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意思是,要跟著自己去醫院?

「那你也上來吧。」

秦平直接將小奶娃抱起來,放在救護車上,這個動作讓兩人的視線高差沒有那麼大了。

「你看著我,我不會出事的。」

大大的眼睛立馬笑成月牙兒。

小奶娃重重的點頭。

「嗯!」

秦安一直跟著,看到這互動后,立馬開口。

「我也去醫院。」

一旁的救護人員為難的說。

「車上坐不了那麼多人。」

高開已經將車開出來了。

秦安直接鑽上來。

「跟著救護車!」

秦熙不想動。

「他也沒什麼事,你們都去醫院做什麼?」

高開再次默默的看了眼三少。

這位少爺,完敗啊!

雲天師也鑽進車,笑眯眯的,手裡把玩著那團黑色的小球。

金色絲線的力量變弱了不少,但那小球在他掌心變得格外的安分。

救護車和高開的車絕塵而去,留在三少爺秦熙呆立在原地。

頓了幾秒后,這位暴躁少爺才反應過來。

「沒人送我回去?」

秦平和秘書的檢查沒有任何問題。

至於秘書,他回憶自己拿到快遞后,整個人就有些迷糊,之後的事情便都不記得了。

見狀,秦平也沒多言,給他放了幾天假,讓他在家好好休息。

離開醫院,秦平又抱著小奶娃,準備一起回家。

車開到一半,車內突然響起了咕嚕嚕的聲音。

坐在副駕駛的雲天師,還有擠在後排的秦平秦安都看過去。

小奶娃捂著肚子,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樂樂餓了,樂樂中午根本就沒怎麼吃。」

說完,小奶娃便去拽秦平的胳膊,大眼睛眨啊眨,是一如既往的狡黠。

「大葛格,你請樂樂吃飯飯好不好呀?」

小奶娃有錢,也許她的身價比秦平秦安還高,可花自己的錢吃飯何大哥請客,那完全不一樣?

大哥請客吃飯,才能夠吃得更加香噴噴。

小奶娃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乾淨又澄澈,兩隻小手還捂著扁扁的肚皮,怎麼看都可憐。

秦平輕咳一聲,讓高開改道去附近的餐廳。

「一起吃吧。」

「哇嗚,大葛格你太好啦!」

小奶娃頓時化身小奶貓,要在秦平身上打滾,表達自己的喜悅。

秦安:「……」

未來的影帝沒了笑容。

他拿出手機,搜索了附近的餐廳,看清楚其中一間餐廳后,眼前一亮。

「樂樂。」

將手機遞到小奶娃跟前,秦安哄道,「這家餐廳的評價特別好,我們去這家吃吧,我請客,好不好?」

小奶娃扭頭一看,跟著眼前一亮。

「好好吃的樣子。」

「是啊,很好吃,我們一起去。」

小奶娃正要點頭,陡然察覺到一股涼意,扭頭一看,大哥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呢。

是面無表情,可小奶娃總覺得大葛格委屈巴巴的,像是一隻被丟下的大貓。

「啊,可是,樂樂答應了大葛格。」

求生欲上線,小奶娃準備拒絕秦安。

秦安已經點開了幾張餐廳菜肴的照片,直接往秦樂樂跟前懟。

「你看,好不好吃?」

「好吃好吃。」

小奶娃的眼睛沒法從那些圖片上挪開,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樂樂有兩個胃,」小奶娃誰都不想放棄,「樂樂可以一次吃兩餐。」

「噗嗤。」

一直偷聽的雲天師笑得肚子疼,奶奶灰的頭髮一動一動的。

他回頭看小奶娃。

「你這小娃娃可真有意思。」

小奶娃鼓起臉。

「你好討厭。」

雲天師笑了笑,將手中的小黑球扔過去。

小奶娃下意識的一接,那小黑球立馬炸開,黑色的霧氣瀰漫,帶著淡淡的陰氣。

「天清地靈……收!」

小奶娃反應很快,迅速除了陰氣,再看雲天師的眼神,十分不善。

「你要傷害他們?」

發覺有人要害自己的哥哥,糰子瞬間崛起。

「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要是有隻小鬼在這,肯定會被小奶娃的氣勢嚇得胡亂逃竄。

雲天師可不怕,笑眯眯的提醒小奶娃兩件事。

「顯然,對秦平下手的是白雨,你要是再不抓到他,他不僅會傷害你的哥哥,還有你的父母甚至是整個秦家。」

「此外,」雲天師提醒幾人一件事,「秦熙也是秦家人,你們讓他落單,我們兩個懂玄學的人也不在他身邊,你們猜,他會不會出事?」

小奶娃:「!」

秦平:「……」

秦安:「……」

大家都把秦熙忘記了。

看清楚他們的表情,雲天師又捂著肚子大笑。

「哈哈哈,那個小狼崽到底是有多不得人心,你們居然都把他給忘記了,哈哈哈哈!」

高開找到一家餐廳,準備停車呢,聽了這話,也慌了。

「那我們是不是要回去找三少?」

秦平已經在撥打秦熙的手機了。

無人接聽。

臉色一沉,秦平吩咐高開直接回家。

「抱歉,晚點再請你吃飯。」

小奶娃搖頭,又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我可以算算小慫包現在在哪,大葛格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嗎?」

秦平還真不清楚,只能問父親。

秦建:「他不見了?」

秦平彙報了之前的事情。

先是有鬼惡意恐嚇秦安和秦熙,之後是有奇怪的東西在公司襲擊他,一切都昭示著,有人打算動秦家。

那人只可能是白雨。

秦建說了秦熙的生辰,隨即話鋒一轉。

「你們都回來,誰也不許單獨去找他,餘下的事情,我來安排。」

秦平也有此意,白雨是傷害他家人的人,來勢洶洶,他不希望弟弟妹妹陷入危險。

這件事,就交給他來處理。

然而,途中,小奶娃突然說自己想去洗手間,並且拒絕秦平秦安跟著。

高開送到她到快餐店,兩人才分開幾分鐘,他就接到小奶娃的電話。

「我去救小慫包,你們先回家吧,讓那個冒牌天師保護好我的葛格!」 最後他說:「你希望我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