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寒水眼帘微垂,顯然不太適應這種直白的誇讚和欣喜的目光。

他轉移話題,「你做推車是想出去做生意?」

陳柳絮笑道:「嗯呀,我想去碼頭那邊開個小吃攤,看看生意怎麼樣,等攢到足夠的錢了就租一個鋪子,那地方有磚瓦屋檐,下雨也不用擔心。」

「你要籌備那麼多,銀子夠嗎,我這裡還有。」姜寒水問道。

「不用了,一個小吃攤用不了多少東西,大部分我都已經訂好了。」

「鎮上的菜不好找,我給你磨些豆腐?」

陳柳絮也想著把食材準備齊全,否則當天太忙了,「那就麻煩你了,對了,我還想做些土豆粉,你幫我把土豆給砸碎吧。」

還有豆芽她也要種一點。

姜寒水手一沾上木頭,動作就格外熟練利落,推車的結構並不繁瑣複雜,只在車輪上費了些功夫,一天時間他就輕鬆做好了,試著推了兩步,並沒有傾斜的跡象,他留了兩個凹槽,專門用來放置裝米飯的木桶,下方拼接了一塊木板,可以放鍋碗瓢盆火爐等東西,看上去寬敞又簡潔,陳柳絮滿意極了,比起現代的那種鐵皮推車也差不遠,姜寒水的手藝非常精湛細緻,只要走在稍微平坦的地方,她自己就可以推動。 周恆的反應,讓姬若水很是意外。

選擇做周恆的親傳弟子?

還是請求周恆幫忙引見炎無月,博一個渺茫的機會?

姬若水更擔心拒絕周恆好意,會掃了他的顏面。

想到這裏,姬若水有些為難地看了眼雕婆婆。

雕婆婆此時也有點懵。

她沒料到周恆居然會突然橫插一杠子。

這看似是給姬若水多一個機會,實際上是在考驗她的心性啊!

明白了周恆的意圖后,雕婆婆很明智地選擇了閉嘴。

殿下,對不起,這個選擇只能由你自己來做!

如果是雕婆婆來選,她肯定會選擇拜師周恆的。

恆水仙宗掌門親傳弟子身份,放眼整個仙元大陸,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未必會比炎無月的弟子差!

更重要的是,雕婆婆喜歡能把握住的東西。

浪費難得的人情,面見了炎無月,若是被她拒絕收徒呢?

當然,這只是雕婆婆的想法……

雕婆婆不知道姬若水會怎麼選,也不想干涉她。

姬若水看到雕婆婆沒給任何提示,明白了,這是她自己的命運,要自己來選。

「公主殿下不要着急,慢慢思考後再做決定。」

周恆不緊不慢地說道。

就在這時……

姬若水忽然回頭,正視周恆,沉聲說道:

「弟子多謝掌門垂青,但弟子還是希望掌門能夠幫忙引見一下炎長老!」

姬若水婉拒了周恆的好意!

「哦?」

周恆眼中閃過一絲意外:

「能說說你為什麼要這麼選嗎?」

姬若水咬牙說道:

「弟子初學道法時,雕婆婆曾經教導過弟子,修仙最重要的,就是不忘本心。」

姬若水此行的本心,就是請求周恆引見炎無月。

如果因為周恆的試探,改變了主意,證明她意志不夠堅定。

這樣的心性,即便有再好的修鍊資源,也很難成大器。

姬若水堅定信念,哪怕最終不能成功拜師,她也是順着本心在走,輸而無憾。

周恆聽到這話,微微點頭,目光轉向雕婆婆:

「道友教得不錯。」

雕婆婆低頭應道:

「周掌門謬讚,老奴慚愧!」

雕婆婆有點擔心,姬若水這樣選,會不會讓周恆不開心。

畢竟周恆好像很想收姬若水為徒的樣子!

但很快,雕婆婆就知道她想多了。

「我這就送你們去天劍峰,拜師的事,你們與我那師妹好好商量吧!」

周恆語氣隨意地說了一句,然後沖着姬若水和雕婆婆扇了扇翅膀。

一陣輕風吹來,姬若水和雕婆婆只感覺眼前景象一陣恍惚,等她們回過神時,已經身處一個方圓幾里寬的山頂平台。

山頂平台靈氣極度濃郁,周圍有巨石、花圃、園林、水池,不遠處還有一棟兩層小樓。

「這是,天劍峰絕巔?」

姬若水感受到周圍吹來的冷冽寒風,看着遠處變得低矮的各種大小山峰,臉上充滿了震撼。

「好一手大挪移術!」

「周掌門的修為,恐怕早已達到了返虛境界!」

雕婆婆語氣充滿了感慨。

返虛境!

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周恆的大挪移術已經像神仙手段了。

這樣的大修士,如果要對她不利,她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不對……

雕婆婆恐怕到死都不知道是誰對她出手了!

境界差距太大了!

真不愧是恆水仙宗掌門!

雕婆婆對周恆充滿了欽佩。

但很快,雕婆婆就察覺到不對勁……

「怎麼沒見到炎長老?」

「難道……」

「周掌門只是把我們送過來,沒有跟炎長老提起殿下拜師的事?」

雕婆婆臉色古怪地說道。

「啊?」

「掌門不會這麼做吧?」

姬若水聽到這話,整個人都驚呆了。

雕婆婆苦笑,真的不會嗎?

我怎麼感覺猜對了呢!

不然的話,炎無月就算不想收徒,也該開口趕人了。

哪會像現在這樣,什麼反應都沒有!

「雕婆婆,我們該怎麼辦?」

「要去炎長老的洞府拜訪嗎?」

姬若水試探問道。

雕婆婆連忙搖頭:

「殿下可別亂來,這是炎長老的潛修地,沒有經過她的同意,咱們最好別亂走!」

「否則,可能會有殺身之禍的!」

作為散修,雕婆婆太明白江湖險惡了。

很多大修士的洞府,別說走進裏面亂闖,哪怕靠近都有可能會被強大陣法給轟殺。

如果周恆真的沒有通知炎無月,就把她們送來這邊。

最好的選擇,就是待在原地不動,等到炎無月發話再說。

就在姬若水有點傻眼之時……

一個丰神俊逸、玉樹臨風的少年公子,提着一根黑黝黝的棍子,從不遠處那棟二層小樓里走出。

「咦,是王昊公子!」

姬若水看到王昊,心情突然變好了不少。

一是因為王昊救過她的命,二是因為王昊能夠幫她擺脫眼前的尷尬局面。

「是王前輩啊……」

雕婆婆在之前的戰鬥中,因為率先倒下,並沒有看到王昊大發神威。

但她已經從姬若水和佟長老口中聽說了王昊一拳轟碎元嬰後期晶石傀儡的經過……

面對王昊,雕婆婆心情非常複雜。

此人才十八歲啊!

竟然已經開始踏入化凡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