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

她馬上將調整了一下坐姿,接著,將地圖倒轉過來看。然後,她眯著眼,看得極為認真、極為專註。

1秒。

2秒。

3秒。

……

這一幕,落在紅·耀·石的眼裡,它嘴角的弧度悄悄彎起一絲。

蠢貨!

龍傲天果然就是看著精明,實際上一點也不聰明,還蠢笨的很。

瞧~

自己告訴她圖弄反了,她就真的以為圖反了呢,蠢呀。

一點自己的判斷力都沒有,不是蠢貨,是什麼?

紅·耀·石一直偷偷觀察著季柚的神色變化,她臉上的紅暈,以及一瞬間的反應做不得假……她就是被自己騙了。

在與龍傲天一系列的交鋒之下,它一直被龍傲天氣得半死,這會兒,小小的戲耍了對方一下,且,龍傲天將地圖反著看,還能誤導對方,有效的降低對方摸清楚真正的結構圖的幾率,給首領爭取到更多的時間,對此,紅·耀·石感覺很滿意。

與此同時——

專註看著眼前結構圖的季柚,耳朵微微動了一下,然後,她接著繼續盯著看,看得不解其意時,她還伸出手,輕輕觸碰著結構圖。

結構圖顯示在光幕之上,看起來就像一團雜亂的絲線,無論季柚怎麼觸碰,這團絲線都毫無變化。

季柚皺起眉頭,嘀咕了一句:「難道真的是因為我的精神力等級低?」

她的聲音很小,幾乎就是自己在自言自語,不想,紅·耀·石似乎心情極好的樣子,打破了沉默,主動解釋道:「我族為了保密,一切信息都只有同族人可以觀看,當然也有例外,那就是精神力很強,強到可以無視我們的精神線保護屏障,便可以無障礙觀看。龍傲天閣下,如果你現在看不懂,也不必著急,相信你自己,只要你努力,經過一段時間后,你一定可以看懂的。」

季柚聽了,歪著腦袋問:「經過一段時間,是多久時間啊?」

紅·耀·石故作沉吟一番,道:「按照你們位面的時間計算,最低也要100年左右吧?」

季柚:「……」 「沒有聽到我的命令嗎?」

孫策面露不悅之色,這名校尉身體一顫,連忙下馬,牽著走了過去,這讓對面擺好架勢,準備等著對方進攻的魏延也怔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且上馬,與我一戰,讓我看看你這個百夫長,究竟有何本事?」

孫策揮退了身邊的將士,指了指魏延面前的戰馬,然後有些漫不經心地說道。

魏延笑了笑,左手一拍馬背,借力之下,一個鷂子翻身,直接落上馬背,身法乾淨利落,只見他執著手中的長刀說道:

「在下魏延,我先讓你三招,權當還讓馬之情!」

「那就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孫策被對方的傲勁給氣笑了,他被人稱做小霸王,更是名震江南,卻沒有想到,區區敵方一個百夫長,竟然口出狂言,要讓他三招。

他見魏延已經準備好,便縱馬快速衝上前去,一記白蛇吐信,直奔對方的胸口。

孫策的槍法,又快又急又重,哪怕將領佩戴著護心鏡,也能在他的槍下輕鬆碎裂后,被凌厲一槍穿透,幾乎是勢不可擋。

魏延見狀毫不躲閃,更是以快打快,守中有攻,你槍重,我刀也不輕。

雙方一交手,就是水火不容般廝殺起來,槍槍致命,刀刀不容,一轉眼就是你來我往,殺了足足二十餘回合。

這時孫策眼見不出絕技,根本戰勝不了對方,於是雙腳猛然一踏馬蹬,身體凌空而起。

腳踏虛空的瞬間,朝著對面的魏延,又疾又快的連刺三十六槍,如同狂風暴雨般朝對方襲來。

魏延見狀,雙手握刀大吼一聲,將刀驟然橫起,如同棍法般快速舞動起來。

在急速的轉動之下,將空中的氣流紛紛捲入,遠處看去,好似一個懸在空中的漩渦一樣。

硬是將對方的三十六槍擋了下來,孫策見其是有真本事,如果想取勝的話,沒有個數百回合,根本拿不下魏延,便對其起了愛才之心。

他手中的長槍雖然依然攻擊不

(本章未完,請翻頁)

停,但是口中卻也沒有在閑著:

「魏延,你可知要大禍臨頭?」

「就憑你嗎?」

魏延不咸不淡地回了對方一句,孫策知道對方誤解自己的話,也不著急,而是繼續說道:

「文聘並不是一個可容人,有氣量的將者,剛才你雖救下他一命,他事後不但不會報答,還必會想辦法害你。

你想想,如果你救他的事情在軍中傳開,必會有人說他武藝,還不如一個百夫長,這樣會有損他在軍中的威嚴,他又豈能容你!」

魏延聽完后,淡默無言,但是手中的長刀,卻是在此期間,有些滯緩起來,遠不如剛才的凌厲,顯然對方的話,已經切入他的內心。

孫策也感應到了對方的輕微變化,接著又說道:

「大丈夫立於世上,本就應該擇明主,立不世功勛,揚名於天下!

可是你在其手中,有著如此絕佳的武藝,本應該受到劉表重用,成為一名大將,領兵做戰,馳騁沙場。

可是如今卻處處受到排斥,還是一名百夫長,難道還不清楚文聘並無識人之明,劉表更無用人之心,你還繼續執迷不悟嗎?

不如你來我處,我定會重用於你,共享榮華富貴,一起並肩征戰天下,如何?」

孫策之前並不識魏延,只是見文聘當時的反應,還有魏延的年紀,便是根本軍中的經驗,開口胡亂的猜測道。

魏延聞言后,不覺間停下了手中的刀,對方的話已經攪亂了自己的內心,而且他剛然見到孫策贈馬的舉動后,已經是為之折服。

孫策也收勢停了下來,一臉真誠地看著對方,雙方互相對視一會兒。

只見魏延長嘆一口氣,扯下身上的荊州軍服,露出一身虯結的肌肉,他從馬上躍下后,來到對方的馬前。

直接單膝跪地,絲毫不顧周圍正在廝殺的荊州將士目光,毅然抱拳說道:「魏延願意從此鞍前馬後,報效孫將軍收留之恩!」

孫策大笑一聲,也緊跟著跳下馬,脫下身上的戰袍,直接給魏延圍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上,然後將其扶起說道:

「得大將魏延,如同鷹有翱翔之翼,此後我等上下一心,定會拿下荊州之地。」

孫策戰場上收將,更是大鼓舞了孫軍將士的士氣,反之,荊州的將士們,見自己的百夫長當場投了敵軍,士氣變得低迷。

雖然荊州兵力依然佔據優勢,但是卻無將能抵擋對方的衝擊,孫策和魏延兩人,各領一支精兵,一左一右,一刀一槍,分別沖入敵陣。

見將就斬,逢兵就殺,沒多大一會,荊州將士便潰不成軍,丟盔棄甲,掉頭就跑。

蔡瑁和文聘見大勢已去,只能率著剩下的三萬殘兵往後敗退而走,孫策見狀跟著掩殺一路后,便半途停了下來,並未繼續追趕。

畢竟擊潰荊州水軍主力,已經是完成既定的計劃之一,接下來便開始佔據荊州水寨,整頓兵馬和訓練降軍,等待江夏城的消息。

蔡瑁和文聘率領殘軍,在離江夏城三十里左右時,突然聽到探馬前來稟報。

說是周瑜和程普率領十五萬大軍,昨晚突襲之下,已經攻下蒯越駐守的江夏城。

二人聞言后皆是大驚,如今前後路皆無去處,江夏,長沙兩郡落入敵軍,待他們思索一番后,只能往南郡襄陽主公劉表處奔去。

……

趙雲帶著十幾名兵士,悄然扮成附近百姓模樣,來到了三十裡外的東城。

本來他來時還頗為犯愁,此時傍晚之際,城門必會關閉,周圍更是荒蕪一片,除了這個小城外,便再無村落可補給養。

可是見到面前的東城時,趙雲不由得樂了,因為此城破敗得,竟然連個城門也沒有,就別說什麼守門之兵。

簡直是四面通風,迎八方來客,但是從沒見過如此豪橫的城池,就不怕有賊寇前來打劫嗎?

趙雲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城內的一處衙門中,正坐著一位面相兇惡,滿大鬍子的將領,他身旁站著一位年邁的縣令和一班衙役。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本章完)

紫筆文學一夜過去,玉姝早早就起了床。

慶平要忙活着做早飯,玉姝已經許久沒體驗過農家生活了,便也幫着她餵了雞鴨。

忙完后,表弟出去找方開霽,玉姝又回到了屋子裏。

司馬大餅睡著了,修無名閉着眼,一聽到動靜,立馬睜開眼看了過來。

玉姝問道:……

《鳳臨朝》第921章何必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 沈濤傻眼了。

陳翔和陶哲也傻眼了。

誰能想到,他們煞費苦心請來的吳小青,竟然說翻臉就翻臉。

何錦威的臉上,已經露出得意笑容,連忙用眼角的餘光,想要去捕捉林天成臉上的惶恐。

只是,讓何錦威不爽的是,林天成竟然依舊無動於衷,他心裡想,難道林天成想好了要報劉初然的名字?

丁牧野又掃視了下沈濤,陳翔,陶哲三人,眉頭一揚,道:「怎麼?你們三人,是來給林天成出面的?」

陶哲連忙道:「不是不是,丁少你誤會了,我和林天成不熟。」

陳翔也道:「我根本不認識林天成。今天是鳳城的濤哥過來了,我就是過來作陪一下。」

丁牧野的目光,便落在沈濤身上。

沈濤的臉色也很難看。

他是雲城堂堂大少,就算在鳳城也有幾分面子,誰能想到,何錦威竟然把省廳一把手的公子給請了出來。

沈濤和林天成交往不久,但感情還是靠的住,他抬頭看著丁牧野,道:「丁少,林天成是我老弟,他的事情,今天我沈濤一肩擔了,你划個道,要怎麼整。」

何錦威嗤笑一聲,「沈濤,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當自己是根蔥?」

沈濤沒有介面,但臉上帶著幾分決絕。

丁牧野對吳小青道:「吳局,既然沒有造成很大的傷害,也不用上綱上線。就讓他們私下解決,你看行嗎?」

吳小青點了點頭,「可以。」

何錦威便轉頭看著劉軼,道:「他怎麼打你的,你怎麼打回去。」

「何錦威,你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了?」沈濤豁地起身,情緒相當激動,一隻手按在酒杯上面,不住地顫抖。

何錦威看著沈濤,道:「喲,濤哥的面子我當然要給。剛剛濤哥說,今天的事情你要一肩挑了,林天成的耳光,你可以領。不過,濤哥細皮嫩肉的,我怕劉軼下手沒有輕重,我自己打,輕輕的打。」

沈濤的情緒更加激動起來,對何錦威怒目而視,似是想和何錦威拚命。

如沈濤這種大少,再輕輕的打臉,那也是打臉。

林天成心裡嘆息一聲。

他只想充電,不願意惹是生非,如果今天何錦威等人態度好點,哪怕要他認個錯,也沒有關係。

只是,何錦威竟然欺人太甚到這個地步,不僅不肯放過他林天成,還要羞辱沈濤。

林天成的忍耐是有底線的。

沈濤拳拳之心,想要幫助林天成化解危機,林天成又怎麼會眼睜睜看沈濤受辱?

今天晚上,何錦威等人,統統都要挨打!

如果最後事情無法善了,只有打出高義松這張底牌。

林天成正準備開口,身上的電話響了。

見是羅龍雲打過來的,林天成心中一動。

之前羅龍雲就說了,老羅家在鳳城有幾分薄面,可以解決一些小麻煩。當時因為沈濤找了人,林天成便婉拒。

如今沈濤鎮不住,林天成不介意給羅龍雲一個機會。

「我接個電話。」林天成說完走到一邊。

「林醫生,沒打擾你吃飯吧?」羅龍雲小心地道。

林天成道:「羅先生,我就開門見山了,我不僅是能治你羅家的狗,還能救你羅家的老爺子。我只要你一句話,你老羅家,在鳳城到底有多大的面子?」

羅龍雲下午給林天成打電話,就感覺到林天成可能遇見了一點麻煩,現在看來,林天成遇見的麻煩還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