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辦法?」庄哲意外的問。

女帝打臉日常 高小秋他也認識,只是不太熟悉罷了。

「搜魂攝魄!」高小秋慢慢的說道。 “奇怪,怎麼可能突然暈倒呢,我們還什麼都沒有做呀。難道是這丫頭在耍什麼花招?”大長老在一旁自言自語道。

最消極的,應該是天天了,他看到我倒下去之後,心裏害怕的不得了,生怕我出了什麼事情。這樣毫無預兆的突然倒下去,一般是不會發生的,而且我本來就沒有什麼毛病。天天在我的身體裏呆這麼久,當然知道這個問題,所以他纔會害怕。

我雖然昏倒。但心裏卻還是有那麼一絲一絲的清醒,也是可以聽得到他們在說的話的。但最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我竟然在我的腦海裏看到了天天,但卻不是現在的天天的樣子。

我問他:“你是誰,爲什麼長得跟天天一模一樣?”

那個天天回答道:“我就是天天啊,你不認識我了嗎?”

“不,這怎麼可能呢,你不可能會是天天,雖然長着一張一模一樣的臉。但是身上穿的衣服根本就不是天天那樣子的。”他真的跟天天長得一模一樣。我也有點相信他是天天,但是不管是說話的語氣,還是衣着打扮上,都不像是天天。

“你說我穿得跟他不一樣,但是我就是天天。我是以前天天,而不是現在的天天。”天天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以顯示自己真的就是天天。

好吧,這話說得確實有信服力,我也相信了他就是以前的天天。“那麼以前的天天,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呢。”其實兩個人出現在同一個世界,這本身就是一個不合實際的事情,但是我還是寧願相信他。

“我是來告訴你,我應該怎麼樣使用的。我知道你們現在遇到了危機,所以我纔出來找你。”天天這句話對我來說無疑就是救星一般的存在,看來我還是很幸運的。

“天天,你快告訴我你到底應該怎麼樣使用,我現在纔好出去啊?”說到這個,我突然一下子激動起來。只要有了使用劍的方法,我就有機會能跑出去了。

就在天天教我如何使用的時候,外面已經手忙腳亂了。沒有人知道我爲什麼暈倒。金寧他們找來的醫生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因爲什麼原因昏倒,因爲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問題。醫生檢查了一遍又一遍,也都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

“怎麼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會突然暈倒?她身上應該也沒有什麼病啊。”大長老看着醫生問道。

二長老看着醫生一邊也說道:“對啊,我們什麼事情都沒有的做,她什麼會突然暈倒呢?難道是你技藝不行,沒有檢查出來嗎?”二長老說話分明到了一種質疑的意味,在他看來。就是這個醫生的問題。

喪夫 醫生看着他們兩個說道:“你們說的這不可能,我用專門的儀器檢查了一遍又一遍,不可能會有其他的問題。”顯然他也對兩位長老的質疑有些生氣。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吃這碗飯的,根本就不可能出問題。既然不相信的話,就不應該叫他來檢查。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金寧在心裏暗暗的想道。

在所有人都在思考我爲什麼還沒醒過來的時候。我也突然一下的睜開了眼睛。

首先注意到我醒過來的天天,他看到我醒過來趕緊問道:“主人你剛纔怎麼突然一下就暈倒了,現在沒事了吧。你都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怎麼了呢。我真的好害怕你像提前那樣了,真的好害怕。”天天在我剛纔暈倒的時候整顆心都一直懸着,生怕我出什麼問題。

我淡淡說道:“天天我沒事。剛剛只是突然一下暈倒了而已,身體沒有什麼大礙的,你就放心好了。”就在剛剛天天教我的時候,我突然一下子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了一些東西,就像是看電視劇一樣,一幕一幕。在我眼前閃過。我想不起來是在哪裏看到過,只覺得莫名的熟悉,像是經歷過一樣。看得我一下子心情很沉重。

天天看我對他挺冷漠的樣子,心裏一陣的奇怪,突然一下子暈倒了,然後醒過來就非常不對勁的樣子。就好像不是同一個人一樣。

天天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驚恐的睜大了眼睛。

“我知道怎麼用你了,天天。”我突然這樣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主人你在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呢。”天天這樣說道,但是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我在說些什麼了。只是他故意裝傻,不想承認罷了。

不管天天說了什麼。我還是繼續說道:“就在我剛剛昏倒的時候,我看到以前的你了,然後以前的你告訴我,我應該如何使用你。天天,你爲什麼不告訴我這件事情呢,是不是我不昏倒,他不告訴我,你就準備一直瞞着我,不想讓我知道?我不懂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就算是沒有百分之百成功的可能性,但是難道我們就不應該試試看麼?直到現在你還在跟我裝傻,你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你忘了。你心裏在想些什麼,我都可以知道。”我無情的揭穿了天天的謊言,我知道他不是故意不告訴我,只是害怕我受傷而已。

“對不起,主人,我……”天天開始不知所措起來,他確實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但是如果失敗的話,就會連我一起受傷所以他寧可自己受傷。

我嘆了口氣說道:“算了。這件事等我們出去之後,你再告訴跟我說清楚。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先出去。”

假愛真婚 我把手指咬破,把血滴在劍身上,然後開始默唸一串天天交給我的話。突然一下子,整個房間都充滿了刺眼的光芒,等光芒暗下來的時候,我的手上出現了天天的那把劍。

看到劍之後,天天也是微微震驚了一把,就算是有了所有的一切,沒有天賦,沒有和這把劍的心意相通,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成功的。

之前動靜小,金寧他們沒有注意到我已經醒來,現在因爲劍的出現,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我。 劉良的眼睛突然瞪大,他不可思議的看著高小秋。

「你也會異能?哈哈……你完了你完了,你會成為那些人的實驗目標,哈哈……」他的口中發出奇怪的笑聲。

「閉嘴。」

高小秋的手中出現了一張紅紙,她用紅紙貼住了劉良的嘴巴。

劉良雙目圓瞪,卻已經說不出話了。

「可以嗎?庄隊……」高小秋又問了一句。

庄哲想了想,點了點頭。

「搜魂攝魄之後,他就會死。」高小秋提醒了一句。

庄哲點點頭。

這樣的人,別說他一定會死,就算死了也是為民除害了。

「除了紫萱姐,其他人都出去吧。」高小秋說道。

病房裡面只剩下了兩個女人還有劉良。

「搜魂攝魄!」

高小秋的手中出現了一些裁剪好的紅紅紙,這是她施展手段的載體。

劉良突然泛起了白眼,他的身體不斷地哆嗦。

「厲害啊……」

蘇紫萱的腦子裡響起蛟褫的驚嘆。

「有多厲害。」蘇紫萱問。

「不下於你的男人……甚至更強。」蛟褫回答。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高小秋。

「搜魂攝魄!」

高小秋的手呈爪狀,抓在了劉良的頭頂。

「不對!」

蛟褫的聲音都有點變了。

蘇紫萱都有些無語了,這蛟褫怎麼一驚一乍的了。

「又怎麼不對了?」

「不對就是不對!這樣的手段這不是簡單的搜魂攝魄……這是直接將對方的靈魂抓了出來,強行的讀取對方的記憶!這樣的手段……對於受術者極其的……慘烈。」蛟褫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劉良,她發現劉良的狀態的確不太對,他的雙目圓瞪,可是黑眼珠幾乎都不見了,只剩下了嚇人的眼白。

整個人都在不斷地抽搐,看起來就像是被通了電一樣。

嘴角還有大量的白色泡沫湧出,喉嚨發出荷荷的聲音。

高小秋終於鬆開了手,劉良的身體猛的一挺,人已經一動不動了。

蘇紫萱試了試,人已經斷了氣。

高小秋看了看蘇紫萱。

「劉良知道的東西也不太多,不過他的記憶裡面有一群恐怖的人,這些人用人體來做實驗,手段及其殘忍!還有一個奇怪的地址,我覺得我們可以去看看。」她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

「紫萱姐,這些東西要和東海市的警察說嗎?」高小秋問。

蘇紫萱想了想,他現在還不知道庄哲對樂天殺人這件事的具體態度。

「先等等!」她說道。

劉良的屍體很快就被送到了東海市警局解剖室,蘇紫影快速的開始解剖,可是她也碰到了和山海市警局一樣的問題。

這具屍體太高端了……

最終幾乎整個警局的力量都參與了進來。

與此同時那個被樂天的銅匕首扎死的女人屍檢結果也出來了,蘇紫影將這份屍檢結果地給了庄哲。

「你是說……樂天刺中那個劉瀟的時候,她人已經死了?」庄哲看著蘇紫影。

「不是我說的,這是事實!這個女人的心臟被不明的寒氣侵襲,已經停止了跳動,所以在我姐夫一刀刺中她的心臟之後,她的出血量才會不太大。」蘇紫影回答。

庄哲點了點頭。

他又看了看這份屍檢報告。

「紫影……你應該知道你和樂天的關係,這份屍檢報告讓你師父重新做一遍!然後送給我。」他慢慢的說道。

蘇紫影一愣。

「多謝庄隊。」她說道。

蘇紫萱得知樂天殺人的事件已經已經和他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的時候,她也鬆了口氣。

「庄隊!我現在需要大量的人手,我需要東海市警局的人配合我!」她看著庄哲。

「你有什麼線索嗎?」庄哲驚訝的看著蘇紫萱。

「有!我從劉良的口中發現了一個幕後人物的據點!」蘇紫萱回答。

庄哲面帶驚色。

「我馬上召集人手。」他快速的離開了。

大量的警察向著東海市城東郊區趕去,他們以極快的速度包圍了一座私人醫院。

這家醫院在東海市並不是很有名,病人也不是太多,但是好像存在了好多年的樣子,一直沒有倒閉。

「一個人也不許放出去!」庄哲命令。

大量的警察快速的衝進了私人醫院,控制了裡面所有的醫生和護士,整個醫院內只有三個病人,他們也被警察控制了!

「你們做什麼?警察也不能隨便抓人!你們有什麼理由來我的醫院搗亂!」

醫院的院長暴怒的看著面前的庄哲等人。

「這是搜查令!」庄哲哼了一聲。

他取出了一張紙在這個傢伙的面前晃了晃。

院長不說話了。

「這麼大的醫院……你們只有三個病人?我想問一問,你們的醫院是靠什麼活著的?」庄哲冷冷的看著院長。

「這是我們醫院的事情和你們警察無關。」院長哼了一聲。

庄哲點了點頭。

「有人舉報你的醫院涉嫌非法器官買賣!你有什麼解釋的?」他又問了一句。

沒想到這一句話一出口,這個院長面色大變,他臉色漲紅的沖著庄哲呵斥:「你胡說八道!你血口噴人,我要投訴……」

庄哲拿出了自己的警證,在這個院長的面前晃了晃。

「記住我的名字,不要投訴錯了!下令……徹底搜索整間醫院,一個角落也別放過!地下室、停屍間這些地方全部都要給我仔細搜查!」他一揮手。

院院院長看著庄哲,他不說話了。

高小秋走到他的面前,她仔細的看了看這個男人。

「我和你說……你要倒大霉了,今天就是你的大破之日!你最好的結局就是做一輩子牢,不過我估計你會被槍斃。」她慢慢的說道。

醫院院長臉色大變,他驚恐的看著高小秋。

「紫萱姐,我們也去找!」高小秋說道。

她和蘇紫萱比一般的警察手段更多,找起人或者東西更加方便一些。

庄哲則是一直守著這個院長。

警察在醫院內穿梭,可是一直沒有什麼好消息傳來。

高小秋和蘇紫萱徑直來到了醫院的地下一層,這裡是停屍間所在的地方,陰冷無比。

「咚咚……」高小秋突然大力的跳了跳。 “她怎麼一下子醒過來了!”金寧最先反應過來,震驚地說道。

看到我手中的劍,大長老忽然興奮道:“對,沒錯!就是這把劍!只要我們得到它,劍魂就是我們的了!”

二長老看到劍之後,顯然比大長老還要激動,簡直是瘋癲。“對,對!就是那一把劍,只要有了它,我就可以振興我們金蠶教,不用再只是利用蠱毒立足,我一定可以成功。哈哈哈,我一定可以成功!看誰以後還敢不服我,誰不服我,我就殺了誰!”

我一直以爲想要得到劍魂。並用它做壞事的是金寧,但是我沒有想到竟然是幾位長老,而且竟然是爲了用這把劍,來進行屠戮!我還記得蕭朗給我講的,這把劍的故事,簡直驚心動魄,難以想象的血腥。但是現在,我才知道,如果我今天不逃出去,“屠夫”將會重新出世,幾千年前的悲劇又會重新上演!

“天天你聽到沒有,他們要用你去做些什麼。難道你還想幾千年前的事情再次發生麼齊!“看着懦弱的天天,我實在氣不打一處來,幾千年前的事情既然都已經發生了,就沒有必要一直記到現在,眼下的事情總是最重要的,一味的逃避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

天天開始渾身顫抖起來,對於這樣子的爭奪,這些年他已經見得太多了,但是他還是依舊不能習慣。

“天天,勇敢一點吧,很多事情總是學要去面對的。你覺得在今天這個情況下,在你已經知道了他們要用你幹什麼的時候,你還能就這樣坐以待斃麼?你害怕事情的發生,但是你又要選擇逃避,天天,你不覺得你這樣太可笑了麼?”在這個時候,我需要的是去激勵天天,去罵醒他,如果他一直這樣下去,事情永遠不會得到解決。

金寧不等我再說些什麼,就立即向我衝過來,想要奪走我手中的劍。

我只是本能的抵抗,我知道金寧比我強太多,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劍竟然不受我控制的自己行動起來。

我看到天天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痛苦之色,手指靈活的翻飛着,像是在操縱着什麼,我看了一下手中的劍。終於明白過來原來是天天在操縱着這把劍,我只會召喚,但不會用劍。

“主人,我想明白了。我已經逃避了上千年,這一次,我不能再因爲自己害怕,而去傷害別人了。幾千年前是因爲我,我不想幾千年後,還是因爲我。”天天雖然頂着一張娃娃臉,但是我卻似乎看到了一種無與倫比的氣勢。

我沒有說話,只是對天天笑了笑。明白我的話就好。我相信他們這麼想要的劍魂力量,是絕對不會小的,所以我有很大的把握。

就在我隨着天天的操縱和金寧打得水深火熱的時候,大長老和二長老也按捺不住。他們知道這樣的力量並不是金寧一個人就能夠抵抗的。金寧的額頭上早已經佈滿汗珠,她天生資質就不錯,學武功也比別人快,但是今天在面對劍魂的時候。就顯得很渺小,很無力。然而劍魂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們三個人就能夠抗衡的,雖然劍魂現在已經並不像以前那樣強大,甚至虛弱,但是殘存的力量也都已經難以估量。這也是爲什麼那麼多人都想爭奪天天的原因。

不過一會兒功夫,金寧已經支撐不住,身上掛彩。我雖然見過血,但是絕對沒有把別人用劍砍出血。我都不敢直接用眼睛去看。

大長老和二長老顯然不是等閒之輩,武功要高出金寧很多,現在也只是氣息稍微有些紊亂,並不顯得緊張。其實在現在這個社會,武功這樣已經是異於常人了,隨隨便便就可以撂倒很多人,但是他們卻並不滿足。

並不想只侷限於這樣,他們還想要的更多。如果這樣。就已經完全違反了我們現在這樣的社會平衡。

“哈哈哈,劍魂是屬於我的,它只屬於我一個人,沒有人能奪走它!”二長老近乎瘋癲。甚至比大長老還要瘋狂。

沒有人知道他心中有多少的不甘,他也從來都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這件事,因爲如果被知道,他的想法就會被扼殺在搖籃裏。從一開始,他就以爲自己會是大長老,成爲金蠶族最頂端的存在,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位置卻被別人奪走。他會屈居於人下。他一生自負,自傲,就對不容許自己最後是這樣的下場,於是他一直在算計。一直在等待機會。直到今天,他的夢想就這樣觸手可及。他想要違反和大長老的約定,奪到劍魂,殺了大長老,然後一舉統治整個金蠶族!

大長老想要劍魂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穩固自己的地位,他知道自己的地位是他勝之不武奪來的,但是他也是沒有辦法的啊!

而金寧呢,她本來就沒有怎麼想得到劍魂,因爲畢竟兩位長老都想要,她總不能在這個時候對他們說她也想要分一杯羹吧。她知道自己不及兩位長老,到時候萬一得不償失。連掌門的位置都不保,那就不好了但是現在金寧突然改變了注意,她身世的事情已經被小二和阿羅知道,要是他們傳出去。她就難以在教中立足,所以就算是得罪兩位長老,她也一定要得到劍魂。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目的和渴求,要說完全沒有,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些人的願望,實在過於醜陋罪惡了些。

金寧根本就不甘心,她沒有想過自己在有那麼一天,竟然會輸得這麼慘。所以即使是滿身的傷痕,她也還是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向我走來。

我不明白,金寧爲什麼要這麼執着。有的時候就因爲一些利益,一些所謂的虛榮,就值得賭上一切麼?

這樣想着,我也不躲躲閃閃,而是直接面對那些個個有着自己理由,卻又想方設法的要去傷害別人的人。如果我都不能直面他們,那麼我又憑什麼能夠打敗他們呢? 地板發出沉悶的聲音。

「地下好像沒有空間。」高小秋回答。

蘇紫萱點點頭,兩個人繼續仔細地查看,停屍間裡面空空如也,這醫院連個病人都沒有更不要說死人了。

可是停屍間的冷氣倒是開得挺足,一股消毒藥水的味道瀰漫在這裡。

「傻妞!下面有空間。」蛟褫突然提醒道。

「入口在哪裡?」蘇紫萱急忙問。

「不知道,我只知道下面有空間,入口你需要自己找。」蛟褫回答。

兩個女人有了這個準確的信息,兩個人精神大振,有警察也找了過來,兩個女人就喊過來幫忙。

「沒有什麼入口啊?」一個警察奇怪的嘟囔。

「肯定有!仔細找找。」

蘇紫萱依舊沒有停。

幾個警察一合計,他們乾脆直接將停屍間裡面的床都搬了出去,整個停屍間內空空如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