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馬車快速向繁華的大街駛去。

陌竹看了馬車一眼,搖了搖頭,他剛才看那彩蝶的背影,還真以為是王妃。

沒想到,真是彩蝶,而且那面容,像毀容了似的,十分驚悚,都嚇到他了。

看來他還是趕緊回府,用水洗洗眼睛好了。

車上,月嬤嬤一看到陌竹離開,頓時拍了拍胸脯,驚魂未定的道:「剛才好險啊,幸好王妃叫彩蝶提前給她化了這個痘痘妝,不然就露陷了。」

雲若月也鬆了一口氣。

幸好在出門之前,她叫彩蝶用胭脂水粉和紅墨水等東西,在她臉上化了類似於痘痘的妝容,所以才糊弄了陌竹。

其實彩蝶的化妝技術並不好,化得也沒有多像,是她剛才露臉后,及時的低下頭,陌竹沒有細看,而且被嚇到了,才糊弄住他。

南宮柔道:「王妃,我已經信守承諾,冒着風險把你弄了出來,現在,該你兌現承諾了吧?」

「你放心,我離開了王府,就不會再回來。你們把我送到前面就行,我自己會走的。」雲若月道。

她可不想暴露蘇七少在天香樓等她的事。

「王妃,你既然已經離開了璃王府,我希望你永遠別再回來,如果你食言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這裏沒有外人,南宮柔陰狠的盯着雲若月,眼裏折射出毒蛇般的冷意。 高中同學畢業之後很多人有幾年沒見,過得好的有,過得不好的也有。

時間默默的改變著一切,改變著曾經的青蔥少年們。

作為當時焦點人物之一的楚雪巧嫁人了,在大家的想象中肯定是嫁入豪門。

畢竟楚家也是豪門之一,雖然規模比較小,但也不是普通人能仰望的。

甚至楚雪巧帶來一個大腹便便的老男人,大家也不奇怪。

可是包間里的同學沒人會想到楚雪巧的老公那麼年輕,那麼……寒酸。

一身樸素到簡單,甚至可以說是簡陋的衣服,還背著一個不合時宜的帆布書包。

這真的就是女神的選擇?

同學們怔怔的看著葉凡,又看了一眼楚雪巧。

在曾經的女神臉上,大家只能看到幸福的笑容,沒看見一絲的尷尬、難堪。

看來楚雪巧並沒有嫁給富豪,而是嫁了一個普通的、平平無奇的男人。

都說巧妻常伴拙夫眠,老話兒說的還是對。

看著楚雪巧和葉凡站在門口,所有人心裡浮現出來這麼一句話。

所謂的同學會,並不單純是同學之間的聚會,尤其是參加人數越多的同學聚會,就越是如此。

聚會早已經有些變質,不再是感慨當年同學友誼的場所,反而成了各種攀比和炫耀的場所。

敢來參加同學會的,要麼心態非常好,不怕被人笑話;要麼就是混的還不錯,覺得自己有炫耀的資本。

再有就是想看看同學都在幹什麼,好有一些資源。

不過找資源的還是以大學同學聚會為主,畢竟高中太過遙遠,同學的境遇參差不齊。

像今天這個同學會,給關老師過生日的想法只是其一,更多的想法是炫耀一下自己這些年的成就。

尤其是老同學,從前什麼樣,現在什麼樣,更有炫耀的價值。

雖然很無聊,但富貴之後要是沒有炫耀的程序,如同錦衣夜行,索然無趣。

「我叫葉凡,是雪巧的老公。」葉凡牽著楚雪巧的手,面帶微笑做了自我介紹。

「是個醫生,在家給人看病。」喬麗艷小聲的補充了一句。

本來大家都對葉凡的坦然自若有些好感,而是加上喬麗艷的那句話,一切都變了味道。

醫生是極其需要平台的一份職業。

在家,當醫生,這是絕對不可能的。而喬麗艷把這兩個關鍵詞咬的極重,擺明了告訴所有人楚雪巧的老公有多不靠譜。

這種話擺明了是看不起葉凡,直接挑釁楚雪巧。

但葉凡和楚雪巧並不在意,只是一個普通人,和她計較什麼。

楚雪巧不理其他人,而是徑直走到坐在主位的關老師面前,「關老師,您好。」

「雪巧啊,你走路怎麼了?」關小哲見楚雪巧走路生硬,有些奇怪的問道。

關小哲已經退休,雖然還不到七十歲,但可能因為當高中班主任比較操心,頭髮都已經白了,彷彿落了一層雪。

上大學的時候楚雪巧還回母校看過一次老師,那時候關小哲沒現在這麼老。

她心生感慨,嘆了口氣。

時間荏苒,大家都變了。

「關老師,我之前出了點事,做完手術正在恢復。」楚雪巧含糊說道。

「人沒事就好,人沒事就好。」關小哲的手顫顫巍巍的抬起來,「雪巧,坐。」

「你上大學放假的時候還回來看過我一次,我記得。」關小哲又說道。

「關老師,您身體還好吧。」

說到身體,關小哲怔了一下,眼睛有點直。

身後有人拉了拉楚雪巧,小聲說道,「關老師的愛人生病住院,準備做手術。」

楚雪巧微微一怔,隨即看向葉凡。

葉凡笑了笑。

「你這人真是,我們剛把關老師哄高興點,又說到生病。」一個女生在旁邊埋怨道。

楚雪巧有些自責,「對不起啊關老師,我不知道。」

「沒事,誰還沒個生老病死呢。」關小哲嘆了口氣,「看你們都長大了,我們也就該走嘍。雪巧啊,我聽說你開了一家書店?」

「是。」

「做生意我不懂,但前幾天我去買書,咱們市的新華書店可都破敗嘍,就像是我們這些老骨頭。」

說著,關小哲有些傷心。

「你說你也是,做點什麼生意不好,怎麼和文藝女青年一樣還琢磨著書店呢。」關小哲帶著一點責備的問道。

幾個女同學聽關老師這麼說,都相視一笑。

都多大歲數了,還像是文藝女青年一樣,這也是她們想說的話。

開書屋那是賠錢的買賣,腦子裡都是什麼,怎麼想的。

楚雪巧當年人長得好看,又是天河楚家的人,學習成績也好,簡直無可挑剔,老天青睞她青睞到讓其他人妒忌的程度。

但現在看,也就那麼回事。

天河楚家一旦有個風吹草動,她這種繡花枕頭只知道敗家。幾個看楚雪巧不順眼的女同學都在偷笑,心生鄙夷。

要是換自己,不說重振楚家,至少也不能開個賠錢的書店不是。

「當年文理分班,我就知道你文藝,可是你數理化成績太好了,勸了你好幾天想讓你考清華姚班。唉……」關小哲說著從前的事情,有些遺憾,最後長嘆了口氣。

再怎麼都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了,往事不堪回首。

這次同學們有心給自己過生日,關小哲也知道不能抓住楚雪巧一頓埋怨。

但他畢竟心中遺憾。

「我一直覺得你應該和殷亮一樣考清華姚班,當年咱們班分明能有……」

關小哲忍不住嘮叨著。

葉凡並不覺得關小哲討厭,就像是醫生一樣,關小哲作為班主任也有自己的堅持和努力。

以至於這麼多年下來,他對當年楚雪巧學了文科還是很遺憾。

「殷亮,關老師說你呢。」喬麗艷見關小哲開始略帶訓斥的說楚雪巧,馬上招呼殷亮。

「大才子,趕緊來。」

殷亮瘦瘦高高,帶著眼鏡,很斯文的走過來。

「清華姚班的大才子,對了,你們為什麼叫姚班?我光聽這麼說來著。」

「什麼才子不才子的,姚班裡才子多了,我去那面才見到真正的學霸。」殷亮微笑,很和藹的說道。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清晨六點鐘。

伍德賽德的別墅主卧,西蒙洗漱后穿着衣服,大床上的兩隻大妖精還在沉睡。

兩女日本之行泡足溫泉之後的滑膩肌膚讓昨夜的西蒙愛不釋手,三人一直到凌晨之後才睡下。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男人的目光注視着她們薄被遮掩下的玲瓏妙曼,雅斯敏有些迷糊地睜開眼,輕輕翻了翻身子,看到大床邊的男人正在套上一件運動背心,略微被長發遮掩的嬌艷臉龐上露出一個晨起特有的慵懶笑容:「早啊,西蒙。」

「早啊,等下想吃什麼,我讓她們準備?」

「唔,好餓呢,不過不想起床。」

「那就在床上吃。」

「呵,還是不要了,會被嫉恨的。」

另外一邊的娜嘉聽到兩人對話也醒了過來,身子湊到雅斯敏身後,似乎在被子下攬住了腰精的細腰,微微抬起腦袋道:「西蒙,我要水果沙拉和堅果奶昔,嗯……也好餓啊,今天再加一份蘋果派吧,要D做的,她昨晚的那份就很好吃。」

西蒙點點頭,又看向腰精。

雅斯敏道:「我和娜嘉一樣就可以。」

別墅里其他女郎都已經起床,西蒙下樓後來到廚房交代已經開始準備早餐的阿麗雅和D女郎一番,就轉去健身房。

以往來三藩市很喜歡在伍德賽德的山間小路上跑步,這段時間卻不合適公開露面,現在的西蒙哪怕是外出跑步都可能被別有用心的媒體抓拍點評一番,無論他人如何,西蒙認為應對媒體輿論的最好方法就是讓自己消失,當然私下裏該進行的公關肯定不能少,要不然就要被人牽着鼻子走了。

剛剛踏上跑步機,小珍妮也跑來健身房,女孩同樣穿着背心短褲,即使個頭小小,身材比例卻非常勻稱協調,牛奶一樣的白皙肌膚更是西蒙的最愛。

選了西蒙旁邊的一台跑步機,小妖精啟動機器,一邊慢跑一邊巴拉巴拉說起自己最近的事情,還介紹了一下她關於門戶網站發展前景的一篇畢業論文,因為近水樓台的緣故,女孩能夠獲得很多第一手資料,因此很有遠見地判定門戶網站可能只是互聯網產業發展初期的一種過渡,將來的互聯網將會更加傾向於多元化和精細化。

西蒙倒是給傑夫·貝佐斯等人灌輸過自己關於互聯網1.0時代和2.0時代的很多見解,伊格瑞特在大方向上的發展規劃就是按此進行。不過,這些非常機密的論述甚至不會留下詳細的資質文件,貝佐斯等人也更不可能告訴小珍妮。

顯然,這些都是丫頭自己的感悟。

即使關於互聯網未來的判斷並不準確,但能夠看出門戶網站只是一種過渡,就已經超出了西蒙的預料。

隨意聊著,慢跑了半個小時,西蒙正要去樓上洗澡,一身香汗的小妖精就哼哼唧唧地纏上來,學霸轉花痴堪稱行雲流水無縫銜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