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個乖乖,這是全息投影技術嗎?」沐塵不由得驚嘆道。

見到畫像中女子的第一眼,腦海突然蹦出「妖艷」二字,鮮艷的朱唇,亮晶晶的美眸,美麗的面貌,就算是穿着寬鬆的紅衣也遮擋不住的火爆身材,光是見到女子的第一眼就讓人看的口乾舌燥,這樣的一位女子,確實難得一見。

畫像的左下角,寫着:秦玉墨。

看完之後,沐塵直接當場銷毀畫卷,他的心裏也是萬分不舍,可他知道,萬一被三姐發現,那後果不堪設想。

一名長相貌美的侍女帶領沐塵來到一個非常開闊的天井處,上方有樓頂遮蓋,周圍坐滿了衣裝華貴的公子哥,看樣子,皆是羅天城內有頭有臉的人物。

沐塵隨便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大馬金刀坐下,招呼人過來,要了一壺靈酒,幾碟小菜,悠哉悠哉愜意著。

四處環視一圈,他發現,來這裏的人,個個穿的一毛整齊,頭髮整得鋥亮,身穿千金的衣服,就差在臉上寫着「我是富/官幾代了」。

「切!」

沐塵表示非常不屑,泡妹子就泡妹子,把自己外表弄得再好,依然遮蓋不住醜陋的內心。

他最煩的便是這種人,明明自己想要,卻非得裝的一副不要的模樣,典型的人面獸心,這樣說好像又不對,不過意思差不多行了。

要我說,想要就去拿,想做什麼便做什麼,大老爺們的,矯情的像女人。

不久,沐塵要的靈酒送到面前,小酌一杯。

沐塵砸吧砸吧嘴,「味道不錯,對得起兩百下品靈石。」

在沐塵品著小酒時,人群頓時一陣騷動。

「是玉墨姑娘,玉墨姑娘出來了!」

「嘗矜絕代色,復恃傾城姿。不管是第幾次見,玉墨姑娘每次都令小生心跳加速。」

「是啊,聽兄台一言,在下也想吟詩一首。」

「起開吧,就你那樣,分得清哪個是吟詩和淫詩嗎?」

「玉墨姑娘!我愛你!」

「……」

空氣死一般的寂靜。

「來來來,這位兄台,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

「兄台,可不要不給我們面子呦。」

十幾個人拉着一人到牆角處,發生一場單方面的虐殺場景。

人群正前方,一名紅衣女子現身,完美的容貌,妖艷的氣質,正是此次主角:秦玉墨。

懷抱長琴,修長白玉的手指放在朱唇,抿嘴一笑,「今日妾身生日,諸位能來此,妾身萬分欣喜,就讓妾身為諸位彈奏一曲。」

「來了來了,玉墨姑娘演奏的天籟之音。」

「沒想到,在我的有生之年還能再聽一次。」

「不枉此行了。」

纖細的手指輕撫長琴,素手撥動琴弦,動聽的琴聲從指間流瀉而出,好似涓涓流水流淌過心間,柔美恬靜,舒軟安逸,宛如山泉從幽谷中蜿蜒而來,緩緩流淌。

許久,一曲終。

秦玉墨起身,長發傾瀉,「妾身獻醜了。」

話音落下,眾人才遲遲回過神來。

大家都沒有說話,彷彿還在細細回味悠揚的琴聲。

秦玉墨臉上依舊掛着笑容,似乎,眾人的反應皆在她的預料之內。

「咔啦。」

一道不適宜的聲音打斷眾人的回味。

「何人如此放肆!」

「此等無禮之人,該當誅。」

眾人連忙尋找發出聲音之人。

秦玉墨的臉上笑容凝固,看來,她的內心也是氣憤。

然後,眾人目光停在坐在角落沐塵身上,準確的說,是停在他拿靈果的右手上。

被這麼多人注視,沐塵一臉懵圈,乾笑道:「啊哈哈哈,不知各位為何都盯着在下?」

我不就是吃一個靈果,至於大家圍觀嗎?

「就是他!」

不知是誰說的,眾人齊齊怒氣沖沖走向沐塵,一副想要手撕沐塵的模樣。

「諸位,等等。」

酥軟的聲音從人群後面傳來,人群讓出一條道路,秦玉墨輕移身子來到沐塵面前。

「公子是覺得妾身的琴聲不好聽嗎?」秦玉墨眼睛盯着沐塵。

「沒有啊。」沐塵如實答道。

秦玉墨追問道:「若不是不好聽,公子又為何做出如此舉動?」

舉動?

我可沒記得自己剛才做了什麼啊?

沐塵詢問道:「什麼舉動?我記得我什麼也沒有做。」

此言一出,眾人立即炸開了鍋。

「這小子竟然裝傻充愣。」

「真不知是哪家無賴子,居然有資格坐在這裏。」

「詆毀玉墨姑娘者,判死刑!」

秦玉墨見狀,若有所思著。

這傢伙,是想用這種方法來吸引我的注意力的嗎?

這些年來,被她拒絕提親的英俊才傑數不勝數,其中不乏有些人用另類的手段吸引她的目光,難道此人也是?

秦玉墨似笑非笑道:「公子真愛說笑,剛才的聲音,是公子發出的無疑吧。」

「哦,你是說那個啊。」沐塵一拍腦門,恍然大悟,「這個呀,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吃靈果了而已。」

眾人一聽,眼中的怒火快要奪目而出。

我們大家都沉浸在玉墨姑娘的琴聲中時,你居然想吃靈果!

「玉墨姑娘,你不要再跟這無禮之徒說話了,處理這種人,交給我們了。」

一位風度翩翩的青年站出來,隨後,又有數人站出。

秦玉墨並沒有阻止的意思。

「怎麼?想打架嗎?」沐塵見來勢洶洶的幾人,站起身道。

「呵呵,兄弟們上!」

青年手掌一翻,一柄長劍出現,目光凌厲,直刺向沐塵。

其餘的幾人也紛紛拿出自己的兵器。

既然你們先出手,那麼我也不客氣了。

沐塵一腳踢飛桌子,朝着幾人呼嘯而去。

青年一劍劈出,桌子瞬間一分為二,然後,沐塵身影瞬間出現在眼前,青年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已被沐塵一拳狠狠擊中腹部。

「噗。」

一口鮮血噴出,青年身子快速倒飛,一連穿透五面牆壁,最後青年鑲嵌在第六面牆壁上。

「咕嚕。」

好強!

這是眾人的心聲。

。 「你的意思是你的美貌還要在我之上?」清水熏藐視的道。

「事實就擺在你的眼前。」北條誠捋了下頭髮,將粘上了汗珠的眼鏡摘下,封印解除!

「……」清水熏頓時失神的看着他那如海如淵的眼眸。

「感受到我衝擊性的魅力了嗎?」北條誠得意的看着愣住的清水熏。

清水熏神色異樣的撇過頭,淡然的道:「我認為男人不需要過分的俊美,自信與才能是最棒的飾品,你應該為自己長的比女孩子還漂亮而感到羞恥。」

「你在嫉妒我的才貌雙全嗎?」北條誠嘲諷的道。

「我還沒能見識到你的『才』呢。」清水熏毫不示弱的道。

「你剛才再度在我手上敗北還不能說明我在武學方面的造詣嗎?」

北條誠揶揄的道:「要我再抱你去上一次廁所?」

「你!」

清水熏的小臉蛋頓時因為惱羞成怒而變的紅燙,咬牙道:「不準亂講!」

「好啦不要吵架嘛。」我妻嵐笑容燦爛的道,「我們來說正事吧。」

「我的正事只有學習。」北條誠極度不配合的說道。

「我們現在可是學生會幹部,要做的事情有很多的。」

我妻嵐說着不給北條誠說話的機會,又對着清水熏說道:「清水學姐,周三的學生會的會議你會參加吧?」

「看情況。」清水熏輕描淡寫的道。

「你不參加我就自由發揮了哦。」我妻嵐挑眉的道。

「你想做什麼?」清水熏問道。

「我聽說學校好像要拍校園宣傳片了。」

我妻嵐饒有興緻的道:「你覺得我來進行這一項工作怎麼樣?」

「我無所謂。」

清水熏嫌棄的用裸著的宛如一塊美玉的足部推了北條誠一下,「從我的床上滾開。」

「現在這裏的東西都是價值觀指導部的公有財產。」

北條誠懶洋洋的躺在床上,任由清水熏怎樣踢他都不為所動,腦子裏想的是我妻嵐說的話。

『校園宣傳片?』

北條誠先是感覺有些耳熟,然後立馬就反應過來自己是在哪聽過這個,嘀咕道:「二之宮椿說的那個她要去騙學校經費拍的微電影?」

他明白我妻嵐想要幹什麼了。

電影是信息的載體,如果讓她來拍的話,不用想也知道會變成『古董教宣傳片』。

嗡!

北條誠突然感覺到放在口袋裏的手機顫了一下,隨手拿出一看,眼神頓時一凝。

【內測活動·攝像頭不要停

活動描述:我妻嵐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女人,她的一切都值得被記錄,尤其是她不在學校的時間段,去為她拍攝一部個人紀錄片吧。

活動要求:獨立拍攝出一部時長超過一百二十分鐘的我妻嵐的紀錄片(禁止以任何形式注水)

活動獎勵:點券*1000】

「獎勵為一千點券的活動的難度我應該可以過關吧?」

北條誠若有所思的看着活動的獎勵。

「我妻同學。」

他抬起頭看向了坐在沙發上的我妻嵐,說道:「你剛才說我是價值觀指導部的副部長對吧?」

「你要當嗎?」我妻嵐看向他的眼神沒有任何的迷惑,好像已經預知了他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