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紫淺強忍著內心的欣喜,表面上繼續露出淡淡的笑容,頷首道謝,做到自己的位置上之後還不忘掃視一眼顧紫溪。

顧紫溪卻繼續低著頭,跟小墨搶東西吃,對於顧紫淺的注視,她自然是感覺到了,但是卻裝作不知。她的琴聲確實很美很動聽,但是不知道小公主還是一個孩子,最討厭這些了嗎?難道就沒發現南宮雨希在偷偷的打哈欠嗎?

咦,對了,古代的這些歌舞們都大抵相同,就算在表演下去還是一個樣子,雖說大人們看著好,能欣賞的心境,但是作為一個小孩子總會膩的,不如來點活波一點的?

想到這裡顧紫溪突然腦子一動,看著跟自己搶東西的小墨,和不時對自己「眉飛色舞」的那幾個人,計上心來。

隨手召喚了一個附近服侍的小丫鬟,低聲說了些什麼,然後見那丫鬟稍微一愣很快走到亭子邊上去傳話。

很快,那小丫鬟回來對著顧紫溪附耳說了些什麼,就見顧紫溪對那小丫鬟道了謝,又專門拜託古慕藍月幫忙自己先照顧一下小墨,自己則起身往一邊走去。

「小墨乖乖在這裡呆著,娘親一會兒給你一個驚喜哦。」顧紫溪走的時候還不忘帶著一絲壞笑的看了自己家兒子一眼,然後又眼神真摯的看了古慕藍月一眼。

「哼,壞女人,誰知道又有什麼壞心思了……」顧小墨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一雙眼睛盯著顧紫溪的後背望去,裡面帶著一絲期待,小白則繼續對著顧紫溪的背影翻了個白眼。

接下來,仍有其他官家的小姐進行表演,但是都大同小異,舞蹈,曲調,彈琴,唱曲,倒是顧紫依的舞劍還算稍微好看一些。

等到了最後,大家看著顧紫溪再次氣閑淡定的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由對她接下來的表演起了一絲好奇。本以為她方才的離開是臨陣脫逃,誰知,她居然又回來了。

只是不知道這個廢材傻子能表演出什麼來?突然大家都開始好奇了…… 「這大家可都已經挨個的進行表演了,不知顧大小姐你倒是考慮好了沒有啊?」顧紫溪身旁,杜惠蘭不怕死的開口喊道。

坐在亭子中的南宮蕭自然是聽到了下面的說話聲,不由眉頭幾不可聞的皺了一下,下意識的看了南宮楚逸一眼。


卻見此刻的南宮楚逸也是一雙噴火的眼神瞪著杜惠蘭看去,一雙腮幫子鼓鼓的,似乎對杜惠蘭的開口很是不滿意,恨不得走上前去將她暴打一頓。


「姐姐,你若是沒有想好要表演什麼,我便在上去幫你表演一個好了……」顧紫依開口說道,一雙眼神中滿是真誠。


這一舉動頓時引起了周圍其他人的稱讚,包括從男人那一邊投過來的眾多實現,有的欽佩有的仰慕,有的擔憂,有的面無表情,還有落在顧紫溪身上的不屑。

顧紫溪心中冷笑一聲,這三妹,又開始開啟聖母模式了嗎?

「呵呵,多謝三妹的好心,不過姐姐我經過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思考,到真是想出來了一個好的節目,只是,我還想邀請幾個人同我一起表演,這樣才會更精彩。」顧紫溪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聲音很是平靜的開口,視線卻落在了坐在亭子的南宮蕭身上。

「你該不會是根本就不會表演什麼節目,卻故意這麼說來拿大家開心的吧?」杜惠蘭聽到這裡再次開口。

「當然……不會,我敢跟小公主保證,接下來我的表演一定十分的精彩,若是不能引起小公主的開心,自當受罰。」

顧紫溪淡淡的看了一眼杜惠蘭,視線再次落到了南宮雨希身上,果不其然看到她一雙好奇的視線掃了自己一眼,又轉頭眼巴巴的看著南宮蕭。

「哦? 寒蟬賦 ,若是沒那個把握,本宮自然不會逼你。」南宮蕭看著顧紫溪,在一想到之前關於她的各種傳聞不由開口。

「多謝長公主體諒,可是臣女已經想好了,還望長公主批准。恩,若是能有幸邀請杜小姐,歐陽小姐一同參加表演,那一定會精彩很多……」顧紫溪說完,便見坐在那裡的杜惠蘭臉色變了變。

「恩?你們覺得呢?」歐陽諸楚身為四大家族的人,南宮蕭自然不會去強制她做一些事情,但是對於杜惠蘭來說,她的眼神威壓還是有些作用的。

「小女願意跟顧大小姐合作,為長公主,小公主表演……」杜惠蘭一咬牙,心中對顧紫溪各種咒罵,表面上卻一副十分順從的摸樣。

「哼,我怕你……」歐陽諸楚也是站起身來朝著中間的位置走去。

對於她來說,不管是打架還是琴棋書畫,她哪一樣不夠精通?之前之所以不去表演完全是因為她是四大家族的人,在滄雲國這個地方,四大家族的勢力就連朝廷皇室也比較忌諱,可以說是他們相安無事,所以完全沒有露臉的那個必要。

但是如今,那個該死的小賤人居然敢對著自己叫囂?看她不將那小賤人比下去才怪!

「小墨,過來,娘親教你一個好玩的舞蹈,能鍛煉身體哦……」顧紫溪對著小墨招了招手,果真下一秒,小白被移駕到了旁邊的古慕藍月懷裡,他自己則快速的跑到了顧紫溪身旁。

「娘親,什麼好玩的舞蹈?小墨要看,要看……」

顧紫溪的眼神又掃過那邊的男人席位,視線落在了南宮軒傲的臉上,在輾轉到了南宮楚逸頭上。

下一刻,南宮軒傲便站起了身子,十分不高興的喊道:「顧紫溪,你別想打本王的主意,不然,本王讓你不得好死!」

南宮楚逸開口:「三哥,我不許你欺負溪溪,溪溪那麼善良,又不會害你,看我就願意跟我們家溪溪一起表演,反正也是為了雨希。」

南宮楚逸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臉帶上帶著極為不開心和護短的表情,那樣子就彷彿誰搶了自己的糖果,他去跟別人理論一樣的。

顧紫溪卻是突然心裡暖了一下,若不是知道這廝是裝瘋賣傻,指不定真的會被他感動。不過說實話,他能這麼說,已經很好了。

站在南宮楚逸身後的雲言嘴角一抽,主子,說好的節操呢?

怎麼自從見了顧紫溪,您的抽風模式一直開啟,從未停止過,而且如今越發猖狂了?需要我幫您找神醫嗎?不對,清霏就是神醫,不然讓她幫您看看?

「三叔,小希想看那個姐姐表演,你就配合一下嘛。你看七叔都上去了……」南宮雨希已經跑了下來,過去抓著南宮軒傲的袖子撒嬌賣萌。

「我……好。」南宮軒傲內心在咆哮,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顧紫溪,表面上卻一直隱忍著。他想要得到皇位,南宮蕭的意見也很重要,而眼前的小女孩是她的女兒,那自己只有……

一想到自己被別人拉著跟一個傻子作對比,而且人家的口氣中還是自己不如那傻子的口氣,南宮軒傲就忍不住想要跳腳,好不容易才壓下了自己心中的怒火,對著南宮雨希笑了笑,走到了中間的那個地方,當看到顧紫溪掃視過來的眼神后再次想要噴火。

「多謝三王爺,七王爺賞臉,一會兒音樂響起來的時候,麻煩您們兩位跟著我的動作做出一樣的就好,很簡單的哦,保證是個人都可以的,加油哦。」顧紫溪笑著對兩個人開口。

「嗯啊,溪溪,我會好好學習的!」南宮楚逸開口,臉上寫著三個字,我很乖。

「哼!」南宮軒傲不由冷哼一聲,十分傲嬌的轉過去頭不在看顧紫溪,他真怕自己會忍不住,一巴掌將顧紫溪給拍死的。

「音樂起……」顧紫溪喊了一聲,早就招呼過了的那些樂師們一點頭,十分配合的開始了彈奏。

「我種下一顆種子,終於長出了果實……」顧紫溪唱,手中腳下的動作開始動了起來。

眾人聽到這銷魂的音樂之後,頓時眼睛一瞪,渾身一哆嗦,看白痴一樣的朝顧紫溪看了過去,眼神中是滿滿的鄙視。

這是跳舞嗎?跳大神吧?好二又沒有? 顧紫溪卻是絲毫不管那些,繼續揮舞著手腳,嘴裡唱。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手中腳下的動作越發凜然快了起來,在伴隨著那些樂師的伴奏,整個場面的氣氛頓時嗨到了幾點,同時也怪異到了極點。

顧小墨看著自己娘親跳動的身影只覺得十分好玩,不由臉上帶著笑容也學了起來,那小胳膊小腿的跳起來,十分可愛。坐在上面的南宮雨希看到這裡頓時就笑了。

方才她會開口去求南宮軒傲完全就是因為顧小墨。

從她睡醒一出現就注意到了顧小墨呆萌可愛的身影,不由得為自己有了一個同齡大又長相很可愛的同伴十分欣喜,要不是因為要顧及自己的形象,她早就跑下去找顧小墨玩兒了。

後來得知顧小墨居然是那個顧紫溪的兒子,便對她也關注起來,然後這才發現那女子正是顧紫溪,被太后太奶奶親自指婚給七皇叔的人。對於南宮楚逸這個七皇叔,南宮雨希也是喜歡的緊,所以同時對顧紫溪也喜歡起來。

「你們都跳啊,站在那裡做什麼?」顧紫溪唱完嘴裡的那一句,看著直挺挺站在自己身旁的幾個人,不由賊賊的笑道。

「這是什麼東西……」杜惠蘭看著這裡臉色變了變,歐陽諸楚卻是直接開口問道。

「這是舞蹈啊,名叫小蘋果,怎麼樣,風格不錯吧?我相信,以歐陽家小姐的智商,肯定學的會的吧?」顧紫溪對著歐陽諸楚甜甜一笑,開口。

「還有三王爺,您怎麼站在這裡不動啊?哦,對了,方才一定是我的動作太快了吧,您沒看清楚吧?沒關係,我慢一些啊,您看仔細了……」看到南宮軒傲一臉漆黑的站在原地,似乎頭頂都能冒出白色的煙霧來,顧紫溪跳著過去開口問道。

「顧紫溪!!!」南宮軒傲怒聲的喊了一句,袖子下的拳頭緊緊的攥在一起,手臂上的青筋爆起。

「哎,我在的,七王爺,您先看著點啊,放心,我不會嫌棄您笨的。」顧紫溪不怕死的回答。

「溪溪,你教我……」南宮楚逸看到兩人之間的互動,看著南宮軒傲鐵青的臉色,不由蹦蹦跳跳的走了過來,拉著顧紫溪的袖子開口。

「好啊,來,這樣……」顧紫溪笑著給南宮楚逸指導動作,甚至還十分敬業的手把手的教,南宮楚逸臉上帶著笑容,站在下面的雲言,鐵柱裝死中,清霏萬年不變的表情破了功。

坐在亭子中的南宮蕭眼底劃過一絲笑意,這顧紫溪,還真是一個好玩的孩子。南宮雨希看著顧小墨在下面跳的開心的樣子,不由臉上也堆起了羨慕,不由轉過頭看著南宮蕭,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娘親,小希也想下去跟著他們學跳舞,好不好?方才紫溪姐姐說了,跳這個舞蹈對身體好,而且,而且小希覺得好好玩的樣子……」南宮雨希咬著小嘴唇,一雙漆黑的眼睛中帶著滿滿的希翼,讓人不忍拒絕。

「去吧,小心一點兒。」南宮蕭一開口,南宮雨希頓時高興的喊了一聲萬歲,然後跑著走到了顧小墨身邊。

「喂,我叫南宮雨希,你來教我跳這個舞。」

「不要,小墨只喜歡跟娘親和小白玩,對了,小墨還喜歡南宮叔叔……」看到跑到自己面前的南宮雨希,顧小墨不由皺了皺眉頭,不太開心的開口。

「小白是誰?我讓我娘親派人打死他,哼,我不管,你跟我玩兒嘛,教我跳舞嘛。」看著顧小墨居然對她不買賬,南宮雨希頓時嘟著嘴扯著顧小墨的袖子一邊威脅一邊撒嬌。

「不要,哼,就知道用你娘親來壓迫我,小墨討厭你……」顧小墨聽到南宮雨希的話之後頓時小臉一皺,卻是跳著朝南宮楚逸的身邊走了去。

看到這裡顧紫溪不由心中一樂,這孩子,跟誰學的這麼傲嬌?什麼叫只知道用你娘親來壓迫我?她倒是希望小墨能抬出自己去壓制別人呢,不過,這還得測試峰會以後。

「小墨,你看雨希這麼可愛,又聰明好學,你幹嘛不教教人家?娘親相信你哦,只要一下下,就能教會雨希公主的。」不想鬧的太僵,畢竟這裡是長公主府邸,所以顧紫溪開口對小墨說著。

「喔,娘親,小墨知道了。那個誰,雨希,小墨教你跳小蘋果,但是你不能太笨喔,小墨只教你一遍。」聽到顧紫溪的話,顧小墨點了點頭,卻是走過去拉住南宮雨希的手開口,頓時就看到原本一副哭喪臉的南宮雨希笑了起來,還用十分甜濡的話語開口。

「才不會呢,雨希可是很聰明的哦……」

於是乎,伴隨這小蘋果的音樂聲響起,這一片大地上出現了幾個身穿古裝的人在跳小蘋果。顧紫溪站在前面跳的最為歡樂,然後是一臉傻笑的南宮楚逸,呆萌笑著不時皺一皺眉頭的顧小墨,站在一旁十分認真學習的南宮雨希,還有身後幾個萬年殭屍臉,跟吞了蒼蠅一般臉色難看的杜惠蘭等人。

終於,音樂結束!

顧紫溪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南宮雨希也是不盡興的拉著顧小墨的手,南宮軒傲對著南宮蕭做了一個動作然後說完話便黑著臉告辭了,走的時候身上的衣袍烈烈起舞。

杜惠蘭送了一口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喘氣,心中叫顧紫溪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n遍。歐陽諸楚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顧紫溪,也是開口提出了告辭,走的時候還說了一句你給本小姐等著。

一場花宴就這麼結束了,顧紫溪得到了南宮蕭的誇讚和賞賜,甚至還得到了南宮雨希的好聲稱呼,只不過這一切功勞卻是源自於顧小墨。

也是因為這一場花宴,所有官家的人和來參加花宴的人都完完全全的知道了顧紫溪這個人的存在,在以後,整個滄雲國中,顧紫溪的名字徹底的響亮起來,她的名氣簡直是耳聞能詳,比天上的神仙還有名。

至於外面是怎麼傳的,後來顧紫溪才知道,居然有人專門給自己編了一個順口溜,不由的笑了笑,暗自吐槽編出順口溜的人,什麼語句不對稱,什麼不押韻,差評差評差評諸如此類。

「滄雲國出了個顧紫溪,顧紫溪啊顧紫溪,長的難看又廢材。

不會打架只會笑,嫁了傻子是一對。


愛犯傻,愛跳舞,一曲小蘋果紅了臉。

羞羞羞,惹人嫌,半夜出門嚇死個人。

……」 因為這一出鬧的,很多人都提出了直接回府,顧紫淺和顧紫依聽到那些人背地裡說起丞相府,臉上也是不好看的,索性提出了讓顧紫溪跟自己回丞相府去。


誰知顧紫溪卻是瞪著一雙無辜的眼睛回答:「為什麼這麼著急回府?我們不是來參加花宴的嗎?長公主不是說還要午膳的嗎?我還好餓好餓呢,不吃飯幹嘛走啊?要回去你們便先回去吧……」

顧紫淺和顧紫溪一想到花宴上顧紫溪從一開始到最後就沒聽過的嘴,如今居然還好意思帶呆著說要吃飯,頓時心中對於她各種唾棄,表面上客氣的道了別,心中卻想著趕緊回到府里然後把她今天的表現告訴顧臨風去。

古慕藍月也是笑著跟顧紫溪道別,對於顧紫溪的性子,她都是沒有覺得她痴傻無比,反正覺得十分淳樸真摯,心中對於尤為親近了幾分。古慕清染平靜無瀾的眸子看了一眼顧紫溪,對著她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然後轉身告別。

一場花宴,到最後居然只剩下了顧紫溪,南宮楚逸,顧小墨,南宮雨希和南宮蕭幾人,其他人則全部告別離開了。

看著跟顧小墨一起玩的十分開心的南宮雨希,在看著長相同樣精緻,可愛無敵的顧小墨,南宮蕭心中居然也是生出了幾分喜歡,甚至內心生出一個荒唐的想法,不如讓顧小墨和南宮雨希定娃娃親好了。

當然,這個念頭只是一出現就立刻別她否認了。

不是因為身份什麼,只是南宮蕭想讓自己家的女兒長大后自己選擇自己喜歡的人,而不是從小自己就去給她強加一個,她想給的,是絕對的自由。

午膳過後,南宮蕭表情十分真實的詢問了南宮楚逸一些問題,還順便跟顧紫溪聊了聊,對於顧紫溪的直爽她倒是挺歡喜,不像其他女人,太作,而且對自己總是阿諛奉承。

這顧紫溪也不知道是真傻還是真的不怕自己,反正總而言之,跟她相處的時候就像是跟一個久違的朋友在聊天,沒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很平等很和諧。

等到了下午時分,還是南宮蕭親自下命派了人護送顧紫溪她們回府,看著南宮雨希對顧小墨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顧紫溪不由內心時分驕傲。

看到沒,這就是她們家兒子的魅力,剛剛的!

回到府里之後,顧臨風居然沒有前來找事。只是那些下人什麼的看向顧紫溪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一些東西。

不過這些顧紫溪倒是懶得去管,讓南宮楚逸自由的去玩耍,順便好好的看護著顧小墨,自己回了院子去修鍊,關於明天測試峰會的事情,她可沒有忘記。

很快,到了測試峰會的那一天。

一大清早的時間,顧相便派了小廝過來提醒顧紫溪,還專門讓小廝將她帶到前廳去。

顧紫溪並沒有開口說什麼,對於自己那便宜爹爹心中的打算,她清楚的很,只不過心中知道就好,有些事情,做出來會比動嘴皮子直接很多。

出發的時候顧紫溪才發現,原來顧紫淺和顧紫依居然也跟自己同去,而且顧相還專門叮囑她們要團結,要合同共處。

顧紫溪點了點頭,轉身出了門之後便自己坐上了一輛馬車,很快,便看到一身白衣的南宮楚逸帶著顧小墨也上了馬車。

今天的南宮楚逸身穿一件白色貴氣錦袍,原本他就長的十分俊俏。一張臉完全的不像話,眼睛,鼻子,嘴巴組合在一起儼然就是大自然最完美的傑作。在看那修長的身材,結實的臂膀,怎麼看怎麼男神身材。

可惜那裝瘋賣傻的眼神,讓人失了繼續看下去的興趣,若是他能閉著眼睛的話,其實也是俊美的宛如一幅畫的,顧紫溪心中無聊的默念。

「娘子,你這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點頭的,是怎麼了?對相公我的長相可好滿意?」看著躺在自己懷裡熟睡的顧小墨,南宮楚逸開口問道。

「自戀狂,別跟我說話,我怕忍不住吐槽你。」顧紫溪看著一臉安然的顧小墨,不知道他為何會這麼累,而且躺在南宮楚逸的懷中居然睡得這麼安逸。

這熊孩子,不是以前告訴過他,除了自己以外要對任何人保持警惕的嗎?如今居然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懷裡睡得安穩。等他醒了, 大神界的小神匪

「能得到娘子你的吐槽,是為夫的幸運。來吧,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南宮楚逸笑著毫不在意的回答。

「……」顧紫溪。

「對了,娘子,今日測試峰會的時候你一定要自己多注意哦,沒事別逞能,反正有夫君我保護你,沒人敢害你的。」南宮楚逸開口說了一句,臉上依舊帶著那種呆傻的表情,一雙眸子里卻滿滿都是認真。

「小看人是不對的。不過看你還知道關心我,那麼接下來的時間,我決定不跟你鬥嘴了。」顧紫溪聽了他的話后,莫名一暖,但是又一想到他的真實身份,不由心中再次築起了高牆。

「娘子你最厲害,為夫最喜歡你了……」南宮楚逸說完,顧紫溪下一刻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若不是因為外面的車夫喊了一句到了,下一刻她的鞋子絕對會拍在南宮楚逸那張俊美無暇的臉上。

下了馬車,看著此處巨大的場地和人山人海的環境,顧紫溪的心再一次緊繃起來。顧小墨已經醒來了,被南宮楚逸牽著手,走在顧紫溪的一旁。

此刻的地方位於滄雲國著名的勝斗廣場一角。

但凡是滄雲國的人都知道勝斗廣場這麼一個地方的存在。它是建於滄雲國最中心地帶,東西南北各有四大家族坐鎮,正前方是滄雲國皇城。此處地勢寬廣,建築風格古樸渾厚。

巨大的地理環境優勢,外加建造時專門耗費的特殊材料和時間讓這一塊地方成為了滄雲國一大特色。同時也是專門用來迎接強者晉級和為國家擇優選擇的重要場地。

勝斗廣場很大,幅員遼闊,裡面卻分了不同的版塊,每一個版塊又有著專門人的看守,其中這最北邊一腳的地方就是最著名的測試廣場。

測試廣場中有三大長老守護,據說其中最大的長老名喚尉遲斯,如今是滄雲國少見的深青境高手之一,至於其他的兩個長老,同樣實力不凡。 奉令成婚

因為這一整片的勝斗廣場四周被人下了某種特殊的結界,但凡不符合規定的人,根本沒有資格入內。所以在剛開始的時候,顧紫溪踏進這個地方的那一瞬間,周圍多了無數雙好奇的眸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名名喚尉遲斯的長老未見其人,聲音卻傳遍了整個測試分會會場,原本有些嘈雜的會場在他聲音響起來的那一刻頓時安靜下來。

「感謝大家能夠參加三年一度的測試峰會,我是尉遲斯,代表滄雲國歡迎大家的到來。今年同往年的規矩一樣,大家可按照順序前來測試水晶前進行測試登記,我們專門配有三位長老分別監管三個水晶測試台。希望今年能再次見證強者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