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蕭陽轉身,快速往回走,走到山腳,就要走進山林里的時候,一顆樹下,突然鑽出來一個人。

這個人看著蕭陽,雙眼閃爍了一下,笑容可鞠,向著蕭陽就問道。

「沒有。」

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看上去蠻憨厚的樣子,一米七五的個子,穿著一身灰色勁裝,精悍而逼人,身上的肌肉隨時要破衣而出的樣子。

唯一看上去不協調的是,這人生有一雙老鼠眼,看著總讓人覺得不喜歡。

蕭陽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並沒有停下腳步,直接走進了林子里。

「哎!小兄弟不要著急嗎?我掉的那個小盒子z真的很重要,裡面裝有對我很重要極有紀念意義價值的東西,你幫我一起找找,找到了我給你報酬好不好?」看到蕭陽走進山林,那中年人連忙跟了上去,一邊走還一邊說著,很在乎很迫切的樣子。

「你掉了什麼東西,還是自己去找吧,我還有點事情,就不能幫你的忙了。」蕭陽走著,邊走邊回答這中年人的話,始終跟這個中年人保持在十米左右的距離。

「一雙眼睛怎麼能比得過兩雙眼睛呢?小兄弟,你就幫幫忙嘛!那小盒子真對我很重要,我看你這麼年輕,一定還沒有突破開元境吧?要不這樣!你幫我,我給你一瓶練身藥液怎麼樣?好不好?」一邊扒拉開身前的一根荊刺,中年人再次懇求道,語氣非常的真誠。

「一瓶不夠,你看兩瓶好不好?」見蕭陽只一路前行,不回答自己的話,中年人又加了報酬的價格。

兩人一前一後,很快走進林子里二十多米,這個時候,四周已經滿是荊棘與雜樹。

「我只是一個練身中期的武者而已,不過我真有要事,你要我幫你,我就要耽誤自己的事了,你看兩瓶練身藥液,是不是……恩。」就在中年人還要繼續報價,準備再加一瓶的時候,走到林中一塊小平地上的蕭陽似是有點意動,停下並轉過身來。

「兩瓶不夠,那就三瓶好了!你說好不好?一切好商量,只要你答應幫我就好!」此時已經走進三十多米的林中,中年人看到蕭陽停下,一雙老鼠眼眯成一條縫,臉上一副蕭陽能幫他的忙打心裡高興的樣子。

說著,他快速向在十米前的蕭陽靠近。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十米的距離,有點遠,想做一些事情,並不是那麼的方便。

比如說偷襲,對一個人出手,十米多遠的距離,尤其是在滿是荊棘的山林里,對於一個練身境的武者,確實是有點遠了。


中年人臉上一副好好大叔,但是在低頭前進的瞬間,那狠冷的光芒卻是從那雙老鼠眼閃過。

走出了幾步,他抬起頭,又只見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對蕭陽笑笑,一副要討好蕭陽希望蕭陽能幫他的樣子。

實際上卻是,他在估摸著距離,估摸著動手的時機。

只見他雙眼一閃,腦海在想著對蕭陽動手的畫面,怎樣一襲成功,掃過蕭陽背後的瞬間,甚至蕭陽的退路他都在想著怎樣封死,就是一襲不能成功也不能讓蕭陽跑掉。

「少年人,怪只怪你年輕不懂事,這麼二b傻愣,栽在我手上,算你好命了,我會留你一命,讓你知道人心險惡,以後就不會那麼容易上當了,嘿嘿!」中年人心中沒來由的暗暗高興著,沒想到自己就這麼隨便一轉悠,竟就碰到了個不知道哪宗的愣頭青弟子。

本來自己還想著要用怎樣的辦法把他哄進林里好動手的,沒成想他自己竟就這麼走進來了。

這種自己找死的舉動,中年人還是頭一糟遇到,這宗買賣,未免也太輕鬆容易了些。

呼唰!

然而,就在中年人抬起的頭微微低下,打算跨過擋在身前一根橫伸著的荊棘就動手時,一股勁風急沖迎面撲來。

這勁風凌厲而霸道,就好象突然從天而降的大石頭,冰冷而無情,彷彿能沖翻和碾壓所有阻擋在前面的東西。

「怎麼會事?!」中年人老鼠眼猛的露出寒光,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突然在他內心涌動而出,心下猛然大駭的同時,他猛的抬起了頭。

砰!

然而,讓中年人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的是,正在準備和想著等一下如何偷襲前面那少年的他,下一瞬就被人偷襲而來!

就在他微低下的頭剛抬起的瞬間,一個沙包大的拳頭就迎面而至,如一把偷襲過來的大鎚,快到極點,讓他避無可避,他直接被一拳砸中!

「人的拳頭怎麼可能有這麼大?!」中年人瞬間被一拳打翻,腦袋一聲轟鳴,但是他震驚極了!剎那間閃過的竟是這麼一個荒唐的念頭。

被那個沙包大的拳頭一拳打翻,他第一時間想的不是自己被打翻被人偷襲,而是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拳頭,這證明他的內心有多麼的震撼!

他從來就沒有見過沙包這麼大的拳頭!

沙包這麼大的拳頭!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

在自己的整個宗門內,他連聽都沒有聽誰說過!

一個鯉魚打挺!

中年人震撼著見到的那個沙包大的拳頭,但身體的本能卻是絲毫都沒有慢,被打翻的瞬間,他就想起身反擊。

他知道自己被偷襲了!

偷襲他的是那個沙包大的拳頭!

他驚駭!

在他被打翻的時候,他甚至都沒有看清楚打翻自己的人是誰,可見偷襲他的人速度有多麼的快!

噗!

然而,偷襲他的人根本就沒有給他任何的機會,他一個鯉魚打挺剛想要起身,對方就一個掃堂腿出,直接把他重新掃回到地上。

「怎麼可能?!」在被掃翻的一瞬間,中年人總算是藉機看到了那個正在對他出手的人,有心不相信,但是下一剎,他只感覺到如掉進了冰窖,由不得他不相信的同時,一股害怕的感覺油然而升!

「你這到底練的是什麼魔功?!」中年人不敢至信,被掃翻回地的瞬間借著一股力,快速的滾動著身體,遠遠的想逃開。

偷襲他的,正是剛才那個被他視作愣頭青,初出茅廬,稚嫩無比的少年。

一股無比荒唐和荒謬的感覺!

他不願相信,但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看走了眼!

看著那少年急速放大又縮小的拳頭,他強壓下心中的震撼,總算是出身宗門,還算是有點見識的他,邊滾動著身體,邊忍不住鬼叫一樣的喊出了聲。

砰!

然而,沒有任何回答他的聲音!

有的,只是一隻快速臨近並凌厲踢出的腿。

中年人急速一翻,身體險而又險的避過了那隻腿!

一塊人頭大的石頭被狠狠踢飛,撞在一塊人高的山石上,徹底的四分五裂,就好象一塊被砸出的豆腐。

「我靠!」中年人有心罵娘,卻只見一雙綠油油狼一樣的雙眼緊盯著自己,一個狼一樣的少年看著自己好象看著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一般,正凌厲而不顧一切的逼向自己!

「我的娘耶!我到底碰到了個什麼怪物哎!」剎那間,急速後退的中年人只感覺到喉嚨發癢,一種說不出的苦,竟是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叫做悲催的情緒。

那少年逼近,冷漠而無言,就好象一把冷冰冰的長槍,咬著自己就是不放,這種感覺,讓中年人覺得就是被毒蛇盯住了也沒有那麼可怕!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你給我住手!我師兄他們就在前面,驚動了他們必定要了你的命!」他大聲的道,聲色具厲,內心卻暗暗叫苦,後悔不已。

轟!

依然沒有人回答中年人的話,有的,只是個又急速放大,沙包一樣大的拳頭。

這個拳頭對著他的胸口,勁風震蕩之間震人心魂,讓人感覺一拳就能把人打得四分五裂一樣。

「我草!」

這一次,中年人真是再也忍不住,急速後退中大聲罵出了一句。

他幾次開口說話,發出驚叫,甚至恐嚇,為的只是面前這個少年能露出一絲毫遲疑或暫停一下對他的攻擊,但是這些根本就絲毫都不起作用。

面前這少年看著稚嫩無比,給人一種人畜無害愣頭青的感覺,但一出手,卻他..媽的,怕人無比!

愣是中年人強壯無比,從來都覺得自己精悍和厲害,打劫了也不知道多少人,此刻卻只想要哀嚎!

那是狠的碰到更狠的!

打兔子的人碰到老虎的感覺!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中年人一陣陣的悲催,內心後悔無比。

蕭陽的攻擊卻是狂風暴雨,不停歇,不中斷,凌厲而瘋狂。

一腳踢空,霸王長拳橫身而出,蕭陽整個人沉默中給人一種寂靜的感覺,他步步緊逼,緊隨著向前滾動想要擺脫他的中年人,一雙眼始終鎖定著中年人。

他槍一樣的眉豎起,如果說中年人是正在逃走的獵物,那麼他就如一把已經射出並會轉彎自動飛行的箭羽!

不射中自己的獵物,永遠都不可能罷休!

這就是蕭陽的戰鬥方式,他一戰鬥起來就從來不會回答任何對手的話,不會出聲,只會連連不絕的出手,直到把對手打到沒有還手之力為止。

「我靠!」看著蕭陽泛紅但卻冷靜無比的雙眼,中年人忍不住罵聲連連,不知道怎麼的,自己怎麼就那麼倒霉,碰到這麼一個瘋.狂的傢伙!

對的,險而又險的又避過了蕭陽的幾拳之後,他已經把蕭陽當成了一個瘋.狂的傢伙。

看著蕭陽此刻泛紅著卻冷靜無比的眼,他彷彿看到了那發狂了的狼。

甚至,蕭陽在他心目中比那發狂的狼還要可怕上幾分,因為他看到蕭陽的雙眼深處,瘋狂的同時,卻始終沒有任何狂躁,是那麼的冷靜!


動了手的蕭陽感覺就像是殺人的兵器,兵器是從來不會有任何情緒波動的,但又從來都是最無情的!

就好象是那已經砸出的石頭,你何曾看到他因為一個人的默念而自動停止過。

「我他娘的這是發的什麼神經啊!打劫哪個不好偏偏打劫到這個小子的身上,我他奶..奶的怎麼就瞎了眼那!」中年人那個恨那,不由得連自己都恨上了,此刻恨不得爹媽多給自己幾條腿。

這個少年看著稚嫩,動起手來卻簡直叫人絕望,一副不殺人不罷休的樣子,中年人實在想象不到世間竟還會有這樣年輕可怕的少年,偏偏最最可恨的是,這樣的少年還給自己遇到了。

自己竟然要打劫他!我草!中年人想著,又是狠狠的罵了一句。

轟轟!

蕭陽不知道中年人此刻在想著些什麼,也不知道此刻中年人後悔得是連自己都罵上了!

他見中年人竟是險而又險連避過自己的好幾拳,雙眼不由得更亮了起來,只覺得這個傢伙的實力還是不錯的,起碼是個練手好對象,一時間,他出手更為的凌厲了起來。

霸王長拳第十二路,霸王直進式!

雙腳交錯之間,雙手橫伸,蕭陽的速度更快了!

只見到他眉眼之間,那長槍一樣的眉豎得更為厲害更直起來,真的就好象兩把長槍!

隱隱間,依稀可見到那雙眼越來越加的興奮!

一抹深深的執著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等等呀兄弟!那三瓶練身液我給你了得嗎?你別再動手了成不?!」到了現在,中年人不僅心中發毛,他真是怕了蕭陽了,尤其是看到他雙眼發出那種興奮的光,還有那出現在臉上的那一抹執著。

砰!

然而,一切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任由中年人喊破了嗓子,對著他動手的這個少年始終無動於衷,始終就好象一個機器人一般,瘋狂不已的對他動手,動作絲毫不見停頓。

「我xx,我的腰啊!」只是一句話說出的瞬間,速度稍慢了一點,中年人就被一腳踢在了腰處,雖然沒有那麼的實打實,只是那麼輕輕的一搽而過,但那火辣辣的疼痛卻是直接讓他叫了出來。

「啊呀!我的屁股!」

「我的腳啊!」

「我的眼!」

「我xxx!」

中年人簡直快瘋了!

沒想到才一句話而已,本來還想用好處誘..惑下,看能不能讓這少年停止了對自己的攻擊,誰知道一個閃避不及,自己就是接連被揍!

「老子跟你拼咯!我草!」這一下的連番被揍,中年人簡直又氣又悶又憋屈無比!

從兩人一遇見到現在,好象自己只有一個打劫的念頭,然後一切都是這個少年在行動,好象把他引進林里的是這個少年,率先向他動手的是這個少年,自己這個要打劫人的,反倒被這個少年當沙包一樣練著拳腳了!

一個翻身,中年人拼著自己金剛之身,又硬挨了一拳,總算是站穩了腳跟。

「看我的大力金剛拳吧小子!」一下站穩腳跟,中年人像是有了點底氣。

一個二字平馬,一股勁下壓之下,只見他本來強壯的身軀突然更加的強壯起來,就如一個怒目精剛一般,當然,若是他那雙眼睛大些那就更像了,只可惜是一雙老鼠眼!

大力擒拿!

弓身,一個後退,趁著蕭陽一個大意的情況下,中年人一個側進,一個擒拿拿住了蕭陽的右臂,眼看著情況就要反轉過來,中年人不由得一喜,想著制服了這小子非得好好收拾一頓不可!


但就是在中年人這個念頭剛剛閃過的剎那,突變猛然發生。

蕭陽被他擒拿住的右臂突然不可思議的漲大了起來,他擒拿住蕭陽的五指突然被漲開!

砰!

又是沙包大的拳頭落下,中年人的左右兩邊臉一下腫起,老鼠眼明顯的的變成了熊貓眼。

「小子你耍詐!」中年人-大吼,可是,一切根本就改變不了!

原來,就在他自以擒拿住蕭陽的時候,不知何時已經抓住了他衣領。

只見蕭陽一隻抓住中年人的手猛的用力,中年人立刻被狠狠的按在了地下!

「我草!地獄里的魔鬼!」看著面前清秀稚嫩的少年,一下變成了一個比自己還強壯,看著單薄的身體突然漲大一圈,中年人瞪大了眼,他反抗,但一向自認為自己的勁力在練身武者境里是佼佼者的他,卻發現在蕭陽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被按到地下的中年人又一次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