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破壞了怎麼樣。」元明顯然是沒有察覺到林盛的殺意,在他的認知之中,林盛依舊是那個隨意揉捏的軟蛋。

「死。」林盛只是說了簡簡單單的一個字,整個房間之中的溫度,便是瞬間降了下來。一時之間,一種極為恐懼的感覺,襲上三人的心頭。

林盛輕輕的拔出劍,可就是這麼一個件簡單的動作,卻讓三人感覺到,死神不斷地額向自己靠近。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原本隨意揉捏的懦夫,在下一刻居然變成了奪人性命的死神。

「我告訴你,我可是鎮西大將軍的兒子,你要是殺了我,我爹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三人之中,莫武吉和李安邦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了。只有元明好一些,能說出一些威脅的話語。不過他的威脅,在此刻卻顯得那麼無力。

林盛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微笑。「就算你爹來了,我也照樣殺。」隨後劍光一閃,元明的頭顱便是和身體分離。

「啊。」看到元明就這麼在自己的眼前死去,莫武吉和李安邦頓時發出殺豬般的叫聲。下一刻,一股惡臭便是傳遍了整個大廳。李安邦和莫武吉,居然在這個時候失禁了。看來二人,被嚇得不輕。

這個時候,林盛可不會憐憫二人。畢竟剛剛二人,也是逼迫著這群孩子離開將星城。所以二人,林盛是絕對不會放過的。劍光一閃,兩顆腦袋便是直接落到地上。而這三個紈絝的生命,也是再次宣告終結。

「林盛,你真牛。」駱炎本以為,林盛就算是生氣,也是最多把三人打得半死不活,結果沒想到,林盛這麼果斷,直接殺了三人。固然對於三人的生死無所謂,但是在駱府擊殺三人,顯然是會引來不小的麻煩。現在的駱炎,只是希望,白尊者能夠早點回來。畢竟被這麼多的麻煩事攤上,駱炎也是相當頭疼的。而白尊者一旦回來,相信這些事情便是會迎刃而解。

… 「那個,師兄,你放心好了,既然是我惹得麻煩,我就一定會解決的。」看到駱炎出來,林盛也是不好意思的說道。自己初到駱府,就給駱炎惹了這麼大的一個麻煩。不得不說,確實是對不起駱炎。

「怎麼解決?難道又是一刀一個?」駱炎賞給林盛一個大大的白眼。對於三人,駱炎一直是保持無視的態度。不管三人怎麼鬧騰,駱炎都只是當做三隻小丑在自己面前雜耍。但是三人背後的勢力,卻是駱炎不得不忌憚的。至少現在,駱炎還是不願意得罪的。就是因為現在,駱炎的麻煩實在是太多了。所以駱炎不願意,惹上更大的麻煩。可是林盛倒好,直接把三人就這麼切了,固然是給自己解決了三個麻煩,可是三個更大的麻煩,到底應該怎麼辦。尤其是現在,白尊者還沒有回來,駱炎真的是不知道如何面對。現在的駱炎,只是希望,三人背後的勢力,發現的慢一點,好給自己足夠緩衝的時間。

「那個師兄,你放心好了。既然是我惹得事情,我絕對不會讓駱府因為我而受到傷害的。」林盛雖然信誓旦旦的說道,不過對於林盛的話,駱炎卻是不願意相信。

你是想一個人承擔,不想搭上駱府。可是你有想過,別人是怎麼想的嗎?人家的兒子過來找的是我,人家兒子不見了,他們能不找我?駱炎真的是覺得,自己被林盛害慘了。

「你還是先把這裡收拾一下吧,別讓別人發現了。要是被人發現了,別說駱府,就是那群孩子,都會有危險。」駱炎說完,便是直接回去了,現在的他,需要好好靜一靜。

駱炎固然只是無心之言,但是林盛卻是謹記在心裡。畢竟這件事情,可是關係著那群孩子。林盛自己怎麼樣都無所謂,可是這群孩子,林盛絕對不願意他們收到任何的傷害。一想到自己的無心的舉動,給這群孩子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林盛的心裡,便是一陣後悔。固然他知道,這群孩子不會責怪自己,但是他的心裡,卻依舊有著深深的內疚感。

回到房間,駱炎將自己一個人悶在房間之中。現在林盛雖然擊殺了三人,但是在短時間內,三人的家族是不會知道的。鎮東大將軍元朗,現在星辰之東。離得最遠的地方,消息必定是最後到達。但是同樣的,元朗的威脅,也是最可怕的。左相莫言書,威脅也是相當巨大的。然而左相,現在在帝都。距離將星城顯然是有些距離的。但是駱炎敢保證,第二天,莫言書必定能知道自己出事了。而到時候,身在朝堂的莫言書絕對會向皇帝告自己駱府一把。至於戶部尚書李可,現今在將星城之中。那麼也就代表著,他是最早獲得情報的。相信只要再過不久,他便是會找上駱府。但是比起元朗和莫言書,他的威脅就小了很多。

現在的駱炎,只是希望白尊者能夠快點趕回來。只要白尊者能趕回來,這些麻煩也都是能夠迎刃而解。駱炎固然不怕這些麻煩,但是別忘了,整個駱府之中,卻不止駱炎一個人。

這個時候,駱炎真的恨自己不夠強。若是自己足夠強大,根本不需要懼怕這些麻煩。若是自己足夠強大,根本不需要依附在別人的腳下。

若是自己的背後,有著強大的宗派支撐,那麼自己,又何必需要懼怕。所謂的宗派,無非就是靠著丹藥和功法吸引著修行者。而這兩者,自己卻都是有。功法,自己前世的記憶之中,各種功法琳琅滿目。丹藥,有著三生鎮魂鼎在這裡,自己只要有著足夠的天材地寶,便是能夠煉製出足夠的丹藥。既然自己這兩者都不缺,為什麼自己不建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呢。而且現在,這群孩子,難道不是自己最好的人選嗎。

自己之前,一直把他們當做孩子看待,愛護。和林盛一樣,希望他們能夠有著更好的生活條件。但是卻沒有想過,自己這麼做,卻只能讓孩子產生依賴。他們是孩子,是未經雕琢的寶玉。自己的愛護,只是會讓他們滿足於現狀,從而產生依賴。但也就是他們未經雕琢,所以才需要自己去好好的雕琢一番。玉不琢不成器,也正是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生與死的考驗,所以他們才不能保護好自己。

駱炎原本以為,自己應該給他們提供保護,讓他們在一個安逸的環境下成長。所謂的修行,對於他們來說太過殘酷,所以駱炎一直想著等他們長大成人。十六歲,固然是一個孩子靈力覺醒的時刻,但是同樣的,也有許多的孩子在十六歲之前覺醒靈力。而現在,駱炎顯然是有著幫助他們提前覺醒靈力的能力。只是在這之前,駱炎覺得對於孩子來說,這樣太過嚴苛,所以駱炎沒有選擇這麼做。可是現在,駱炎只能做到自保。這群孩子,駱炎根本沒有多餘的能力去保護。所以駱炎現在需要的,就是這群孩子有保護自己的能力。駱炎也不需要他們成長到多麼強大的地步,只是希望,他們能不被欺負。

想到這裡,駱炎便是決定和林盛分享一下自己的這個想法。畢竟這群孩子,乃是林盛他們收留的。自己的這個想法,若是林盛以及琳琅傭兵團那些人不答應,那麼駱炎的想法也只是空談罷了。其中駱炎最為擔心的,就是這群孩子修鍊之後的問題。畢竟這幾百個孩子一同修鍊,所需要的資源,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目前的琳琅傭兵團,顯然是無法支付如此龐大的資源的。而且這群孩子一旦開始修鍊,那也就代表著,他們要進行戰鬥。畢竟只有經歷過風雨,方才能夠茁壯成長。但是同樣的,不是每個經歷過風雨的孩子都是能夠茁壯成長的。也有些孩子,在風雨之中,就此喪失了性命。而駱炎不知道,琳琅傭兵團,願不願意承受這些損失。

而且就算琳琅傭兵團答應了,那些孩子答不答應也是一個問題。畢竟這麼做,就是干預了他們的未來。如果他們不願意,駱炎也是沒有辦法。畢竟這是他們自己做的決定,駱炎也不好干涉。

… 「什麼,師兄,你有辦法讓他們提前覺醒靈力?」聽到駱炎的決定,林盛也是被嚇到了。畢竟要幫數量這麼巨大的孩子覺醒靈力,所需要的資源,絕對是極為龐大的。

「沒錯,就是提前覺醒。因為這件事事關重大,所以我才來問問你的想法。」駱炎語氣之中,帶著篤定,顯然沒有將這件事情當做玩笑。

「既然能幫他們提前覺醒靈力,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只是我想知道,提前覺醒靈力,有沒有危險。」林盛也是希望這些孩子早日擁有自保的能力,只是提前覺醒靈力,是有著一定的風險的。而林盛,顯然也不願意這些孩子受到傷害。畢竟這種傷害,乃是終生的。

「我只有九成把握,所以我才來找你商量。」駱炎也是表示,自己就是為了這件事情才來找他的。

「九成,夠了。」林盛直接走出房門,顯然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將這個消息通知孩子們了。

駱炎緊緊的跟在林盛身後,只要那群孩子答應,駱炎就立即著手為他們覺醒靈力。

「團長,你幹什麼去?」看到林盛匆匆忙忙的走著,迎面走來的小虎哥好奇的問道。

「給孩子覺醒靈力。」

聽到這句話,小虎哥覺得自己腳都站不穩了。覺醒靈力,你以為你是誰啊,還幫孩子覺醒靈力。提前覺醒靈力,乃是需要最為精純的靈力,進入孩子的身體,引導孩子的丹田吸收靈力。如果不是最為精純的靈力,那樣不但不能讓孩子覺醒成功,反而會阻礙孩子的靈力覺醒,延遲他們靈力覺醒的時間。而且提前覺醒,這個過程是極為痛苦的。畢竟想要得到東西,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而且在龍騰大陸,這個成功率絕對是不算高的。而且這還是對於那些大宗派來說,那些小勢力,就更別說了。否則龍騰大陸之中,提前覺醒靈力的例子,也不會只有這麼幾個。

「我跟你們一起去。」小虎哥反應過來之後,便是直接跟了上去。畢竟琳琅傭兵團之中,可不止林盛疼愛這些孩子。

「炎哥哥,盛哥哥,小虎哥,你們怎麼來了。」看到林盛他們過來,孩子們一擁而上,將他們團團圍住。很顯然,這群孩子們很喜歡這幾個大哥哥。

「孩子們,盛哥哥要和你們說一件事。」看到這群孩子,林盛真的是不想告訴他們這麼一個消息。就希望他們無憂無慮的生活著,一切困難,都由自己來承擔。但是林盛知道,他不能這麼做。若是他現在優柔寡斷,反倒會害了這群孩子。

「什麼事啊,盛哥哥。」一群孩子,就睜著那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林盛。

「師兄,你來說吧。」到了最後,林盛還是說不出口。

駱炎在一旁,本來是抱著看好戲的態度的。畢竟這種事情,真的是很難說出口。不光是林盛,連自己也是。所以林盛林盛要說,駱炎就由著他。但是沒想到的是,林盛突然把這麼一個包袱丟給自己。一時之間,駱炎也是懵了。可是在林盛說完之後,這群孩子便是一個個看向自己。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在等待駱炎宣判一般。

「其實我們今天來這裡,是要告訴你們。這個世界,是一個極為危險的地方。駱家,琳琅傭兵團都不可能給你們提供足夠的保護。如果你們想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就必須要學會,自己保護自己。」駱炎一字一句的說著,深怕漏了一個字。

「那炎哥哥,我們要怎麼保護自己?」這群孩子,一起問道。

「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讓你們的靈力提前覺醒。」駱炎語氣沉重,緩慢的說著。


「只是提前覺醒靈力,只有九成的成功率。」

「哇,九成。」聽到九成,孩子們聽到這裡,笑的真是特別的燦爛。

「剩下的一成,可能終生不能修鍊靈力。」駱炎繼續說著,隨著駱炎繼續說下去,孩子們的臉色也是黯淡了下來。畢竟不能修鍊靈力,在龍騰大陸便是相當於廢人。

「而且,還有可能喪命。」說到這裡,駱炎是不想再說下去了。孩子們已經完全沉寂下來,死這個詞,已經深深影響了他們的情緒。對於他們來說,死亡這個詞實在是太遙遠了。如今突然出現在他們的生命之中,一時之間,他們都是有些接受不了。

「而且這個過程,相當的痛苦。如果要用一種感覺來形容的話,那就是痛不欲生。不知道你們,現在還遠不願意承受。」

駱炎說完,便是靜靜的站在一邊。這一次,決定的是這群孩子的未來。駱炎能做的,便是靜靜的等待,等他們做出選擇。

在駱炎說完,這群孩子便是陷入了騷動之中。與提前覺醒靈力想比,現在這樣的生活真的是太過輕鬆了。在他們面前,一個是結束這樣的生活,讓自己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只是這個過程,必定是極為艱難。甚至有可能,付出生命的危險。另一個便是繼續在別人的保護下,苟延殘喘的活下去。

「炎哥哥,我選擇覺醒靈力。」終於,有個孩子站了出來。與其苟延殘喘的活下去,倒不如拼一次。畢竟成功的幾率,是那麼大。他不相信,自己這麼倒霉,會是那失敗的一成。

「炎哥哥,我也選擇覺醒靈力。」

「炎哥哥,幫我覺醒靈力。」

「炎哥哥,我要覺醒靈力。」

在有一個人主動要求覺醒靈力只有,就不斷有孩子要求覺醒靈力。到了最後,所有的孩子都主動要求覺醒靈力。看到這一幕,駱炎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在這裡的,都是窮苦人家的孩子。又或者說,都是被達官貴族欺負過的孩子。他們渴望變強的心理,比起一般人,都要強得多。所以在一個人主動要求之後,他們的這種心理,也被跟著激了起來。所以到了最後,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很好,孩子們。不過現在,我只能幫十歲以上的孩子覺醒靈力。所以只有滿了十歲的的孩子,才可以到你們盛哥哥那裡報到。等你們盛哥哥統計好,我就給你們覺醒靈力。」駱炎這次也來個禍水東引,直接把這些事交給了林盛。當然,駱炎自己也是有事情要做的。這麼多孩子覺醒靈力。引發的波動,必定會驚動整個將星城。駱炎要做的,就是布置陣法,將波動遮掩而去。而之前收集的玄陰玉髓,顯然就在這個時候起到了作用。

… 聽到駱炎把這麼一個任務交給自己,林盛的臉就整個綠了。媽的,不帶這麼坑師弟的。不過無奈歸無奈,林盛還是老老實實的接受了工作。

駱炎再度來到了駱府的倉庫位置,只是這個時候的倉庫,除了雜物,根本沒有什麼東西。駱炎在倉庫面前的空地上,選取了四個角,將四塊玄陰玉髓分別放在四個角。然後隨後又切了一塊玄陽玉心放在最中心的位置。以玄陽玉心為引,布置了這個隔絕大陣。

等到大陣布置得差不多的時候,林盛也是已經統計好了這一次覺醒靈力的人數。

「師兄,我們一共三百六十五個孩子,其中滿足條件的,有兩百二十一個。」林盛找到駱炎,略帶興奮的說著。

「好,把他們帶到這裡來。」駱炎的大陣已經不知道了,現在所需要的,就是讓這群孩子進來這裡,覺醒靈力。

駱炎親自準備了一個大缸,在這個缸里導入二百二十一碗水。駱炎小心翼翼的坐著每一個步驟,深怕一個步驟出問題,從而影響這群孩子們的靈力覺醒。

在二百二十一碗水倒入大缸之後,駱炎便是拿出二十二枚聚靈丹。直接放入大缸之中。聚靈丹一碰到水,便是直接化開。水缸中的水,也是因為聚靈丹的關係,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對於這群孩子來說,他們靈力覺醒,確實是需要純凈的靈力進入他們的丹田進行引導。但是這個靈力,絕對不能太多。對於沒有絲毫底蘊的他們,駱炎只能講聚靈丹之中的純凈靈力分成十份,融入水中。孩子們則是通過喝水的方式引導著靈力進入身體,這種方法,則是將傷害提前覺醒靈力對他們的傷害降到最低。同樣的,也是讓他們的成功率大大的提升。

看著這一枚枚聚靈丹進入水中,林盛則是看的直咽口水。作為琳琅傭兵團的團長,林盛也是見過世面的人。這七品聚靈丹,自己也是認得的。只是把聚靈丹拿來這麼用的,林盛倒是第一次見。要知道,當初在拍賣會上,這聚靈丹可是一枚六百萬金幣啊。而駱炎在,則是直接丟下二十二枚。也就是說,這一缸水,價值一億三千多萬金幣啊。如果不是自己打不過駱炎,林盛真怕自己忍不住把這缸水拿去拍賣了。

「好了,你們都過來接一碗水喝下去吧。」等到一切準備完畢,駱炎便是讓這群孩子前來接水。喝下這碗水,也就代表著,純凈的靈力進入他們的身體,他們覺醒靈力的道路,也是就此開始。

這些孩子,喝下水之後便是在一邊盤坐下來,開始他們靈力的覺醒。駱炎也是時刻盯著他們,深怕他們出現意外。不過所幸的是,覺醒的過程極為順利,基本上沒有孩子出現意外。

看到最後一位孩子也進入覺醒狀態了,駱炎也是放下心來。

不過下一刻,駱炎的臉色就開始變了。那最後一個孩子,一進入覺醒狀態,便是出現了問題。看到孩子出了問題,駱炎急忙過去,將手心抵在這個孩子的後背。駱炎的手一抵上這個孩子的後背,便是發現了問題。

「林盛,你是怎麼統計的。」駱炎對著林盛大聲呵斥道。這個孩子,根本沒有達到十歲。滿打滿算,也就剛剛九歲的樣子。駱炎記得,自己明明吩咐過林盛。只有十歲以上的孩子才可以進行靈力的覺醒,然而現在,卻被一個九歲的孩子混了進來。

「那個師兄。」林盛尷尬的撓了撓頭,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炎哥哥,其實這不怪盛哥哥,是我自己想覺醒靈力的。」就在這個時候,這個孩子開口了。

「林盛,等這件事完了我再找你算賬。」就算這個孩子為林盛求情,駱炎也不打算輕易的放過。自己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十歲以上的孩子才可以接受靈力覺醒。但是林盛偏偏忤逆自己的意思,讓一個九歲的孩子混了進來,這種事情,駱炎怎麼能不怒。要不是現在絕對不是責罰林盛的時候,駱炎真的想把自己這個師弟好好的揍一頓。

九歲的孩子,經脈都沒有完全發育完全,強行讓靈力在體內遊走,只會導致筋脈寸斷。輕則成為一個廢人,重則爆體而亡。如果不是攝入的靈力的量比較小,估計這個時候,這孩子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駱炎小心翼翼的疏導著這個孩子體內的靈力,將多餘的靈力,沿著這個孩子的經脈吸收而來。

「炎哥哥,不要。」感受到靈力自自己體內流失,這個孩子慌忙阻止。為了不讓靈力被駱炎吸走,這孩子居然直接起身脫離駱炎。

「你這是幹嘛。」看到這孩子如此做法,駱炎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林盛,去看著那幫孩子,如果出現異常,就將他們體內的靈力吸出來,這個孩子就交給我了。」駱炎趕緊吩咐林盛看著這群孩子,至於這個孩子,顯然下定決心要覺醒靈力。那麼駱炎能做的,就是盡量幫助他。

「靜下心神,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丹田上。我會幫你把靈力引導到你的丹田,至於你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造化了。」駱炎的手心再度抵上這個孩子的後背。只是這一次,卻不是吸收靈力。

駱炎慢慢的引導自己的靈力進入這個孩子的體內,用自己的靈力,構建成一條靈力通路。而原先注入這個孩子體內的靈力,也是順著這條靈力通路緩緩的朝著丹田流去。

在這股靈力緩緩的進入這個孩子的丹田之後,駱炎便是將自己的靈力緩緩的運轉,然後融入這個孩子的經脈之中。這個孩子由於經脈沒有定型,所以駱炎現在,就是依靠自己的靈力,加固這個孩子的經脈。讓這個孩子在未到達十歲之前,能夠正常的運行靈力。

因為駱炎的幫助,這個孩子體內的靈力終於是穩定下來。丹田之中,輕微的靈力跳動著。隨著跳動頻率的加快,這個孩子丹田之中的靈力也越來越旺盛。很顯然,這一次覺醒,成功了。

駱炎懸著的心,也是隨著這個孩子的成功覺醒,逐漸放了下來。而這個時候,這群孩子的靈力覺醒,也是全都完結。不得不說,這次的覺醒相當成功,只有十個孩子沒有成功覺醒。但是由於補救及時,所以這些孩子只是靈力覺醒的時間被拖延。至於其他的影響,則是沒有。

… 既然第一步已經完成了,那麼接下來就是要完成第二步。這些孩子的靈力都處於剛剛覺醒的狀態,所以必須要找一本適合他們的功法。一部好的功法,能讓他們在修行的道路上走的更遠。但一部壞的功法,卻足以毀掉一個修行者的一生。只是現在,駱炎還不能根據他們的情況給他們適合的功法。必須要通過一陣子的觀察,才能了解這些孩子分別適合的功法。

而在這之前,駱炎必須要解決戶部尚書的事情。而且相信不久之後,鎮東大將軍和左相也是會跟著過來。若是這幾個人的問題不加以解決,那麼一切,都將是空談。

「林盛,你將這群孩子安頓好,我們是時候出去迎接貴賓了。」駱炎吩咐了林盛一聲,便是前往大廳。算一算時間,該來的人也應該來了?

就在駱炎到達大廳的時候,李可也是帶著人趕到了。

「駱炎,我的兒子呢。」李可一上來,便是對著駱炎質問道。

「李尚書,你丟了兒子,你怎麼反倒問我要了。」聽到李可這麼問,駱炎立即反問道。

「老太太哪去了,叫他出來。」李可也不想和駱炎廢話,直接問起老太太在哪兒。意思很明顯,你駱炎還沒資格和我談話,快去把老太太叫出來。

不過李可固然有架子,駱炎也是有自己的脾氣。

「我奶奶身體不好,在後院休息。現在整個駱府,都由我負責。」駱炎直接拒絕了李可的要求。

駱炎這麼做,固然是因為老太太身體不好,不方便走動。而駱炎在這裡,老太太自然也是把事情交給他處理。至於老太太,則是一個人在後院悠哉的坐在躺椅上,乘著涼。

但是在李可看來,卻是駱炎故意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不過李可顯然是一個城府極為深的人,固然駱炎這般對待,也並不發怒。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你告訴我,我的兒子在哪裡。」李可極盡客氣的說道。但是他的語氣,同樣也表明了,他的耐心是有限的。

「我說李大人,有些話已經說了一遍,我就不想再說第二遍了。你兒子丟了,你應該上報城主府,讓他們幫你。如今你管我要人是怎麼回事?我們駱府可不是善堂,而且就算我們有心尋找,但我們駱府現在,滿打滿算也就四個人。而且現在在駱府的,就只剩下我和我奶奶。難道你要我駱府全部出動,幫你尋找你兒子?」

反正和李可翻臉是遲早的事,駱炎說話,也是極為不客氣。

「我兒子進了你駱府之後,便是直接消失。難道我不找你要我兒子?」看到駱炎區區一個敗落世家的子弟,居然對自己如此無禮,李可也是怒火中燒。不過現在,李安邦下落不明,李可也不好發作。


李可只能心裡暗暗說道,等我找到兒子,非要你好看不可。

「笑話,難道你老婆來過我們駱府之後懷孕了,這孩子也是我的?」

駱炎的比喻,固然很不恰當,但是也是表明了態度,李安邦消失了,跟我們沒什麼關係。

「既然這樣,那你可敢讓我搜一搜你的駱府?」李可知道,和駱炎算是說不通了。而且繼續說下去,自己估計會被這小子氣死。李可乾脆放棄和駱炎的交流,打算直接搜查一下駱府。

「李可,你當我們駱府是什麼地方,是你想搜就搜的?」聽到李可要搜查,駱炎的火氣頓時就上來了。固然駱府現在失勢,也輪不到一個小小的戶部尚書這般刁難。

「怎麼,難不成你不敢?」看到駱炎不敢,李可便是認為駱炎心虛,想進去搜查的心更盛了。

「李可,你別忘了,這可不是你李家大院,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們駱家固然失勢,但我爹依舊是當朝鎮西大將軍。你一小小的戶部尚書,就想搜查我們將軍府,也太痴心妄想了吧。」

就算換做平時,琳琅傭兵團沒有入駐的時候,駱炎都不會給李可搜。更何況現在,琳琅傭兵團入駐。而且那群孩子,剛剛覺醒靈力。所以現在,就更不可能了。

「駱炎,你不敢讓我進去,是不是心虛了。」李可似乎抓住了駱炎的把柄,對其逼問道。

「呵呵,難道說我家狗走丟了,我覺得進了李大人你的府邸,難道我也可以隨便搜查李大人你的府邸嗎?」對於李可的反問,駱炎反唇相譏。

「好,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子,你給我記著。」李可大袖一揮,便是憤然離去。


原本以為,駱家失勢。面對自己的時候,姿態應該放得很低。但是沒想到。自己進入駱府之後,便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侮辱。自己這輩子所有的侮辱加在一起,也不如今日受到的多。李可已經決定了,不管自己的兒子和駱炎有沒有關係,自己都和駱炎不死不休。而且現在,李可也是找到了一個很好的靠山。

和自己兒子一起進入駱府的,可是還有左相的兒子。既然自己治不了駱炎,那麼左相,又能不能制住他呢。

回府之後,李可立即飛鴿傳書,通知左相。至於左相有何動作,那就不管自己的事情了。不過李可就算是想想也能預料,左相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駱炎。而到時候,李可倒要看看,這個駱炎,還能蹦躂多久。

「對了,再給我傳書給元朗大將軍。」李可倒是要看看,面對左相和鎮東大將軍的質問,他駱炎,能夠翻起什麼波浪。

「林盛,這群孩子怎麼樣了。」李可已經離開了,駱炎相信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來了。現在的駱炎,必須要加快進度。現在能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而他耽誤一天,也就代表著這群孩子耽誤一天。駱炎不希望,這群孩子因為自己的影響而耽誤了修行。所以現在,駱炎必須要儘快給孩子們找到適合的功法。只有這樣,這群孩子才能在自己離開之後不耽誤修行。

「師兄,他們都在等著你呢。」林盛也不知道為何,駱炎要這麼著急。只是既然駱炎想快點完成,那麼自己能做的,也只是幫助他。

… 「帶著所有琳琅傭兵團的人,和那群孩子,來後院。」駱炎吩咐一聲,便是直接朝著後院走去。

聽到駱炎的吩咐,林盛固然有些不明白,為什麼要琳琅傭兵團的人一起前來。但是林盛知道,駱炎這麼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既然如此,他只是遵從便是了。

一盞茶功夫過後,整個琳琅傭兵團和已經覺醒靈力的孩子,都已經聚在了後院之中。

「我想大家琳琅傭兵團的朋友,應該很好奇,我為什麼會把你們叫過來吧。」看著整整齊齊的站在一起的琳琅傭兵團,駱炎笑著說道。

「其實我把你們叫過來的原因很簡單,我只是想告訴你們,不管你們之前修鍊的是什麼功法。但是現在我希望你們忘掉你們之前的功法,修鍊我給你們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