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靜靜坐在火堆前等待,這或許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要還找不到,想獲得修鍊元氣的方法?就只有回蕭家,去破解那副古畫!

然而蕭家對他恨之入骨,怎麼可能幫他?所以他現在,幾乎已經是陷入必死無疑的絕境!。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下午的時候,終於有好消息傳回來了!

一個戰士回來,一臉興奮道:「找到了,找到那個山谷了!」

「真的嗎?」眾人都十分激動。那個戰士掏出一個手機,將一張圖片掉了出來,蕭何看到,雙手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圖片是一面光滑的石壁,上面雕刻一副古畫,是仙女飛天圖……不知什麼時候雕刻的,已經長滿青苔,變的模糊!」

蕭何激動道:「就是這個山谷!」

沈溫婉,顧筠都興奮喊道:「太好了,我們立刻出發!」

那個戰士卻搖了搖頭:「那裏地勢十分險要,身強力壯的人很難爬上去,龍王目前的身體狀況,可能根本去不了那裏!」

曲戰在旁邊哈哈笑道:「爬不上去就飛上去啊!我立刻打電話調一架直升機來!」

着筆中文網 林恩豪跟一個孫子似快速打開車門,躬身等車裏的人下車。

「嗯。」

車裏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二十五齣頭這樣,染著紅髮,打一個耳釘。

很快,一個西裝黑衣保鏢打開后尾廂,然後從后尾箱拿出紅地毯。

鋪上紅地毯,一直延伸到別墅門口邊上。

「我們家族一個私生子也配住這種豪宅?」名叫葉劍的年輕人從車路下來,黑亮黑亮的皮鞋,好像走秀的明星一樣,看了一眼一號別墅,冷冷道,「只怕平日沒少拿着我們葉家名頭出來招搖撞騙吧。」

「聽說這一號別墅以前是宋首富的,不知道什麼鬼,這宋首富把別墅給了葉一鳴。」林恩豪也是咬牙切齒,宋首富是被騙啊,以為葉一鳴是真正的葉家人。

林洪量上省會找到葉家大少爺說明情況后,葉大少爺並沒有屈尊身份親自蒞臨北江,而是派了堂弟葉劍下來。

就一個目的,把葉一鳴抓回省會。

這不,林洪量把這個消息告訴給林恩豪后,林恩豪馬上給葉劍當狗腿子。

「葉少爺,這葉一鳴好像當過兵,他的身手很厲害的。」林恩豪說道。

「當兵?身手厲害?哈哈哈。」葉劍一陣不屑的笑容,「都什麼年代了,還身手,再快能快得過子彈嗎?」

林恩豪點頭;「是,是,葉少說得對。」

林恩豪上前,對着別墅大門口來了幾腳,嘭嘭嘭的聲音,一邊嚷着:「快開門,快開門。」

很快,門開了。

「大,大哥。」開門的是林正,見到大哥林恩豪居然率領這麼多人來,心裏一下慌神了。

林正本就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呢,哪見過這種陣仗,結結巴巴道;「你怎麼來了。」

「你的好女婿呢,叫他滾出來接待葉少爺。」林恩豪推搡了一把林正,趾高氣昂說道。

之前林洪量的宴會上,林正一家大出風頭,那個時候林恩豪不知道葉一鳴的身份,以為是什麼牛逼的二代,現在知道葉一鳴是葉家私生子的身份,又有葉少撐腰,不懼怕葉一鳴了。

羅秀珠,葉一鳴,林初唐從大廳走出來。

「媽。」葉一鳴眸子精光一閃,林恩豪找來幫手了,葉少爺?定眼一看,原來是葉劍,怪不得這麼囂張跋扈,多年未見,葉劍倒是沒什麼變化。「你先帶小棠回房間畫畫。」

羅秀珠:「我知道了。」

羅秀珠知道葉一鳴不想讓孩子看到什麼血腥場面。

羅秀珠離開后,葉一鳴看了下別墅大門:「剛才,是會踢門口的?」

林初唐:「」沒想到葉一鳴第一句話問的是這個啊。

「我。」

林恩豪上前一步大聲,牛氣衝天說道;「葉一鳴,你是葉家私生子的身份我已經查出來了,呵,我就說嘛,張秘書和駱家主怎麼這麼討好你,原來你利用葉家的身份招搖撞騙,現在,葉少爺來了,現出原形了吧。」

葉家人來了?

林初唐看那個葉劍,還有他身後十個威風凜凜的黑衣保鏢男子,說不擔心和忐忑是騙人的,葉一鳴之前受到種種尊敬,應該是和葉家身份有關的吧。

「剛才你最少踢了4腳我家大門口,一腳兩百萬,現金,還是支票?」葉一鳴淡淡說道。

林恩豪:「」

。 南意單手扶住牆穩住腳步,回頭在人群之外捕捉到穆淮安看好戲的眼神。微蹙眉頭,轉身將幾個動手動腳的外國男人全部撂倒。

兩人視線頓時沒了阻礙,穆淮安摸著眉骨傷疤,低笑,肩膀輕微顫抖。

南家大小姐的力氣出人意料。

這幾個外國男人普遍一米九,肌肉型猛男,這麼個小姑娘竟然把人隨便撂倒了?

穆淮安等著電梯正好停在他們樓層,門打開,人還未走。衣服被人抓住了。

熟悉的感覺令人額角跳了下,緊接著又是第三次過肩摔。

走廊躺了一堆人,小姑娘拍拍手,水眸掃視一圈,自顧進了電梯下樓。

穆淮安及外國友人集體沉默:…….

*

*

次日清晨南家訂製的手工刺繡禮服送到酒店。

南意的禮服基本都是在巴黎訂的,純手工刺繡,她很喜歡那個款式。

這次蘇卿給她訂的是白色刺繡露背長裙。按著她的話來說穿上就是仙女本仙。

南意換好衣服提著裙擺出來,蘇卿眼眸發亮,立刻撲過去抱人:「我的女兒就是漂亮,雖然比我差一點。」

這話令人不服氣。南意翹起唇角,和親媽互相傷害:「我覺得我比你年輕好看。我看過你高中畢業照,我爸校草,你…一般。」

蘇卿微笑:「注意跟你百億母親說話的態度。」

傷害夠了,南意在穿衣鏡前轉了一圈,不確定地問:「真的好看。」

「當然。這刺繡手工,這腰身勾勒,簡直殺我。」

南意臉頰泛紅,急忙把手機遞給她:「媽,快幫我拍個照片,我要發給寧知許當屏保。」

又是她的寧知許許。

蘇卿調出相機模式:「你確定他會換?現在年輕人誰還這麼土。我和你爸都做不出這事。」

尋摸個比較好的角度,南意隨口答:「當然了。」

寧知許連那個沙雕的手機鈴聲都依著她換了,當然也會換屏幕。

南意推開窗,站在足以俯瞰巴黎最好風景的酒店陽台,擺了個美美的姿勢讓蘇卿給她拍照片。

不同角度,不同姿勢。

她精挑細選后存下來幾張滿意的,準備回國發給寧知許。

馬上臨近看秀時間,蘇卿弄了弄頭髮拎著精緻的手包帶南意出門。

酒店裡住的大多是有錢人或者明星。母女倆剛出門,正好有蘇卿認識的經紀人從對面走來。

瞧見小姑娘,對方故意逗她:「這是哪家的明星這麼漂亮啊。」

南意揚揚下巴:「未來娛樂圈影后。明日之星。」

穆淮安和溫瀾出來聽到這句話,目光一致落在小姑娘身上。

酒店走廊燈光明亮,小姑娘提著裙擺站在燈下,十足的小公主模樣。長裙拖地,修飾的腰身緊緻,背後露出一片白皙肌膚,長發披散下來半掩住漂亮的蝴蝶背,發尾隨意弄了幾個卷。整個人迷人耀眼。

她驕傲地揚起下巴,彷彿篤定自己未來一定會成為大明星。

少年幽深的眸光有情緒閃過,這樣驕傲的小公主,竟然能不顧形象在眾目睽睽之下維護寧知許。像是護著最心愛的寶貝。

那她要是知道她的寶貝南知許根本沒打算要她,不知道會哭成什麼樣。

穆淮安勾起嘴角,突然有些想看她哭。。 第584章

孟虎無比自信!因為在鳳城,他幾乎也是戰無不勝的存在!

他雖然是下屬,但實力絕對不虛馬湖,而且心氣很高,覺得自己比馬湖要強。

聽說馬湖在一個人手下吃了虧,他就始終想要見識一下,到底是什麼人能有這樣的實力。

所以這件事,是他主動請纓過來的。

他希望碰到陳北冥,然後親手解決他!

很快,孟虎三人已經到了樓下,看了看樓層,孟虎幽幽道:「你們兩個在樓下守着,我自己上去。」

這兩個人似乎也對孟虎的實力很放心,點了點頭沒多說什麼。

只見孟虎身形一閃,瞬間便消失在了樓梯拐角。

他用了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就爬上了十七樓,站在了蔡老闆家門口。

以他現在的實力,聽力早已超出常人,雖然很期待,但他還是很謹慎。

先是聽了聽房間里的動靜,但是什麼都沒聽出來,能聽到的只有人微弱的喘息聲。

孟虎嘴角微揚,來到門前,用手指硬生生掰進了防盜門的縫隙中,然後也沒見他怎麼用力,這防盜門鎖居然被他給掰開了!

砰!

一身悶響!

孟虎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一瞬間就來到了客廳!

行動帶出來的風,把茶几上的文件刮的亂七八糟!

不虧是頂級殺手!孟虎進來以後直接奔著卧室裏面走去,因為他就是聽到呼吸聲從裏面傳來的。

孟虎推開房門,果然看到有人躺在床上!

此時那個人已經醒了,正坐在床上看着他!

孟虎打開燈,面前的人,正是蔡老闆。

就在同時,身後忽然一道勁風襲來!孟虎幾乎在瞬間閃開!回身就是一掌打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