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回來!」華胥霞喚道。

秋水哪裡聽得進去,仍然不管不顧的向著尹靈兒衝去。

既然身份都曝光了,尹靈兒也不客氣。

她御起靈氣,揚手。

啪啪!隔空就給了秋水兩巴掌。

秋水身子在空中打了個轉,嘭的一聲,落到華胥霞腳邊。

早想教訓你了,你自己送上門來,她怎麼能客氣!尹靈兒看著華胥霞兩人,無辜的笑了笑,心中卻暗爽。

秋水不過是築基期,而尹靈兒現在是金丹期,築基對上金丹,那不是自己找打嘛!

… ——

尹靈兒可是下了狠手,受了兩巴掌,秋水的臉馬上腫起來。

「本座的女兒也敢動,找死!」華胥霞怒。

只見她手指彈了彈,數道不明物攻向尹靈兒。

速度之快!威力之強!

丹田裡,靈氣一漲,放出元嬰中期修為,尹靈兒御起所有靈氣在空中一翻,手忙腳亂的變出一根長鞭,長鞭對著那數道不明物一甩。

啪啪!

砰砰砰!

不明物落地,爆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這一躲,尹靈兒展現出自己的全部實力,才勉強躲開了攻擊。

上界與下界的區別,等級之間的鴻溝,在這一刻,尹靈兒深刻感受到了。

陡然見尹靈兒修為突然暴漲到元嬰中期,秋水雙眸瞪大,震驚得無復以加!

她記得在進入密林前,尹靈兒的修為還是金丹初期,前後不過二十日的時間,怎麼會……她怎麼會擁有元嬰中期修為!

那不是真的!

如此迅速的晉級,這樣的差距,讓秋水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華胥霞見尹靈兒修為暴漲,眼睛只是眯了一下,並不如秋水那般震驚,畢竟,她並不知道尹靈兒超快的晉級速度,在她看來無論尹靈兒是金丹期還是元嬰期都一樣,反正都不是她的對手。

首擊沒中,被一個下界小修士躲開,華胥霞惱怒。

只見她雙臂長開,在空中亂舞,在她周圍,突然憑空出現一股水流,水流成片散開,轉眼凝成水花朵朵,無數的水花繞著她的手臂,以螺旋狀飛出,急速旋轉,逼近尹靈兒。

尹靈兒御起靈氣,用上老方法,將自己包裹成球。

錚錚錚!

無數水花撞上靈球,又退開。

世界靜了一秒。

靈球沒動,尹靈兒也沒動。

擋住了?正當尹靈兒要鬆一口氣時。

嚓嚓嚓!

一連串嚓嚓聲,只見靈球突然垮塌碎裂。


靈球瓦解,靈氣嗖的一聲,急速鑽進尹靈兒體內。

抬頭,水花再次圍了上來。

尹靈兒再度御起靈氣,包裹成球,擋!


水花團團圍住靈球,朵朵水花相連,展開,化水。

頃刻,靈球外就多了一層水波。

華胥霞施法,水波蕩漾,尹靈兒頓時感覺靈球外突然多了一層壓力,壓力擠得靈球都變了形,照此擠壓下去,不出片刻,靈球就會爆破。

根本打不過!

怎麼辦?

尹靈兒心思飛轉。

逃?

她瞅了眼華胥霞。

金仙在此,她哪裡逃得掉!

躲進碧礫?

不行!尹靈兒在心裡打了把叉。

那就等於讓華胥霞發現碧礫的存在,碧礫里擁有她所有的心血,而且還藏著美人遮面,除非是死,不然她決不能讓那個老妖婆發現。

放天地之火燒?

也不行!念頭剛起,尹靈兒又否決了。

天地之火併不適合戰鬥時使用,天地之火,生生不息,傷害的不僅是敵人,還有萬物生靈,遇上修為高得甩她幾條街的人或獸,比如獓狠,再比如華胥霞,躲開天地之火的攻擊,可謂輕而易舉,一旦躲開了天地之火的攻擊,而尹靈兒又不想傷害萬物生靈,那麼必然會收回天地之火,如此來回,天地之後不但不會幫她打敗敵人,反而會成為自己的累贅。

如果尹靈兒心狠一點,直接讓天地之火將敵人和萬物生靈一起燒毀亦可以,可惜她不是,她做不出那等殘暴之事。

左思右想,尹靈兒也沒想出辦法來。

砰!

一道幾不可聞的爆破聲。

靈球破!

沒了保護層,嘩!似有一盆冷水從頭淋下,尹靈兒渾身盡濕,水過,似被無數針扎,全身鑽心一樣痛。

痛感還沒讓尹靈兒喘口氣,來自上界的強者威嚴向她壓下,尹靈兒頓時覺得身上頂了個千斤墜,泰山壓頂一般壓得她直不起腰來,她咬緊牙關,努力扛起壓力,雙膝已經被壓得快要觸地,腰已經被壓到了極限,她硬是控制住了,沒讓自己跪下去。

她瘋狂的調出經脈里的靈氣,然而,這些靈氣卻只能用來抵擋源源不斷向她壓過來的強者威嚴,能勉強控制住她下跪的趨勢已經很不錯,哪還有機會,讓她反擊。


今時今日,在強者面前,尹靈兒更加清晰的發現了自己的渺小。

半分鐘后,她只覺眼耳鼻口一熱。

滴答!滴答!

眼耳鼻口同時滴落紅色的液體,混進泥土。

尼瑪!居然七竅流血了!

最糟糕的是,她調動經脈里的靈氣,體內靈氣陡然暴漲,她覺得自己快爆炸了,五臟六腑似被無數股大力用力撕扯著,靈魂似也要脫離了身體的控制,正試圖拚命擠出身體,

見自己的金仙威壓居然沒把尹靈兒震懾住,華胥霞哼了一聲,「骨頭還挺硬!」

話畢,華胥霞連續扔出兩道水花,受於威嚴所壓,她的全身根本動彈不了,來自金仙的攻擊,就算她能動,也難以抵抗這一擊。

體內,靈氣已經失控,開始亂竄,她只能眼睜睜看著水花襲來。

咔嚓!咔嚓!

骨頭斷裂的聲音。

水花看似柔韌,卻極為鋒利。

尹靈兒雙膝一折,倒地,嫩綠色的裙襦頓時出現兩團血紅。

膝蓋骨斷裂,尹靈兒痛的直抽氣。

華胥霞裙擺向後一甩,雙手交叉,又隔空打出一掌。

嘭!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掌,尹靈兒被震飛到好幾丈外。

這時,華胥霞才收了金仙威嚴。

沒了威嚴相壓,體內的靈氣更是肆無忌憚的暴走,勉強用手撐起身來,尹靈兒覺得全身都散架了,身體都不是自己的,喉嚨一甜,血腥味湧入口中。

噗!

再也忍不住,鮮血如噴泉一樣自尹靈兒口中噴出。

「娘親,你怎麼不殺了她!還跟她耗什麼?」秋水盯著尹靈兒恨恨道。

「乖女兒,你沒覺得,看著她殘喘苟活,受盡折磨,比直接殺了她更痛快!」華胥霞捋了捋長發,譏諷的說道。

尹靈兒呸出一口血水,「若我不死!有朝一日,必取你命!」

「喲!還挺囂張!水兒,你不是討厭她?你討厭她哪裡?先割了她的舌頭如何?」

「我討厭那張狐媚子臉。」

「那就先毀了她的臉。」

華胥霞五指成爪,手臂陡然變長,隔了好幾丈的距離,居然一眨眼間就伸到了尹靈兒面前,咽下一直往上涌的血腥味,尹靈兒以手為支撐,御起靈力勉強就地一滾,那長臂居然緊追不捨,順著尹靈兒的滾動方向,繞著她的身體轉了一圈,將她緊緊的纏住。

長臂一收。

咔嚓!咔嚓!

又是兩聲脆響,尹靈兒手肘處又多了兩團血跡。

… ——

尹靈兒悲哀的發現,那長臂不僅將自己上半身捆死,將她的雙臂折斷,而且那尖銳的爪子正停在距離她臉部五厘米不到的距離,揚武揚威。

這張臉今天看來是保不住了!

不過也好,皮囊而已,毀了就毀了,省得還招蜂引蝶。

尹靈兒也想得開,索性閉眼,等著利爪襲來。

華胥霞見此,冷冷一笑,尖銳的爪子亮著冷光,爪子後退了幾許,華胥霞輸入法力。

嗖!

爪子如箭沖著尹靈兒的臉爪去!

瞧那速度和力道,別說是毀一張臉,估計一塊石頭都能被頃刻粉碎。

尹靈兒感覺到了周圍的空氣在急速流轉,危險正在逼近,她唯一能做的是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痛出聲來。

鐺!

爪子被彈飛,並沒成功抓到臉。

華胥霞突然被震得後退兩步。

在距離臉部還有0。01厘米的時候,爪子似遇到無形的阻礙,一股更加強大的氣息,沖著華胥霞反彈回來。

「誰!」華胥霞舉目四望,厲聲喝道。

平地起狂風,平靜的空氣突然發生肉眼可見的扭曲,地動山搖,飛沙走石,也不知哪裡來的力量,讓整個世界都要塌陷了一般,空氣捲起一個漩渦,漩渦里溢出古老的神秘氣息,那種洗盡鉛華的聖潔氣息與這一切的凌亂截然不同,讓人惶恐的同時,又忍不住生出敬仰之意。

長臂鬆開,尹靈兒摔落在地,本就受傷極重,此般情況下,更是被顛得左沖右撞,她估摸著,不僅四肢殘了,估計肋骨也斷了好幾根。

華胥霞仗著法力護身,將秋水和自己倒是保護得很是穩妥。

就在此時,風靜雲止。

被風捲起的流沙還沒來得及落地,狂舞在空中迷人眼。

漩渦中心,緩緩走出來一人。

那人錦袍拖地,墨發及腰,發尾隨意散落肩頭,從外貌看,約莫二十幾歲,他容顏俊逸若九天神邸,櫻紅的薄唇抿成一線,臉上面無表情,給人一種只可瞻仰不可褻瀆的聖潔高遠之意,高鼻挺拔似刀削,濃眉如墨,星眸璀璨若星辰,萬象衍生其間,仔細一瞧,似真的在那雙眸子看到了浩瀚宇宙和繁星點點。

如來千花入夢,怎抵神者驚鴻一瞥!

見到此人,無不讓人感嘆,原來這世間,還有這般神邸人物。

那些仙界所謂的大能者與之一比,就跟狗尾巴草見到牡丹似的,自慚形穢。

走出漩渦,那人的目光首先落到尹靈兒身上,清冷的眼眸里閃過一絲柔和。

華胥霞和秋水見此,覺得整個世界都停止了,唯有張嘴,傻傻的愣在原地。

而此刻的尹靈兒正在不停的呸出嘴裡的泥土和沙子,滿臉的泥土混著血跡,已經看不出其真容,身上的衣服也是破一塊殘一塊,整個人說不出的狼狽。

那人見尹靈兒這般模樣,眸光更冷,周圍的氣溫瞬間降至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