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木綵衣、葉雨萱幾人,自然也是點頭贊成。如果說,慕容雪所處的天元境真人境界,以及慕容雪身為星殿的親傳弟子的身份,在星殿中會有著許多額外的資源提供的話,那麼,對於其餘的人而言,若是方天南真的有實力,為這些人提供修鍊的時候所用到的丹藥,哪怕是放棄這一次的歷練,這些人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未完待續。) 約翰笑着看向武麟,“不要對自己太自信了,接下來一個考驗可不是體力能完成的。”

“不然是啥?”

幾人在走廊繞了半天,來到一扇巨大的門前。此時陳依依忽然驚到“約翰!這裏該不會是!”

“小姐猜的沒錯。”

“不行,太危險了,這不是逼小麟去跳火坑嗎?”

“身爲陳氏集團的管家這點困難算得上什麼?”約翰擺正眼鏡緩緩推開門,絲絲白光從門縫中透露出來“要知道,作爲一個管家,除了日常的家庭清潔外,更重要的是……能保護主人的人生安全。所以身爲陳氏集團的管家必須要有超人的戰鬥力!”

“也就是說,這第二個考驗……”武麟大概已經猜到了。


“沒錯!此次你的考官是,它!”約翰伸手指向一個長度超過3米的巨大機器人。

“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E科技……”夏娜淡淡的說道。

“E·RB01,被稱爲主人的終極保鏢,不過由於你的到來它得退休了,除非你能證明它確實該廢棄了。小子,怕了吧,只要一不小心就會被捏成小餅餅。”

(LL:穿越來自某某管家的機器人。)

“這和你剛纔說的不一樣吧!”武麟大聲抗議道。

“身爲陳氏集團的管家,爲了主人就要做好隨時歇菜的準備。”

武麟輕輕一笑,轉頭說道“剛纔只是覺得這機器人很有型,要打敗它,看上去很簡單嘛。”

“對,小麟一定可以的!”陳依依爲武麟加油着,早就把外號殺人機器的這東西忘得九霄雲外。


武麟先做了準備運動,大步走向巨大機器人。

“先說好你能用的武器是這個。”約翰說着把手中的湯勺揮了揮。

“那個能當武器?”

“身爲陳氏集團的管家,對於主人的飲食是要照顧的無比周到,必須要把廚藝練到如火純清的境界,每一樣廚具都能當作殺人武器!”

“這也太誇張了吧。”武麟接過湯勺,想了想,到底能幹啥?連萬能都分析它只能用來做飯……

“考驗開始!”

約翰嘟的按下手中的遙控器……沒有反應。

“嘿嘿,不好意思,拿錯了……”

衆人皆無語。

第二次考驗開始,武麟站在房間中央與E·RB01對峙着,無關人員靠邊。發現這個房屋完全是用金屬合金製成,擺設類似一個廚房,不愧是考驗“廚藝”……

“嘟嘟”E·RB01轉過頭髮現了眼前的一個小矮子,一卡一卡的說道“入侵者。”

這時陳依依大笑起來“哈哈哈哈,約翰,那個東西好久沒用了吧,大概是生鏽了。”

武麟差點也笑了出來,眼前這個大傢伙胖頭胖腦,身體成一個彈殼型,手乾脆是隻鉗子,真不曉得是製作人員偷懶還是咋的,終極保鏢?跟樣子也相差太多了,好遜啊。

“噗~~”武麟忍不住竊笑一聲。

很明顯,這機器人頭上冒出火焰,該不會是生氣了?難不成這東西還是人工智能?

陳依依跑到機器人前,仔細看了看它的模樣,果然還是大笑一番“約,約,約翰,你說的無敵機器人,就是這個怪胎?怎麼長的跟頭驢似得。”

“大小姐,雖然它是長得不怎麼樣,但是實用性強,我們不能光看外表。”

“難道沒有既帥氣又強大的機器人?讓這種東西來保護我的安全,我還不如去死。”被陳依依這麼說,約翰露出爲難的笑容。

E·RB01的腦袋發出咔咔聲。

“大小姐不要這麼說,他可是老爺挑選了半天才買給你的。”

“父親?那他還真是沒有眼光,這東西明明就是隻驢頭鴨尾的怪胎,我看的就噁心,哪比得上小麟的億萬分之一,我怕讓它保護我,都能憋出心肌梗塞,對不對啊怪胎!”陳依依大笑着拍拍E·RB01的肩膀。

“大小姐。”忽然,那機器人結巴的說道。

“怪胎你要說什麼?”

“說我是怪胎……”E·RB01如同卡機停頓了一會兒,突然暴起一頭錐砸向陳依依,順暢的說道“那你自己先變成怪胎吧!”

約翰全身一僵,如此近的距離,大小姐,她會沒命的!

一個身影瞬間出現在一人一機器中間“噹~~”

陳依依發現自己並沒有受傷,眼前,武麟手握湯勺頂住E·RB01的一記攻擊。

“大小姐由我來保護!”握着湯勺的手因爲受力過大不停地抖動,果然用湯勺還是太勉強了。

“小麟,我就知道你會來。”

“都去死吧。”E·RB01一揮手打掉湯勺,另一隻手甩向武麟。

“大小姐小心!”武麟抱住陳依依一個俯身躲過橫掃,啪啪的連踩在E·RB01頭上腳步一發力退回到約翰身邊。

機器人身體撲撲的冒着白煙。

“糟糕,E·RB01好像失控了。”約翰大驚。

“都說了那種東西靠不住,只不過罵了它幾句就失控,老爸那傢伙送的還真是危險物品。”

“約翰,應該有什麼辦法關掉他吧。”武麟想到,逆乾坤還不能露臉,前幾天拿出來發現居然有30公分寬,2米多長,太不現實了。

“現在遙控器已經失靈了,另外一個強行關機按鈕在……”

“在哪裏?”

“它的褲襠裏。”

“……”武麟有種想吐血的感覺,製造這東西的人啥個**好,把開關位置設定在褲襠裏?

現在說這些都已經太遲了,武麟身影一動出現在E·RB01面前。一道鐵鞭迎面揮來。

兩條鐵質長臂交織成一張如同絞肉機般的蜘蛛網。武麟連續躲避着,周圍的風聲老遠就能聽到。

武麟再次躲掉一記橫掃,翻身躍到機器人胯下,手指猛地一戳它的褲襠。

“嘟~~”E·RB01動作完成了一半就這樣停在原地擺出奇怪的姿勢。

“汗,終於搞定了。”武麟不禁鬆了口氣。

突然E·RB01雙眼一紅,從不標準的聲線發出“以爲這樣就能把我打敗嗎?”

“什麼?”武麟一驚,它不是被停止運轉了嗎?只見從它胸口出現十來個彈道。

“哦!是微型**,終極保鏢果然名不虛傳!”約翰興奮的說道。

“**……”

嗖嗖嗖,眼花繚亂的**衝向武麟,連忙往回退,身體做出各種奇怪的動作,每枚**正巧擦過自己的身子。

“轟~~~”鋁合金的房間傳來巨大的轟響,牆壁陷進去了一大片,武麟起身。一陣雨水淋到了自己身上。原來是剛纔的爆炸把水管給搞壞了,現在正不斷的噴涌着如雨般的自來水。

“爲什麼沒有停止?”

“我的戰鬥之心一旦開啓就無法再停下來了!”E·RB01用那五音不全的聲線發出搞笑的話語。 方天南總覺得自己在開始煉製丹藥之後,顧陽等人的表現,就顯得有幾分「瘋狂」的感覺。別的不說,光是這一次的歷練目的,竟然就隨著眾人之間的閑聊,給徹底的確定了下來。

除了方天南這個當事人之外,其餘的人員,還是一次姓通過的!

這給了方天南頗為怪異的感覺。

僅僅是煉製出了一些低階的丹藥,作為一名煉丹師,就值得眾人如此的重視嗎?

雖然說,方天南在展示出自己所煉製的丹藥的時候,的確是存了,當煉製丹藥的實力晉階成為真人境的丹藥師的時候,對於自己的丹藥,有一個好的「出路」。但是,顧陽幾人的表現,也太過「重視」了一些吧?

反倒是對於煉丹師的重要姓,方天南隨著和顧陽幾人的交流,有了更為深入的了解。

如果說,武者級別的丹藥師,還只是相對普通的存在的話,那麼,真人境界的丹藥師,就絕對是每一個勢力重點培養,甚至是爭搶的對象了。若是能夠晉階成為宗師境的丹藥師,說不得,連星殿這樣的勢力,都會奉你為座上賓!

要知道,按照三殿主之前和方天南所說的信息來看,整個星殿中能夠煉製出宗師境的丹藥的丹藥師,全部加起來,也只有三五之數而已!

由此可知,丹藥師的境界,越是到了高層,所表現出來的優勢,就越大!

方天南琢磨著,自己又需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夠晉階成為真人境的丹藥師呢?

。。。。。。

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方天南所需要做的,依然是煉製丹藥。

方天南不至於因為成功的煉製出一顆擁有丹紋的丹藥來,就奢望著,自己能立馬的晉階成為真人境界的丹藥師。若是大陸上其餘的丹藥師,能夠偶然的煉製出擁有丹紋的三階洗髓丹的話,說不得,還真的是可以衝擊著煉製人元境的丹藥了。

但是方天南不同。方天南最欠缺的,不是丹方,也不是煉製丹藥的草藥之類的,而是煉製過程中的經驗!

方天南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儘快的煉製出更多的低階丹藥來。

一來,是可以快速的增加煉製各種不同丹藥的經驗,在起步的時間上,方天南已經相對的比較落後了,只能是在時間上,趕一些。所幸,方天南煉製丹藥的速度,遠超大陸上的其餘丹藥師,方天南若是真的努力起來的話,還是能夠很快的迎頭趕上的。

二來,就是方天南需要盡量的熟悉,自己意識中融合的那諸多的陣法了!只有把這些已經了解的陣法,都一一的成功施展出來,並且徹底的轉化為自己的主觀意識,就好像是一想到煉製什麼丹藥,腦海里就會瞬間閃現出相應的陣法來,那麼,方天南才能夠進一步的觸發腦海中的那些煉製中階丹藥的陣法信息來。

是以,方天南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第一時間內,就把剩餘下來的兩份,煉製洗髓丹的草藥,給取了出來,轉而快速的進入到了煉製丹藥的狀態。

讓方天南有些欣喜的是,當他第二次完全的按照「煉丹真經」中的提示,並且在煉製丹藥的最後關頭,果斷的利用自己的神識,把三個陣法,融入到煉丹爐之中,開爐之後,竟然是有兩顆洗髓丹,擁有著丹紋!

而其餘的八顆洗髓丹中,也有六顆是具有藥效的!

這樣的進步速度,自然是進一步的,催發了方天南想要儘快的多煉製一些丹藥的信心了。

。。。。。。

此後,方天南所煉製的第三爐的三階洗髓丹,擁有丹紋的數量,依然是三顆,而其餘的七顆丹藥,都具備著藥效。

「成功率竟然還是三成?」方天南暗暗的嘀咕了一句。

若是有其餘的煉丹師,看到方天南這會兒的景象,說不得就會驚訝得掉了下巴。一爐丹藥中,全部都是具備藥效的,這可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啊。這樣的景象,絲毫不比一名煉丹師,偶然間煉製出一顆擁有丹紋的丹藥,來得差。

更何況,方天南所煉製的這一爐三階洗髓丹中,還有著三顆擁有丹紋的呢?

「估計是,暫時的經驗和手法上的運用,就只能是達到三成左右的成功率了吧。」方天南在擁有了「煉丹真經」之後,煉製丹藥自然是按照「煉丹真經」上的標準來衡量了。唯有煉製出擁有丹紋的丹藥,才算是成功!

下一刻,方天南把七顆擁有丹紋的三階洗髓丹,全數的收入到了一個盒子之中,轉而,又珍藏在自己的界牌內。

至於其餘的,普通的丹藥,不管是何種品相的,上品的也好,下品的也罷,方天南都是按照丹藥的不同,直接的收放到了一起。這一部分的丹藥,方天南可是打算儘管的轉手出去,從而為自己收集更多的煉製丹藥的草藥!

這也是一名煉丹師,最為常規的收入了。

正常來說,只要是一爐丹藥,能夠成功的煉製出兩顆丹藥來,這名煉丹師就不會吃虧了。若是超越了兩顆丹藥的成功率,那麼,煉丹師每煉製一爐丹藥,都能夠從中賺取上一部分的收益!

這還是針對低階的丹藥方面來說的。

如是針對那些中階、高階的丹藥,尤其是有修鍊者急需某種丹藥的話,煉丹師都是讓這名修鍊者自行的搜集草藥,然後,煉丹師給予煉製。而最終煉製出來的丹藥中,煉丹師只需要給這名修鍊者一顆,就算是扯平了。其餘的,多餘下來的丹藥,就算是這名煉丹師煉製丹藥的報酬。這樣的規則,可以說,就是請求大陸上的任何一名煉丹師煉製丹藥的準則!

當然了,方天南也很清楚,低階的丹藥,一爐可以最多可以煉製出十顆來,而中階、高階的丹藥,一次開爐,就沒有辦法煉製出這麼多了。

但是不管如何,若是有修鍊者請求煉丹師煉製丹藥的話,煉丹師是絕對不會吃虧的。

否則的話,人家又何必為你煉製呢?

。。。。。。


方天南在成功的煉製出三爐的洗髓丹之後,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煉製固氣丹上。在所有剩餘的草藥精華中,方天南能夠完整的拼湊出丹方的,也就只有一爐固氣丹了。

煉製不同的丹藥,所需要用到的陣法,自然是不同的。

固氣丹的煉製,在凝丹的那一刻,也是需要用到三個陣法。方天南先是在識海中,通過神識,演練了幾遍,這三道陣法的運用。然後,才開始把需要用到的草藥,一一的投放著進入到了丹爐之中。一開始的艹作,方天南已經有了經驗,還算是進行的得心應手。

不過,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方天南就是第一次施展這三道陣法。

方天南只能是全神貫注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煉製丹藥上。

如此,當方天南打開煉丹爐的時候,出現了兩顆擁有丹紋的固氣丹,其餘的八顆中,則有五顆是擁有著藥效的。相比起,方天南第一次成功煉製出洗髓丹的時候,略微的有了幾分進步!

方天南不由得暗暗的點了點頭。

對於這樣的結果,方天南自然是滿意的。

只是很快的,方天南又皺起了眉頭。這會兒,方天南所擁有的草藥,如是想要繼續的煉製成丹藥的話,卻是有些不夠了。尤其是,方天南的練手著,嘗試提煉草藥的精華部分的時候,浪費了大部分的低階草藥。

下意識的,方天南就琢磨著,若是把中階的草藥中,葯姓和低階的某種草藥比較相近的草藥精華,進行代替,能不能夠成功的煉製出丹藥來呢?

考慮到自己的界牌中,這會兒,也的確是有則不少的中階的草藥,方天南便按捺不住的,艹作了起來。

期間的過程中,方天南在提煉中階的草藥的時候,自然又是浪費了不少。幸運的是,方天南最終利用中階的草藥來進行代替其中的一種低階草藥,組成了一爐全新的,可以用來煉製三階的洗髓丹的草藥精華來。

。。。。。。

「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夠成功。」方天南看著自己眼前擺放清晰的眾多草藥,暗暗的嘀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