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維傑思索著再次確認:「真的沒有異常的預兆嗎?」

「我可以確定沒有!」

「沒有預兆究竟是怎麼殺人的呢?」秦維傑故作疑惑的想著。

此時他的驗證已經完成了,正如他自己想的一樣,『黑氣』只有自己看見了,或者說那縷『黑氣』只有自己能看見。

秦維傑可以確認,當時那縷『黑氣』在他看來極為明顯,而且速度也並不快,如果鄧布利多當時也注意到了那名襲擊者頭目離開,不可能察覺不到。

迪佩特此時也開口加深了秦維傑的確認:「我當時也看到了那個傢伙幻影移形,我發誓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老福利此時也點點頭,看起來所有人當時都注意到了那一幕,同樣的除了秦維傑,所有人都沒有看到那縷詭異的『黑氣』。

為什麼我這次能看見黑氣?是因為打破了魔力壁壘?還是因為我的精神世界發生了某些難以言狀的改變?『黑氣』與『白霧夢境』是否都因為這種不可名狀的改變?

客廳中的其他人繼續討論此次襲擊的詳細情況,秦維傑卻躲在角落暗自思索起來。

眼下有一下幾條可以確認的信息:

1.那種死法並非無跡可尋,一切很可能來源於『黑氣』

2.『黑氣』是從我身上分裂出來的,源於我。

3.現在除了我,沒有人能察覺『黑氣』的出現

通過以上三條信息,秦維傑再次結合這些年遇到幾次詭異死法,總結了一下那種詭異死法出現的規律。

反推一下,今天敦刻爾克事件,那名襲擊者頭目想要殺自己,隨後死亡;9月1號,霍格沃茨特快列車上的事件,斯派瑞學長被迫要殺我,隨後詭異的死法降臨在他身上;

2月份對角巷事件,死亡女神教會的成員也是要殺我,隨後在傲羅眼皮底下死亡,死相詭異

對角巷前一天,鄧布利多接我前往倫敦的路上,死亡女神教會的成員襲擊我,差點殺了我,但隨後被發現死在泰晤士河下游,死亡時間就在襲擊我之後不久。

去年3月,那名西班牙卧底軍官折磨了自己一個多月,他出事前的一段時間,他打算殺了我,為求自保我舉報了他,隨後他被處死,但死狀卻並非絞死,依舊是那種詭異的死相。

……

「如此看來,幾次出現詭異死亡的前提都是有人要殺我!」秦維傑口中喃喃,忽的一道靈感閃過:

「嘶~這詭異的死法,很可能不是對我的詛咒,而是,而是在保護我!?每當我遇到危險的時候,那種『黑氣』就會分裂,然後以詭異的手法殺死襲擊者!」

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可能性哪怕再匪夷所思也是真相。

秦維傑一時間有些口乾舌燥,不知是害怕還是興奮。

不知為何,秦維傑對自己的猜測抱有極為肯定的態度,這彷彿是來自潛意識的態度,指引著秦維傑去相信,去堅信。

等等!這個猜想,針對以上的幾次襲擊都可以解釋,但是福利家的詛咒有該如何解釋?十年時間,直系血脈盡數死於那種詭異的手法。

還有那個被老福利派往華夏接自己的倒霉鬼威廉,他死後身上也出現了這種情況……還有,還有自己三歲時跌下山崖摔死的那位世叔死後也是那種詭異的死相!

「這些人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難道我的猜想有問題?這種『黑氣』其實是無差別殺人?一種我無法控制的無差別殺人?那我還真是個天煞孤星啊!」秦維傑無奈的搖搖頭。

心中暗暗思索起,後續要再次復盤調查一番這幾件事情了,好驗證一下著『黑氣』究竟是無差別殺人,還是有針對的保護自己。

「我們現在掌握的情況就這麼多……」皮爾斯說著,看向了福利侯爵。

在秦維傑思索『黑氣』的時候,皮爾斯他們已經基本復盤了今天事件殘留的線索。

有用的線索還挺多,比如已經確認了大部分襲擊者的身份了,他們多是來自於卡羅家族的掌握的殺手組織,都是訓練有素的巫師界殺手,其中還有一些賽爾溫家族的老鼠與死亡女神教會的教徒。

但是基本沒有什麼價值去追尋,因為除了襲擊者頭目,無人知曉是何人雇傭他們,他們只是接取了襲擊者頭目的任務罷了。

眼下襲擊者頭目身死,線索再次斷掉了。

卡羅家族和賽爾溫家族成分複雜,很多外圍人員他們自己都管不了,接取任務是這些外圍成員的自由,所以縱使他們也調查不到有用信息。

所以說,調查一通,有用信息少的可憐,但聊勝於無,剩下的就是繁瑣的跟進工作了。

比如,調查襲擊者頭目的社會關係啊,調查接取任務的方式啊等等,沒個三四個月別想摸查清楚了。

之後的事情,就跟秦維傑沒有關係了,老福利對著在座的諸位囑咐了幾句,一一送別,又跟迪佩特校長給秦維傑請了三天假,這才讓他們離去。

當然離開前還不忘提醒迪佩特校長找萊斯特教授詢問情況。

所以人都離開了,老福利看了眼秦維傑說道:「現在的你還小,不想接手福利家族我可以理解!我的身子骨還算硬朗,還能再撐十來年,這十來年你隨便干你想乾的事情,我絕不干涉。」

這話的潛台詞就是說,給你十來年的緩衝期,然後你丫就給我滾回來接手千億家產,這等好事秦維傑上輩子做夢都不敢想。

但是這輩子,還是算了吧!他還是堅持自己的本心,做一個普通人!這個世界太危險,邪神啊!克蘇魯式的邪神啊,莫名其妙就瘋了,莫名其妙就異變了,看一眼就死啊!

「三樓左側的空房間,你的朋友在那裡!後天先讓他回霍格沃茨,你第二天再回去!」

說著老福利侯爵一臉傲嬌的離開了。

「湯姆在樓上?」秦維傑一臉驚喜的跑上了樓,心中不免腹誹起來。

你丫不早說,早知道湯姆在我就不跟你們下摻和了。

跑上樓,推開三樓左側的空房間,一個熟悉的背影出現在秦維傑面前。

湯姆此時正坐在書桌前寫寫畫畫,聽見開門的聲音便向著門口看來。

「小湯姆……想不想我啊!」秦維傑樂呵呵的走上前去,一把摟住湯姆的肩膀。

湯姆略微的反抗了一下,戳中了秦維傑右臂的傷口,秦維傑立刻疼的齜牙咧嘴。

湯姆一臉驚慌關懷的問道:「怎麼了?受傷了嗎?」

秦維傑把最近的事情簡單的講述了一下,當然德叔那裡因為老福利的一些囑咐,秦維傑只說自己被格林德沃綁架了,並且受了些驚嚇,其餘的一概沒有告訴湯姆,畢竟秦維傑也不太願意讓湯姆捲入這些事情中。

至於自己的傷,秦維傑聲情並茂、添油加醋的講述了今天上午的慘烈混戰,說的自己差點一就死了一般,說的是要多慘有多慘,要多危險有多危險,聽得湯姆一愣一愣的。

心中對秦維傑的不滿瞬間煙消雲散,全部化為關切的詢問。

畢竟,老伏現在還是個半大的孩子,好忽悠!沒準還真能被秦維傑忽悠的棄惡從善了呢!「什麼事啊?」見沈硯星說得那麼嚴重,馮圓圓不由緊張了起來。

「就熱搜那事,被我爸媽看到了,他們給我臭罵了一頓。」沈硯星故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可憐兮兮的。

「啊?不是吧?你爸媽看著很開明啊,應該不會因為這種事罵你吧。」馮圓圓沒想到這事居然鬧得沈硯星爸媽都知道了。

沈硯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190章千萬不能說漏嘴了啊 「想要解藥?求朕啊。」皇帝彷彿又有了籌碼,臉上得意的說道。

「若是求得朕高興了,說不定朕會大發慈悲將解藥給你們呢?啊?哈哈哈哈哈……」

「啊……」皇帝大笑聲后啊了一聲,而後僵住了,眼珠軲轆轉著想要再說什麼卻發現自己說不話來。

「要是不會說話以後都不用說了。」宋司卓冷聲的道。

皇帝,「……」

明明是他們有求於人,這是求人的態度嗎?!

「搜過了嗎?」宋司卓問一旁的章維,「是,已經搜過了,沒有任何發現。」

「里裡外外都搜乾淨了?」宋司卓皺眉,再次確認。

「乾淨了。」章維確認,「就差把宮裡給弄了個底朝天,身上也都搜過了。」

宋司卓看向葉嬉,這樣的結果他怕她不願意接受。

葉嬉卻是看向慕老爺子,他平靜無波的神色看不出來任何的情緒,「外公。」

「你們已經儘力了,老頭子命該如此,見到你們都能平安無事,如此便沒有遺憾了。」慕老爺子安慰她。

「外公,我們說過的……」葉嬉不認同。

「傻丫頭,外公還能害你不成?」慕老爺子像是突然想通了,卻也憔悴了,「其實,我到王府之後身體突然不適,我知道這是什麼毒了,這毒無葯可解。」

「他說有解藥不過是誆你,想要作交換條件罷了。」

葉嬉震驚。

「外公當真知道是什麼毒了?」

慕老爺子點頭。

在眾人的注目下,慕老爺子神色輕鬆,當他想起來的時候就已經看淡了,「此毒藥名叫瓷香,說起來它還是南越國的東西,只是年久失傳,到如今它不僅毒藥的藥方不完整,解藥的方子更是找不到了。」

「南越國?」葉嬉眼中放佛看到了希望,「瘋顛和尚不是南越國的皇帝?他有解藥的吧?」

「他同我說過,無葯可解。」慕老爺子搖頭。

「死在自己親人的手裡,滋味如何?」皇帝的聲音突然響起,眾人看了過去,揣摩著他這話里的含義。

葉嬉卻忍不住,站起身走到被捆著的皇帝面前,冰冷的問道,「你知道些什麼?」

「朕什麼都知道,知道的比你們都多,該死,都該死。」皇帝看著葉嬉的眼變紅,像是魔怔了一般,「好好的南越國待著還不滿足,竟然妄想染指成國,不自量力。」

「我南越國何時惦記過成國?」慕老爺子橫眉冷對。

「哼,以為用把你趕出南越國皇室,受盡欺辱,又恰好偶遇我成國的公主,有這麼巧合的事情?當朕是傻子不成?」皇帝自以為聰明的分析。

「愚蠢。」

「朕是九五至尊,天下之君,豈容你這他國之人辱罵!」皇帝犟嘴。

「本王覺得,這個時候曲周侯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不然這麼一大步棋走起來,讓大家都費了不少感情。」宋思卓的聲音冷不丁的響起。

突然被點名的曲周侯愣了片刻,回答,「本侯不知道王爺這話是何意。」

「那本王叫你瘋顛和尚如何?」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此章節未予顯示。

《長風映月》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此章節未予顯示。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雲華對著梁宇瀧笑了笑,拿著手機走到了角落。

「喂,雲華,在流星俱樂部嗎?」

電話接通了,裡面傳來了安老師略帶磁性的聲音,非常幹練,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

「嗯嗯,我在呢!」

雲華如實回答道。

「哦,那沒事了!」

啪,電話掛斷,雲華的耳朵里只剩下「嘟嘟嘟」的聲音傳來。

「什麼鬼?」

雲華一臉懵逼。

美女老師今天生理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