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小姐從來都沒有展露過自己的最強戰鬥力,不然的話,絕對可以躋身郡城級十大天才行列,甚至可以在十大天才中派到前三,僅次於那兩個變態。」祝瞑金嘆息道。

「兩個變態?」王劍好奇。

「那兩個變態,一個三刀斬殺過黑鐵級大聖,還有一個和頂尖的黑鐵級大聖久戰不敗。」祝瞑金苦笑:「或許,我都不是這兩個變態的任何一個對手。」

「嘶!」王劍倒吸涼氣,同時,他的內心升起了鬥志,他可是不會輕易認輸的人,他很想和這十大郡級天才鬥上一場。

三天之後,一行人回到了祝家。 王劍跟著祝英台等人回到了祝家。

王劍被安排在了一處別院之中。

這處別院,環境優美,鳥語花香,無比的靜謐,讓人住在其中,心境很快就能平息,舒緩。

呼呼~~~

在這樣的環境修鍊靈魂神識,有著事半功倍的功效。

轉眼之間,半月的時間過去了。

在這段時間裡,王劍苦修有形世界,雖然沒有修鍊到大成水準,但卻是將靈魂神識修鍊到了半聖神識的臨界點,只差一個頓悟,就能夠提升到半聖層次。

「看來光苦修是不成了。」王劍暗道。

「還是煉丹吧,通過煉丹提升自己的靈魂神識。」王劍自語。

強大的神識可以讓王劍剛好的把握煉製丹藥,而煉製丹藥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淬鍊打磨神識,讓神識提升蛻變。

兩者相輔相成。

這個別院的一個房間之中,有一間上好的煉丹房。

這是王劍專門讓祝英台安排的。

呼呼~~

王劍一揮手,一個下品聖器級別的丹爐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看看我的煉丹水平吧!」王劍眼眸一閃:「就先從煉製一品下等丹藥開始。」


呼呼~~~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房間之中芳香四溢,嘩,光芒一閃,爐蓋飛起,一顆顆巨大的丹藥也是飛了出來,被王劍事先準備好的丹藥瓶給收了起來。

「九枚丹藥,一品下等丹藥只有一顆,一品中等丹藥有八顆,能夠將一品下等丹藥煉製成八顆一品中等丹藥,看來,一品上等丹藥也不一定能夠難住我。」王劍自語一聲。

然後開始繼續煉製。

轉眼之間,十天的時間過去了。

王劍的身前擺滿了一個個丹藥瓶。

「一品極等,乃至一品超等丹藥,我都成功的煉製出來了。而且都是品質達到了極點。」王劍深吸一口氣:「接下來,我就要動用准聖葯,煉製半品聖丹了。」

「當然,半品聖丹也是黃級半品聖丹。」

「開始吧!如果可以煉製成功,那我對我的靈魂神識將有巨大的好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轟!


爆爐了。

黃級半品聖丹,顯然不是那麼容易煉製的。

「還沒有煉製一半就失敗了。」王劍搖頭,對於這個結果,他感覺到可惜。

同時,他也是感覺到了煉製黃級半品聖丹的困難。

「繼續。」

一次又一次,王劍收集了有多少藥材,連王劍都記不清了。

這些藥材的價值,兌換成下品聖靈石,怕是不低於一百萬塊。

當然,王劍沒有心疼,因為他知道,想要成為越發不凡的煉丹師,耗費的資源也是越大,越多。

不過,要是能夠成功的話,那帶來的受益,也是難以想象的。

因為越是強大不凡的煉丹師,越是吃香。


「看來要動用異水了。」王劍深吸一口氣。

雖說,他希望藉助煉製不凡的丹藥,讓靈魂神識晉級,但是他也知道,這並不是簡單的事情。

之前,王劍可以煉製出來逆天的丹藥,並沒有動用異水。

現在,他想看看動用異水,自己能不能成功的煉製半品聖丹。

事實證明,異水添加到煉丹中,的確是有極大的好處。

第一次嘗試,就接近成功。

第二次煉製,就直接成功了。

當成功的一刻,王劍的心情別提有多激動了。

那葯香都是讓王劍迷醉,要不是這煉丹的房間特殊,怕是此時已經飄蕩向整個祝家,引發轟動了。

一個丹聖,哪怕只是黃級下品丹聖,也是能夠讓一個擁有青銅級大聖的家族恭敬對待。

王劍雖說只是成功煉製黃級半品聖丹,屬於半步黃級下品丹聖,但也是足以讓人瘋狂,因為王劍實在是太年輕了。

而且煉丹,並不是擁有強大的靈魂神識,擁有異火等可以煉製的,他需要的是天賦。

煉丹天賦。

這個煉丹天賦,一般擁有火系血脈的最好。

王劍不但擁有火系血脈,還擁有水系,冰系血脈,可以將煉丹天賦發揮到極致。

「煉製成了黃級半品聖丹,成為了半步黃級丹聖,可惜,還是沒有將靈魂神識蛻變到半聖層次。」王劍搖頭,有些遺憾。

但是,他並不氣餒,因為他知道,憑藉自己還不到大帝的境界,修鍊到近乎半步大聖的靈魂層次,已經是無比逆天了。

「沒有想到,轉眼之間來到祝家已經過去一個月的時間了。」王劍暗暗的唏噓。

「不過,自從回到祝家給我安排了住處之後,祝英台就沒有出現過,也不知道他父親身體中所中的毒怎麼樣了?」王劍眉頭微皺。

「也該出去轉轉了。」王劍念叨了一句。

老是閉門苦修,可是很難有大的提升。

……

「不知道這個院子里住的是什麼人?」祝家,有人對王劍所住的院落很是驚奇。


「這可是英台少主帶回來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英台少主是我們祝家兩大少主之一,有這樣的特權。」

「不過,據說凌雲少主,很是不滿。」

「這個我倒是聽說了,凌雲少主前幾天從外面回來,帶了幾個朋友,準備安排他們住進這個上好的院子,卻是沒有想到,被英台少主帶的人居住了。」

「聽說,凌雲少主和英台少主還因此發生了一次口角。」

「這可不是我們可以妄加議論的,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要是讓兩位少主知道我們在這裡談論這些,英台少主還好,為人善良,但是凌雲少主卻是肯定會對我們不客氣。」

「小聲點。」

吱呀。

就在這個時候,王劍推開了房門。

「額?」當看到出來的人是境界這麼低,僅僅中級大帝,而且還是這麼年輕的青年之後,議論的人都是有些傻眼。

他們之前沒有見到王劍,這是第一次,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這裡居住的竟然是這麼年輕,而且境界不怎麼樣的青年。

中級大帝不凡,可是祝家,在這麼年輕的時候,達到中級大帝境界的,那可是一抓一大把。

王劍走了出來,自然是把這些人的話都聽到了耳朵中,淡然一笑,不過,他的心中卻是不由琢磨了起來:「凌雲少主?祝凌雲。他們還都稱呼英台為少主,看來,不知道祝英台是女扮男裝的人很多啊!祝凌雲嗎?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物?」 王劍還沒有走多遠,就看到了一行人簇擁著一個青年從遠處走來,為首的青年是一個英俊非凡,氣息不凡的人。

「封號大帝。」王劍眼眸一閃。

在王劍看到此人的同時,這人也是看到了王劍。

看著王劍,他的嘴角泛起了一抹譏諷和嘲笑。

「老子是招你了還是惹你了,竟然對老子這麼不友好?莫非這個傢伙是嫉妒老子比他帥不成?」王劍心中暗暗的嘀咕道。

別人譏諷,嘲笑,王劍選擇——無視,然後走開。

無視不理睬是對人最大的反擊。

「小子站住。」英俊青年旁邊有一個侍衛打扮的傢伙對著離去的王劍喝道。

王劍不予理睬。

你讓老子站住,就站住啊,老子還偏不站住。

英俊青年的臉上閃過一抹冷意。

之前開口的侍衛二話不說,嗖!

一道光芒一閃,下一刻,這個侍衛阻擋在了王劍身前,他手中的長槍指著王劍冷冷的說道:「我讓你站住,你沒有聽到嗎?」

「你是在跟我說話?拜託,能不能把你手中的長槍放一邊再說,我害怕。」王劍弱弱的說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此時很生氣,這是爆發的前奏。

同時,這也是裝逼的前提。

「你怕了嗎?」侍衛不屑的說道。

「我怕怕的,不知道小生做錯了什麼。」王劍低聲下氣的說道。

「你做錯了什麼?嘿嘿,見著我們少主,不下跪就想走,你一個個奴才,很囂張啊!現在,跪下來,從我的褲襠下鑽出去,我饒你不死。」侍衛陰笑道。

王劍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意,臉上仍然是畏懼的說道:「我是英台少主的客人,你們這樣做,不好吧?」

「英台少主的客人?你別開玩笑了,英台少主能看得上你,我看你小子不但囂張,還是一個騙子,想在我們祝家騙吃騙喝,真是膽大包天,現在跪下求死,我會少你死的痛苦一點。」侍衛桀桀笑道。

王劍算是明白了,這傢伙是明知道自己是祝英台的客人,也是要找自己的麻煩。

當然,王劍也是知道,此人是得到那英俊的青年,也就是祝凌雲的示意,不然的話,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是不敢對自己不客氣。

畢竟,自己是祝英台的客人。

「我也給你一個選擇,跪下從老子的褲襠里鑽過去,否則,死!」王劍冷冷的說道。

「你,找死!」這個侍衛大怒道。

他沒有想到,王劍一個中級大帝,面對自己這個高級大帝,竟然敢如此的囂張。

轟!

侍衛手中的長槍直刺王劍的咽喉,他的臉上帶著獰笑,顯然要一槍殺死王劍。

對於想殺自己的人,王劍一點都不會心慈手軟,哪怕這裡是祝家,家族之中有鑽石級大聖存在。

大不了,自己暴露金橋逃命。

轟!

面對刺殺而來的侍衛,王劍冷笑一聲,一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直刺這個侍衛。

短兵相接。

侍衛手中的長槍被崩斷。

下一刻,王劍手中的長劍一個順勢下沉,將這個侍衛的腦袋給砍了。

侍衛飛起的腦袋上,雙眼瞪的滾圓。

「你,你……」侍衛在被斬斷腦袋的瞬間並沒有死,他盯著王劍,難以置信。

自己竟然在一個照面中,就被王劍給殺了。

王劍竟然敢殺自己,當著少主的面。

臨死之前,他後悔了,但是晚了。

轟隆!

侍衛的身軀倒地,腦袋跟著嘭的一下摔在了地上,砸出了一個坑,這畢竟是高級大帝的腦袋,那可是重若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