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出修長如玉的手,瑩潤的指尖輕輕碰了碰那快要奪眶而出的淚珠兒。

劍秋猛的側過頭,避開鳳天的手指。

鳳天輕輕嘆了一口氣,將臉埋在劍秋的頸間,指腹溫柔的一寸寸撫過劍秋那倔強的小臉,聲音低低的,有著濃得化不開的寵溺與縱容:「我向來不喜歡與人碰觸,而且,我並不知道是你!」

拉過她纖細的小手,那雪白纖細的手背,微微泛紅,鳳天輕輕湊至唇邊吻了吻:「秋兒,你信我!」

劍秋側過臉,不去看他。

鳳天輕輕啄了啄那如桃花般誘人的紅唇,被她那嬌媚的樣子勾得全身躁熱,下腹傳來一陣衝動,根本不受大腦控制。右手在劍秋後背上輕盈遊走!

劍秋能清晰的感覺到鳳天的手指,痒痒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扭動著身體,身體開始莫名的躁熱起來,看著鳳天那含笑的俊顏,劍秋彷徨無助的抓住鳳天的衣襟,努力的想要錯開兩人的身體。

那種陌生的感覺如此熟悉,又如此讓人著迷,劍秋神情迷離的看著鳳天,忍不住低吟出聲:「鳳天……」軟軟糯糯的聲音是劍秋從來沒有聽過的,她幾乎懷疑那是不是自己的聲音。

鳳天忍不住輕輕吻了吻那雙水漾般的杏眸,右手忍不住從劍秋胸前的衣襟探入。微涼的感覺讓劍秋忍不住瑟縮了一下,一股奇異的感覺自鳳天的指尖傳到心頭,麻麻痒痒的,如同貓抓般難受。

劍秋忍不住將自己那纖細的**貼近鳳天,想要更多,卻又不知道要什麼!

身上突然一輕,劍秋眨了眨眼,一時沒反應過來。

鳳天大手一攬,將她整個人摟進懷中,精緻的下顎抵在劍秋的頭頂上,溫柔而剋制的說道:「秋兒,現在不行!」

劍秋羞紅了臉,整個人縮在鳳天懷中,就算再不懂,剛才那種猛浪的動作,還有那嬌軟的聲音,無一讓劍秋覺得窘迫,輕輕動了動身體,卻感覺身體被鳳天一把按住,劍秋不解的抬眸望他。

「秋兒,我也不是聖人!」鳳天按住她不乖巧的動作,再動下去,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把持得住。

!! 「我們不是夫妻嗎?」劍秋疑惑的看著鳳天,難道這種事情不是夫妻之間應該做的嗎?揪著鳳天衣襟的雙手鬆了又緊,緊了又松,卻始終沒有放開過。


鳳天看著那精緻絕美的容顏,微微閉了閉眼,神色疏淡的說道:「我說過了,我們之前……」

「我不要聽之前!」劍秋霍然從床上坐起來,原本微敞的衣襟被這突然的大動作拉得更開,露出裡面雪白的肚兜,而劍秋猶不自知,只是倔強的看著鳳天,看著那眉目如畫的俊顏,看得她心都疼了,猛的別過眼,劍秋不想再說什麼夫妻之類的話:「如果你不喜歡我,如果你是迫於別的壓力娶了我,那麼現在,不用了,我們一拍兩散!」

劍秋翻身下床:「我不想再聽你說什麼從前,不想再聽你提起別人,不想再聽任何的借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喜歡就是喜歡,我的感情世界里,沒有灰色地帶!」劍秋靜立在床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鳳天:「早知現在,當初我就不會相信你的話,不會跟你回豐都!我寧願困死在冥府,也不想看到這樣的你!」

「秋兒,你不懂……」鳳天垂下眼眸,不知該如何跟她解釋,假如一切坦白,他做不到,她的心裡好不容易才有了自己的位置,他不想再橫插出一個花錦弦,不想再多冒出一個芳華,他承認,事關劍秋,他事事自私。

但是唯獨這一樣,他做不到,他不想日後她會恨他……

「夠了——!」劍秋神色冷凝的看著鳳天:「我看到的,你沒有苦衷,只有不情願,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必再為難對方,我對你什麼要求也沒有,我放過你!你就當……從來不認識我!」語畢,劍秋頭也不回的向門口走去。

「喂,蠢女人,我……」柳雲重一隻手端著托盤,上面放著兩碗黑漆漆的葯,另一隻手剛好推開門,右腳率先踏進房間,但在看到劍秋的一瞬間愣住了,視線不由得落在劍秋那姣美的胸前,臉頰上浮出現出一抹可疑的紅暈。

倏然,一件雪白的外衫將劍秋整個人兜頭罩住,也擋住了柳雲重那怔愣的目光。

鳳天從床上起身,舉手投足間儘是數不盡的優雅清傲,儘管只是身著褻衣,也不會讓人覺得失禮,反而多了一種慵懶的優美:「不許拿下來!」鳳天的聲音清清冷冷的,不凶,但是卻成功的止住了劍秋的動作。

端過其中的一碗葯,鳳天抬手從容不迫的替柳雲重解了劍秋給他設下的禁咒:「出去!」

柳雲重愣了愣,看了被外衣罩住,卻老老實實沒動的劍秋,依言退了出去,神色複雜難辨。

將葯碗擱在桌上,鳳天看了一眼那敞開的房門,冷哼一聲,反手一揮,那敞開的房門被大力的關上,然後伸手將劍秋頭上的外衫拿下來,不緊不慢的扔在床上。自己則在桌邊坐下來,端過那碗黑漆漆的葯,擰著眉頭,卻沒有喝,只是定定的瞧著。

神色深思,彷彿那不僅僅是一碗葯,而是將要做一件重大的事情,且這件事情他非常不願意做!

劍秋原本還在生氣,但是不過眨眼之間,便被鳳天那奇怪的神色吸引了,看了半晌,劍秋提醒道:「葯快涼了!」

「嗯!」鳳天輕輕應了一聲,仍是盯著那碗葯,卻沒有喝。

「你不會是怕苦吧!」劍秋試探性的看著鳳天。哪知道鳳天聞言,很乾脆的將碗中那黑漆漆苦哈哈的葯汁一飲而盡,然後將碗隨手往身後一拋。

劍秋想要接,但是隔得太遠,只得眼睜睜看著那碗落在地上,碎成渣!但是鳳天還不是普通的用力,劍秋忍不住腹誹:脾氣真壞!


「把衣襟拉好!」鳳天抬手為自己倒茶,跟洗胃似的一杯接著一杯,直到茶壺見底,這才停了下來,但是那漂亮的眉頭仍是緊蹙著。

劍秋聞言,愣了一下,垂眸看著自己大敞的衣襟,連雪白的肚兜都露在外面,難怪柳雲重進來之時,鳳天會扔衣裳將自己罩住!捏著衣襟,劍秋不由得想起剛才那一陣微涼,忍不住臉上一陣躁熱。

好半晌,劍秋才緩過神來,看著正在翻自己帶回來的書冊的鳳天,猶豫了一下,說道:「剛才要說我的已經說清楚了,還有,今日我去買葯的時候,看到豐都有一種專門是女子工作的地方,內容也很簡單,我決定了,反正我沒有銀子,剛好可以去賣藝,這裡的老百姓也不容易,我不想用障眼法……」

「不準去!」鳳天不由分說的否定了劍秋的提議。

「我只是告訴你,我現在跟你沒有關係了,我要做什麼那是我的事,我現在沒有銀子,我想去賺銀子也很正常!」劍秋本是說得一臉的理直氣壯,但是看著鳳天抬眸看著自己時,不知為何,那理直氣壯的聲音開始心虛,說到最後聲音也慢慢的低了下去。

「誰跟你說我們沒有關係了?」鳳天「啪」的一聲合上書冊:「就算不是我的妻子,你也還是我的丫環,你別忘了你還欠我的錢!」

「什麼?」劍秋忍不住拍桌而起,氣鼓鼓的看著鳳天:「我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了,你憑什麼說我欠你錢,再說了,你有證據嗎?」

「這就是證據!」鳳天從懷中拿出一根淺藍色的玉釵:「這是你當初欠我太多,拿來抵債的!」不等劍秋否認,鳳天又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你不記得了,所以我決定你要以身相許,才能抵債,懂嗎?」

「不懂!」劍秋恨恨的看著鳳天,明明前一刻還溫柔無限,到這一刻怎麼就變成丫環了,這級別跌落得也太快了。

「當丫環還是當夫人,你自己選!」鳳天頭也不抬,從劍秋拿回來的書冊里選了伏羲八卦圖,權當戲摺子看。

「我……」劍秋氣結的看著鳳天:「我今天就去賺銀子回來還你的錢!」

「站住!」鳳天看著想溜的劍秋:「如果你還想遇到今天見過的那兩人,你就去!我明明白白的告訴你,你三百年前,與那花錦弦有過一段情!」

!! 劍秋怔怔的回頭看著鳳天,那雙漂亮的鳳眸里不含一絲雜質,眉目如畫的俊顏,好看得一塌糊塗。

「可我不記得他了!」劍秋聽到自己是這樣回答的。

「但是他記得你!並且他還愛你!所以你這樣出去,是想告訴我,你要跟他走嗎?」鳳天挑眉,一臉的風淡雲輕,一派優雅從容。

「反正你也不在乎……」劍秋小聲的嘀咕。看著鳳天那雙漂亮的眸子裡帶著探究,劍秋忍不住解釋道:「你的葯里還差一味,而且這一碗只是給你補氣的,還要喝一次,我得去給你尋那一味葯!」

「什麼葯?你上哪去尋?」鳳天頷首,表示理解。

「七葉靈芝,這附近的孟婆山上應該有!」劍秋一臉的雄心壯志:「只要找到這七葉靈芝,你的內傷很快就會好了!」

「不需要!」鳳天想也不想的否決:「那孟婆山上陰陽不分,是三不管地界,你去了,只會成為別人的晚餐!」

1號新歡:總裁情意綿綿 怎麼可以,沒有葯你的傷很難好!」劍秋想也不想的說道。

「我說不需要就不需要,何況它好慢一點也無所謂,我並不急著做任何事情!你只需要乖乖陪著我養傷就行了!」鳳天看著劍秋,向她伸出手:「秋兒,過來!」

劍秋看著那隻指節分明,修長如玉的大手,猶豫了一下,將右手伸到他掌心之中:「幹嘛?」

「你以前很想學字的,如今我正好有空,過來我教你!」鳳天執著劍秋的右手,感覺那隻自己握在掌心之中柔若無骨的小手,忍不住嘆息,為什麼除了劍秋,自己無法再碰任何女人?

劍秋有些不情願,對於那些歪歪扭扭的字,並不是十分感興趣:「我不要!」雖然這樣說,劍秋還是在鳳天的身邊坐下,感覺到他用一隻手圈住自己,俏臉不由得紅了,腦子一抽,脫口而出:「鳳天,我是喜歡你的!」

話一說完,劍秋就想打自己的嘴巴,這不是送上門去任人家搓圓捏扁嗎?

「秋兒,我要的是你的心,在你的心裡不是完全的我的時候,我不想做讓你後悔的事情!」鳳天的聲音低低的,一派平靜,絲毫不因為劍秋的表白而激動。

劍秋猛的轉過頭,哪知鳳天正低著頭,翻著手中的書頁!

看著鳳天那放大的俊顏,劍秋突然覺得,山既然不就我,我去就山也是挺不錯的!此念一萌生,便如同那被淚水灌溉的曼珠沙華,以一種狂野而極速的速度生長著,不開出美的花朵誓不罷休。

只是猶豫了一瞬間,劍秋便環上鳳天那優雅雪白的脖頸,生澀的用著自己的方式來親吻著,腰間原本被解了一半未繫緊的腰帶倏然滑落,絲滑的外衫順著劍秋的動作散落開來,將那雪白的肚兜完完全全的展現出來。

鳳天握住劍秋那纖細的雙肩,想要推開,卻捨不得這甜美。

「鳳天……」劍秋鼓起勇氣將自己纖細的身子貼了上去,清甜的滋味在心頭化開,說不出的滿足盈滿胸懷,讓她全身忍不住的輕顫著,劍秋不由得想,原來,喜歡一個人,想要跟一個人好,是這樣的感覺。

明明什麼記憶都沒有,劍秋卻覺得異常熟翻,感覺到鳳天那如桃花般的薄唇柔軟如水,溫潤如玉,忍不住輕輕伸出精巧的香舌,輕輕舔舐描繪鳳天那漂亮的唇形!

或許,很早之前,自己就想這麼做了,亦或許,在失去記憶之前,他們本就如此做過,那心頭熟悉的感覺,是如此清晰,連那薄唇,也優美得異常動人。

劍秋青澀而怯生生舔舐著,一遍一遍的用舌尖描繪著鳳天的薄唇,整個人如同一灘爛泥,再也支撐不住,偎進鳳天的懷中,如同離開水的魚兒,無法呼吸。劍秋想要退開,卻驀然身後一緊,那欲縮回去的舌尖被輕輕咬住,一抹柔軟自舌尖掃過,劍秋全身一顫,迷亂的看著鳳天。

貼著劍秋那嬌美如花的紅唇,鳳天輕輕說道:「秋兒,我早說過,我不是聖人!」劍秋的主動,如同化去鳳天最後一絲理智,所有的剋制與不舍都蕩然無存,望著劍秋那迷亂媚惑的樣子,鳳天反被動為主動,含著那從劍秋口中溢出的一絲若有若無的**。

將劍秋那纖細的嬌軀箍進懷中,下腹湧起一陣控制不住的躁熱,明明不是第一次,卻堪比第一次還要急躁。鳳天那修長如玉的手穿過劍秋散亂的青絲,一把將她頭上的鳳釵抽下來,看著她散亂著青絲,凌亂嫵媚的樣子,鳳天忍不住將她打橫抱起來,大步向床邊走去。

動作輕柔的將她放在床上,看著那清澈如水洗般明凈的杏眸,因為自己而染上**的色彩。鳳天忍不住彎下腰,撫上那嬌美絕艷的小臉,過去的他,從來不知道,原來憐惜一個人,是這樣的感覺。

原來愛上一個人,是如此幸福!

特別是原本以為那幸福遠在天邊,一度險些失去,如近卻近在咫尺,觸手可得!

劍管神色迷離的看著鳳天那眉目如畫的俊顏,一如畫中謫仙,忍不住怔怔的伸出手,撫上那自己百看不厭的俊顏,輕輕的嘆息:「鳳天,你長得這麼好看,以後我要把你藏起來才好!不讓別人看你!最好是畫一副畫兒,你住進去,我天天帶著你,多好!」

鳳天看著任性的劍秋,忍不住低下頭,輕輕吻了吻那秀美的柳眉與那澄澈的杏眸:「只要你開心便好!」

俯下身,鳳天修長的指尖輕輕挑開劍秋的外衫:「秋兒,日後記起來了,千萬別後悔!也不準後悔,知道嗎?」

劍秋痴痴的看著鳳天,輕輕搖頭:「你長得那麼好看,我怎麼會後悔!鳳天……你喜歡我嗎?」

鳳天低低的埋下身體,劍秋一驚,體內充實的感覺突然襲來,忍不住弓著身子,輕輕低低**!

「我愛你……」鳳天在劍秋耳旁,輕輕的說道。嚴肅而慎重!

什麼叫後悔,劍秋現在才知道!

!! 不僅知道,還悔得腸子都青了!

明明沒喝酒,為什麼卻像醉了一樣!

劍秋醒來的時候,自己整個人正縮成一團,安然的窩在鳳天那溫暖寬闊的懷中,而此時的鳳天,睡得正香。

看著那眉目如畫的俊顏,劍秋只想挖個洞把自己埋了!

回想著一開始自己的主動!劍秋覺得自己的臉上都要燒起來了,那叫主動么?那叫勾引!那叫猛浪!!

儘管回想起來的畫面美好,鳳天也成功的被自己勾引了,自己也真的去就山了,而山也服從了,但是一想到自己那堪比勾欄院女子的舉動,劍秋還是忍不住想要挖個坑把自己埋了,眼不見為凈!

輕輕動了動,劍秋想趕在鳳天醒來之前先起床,卻沒想到一動,卻有什麼東西從體內流出來的感覺,劍秋全身僵住,再也不敢動。

「不舒服?」鳳天垂眸看著動了一下卻不再動的劍秋,半撐著身體,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右手在她身上尋找不舒服的源頭:「是這裡?」

劍秋一把拍掉鳳天的手,卻又不敢動作太大,而鳳天的舉動,讓被子撐起半邊,劍秋連忙往下縮了縮,努力把自己蓋得嚴嚴實實的。

看著她鴕鳥般的動作,鳳天忍不住失笑:「該做的你都做了,現在來害羞是不是晚了一些!」

聞言,劍秋怒瞪著鳳天:「我做我的,關你什麼事!」

鳳天起身穿衣,站在床沿替她掖了掖被子:「別起來,我去叫店小二給你燒點熱水,是我疏忽了,下次不會了!」

「疏你個大頭鬼!」劍秋就著手邊自己的東西扔過去。

鳳天很輕易的將劍秋扔過來的東西接住,垂眸看著的時候,忍不住低低的笑:「秋兒,你的東西,不要亂扔!」

劍秋定睛一看,原來是自己的肚兜,一時間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拉過被子蒙頭蓋住,不敢再看鳳天。

「乖!別悶壞了!」鳳天拉下被子,看著她紅通通的小臉,忍不住心疼:「我一會兒就上來!」

「唔……」劍秋低低的應了一聲,沒有再拉被子蒙住腦袋。

看著劍秋那羞怯的樣子,鳳天忍不住有些懊惱,第一次是自己迷糊,讓她跑了,沒想到這一次居然還是讓她這樣……

不過掌燈時分,那店小二還守在樓下大堂內,大堂中還有數位客人正在飲酒吃飯,一時間沒有要走的意思。

鳳天沒有下樓,只是站在二樓樓上,對著樓下的店小二說道:「勞煩打點水上來,我要沐浴!」

「好勒,公子請稍等!」經過今天白天的事情,店小二已經記得了鳳天,沖著鳳天憨憨一笑,快步的跑進了廚房,不一會兒,便扛了一個大木桶出來。

「故人相見,不應該下來說說話嗎?」突然,樓下大廳里響起一抹突兀的聲音。

鳳天尋音望去,微微挑眉,略微思索了一下,緩步自樓梯下去。

「鳳天,好久不見!」花錦弦獨坐一方,對著鳳天舉了舉酒杯。

鳳天被劍秋喂得飽飽的,心情很好,也不介意,直接在花錦弦對面坐下來:「不知花公子有何指教?!」

「公子,不知這水……」店小二看著鳳天坐在花錦弦對面,一時也沒有要走的意思,便猶豫起來。

「無妨,直接送入房間,切記別多看!」鳳天掃了憨實的店小二一眼:「要是我娘子生氣了,我不好過,你的日子也不好過!」確切的說,只要他多看了一眼,他會直接讓他不好過!

鳳天的話說得很明白,花錦弦臉色一白,明白他話中之意,而店小二則是只當鳳天怕娘子,便點點頭:「小的記下了!」

「你們……」花錦弦神色痛苦難當,再也說不下去。

「她被你們逼得跳了忘川,這不是你希望的嗎?」鳳天那漂亮的薄唇勾勒出一抹冷笑的弧度,一雙鳳眸冰冷得毫無溫度:「如果我不是及時將她帶回來,她已經進了冥府,你應該知道,那是什麼地方!說起來我也得謝謝你,好不容易讓她將心上所有的人都抹去,只留下我!」

「別說了!」花錦弦猛的灌下一口酒,漂亮的狐狸眼裡滿是痛苦:「我只是想讓她恨你,讓她忘了你!我沒想過要讓她跳忘川,我更沒有想過要讓她忘記我!」

「你知道我在忘川中尋到她的時候,她說什麼嗎?」鳳天看著花錦弦,若不是尋到了劍秋,恐怕此時自己也跟他一樣,喝酒解悶吧!


「他說什麼!?」花錦弦不顧一切的抓住鳳天的雙手,卻在碰到的一瞬間被鳳天一把揮開:「我不喜歡別人碰我!」說著,鳳天看著花錦弦那剋制不住的雙手,壓下心底那騰升而起的厭惡:「她說她只記得要往前走,只記得要忘記,但是要忘記什麼,卻不記得了……」

「阿錦——!」花錦弦忍不住錘打著桌面,一雙漂亮的狐狸眼裡滿是痛苦無助:「阿錦,對不起,阿錦,我只是想讓你愛我,我沒想過要傷害你,阿錦,對不起,對不起……」

「你說這些有什麼用!當初你跟菡萏合夥逼她的時候,你有想過今天這樣的下場嗎?」鳳天突然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花錦弦:「擁有的時候不知道珍惜,錯失的時候挽回,那是沒有用的。」

「其實看到阿錦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一定在這裡!她一定跟你在一起!」花錦弦突然抬起頭,一臉恨意的看著鳳天:「如果不是你,我和阿錦根本不會走到這一步!」

「不管你說什麼,如今她心裡好不容易才有我,我是絕不會將她讓給你!」鳳天冷冷的看著花錦弦,看著他痛苦的神色,鳳天沒有一絲同情:「早在你傷害她的時候,你和她之間就完了!更何況——她現在是我的娘子!」

「你休想!」花錦弦霍然站起身來,看著鳳天:「我是絕對不會把阿錦讓給你的,阿錦說過,只愛我一個人,她這一輩子,只能跟我在一起,我是絕對不會讓阿錦跟你在一起的!」

!! 「你覺得你說這些有用嗎?你以為決定權是在你手上嗎?」鳳天冷漠的看著花錦弦:「看來你還是跟那菡萏比較合適,至少,你們都是同路人!」

「阿錦是我的!」花錦弦看著鳳天轉身離開的身影:「總有一天,她會把所有事情都想起來,總有一天,她會再次記得我!還有,你別以為你打的什麼主意我不知道,鎖妖塔里的人還等著你去救呢,不知鳳王什麼時候動身呢!」

鳳天驀然頓住腳步,轉頭看著花錦弦,一臉輕蔑:「我做了什麼事情,讓你覺得,鎖妖塔里的人,會比她還重要?我是不是該感到抱歉,讓你有這種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