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lucy這樣說眾人也都安心的點了點頭。

「就算那些冒牌貨沒有那麼大的本事,但是我真正擔心的是……是藏在哪裡的超自然力量。」哈斯頓說道:「冒充著我們的的那些人上次已經去一次了,但是沒有成功這次又去,可見一定是上上下下打理好了做足了準備的了,但是,這有就從側面說出了一件事情就是那個超自然力量並不是多麼好解決的。」

「你怎麼變得憂心忡忡的。」mike說道:「這一次咱們的隊伍這麼整齊,大家的傷病又都已經好的服服帖帖了,一定不會有事情的。」

「如若真是這樣就好了。」哈斯頓低聲說了一句,低頭從飛機的窗戶向下望著,雙眉緊緊地擰在一起,似乎前路坎坷,它的下方有什麼阻隔一樣。

就這樣一路人都在休整中不斷前行,倒是很快就飛到了亞馬遜森林的上空,我們所飛的上空領域就是對應著亞馬遜森林沒有被人真正開發過的部分。所以即便有飛機在上空盤旋,也幾乎不會受到政府警告,因為這一帶根本就沒有信號。

「好,我們馬上降落!」茉莉一邊說飛機就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呢急速下降著,飛機裡面的大家東倒西歪。

「大家都抓緊了,坐穩了。」茉莉說道:「我們必須在1分鐘內下降800米,以免被他們發現。」

眾人這時候那裡還有什麼功夫應答,一個個都在抵禦急速下降帶來的生理反應。

我本身就輕,這一個急速,整個身體就更是來不及坐穩,正慌著,德里克就騰出一隻手來穩穩地鉗住我的腰身,就像深深紮根的榕樹一樣,我不動分毫。

我看了一眼他的胳膊,所有的肌肉都像是被瞬間激活了一樣,有力地綳著,甚至可以看見血管。

就這樣,我們成功掩人耳目,將飛機降落下來。

飛機一降落在茉莉做了周邊迅速檢查之後,我們馬上帶好物品集體下飛機,將飛機鎖定,之後淹沒在周邊的草叢之中。


飛機體型太大,難免會被人發現, 崇禎八年

在草叢之中淹沒了半刻確保並沒有人發現我們的飛機降落之後,我們這才按下心來,尋找那些冒牌的我們的去處。

「所以我們現在是在哪一個位置?」mike問道。

「不是都說了沒有任何的電子設備可以使用啊。」茉莉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得趕快找到他們,這麼大的林子,別說他們比我們提前降落了那麼久,往哪個方向走都是有可能的吧。」mike道:「再不趕緊找到,我們找到他們的機會就更少了,也就只能靠偶遇了。」

「我想,我已經找到一個了。」lucy低聲說著,低頭望著自己的腳底。

眾人連忙放眼望過去,只看見在lucy的腳邊的樹叢之中隱隱約約躺著一個人的屍體,我們仔細去看,果不其然草叢裡躺著的就是mike,當然,此mike非彼mike。

「我的天啊。」mike湊過來看了一眼說道:「沒想到我死了之後就是這個樣子,真實此生無憾了。」

「你們看他的脖頸。」茉莉忽而說到,我們眾人就連忙去看,在這個冒牌的mike的脖頸上是一條太過清晰的勒痕。

「是被勒死的嗎?」茉莉道:「這麼大的一條血痕。」

「這就奇怪了。」康普頓說道:「這裡算得上是沒有人眼的地方,在這種人跡罕稀之地,除了他們自己還有什麼人呢,被勒死,那很有可能就是被自己的隊友勒死的。」

「你的意思是他們之間出現了內訌?」我問道。

「不像是人勒死的。」德里克說道:「你們再仔細看看那道血痕,一般來說正常人的力量也就是勒死只不過是一道淤青罷了,但是他的這個淤青明顯是向下凹的,而且發生了很大程度的變化。」

「不錯。」我側著頭從側面望著這具屍體的脖子說道:「從正面看不容易發現,但是從側面來看的話,整個脖頸的確是下陷了不少。」

「那也可能是勒死他的人力大無窮也說不定啊。」mike道。

「不是。」德里克繼續說道:「我熟悉各種傷痕,這個傷痕絕對不可能是一個正常人類能夠做到的。你們看,正常的人類似一個人用的是繩子即便不是繩子,那些東西本身也是有摩擦的,所以即便勒人的兇手力量多大,這個造成的下線的凹面的表面也應該是不平的,至少是凹凸的,但是這個,你們看看,這個凹陷簡直就是完美凹陷,別說粗糙了,都非常的光滑的平順,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的。」

「」那麼又會是誰做的?我道:「或許用的是什麼平滑的工具?」


德里克搖了搖頭說道:「工具再平滑人的用了也是不肯能達到絕對平滑的,而這一個卻是絕絕對地的平滑。」

「啊!」沒等我們反應過來,茉莉的尖叫聲就響了起來,我們回身望去,茉莉被一個倜然出現的類似觸手一樣的東西抓住了腳踝,拉在半空。


「茉莉!」我剛要上前,德里克就一把拉開我,我一回頭,德里克卻也已經被另外的觸手纏住了身體在半空之中揮舞。

「這種情況,先自保吧!」哈斯頓出現在我的身後拉了一把我,我只覺得身體四分五里,再次腳踏實地的時候卻已經在距離杠杠的位置大概100米之外的草叢之後。

我望過去,大家所有人都被那些從地面裡面伸出來的觸手束縛住了,根本沒有辦法發力。

「這些是什麼?」我望著這些生物,新生恐慌。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哈斯頓說道:「他們應該是no8的力量。」

「no8?」我望了一眼哈斯度數說道:「你說的是你的那些該死的吸血鬼同類?吸血鬼伯爵?」

「嗯。」哈斯頓點了點頭說道:「no8的力量是馭木之術。」

「御木之術?」我一愣說道:「難道說他可以控制植物?」

哈斯頓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因為身邊的一草一木很有可能都已經成為了他的手下。」

我一著急,回身望過去,德里克等人都被那些噁心的觸手捆綁著在空中甩來甩去。

「在這樣下去,指不定要受什麼罪。」我道:「blake為什麼不是放電流?」

哈斯頓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就不要指望blake的電流在此時此刻能夠派上用場了。」

「你什麼意思?」我問道。

「所謂木元素之中本身就含有雷電引子在,所以blake的電流在此時此刻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傷害能力的。」哈斯頓說道。

「照你這樣說。」我道:「照你這樣說,冰雪也是用不了了,真是失策沒有讓朱雀來,這麼大的觸手群我的火焰魔法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搞定。」

「我勸你還是不要。」哈斯頓說道:「我們這一次可算得上是完完全全落在no8的圈套裡面了,亞馬孫河流,植物簡直就是植物的王國,而且這裡幾乎三步就能見到水源,空氣潮濕,你的火焰能力在強大也不能涉及到亞馬遜森林千分之一的面積,所以你要是這個時候衝出去施展火焰,只能招惹到這些植物,最後的結果就是我們所有人都被活活地勒死,要我說,咱們先不要著急,總會有法子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可是康普頓他們怎麼辦?」我心急火燎地望過去,忽而發現被束縛的人少了一個。

而這個在我一轉眼的時間裡就消失不見的人,下一秒他就拉住了我的手。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德里克你……」我正好奇德里克是怎麼那麼快自己擺脫掉那些看起來光滑無比的噁心的觸手的,但是我一回頭,一看見他黃色的狼瞳以及突起的獠牙,心中就知道了大半,植物終究是植物怎麼可能敵得過野獸呢。

「你沒受傷吧?」德里克目光有力帶有威脅意味地瞥了一眼我身邊的哈斯頓,這樣問著我,一邊有意無意地將我的身體拉向他。

我搖搖頭說道:「我沒事,重要的是我們得想辦法把大家從哪些噁心的植物觸手手裡救出來。」

「跟我來。」德里克說著就拉起我的手,哈斯頓制止道:「你們不能打草驚蛇。」

德里克望了哈斯頓一眼嘴裡面冷冰冰地蹦出四個字:「與你無關。」言畢就拉起我的手向著另外一個更靠近觸手的方向跑過去。

「其實他也是好心。」我說道。

「你是望了他的所作所為了么?」德里克悶聲說了一句,我倒是也沒有聽清楚。

待我們一路藏身到了大榕樹的後面,我問道:「我們要怎麼辦你知道嗎?」

「你聽著。」德里克轉身望著我道:「我可以做,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害怕。」

「我不會害怕的。」我道:「你是救人,又不是殺人更不是濫殺無辜。」

德里克點了點頭,眼神非常的複雜,他說道:「我到前面去救他們,他們脫離觸手的束縛之後你馬上想辦法讓他們離開,畢竟主場作戰,對於那些觸手們來說,只要根不滅,那麼很快就可以重新吸收植物精華,復活過來。」

「我可以先製造結界。」我道:「這樣暫時就可以保住大家的性命了,畢竟大家被這些來路不明的觸手束縛了這麼長的時間,肯定一時半會不能跑得太遠離。」

「好,那你就設置結界。」德里克點點頭,轉過身去,緊接著,只聽見蹦的一聲巨響,他的衣服撐爆裂開,肌肉迅速膨脹,雙臂的肌肉幾乎加倍了十幾個層次,而他的雙手也逐漸幻化成為了狼的利爪,我這才明白他為什麼要在動手之前說那麼一番話了,原來還是擔心自己的狼人形象會激起我內心的那一段並不愉快的環境。

我只顧想著了,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康普頓就首先已經落在了地上,遠遠望去,其他的觸手也紛紛被撕裂,被觸手摺騰的心神具疲的眾人都聚集到了我的身邊,哈斯頓也望向著那個在半空之中撕裂罪惡的男人,眉頭皺的緊緊的。

「德里克你快些!」我大聲喊著。


德里克似乎正埋頭苦幹根本就來不及回答我。而這些觸手一格格的都好像是被眼前這個狼人激怒了一樣,全部拋下我們不理,集中起來向著德里克攻擊。

「我們不能幹看著啊。」茉莉道:「我們得做點什麼。」

「可是這些觸手本領太大。」哈斯頓說道:「我們上前去搞不好幫不上忙,反而又被纏住豈不是忙中添亂?」

「你真是個做大事的人。」我瞥了一眼哈斯頓說道:「剛剛要去救大家,你說要臨危不亂,這會子,德里克一個人為了救大家陷入苦戰你又是說不要插手?你真有意思。」

「不是,你沒有理解我說的話。」哈斯頓忙著解釋說道:「我並不是說不救,而是暫時不能救……」

「用不著你去。」我冷冰冰地說著就走上前去。

「沙琪瑪!你不要意氣用事!」哈斯頓在後面追過來。

我一個轉身腳底出現一個魔法圖騰,哈斯度他們就消失在我的眼前。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我的結界法術也算是有了長進至少可以控制自如了。

「德里克!」我大喊著走上前去。

「你來幹什麼!」德里克一邊應付著那些觸手一邊喊道:「我不是說了,你不要過來嗎?!」

我在兩米開外的位置站住了腳道:「可是我總不能留著你一個人不管。」

「很多時候就必須只有我一個人!」德里克低吼了一聲,一爪子劈在了一個欲要轉頭攻擊我的觸手身上。那觸手瞬間無力地癱軟在地面上。

「你還愣著幹什麼?」德里克喊道:「快點走啊!啊!」他話沒說完身體就被觸手們纏住,或許和這些東西的鬥爭糾纏讓他真的越來越沒有了體力,他掙扎著,但是身體卻逐漸被那些觸手纏的更死。

我心中著急衝上前去,好歹自己也是有吸血鬼獵人體質的人,可是終究沒有狼人的利爪,拿觸手得了個空,狠狠地甩了一下我就被甩出了幾十米遠。

「啊!」我重重地摔在地面上,那些觸手似乎都把力量集中在了束縛德里克的身上,德里克的身體幾乎都被纏繞的看不見了,他望著我,脖頸因為束縛越來越紅,窒息,他掙扎著似乎還想要說什麼,卻猛地閉上了雙眼,陷入了昏迷。

「德里克!」我站起身來,熊熊的火焰燃燒著。但是我發現一切是那麼的無力,因為火焰燃燒的一瞬間,相當於現在的幾百倍數量的觸手都猛地出現在我面前。

我的火焰或許制服其中五六個也就差不多了吧。

「我可以放了他。」 一見鍾情,毒寵絕色小嬌妻 ,我抬頭望過去,一個身影從遠處走過來。

「你應該就是no8了吧?」我冷冷地問道。

「不錯。」no8說道:「在下就是no8,不過我是誰現在也不是多麼的重要了,我看著你好像和那個狼人的關係不一般吧?」

「要你多嘴!」我道。

「呵呵,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要是這事兒發生在別人身上早就和那一幫子和你們長得一摸一樣的山寨貨一樣留在這裡的土地裡面作肥沃的肥料了,但是你,我們來做一個交易。」

「交易?」我望向德里克,看著他的臉色不向瀕危,我稍稍放下了些心說道:「你倒是說說是什麼交易?」

「很簡單,以物換物,以人換人。」no8踱著步子說道:「只要你願意老老實實地和我回到吸血鬼城堡,那這個狼人我就放了他,而起永遠也不會有其他的吸血鬼傷害他怎麼樣?」

「你是在威脅我嗎?」我冷冷地下意識地換了一種口氣,這種被威脅的感覺莫名其妙地就勾起了我心中的怒火,我的大腦在一次變得模糊起來。身體似乎已經不是在由自己控制。

我抬起頭來,眼神之中的凌力之氣讓眼前的這個no8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他強裝著內心的變化說道:「你到底做不做?你要是不做!觸手們!」

他一聲令下,那些觸手似乎就有要進一步發力的趨勢。

「跪下!」我低聲說道。

「啊!」no8猛地跪在了地面上,身體就像是完完全全不被自己控制一樣。

「果然……」no8低聲說著,那些觸手都消散離開,德里克的身體落在了地面上。

「果然什麼?」我問道。

「女王陛下。」no8忽然說道:「十三伯爵no8恭迎女王回歸。」

「女王?什麼女王?」我問道。

no8抬起頭來說道:「no1伯爵早就覺得您是女王轉世,只不過您一次又一次的表現讓我們知道您似乎還沒有覺醒,才下定決心派我出來激怒女王好讓女王您覺性,帶領我們繼續闖蕩天下,稱霸超自然力量啊。」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冷冷地回答道:「你以為你這樣就能夠沒事了嗎?你今天一定得死。」

「女王大人!」no8抬起頭來道:「女王大人,您的力量可以間斷地因為怒氣和情緒的波動而覺醒,但是您的記憶卻被封印在了時間之門裡面,只要您回答吸血鬼城堡,有我們的協助,打破記憶之門讓您的記憶回歸簡直就是簡單至極。女王大人,你要三思啊!」

「記憶之門?」我道:「我的記憶?」

「是啊!女王大人!」no8的眼神之中燃起希望道:「您的回憶就會全部回來。」

「是嗎?」我的眉毛輕輕一挑道。

「是啊!」no8的話還沒出口,笑容還沒有來得及釋放就被劇烈燃燒的火焰所吞噬乾淨,化作了虛無的土灰。

我站起身來走向德里克,心中卻想著no8說得所謂的女王所謂的記憶之門,忽而只覺得一陣頭疼,腳一無力,落在了地上。

「時間之門?真的存在嗎?好熟悉的感覺。」


刺眼的白光之下,我陷入沉睡。

迷迷糊糊著,只覺得眼前閃現過一些既熟悉又陌生的畫面。

裡面有好多人,有我有德里克也有哈斯頓。

但是一切就好像是一場夢一樣,支離破碎,我沒有吧發從這些零散的畫面之中得到什麼信息。

睜開眼睛的時候,他裸著的胸膛正墊在我的香肩之下。

「我這是怎麼了?」我迷迷糊糊地問道。

「你太累了。」德里克的聲音響了起來。

「怎麼回事?」我睜開眼睛才看見自己就在飛機的床上,德里克和我一起躺在我的床上。

「那些觸手消散了,你暈倒了,大家從自動解開的結界裡面出來了,我們現在正在以卧底的身份前往wps總部。」德里克說道。

「那你呢?」我道:「他們沒有替換你啊。」

「我就是你們這一次抓到的俘虜。」德里克笑著吻了吻我的肩膀。

「等等,你為什麼沒穿衣服?」我一愣,抬手往被子裡面摸了摸,一下子就碰到了某個物件,連忙伸出手來,這貨卻猛地按住我的手,不讓我動。

「哎呀!你幹什麼流氓啊!」我紅著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