一點點的火星倏然幻滅。

三世阿修羅王一線殘靈甚至差點寂滅,更加的細小微弱。

唐龍嘴角直抽,「丫的嚇死我了,感情你連煉獄三世火的一線力量都無法催動了,竟然差點把自己給煉化死。」他舉起塔靈小樹,嘿嘿笑道:「三世阿修羅王,該我出手了吧!」 三世阿修羅王, 遇劫

歷經無數歲月不死的磨礪,唐龍相信,一旦他不死,再度王者歸來,勢必能夠打破禁制,登上帝皇意志,那麼再加上天帝族的實力,勢必將為百帝世界的一場災難。

所以,三世阿修羅王必須死!

唐龍可不管他有何等的身份,怎樣的來歷,但凡威脅到人族,那就要死。

他一步跨越過去。

山河行走術的極致展現。

直達三世阿修羅王那一線殘靈前,塔靈小樹綻放出可怕的鋒芒,直接掃殺過去。

作為靈霄塔的塔靈,這小樹的級別絕對比宇宙洪荒這四大等級神兵中最頂級的荒級神兵差的,只是處於塔靈狀態,難以發揮威力,只能展現其鋒利。

這般鋒利,一切都可斬殺。

一線殘靈驟然迅猛的旋轉起來。

隨著旋轉,這片空間的冥氣都被引動的匯聚過去,形成一個冥洞,內里產生出非常可怕的拉扯力量,要將唐龍直接給拉扯到內里去煉殺。

唐龍冷笑道:「三世阿修羅王,你認命吧,你若真的能撼動我的力量,何須我來打開這裡,你自己早就跑出去,到達秘境第二層,隨便找個人奪舍,暫時穩定情況,然後再尋找機會重塑寶體,王者歸來了,你始終滯留在這裡,就是你弱到了在我面前連反抗能力都沒有的地步。

啪嚓!

塔靈小樹直接抽碎了那冥洞。

內中的一線殘靈更是被抽的差點崩潰。

「人族……」三世阿修羅王氣的怒吼連連。

唐龍才不給他半點機會喘息,更加不給他大放厥詞的機會,塔靈小樹閃電般的連續揮動,可以說非常的兇殘,不給三世阿修羅王半點活命的機會。


塔靈小樹上下翻飛中,那一線殘靈在不斷地減弱。

本來就是那麼一線,遭到連續的攻擊,孱弱的更加厲害,三世阿修羅王憤怒的咆哮聲都減弱到了冰點,不仔細聽,都聽不到了。

啪!

爹地別惹我媽咪

那孱弱的殘靈應聲爆滅。

隨著殘靈被破滅,一道東西從那破碎的殘靈內掉落下來。

唐龍伸手抄去,手還未碰到,一股恐怖的火焰就差點將他的手給燒掉,驚的他急忙縮手。

這時候,那塔靈小樹上面的靈霄塔三個字則不斷地閃爍起來,彷彿被刺激到一般。

任由那東西落地,唐龍也將其看了個透徹。

這是一塊破布。

布的周遭很黑,彷彿是被撕裂,又像是被燒掉的,剩下的這部分是淡紅色的,並且在一面有著一個字的非常小的一角。

這個字具體是什麼,因為太少,從而無法判斷,但是這字的一角,卻帶著點點的火焰之感。

唐龍腦海中浮現出關於三世阿修羅王的一些東西。

能被醫帝帝辰記載入帝辰醫道傳承中,這與三世阿修羅王有關聯的東西,自然也都不是普通的物品。

「這是?」

唐龍蹲下身,查看那一塊似破布般的東西,喃喃自語的道:「三世火紋天旗的一角?這字的一角,阿修羅王的阿字?」

在帝辰醫道記載的關於三世阿修羅王介紹中,特別說過,阿修羅王最喜歡的一件神兵乃是一桿戰旗。

戰旗上蘊藏著他最為霸道的力量,煉獄三世火,而戰旗上面寫著的就是阿修羅王四個字。

「不會錯了,這就是三世火紋天旗的一角。」

「我說呢,三世阿修羅王連自己的身體精華都給吸收了,如何能存下一線殘靈,感情是寄托在這戰旗一角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