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醫院。」周泫御斬釘截鐵地道。

「不用那麼麻煩。」君兮看了一眼自己的傷口,傷口深淺尚不能判斷,但是這一瞬間的確疼得鑽心鑽骨。

面對雲淡風輕的君兮,周泫御有幾秒的停頓,但還是堅持:「得去醫院。」

「姐,至少得去處理一下傷口吧。」文君軒也隨聲附和。

君軒一臉「你不去醫院我就不放心」的表情,讓君兮一下子也沒有了堅持。

「可你明天一早還要上課呢,都這麼晚了……」

「水靈。麻煩你送他回家。」周泫御把自己的車鑰匙遞給一直坐在一旁觀望的嬰水靈。

嬰水靈水靈靈的大眼睛閃了閃,顯然對於周泫御忽然委派給她這樣一個任務有些意外。不過她還是站起來了。

「好,遵命!我的活雷鋒。」

後面那句話明顯有宣示主權的嫌疑。


君兮低了頭。

嬰水靈對君軒說:「走吧小弟弟,我送你回去。」

畢竟是個美女明星,剛才還言辭鑿鑿說不喜歡人家的文君軒一下子就紅了臉。他看了君兮一眼,待到君兮點頭,立馬乖乖的跟了出去。

「現在可以去醫院了?」

周泫御的耐心像是用完了,他前頭領路,君兮跟著他。

他腿長步子大,沒幾步就把她甩開了老遠的距離,待到他回頭髮現她沒有跟緊,臉色更冷。

紅裙女人還在門口和周子諺大鬧,君兮路過的時候,這鬧劇已經吸引了不少人圍觀。 天劫煉仙錄 「子諺哥就是爛桃花多」。

君兮平日里對他避之唯恐不及,就是提防著今天這種情況,沒想到日防夜防,還是漏了網。

周泫御沒有了車,他們打車去的醫院。

傷口的痛感在安靜下來之後愈發的清晰,君兮按著自己的胳膊一路沒說話,一向寡言的周泫御倒是時不時催促司機師傅快些開。

晚間的醫院仍人滿為患,周泫御徑直往急診台走去。

「你幹什麼?」君兮拉住她。

「掛急診。」

「這點小傷也掛急診,不是湊熱鬧找罵嗎?」

君兮拉了他往普通的挂號台走。

普通挂號台前排隊的人更多。他們兩個肩並著肩等在隊伍的末尾,一點一點往前挪。她手上的血痕已經凝成了漬,儘管很疼,但她自己知道,其實用不了大驚小怪來醫院的。

「君兮,你變了很多。」

求收藏啊求收藏~~~

… 第十三章蒹葭蒼蒼13h3>

鼎沸喧嚷的人聲里,周泫御低沉的聲音像是帶著滄海桑田的厚重感。

君兮仰頭:「原來你還記得我啊。」

周泫御低頭,她璨若星辰的眸子,溢著暖盈盈的笑意,明明是受了傷,卻反倒像是得了寶。

他當然記得,那個留著一頭齊耳的短髮,看人都是抬著眼睛的女孩兒。會因為斷電怕黑點蠟燭燒掉一整間老宅,會因為扎針怕疼開掉一大批私人醫生……那個自高自傲、飛揚跋扈的文家大小姐文君兮……

因為記得太清楚,反而覺得不認識了。

眼前的這個女孩,長發及肩,眸光沉靜還帶著溫暖,不再怕黑不再怕疼,好像什麼都可以自己獨當一面……

「喏,我們去那裡等吧。」

周泫御還在出神,君兮已經拿到了號碼牌,她抬手指了指走廊的座椅,心情甚好的走過去搶了兩個位置。

「過來坐一會兒吧,要等很久呢。」

周泫御沒有坐,只是問她:「餓嗎?」

剛才雖混亂,但他也注意到了,她盤子里的牛排幾乎完好的沒有動過。

「還好。」

她話音剛落,肚子就很沒有義氣的抗議了。

君兮窘,卻見周泫御勾起了嘴角。

「我買吃的。你坐著等我。」

周泫御說罷,轉身往外走,晚上風大,他走到門口的時候自然地緊了緊外套。其實他是想出來冷靜一下。

怎麼?怎麼就忽然對她說了這句話。

外套里的手機正好響起來。

是周子諺。

周子諺那頭的狀況應該是擺平了,聽著特別出奇的靜,靜的愈發顯出他的躁。

「真是日了狗了,早八百年前的前任跑出來倒打我一耙,我都不記得她叫什麼!小叔,以後可得把眼睛擦亮了,找什麼不能找難纏的女人……誒,君兮和你在一起嗎?」

「嗯,在醫院。」


「她沒事兒吧?」

「看著傷口,應該沒事。」

周子諺嘆了口氣:「行,今晚虧得有你。那我就不過來了。這渾身濕噠噠黏糊糊的,我得先回去洗個澡,去去這身晦氣……」

電話斷了。

周泫御看了一眼手機,是他手機沒電了。

醫院門口有很多小吃,他隨意買了幾樣,折回去的時候君兮已經不在那兒了。那兩個位置,都坐了不認識的陌生人。

他隨手攔了護士,還沒有問話,那護士就往走廊最深處指了指:「先生你是想問28號那漂亮姑娘吧。她進去包紮了,進去的時候特意交代了看到你的話告訴你一聲,讓你在外面等她一會兒。」

「謝謝。」

護士笑了:「不客氣。你女朋友很可愛,說等下走進來最帥的那個就是你,原來她不是吹牛呢……」

護士走遠了,只餘下一陣笑聲。

女朋友……女朋友?

他等了一會兒,她一直沒有出來。給她買的蒸糕團團冒著熱氣,他提著袋子的手跟著發燙,人也越來越躁。

等不及走到包紮室的門口,還未推門,就聽到她在裡面嚎叫。

「哎喲!哎喲!哎哥哥,你輕點兒!」

醫生提著喉嚨問她怎麼這點疼都受不了。

她好脾氣的嘿嘿笑,說自己以前更不耐疼,這些年已經長進了不少。

醫生又問她怎麼長進的。

她沉默了幾秒故作輕鬆地說:「疼多了唄。」

「那我幫你長進的更快……」

「不用……噢唔!……」她驚叫。

周泫御快速推門。

「泫御叔叔救命啊!」

他皺眉,入眼那白袍醫生,腦門稀著抬頭紋深厚……

喊這樣的人哥哥倒是喊他叔叔?

周泫御鎮定的退出門外……

… 第十四章蒹葭蒼蒼14h3>

君兮包紮完了出來,周泫御正站在走廊的窗口接電話,那個窗口的視線正對著醫院大門。

她走過去,聽到他說:「我看到你了,往門口進來,五樓……」

他餘光看到君兮,又立馬改口說:「你不用上來,我們下去。」

等在樓下的是嬰水靈,她挎著包,口罩遮住了半邊面容。一看到君兮,就說:「你弟弟已經送回去了,放心吧。」

君兮道謝。

她搖頭,轉而看著周泫御,摘了一耳朵邊的口罩繩,伸手勾了勾他的胳膊,柔聲細語著:「你的車性能太好,四平八穩舒適的讓人不自覺想加油門。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超速了。不過那條路好偏僻,應該不會安攝像頭……」

偏僻?

奶奶家的那條路是不好走,但不至於偏僻。

想想,女人在撒嬌的時候,總喜歡把話往誇張了說,也無可厚非的。


周泫御任由嬰水靈說了那一長串子,他才點了一下頭。

君兮跟在他們身後,咬著手裡的蒸糕,那甜糯糯的味道本是她喜歡的,可現在涼了,也咀嚼無味。

她想自己回學校,周泫御卻執意送她。

嬰水靈在邊上隨聲附和:「女孩子晚上一個人多不安全啊,你看最近那麼多女大學生失聯的新聞。」

盛情難卻,她再不喜歡做電燈泡也不能拒絕。

上了車,嬰水靈側坐在副駕駛座上打電話,應該是她的經紀人在安排後面幾天的行程,她興緻缺缺的模樣,只是把玩著自己胸前的長發「嗯嗯嗯」的附和著。

「我記起來了。」嬰水靈忽然捂著聽筒轉過來看著君兮,「兩年前我在紫金有過講座,你是主持人吧。」

這樣突如其來的相認讓君兮錯愕,但她還是笑著點頭:「是的,當初多虧你的幫助才讓我順利完成了任務。」

「誒,那根本算什麼。你們系主任和我說了,你家庭條件比較困難,需要那筆補助金養家糊口……」

嬰水靈話鋒一轉,把話題帶到了君兮當年窘迫的經濟狀況。

君兮很輕的「嗯」了一聲,沒了聲響。

周泫御握緊了方向盤,往後視鏡里看了一眼,那個纖瘦的身子被一團陰影攏住了,城市的光影透過車窗落在她的臉上,照亮了她凝在眉間的尷尬。

「水靈,我先送你回去。」周泫御說。

嬰水靈看了一眼周泫御,他嚴肅的表情在提醒她,剛才的話是有失偏頗、不夠禮貌的。

她僵了一下,心頭有些不是滋味,但還是立馬道歉。

「不好意思,我不是那個意思。」

君兮已經調整好了情緒,她仰頭,笑容似乎帶著光芒:「你說的沒錯,也不需要道歉。那個時候我的確很需要錢,現在也一樣。反正,需要錢,不是丟臉的事。」

嬰水靈不置可否,也沒有順勢終止這個話題。

「如果有困難,可以和我說,我本來就在搞慈善,資助一個貧困生,舉手之勞……」

周泫御的車猛然停下來了,打斷她的話。

「到了。」

… 第十五章蒹葭蒼蒼15h3>

車內的氣氛凝固了一樣,嬰水靈看了窗外一眼,周泫御的車子是停在了小區正門口,可她住的地方,離正門口還有十幾分鐘的車程呢。

他就這樣把她丟在這兒了?

「到了。」

他重複一遍,並沒有加重語氣,可是她打了個哆嗦。

可不可以離開你

她笑著鬆開安全帶,俯過身去輕聲在周泫御耳邊說晚安,拿起自己的包,下車,轉身又補一句慢點開……

一切都有條不紊、水到渠成,保持著她最後的一點優雅,也足以讓後車廂的那個女孩看完最後一場戲。

可惜,她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在這個男人身邊的多數時間裡,她都是得不到回應的。她以為自己習慣了,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女人是不可能習慣男人的冷淡的。

車門合上的瞬間,周泫御驅車就走。

引擎的轟鳴聲像是抽在嬰水靈臉上冷厲的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