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艾露貝莉攤開雙手,無可奈何道。

「讓我想一想。」

宇佐見蓮子閉目沉思了一會兒,忽然站起來,把帽子戴回了頭上。

「空想無益,直接去問那傢伙好了。」

「我覺得不可能。」

「為什麼?」

「因為車已經開了。」

瑪艾露貝莉望著窗外,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誒……」

········································

在城鎮裡面遊盪了大半個小時,最後覺得這裡跟我從前去過的城市相比,並沒有太大的區別,除了人多之外,就是太吵了。

大街上面到處都是各種噪音,對於喜愛安靜的我來說,簡直是難以容忍。

走著走著,周圍的聲音逐漸平息了下來,我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走到位於城外緣的一個社區之中了。

社區十分僻靜,除了有群小鬼打鬧著從身邊經過之外,就再沒碰到其他人了。

「咦?」

我突然發現前面街口還有個流動拉麵攤,想起自己還沒吃過午飯,正好去那裡找點東西填肚子。

我從身上拿出了一張1000面值的鈔票,這是我在街上撿到的,如今剛好派上用場。

快步走過去,我拉開拉麵攤的布簾,坐了下來。

攤主是個老頭,白頭髮白鬍子的,年紀似乎很大了,不過看起來卻還很有jīng神。

「老闆,來碗拉麵,湯記得加多一點。」

「好嘞,客人請稍等。」


老頭的身手十分熟練,沒多久,一碗香氣濃郁的拉麵就擺到我的面前了。

「請慢用。」

「我不客氣了。」

拉麵很好吃,尤其是那道湯底,更有一種特別而又有點熟悉的味道。

「怎麼了?客人,味道不合口味嗎?」

老闆見我突然停下筷子,在那裡發獃,就問道。

「不是,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裡吃過這種味道的東西。」

「呵呵呵,那不可能吧。老朽在這個鎮子都居住有很多年了,可還是第一回見到客人呢!」

老頭自豪的笑了笑,他的拉麵在這裡可是非常有名的,要不是他不想,可能都可以靠這個開上一家大型的拉麵店了。

「嗯……」

我喝了口湯,品味了一下,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

「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個銀髮的半靈小鬼做的東西,就帶有這種味道。」

「什麼?」

老頭手一哆嗦,湯勺掉進了鍋裡面,不過他卻沒有急著拿出來,而是目光獃滯的望著我。

「客人說的半靈小鬼,名字是不是叫做魂魄妖夢啊?」

他很是有些著急的向我問道。

「嗯,好像是這個名字。」

我回憶了一下,才答道。

「怎麼,你認識她嗎?」

「實不相瞞。」

老頭用抹布擦了擦手,穩定了一下情緒。

「老朽名叫魂魄妖忌,不是他人,正是那位魂魄妖夢的祖父。」 「你就是那個小丫頭的爺爺?」

我驚訝的望著魂魄妖忌,實在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在外面的世界碰到白玉樓的人。[搜索最新更新盡在www.huaixiu.netbsp;「正是。」

老頭子點了點頭。

「嗯……」

經他這麼一說,細看之下,這傢伙還真的跟那個魂魄妖夢有點像呢!


當然我指的並不是外表像,而是他們內在的東西有點相同。

也難怪魂魄妖忌的生命反應會那麼弱了,還以為只是年紀大了的緣故,原來是因為他只有一半是活人啊!

「哦,差點忘了,老朽還不知道閣下的尊姓大名呢!」

「嗯,我叫東方遙。」

「東方大人嗎?老朽可真是失敬了。」

魂魄妖忌彎腰向我行了一個四十五度的鞠躬禮。

「既然東方大人認識妖夢,那麼是不是也見過幽幽子大人了?」

「見過見過。」

不但見過,而且還很多次了。

絕對不會少於二十次的。

「真的?那她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魂魄妖忌一個哆嗦,表現的比剛才還要激動。

「好,好的不得了。」

怎麼可以說不好呢?那傢伙每天都是吃飽了玩,玩夠了睡,睡醒了繼續吃,在我認識的那麼多人當中,過的最瀟洒的就屬她了。

亡靈能做到她這個份上,也算是前無古人了。

或者連後來者都沒有。

「只是她每天吃的東西真的太多了。」

每次到西行寺幽幽子的食量我就有些頭疼,繼續讓她住下去的話,星黎殿可就要入不敷出了。

「幽幽子大人還是一點都沒變呢!」

魂魄妖忌一時神情有些恍惚了,也沒有注意到對方話里的另一層意思。

「我覺得再過一千年,那傢伙還會是老樣子。」

「呵呵呵……」

看到我一臉怨念的這樣說,老頭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不知老朽的孫女,妖夢又如何了?」

魂魄妖忌收斂起笑容來,對於當年自己拋下年幼的魂魄妖夢悄然離去的事,他還是有一點愧疚的。

雖然有理由,但是他也並非絕對要那麼做才行。

只能算是他又一次任xìng了。

「還好。」

我想了一下說道。

每天都要照顧那位麻煩的脫線主人,魂魄妖夢過的還是蠻辛苦的。

只不過她自己似乎倒是很樂在其中。

「就是那個銀髮小鬼的劍術修行最近都有點落下了啊!」

不但是她,幻想鄉現在很多人都有點過度沉溺於享樂之中了,儘管造成這種結果的人似乎正是我,但還是要提醒她們一下比較好。

「是嗎?」

魂魄妖忌嘆了口氣,一時沉默不語了。

我很快就把那碗拉麵吃完了。

「多謝款待。」

我將那張撿到的鈔票摸出來,遞給了老頭。

「啊,老朽怎麼可以收您的錢呢!」

魂魄妖忌沒有把錢拿去,而是將它推了回來。


「那如何能行?吃東西當然要給錢了。」

「不用的。」

錢推來推去,不管我怎麼說,魂魄妖忌就是不肯把它收下,見他神sè如此堅定,我也只有無奈的將錢收了起來。

「你真是太客氣了。」

「不不不,就算是看在您一直有照顧幽幽子大人,請您吃這碗面就是應該的。」

我搖搖頭,拿起擺在桌子上的紙巾擦了擦嘴。

「好了,時間不早,我也該回幻想鄉去了。」

這個城市的一切對我來時實在太過於熟悉了,沒有什麼有趣的地方,讓我很快就覺得無聊了。

還是幻想鄉呆著比較舒服。

「咦?」

魂魄妖忌捧起大海碗,剛要將裡面吃剩下的麵湯倒掉,對方的話卻讓他愣在了當場。

「東方大人,您剛才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