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合我意,沒想到你這吸血鬼也能有這樣的見地,就讓我們爽爽快快的把事情一併解決吧!」貞德意氣昂揚的踏前了一步,渾身上下爆發出濃厚的戰意。


「誰來救救我啊!!!!!!!!!!!!!!」衛宮士郎那慘烈的哀號於衛宮宅響起,就好象是要悼念那一去不復返的平穩rì常。 ()「怎麼了,士郎君?你的面sè好象不太好的樣子……………發生了什麼事嗎?」午休時段,在県立三咲的校庭里,一個藍sè短髮的漂亮女生正一臉膽心的看著眼前那躺在長椅之上面sè慘白,配上那銀白長發之後差一點超越病美人的範疇可以改行去做貞子的女生。

「沒……………….沒什麼……………..有勞你擔心了………..希耶爾學姊……………..」躺屍在長椅上的少女努力的撐起上半身,嘗試坐直身子,從遠距離看的話就是一個絕sè柔弱的病美人正在對抗自己的病魔,令人忍不住會想伸出援手幫助她,不過如果你的距離夠近的話,就可以看到這「病美人」的眼睛旁邊帶著深深的黑sè,就好象幾天沒有睡覺一樣。

「身體抱恙就不要亂來哪,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才可以喔,士郎君!來,我幫幫你吧!」 蜜婚甜寵之軍少撩人 ,出手拉起了那銀髮女生,幫他坐直了身子。


這個在陽光普照,天清氣爽的好rì子在校庭長椅挺屍的正是衛宮士郎,而那個幫他忙的自然就是他同校的學姊,整天帶著一副眼鏡暗地裹其實是埋葬機關中排名第七位的代行者希耶爾了。

「………………麻煩到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希耶爾學姊………….」在坐直身子之後,衛宮士郎遏力想好象平時一樣優雅的向希耶爾打招呼,但是他那度疲憊不堪的身心就連這基本的動作都做不了,打招呼也是無神無氣的,那嘗試舉起的手臂就好象脫力的樣子,總的來說衛宮士郎現在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殭屍一樣。

「嘛,倒是不用在意這點小事……………….話說回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士郎君?你看起來好象很累的樣子……………..是昨天太晚睡

覺嗎?」因為衛宮士郎以前那有禮的態度,高超的廚藝以及那jīng致的臉蛋,希耶爾對他的印象可說是相當好,現在看到他變成這個樣子忍不住就擔心的慰問一下他。要知道魔術師為了應付長時間的魔術研究,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來提神或者減低疲勞,那類型中最有效的方法雖不是廣泛的流傳,但是如果只是效果不錯的那些方法要入手也不難,最少以衛宮士郎能買下那麼大的房子的財力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因此希耶爾才擔心他是不是遇上了什麼樣的難題。

「呵呵呵呵呵…………………..如果是單純太晚睡覺的話就真是得救了…………………..那簡直是地獄………..不對,用地獄已經沒辦法形容它了…………」衛宮士郎歪了歪嘴角,慘白的臉頰上露出了意義不明的笑容,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樣子配搭上那沒神氣的動作,十分令希耶爾懷疑到底昨天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現在衛宮士郎每每想閉上眼睛時,腦海中就禁不住浮現昨天夜晚那令他心有餘悸的修羅場,尤其是最後愛爾奎特和貞德的單挑那更是差一點就要了衛宮士郎的小命。

時間再之拉回一點,回到昨天的晚上,貞德意氣昂揚的接受了愛爾奎特的挑戰,連袂走到衛宮家的地下室用實力解決她們女xìng之間的問題,但問題就出在那地下室其實是衛宮士郎將來打算用來作魔術師工房之用而興建的,為了確保自己將來的魔術師工房的安危,為免兩人大打出手把房子再次給拆掉,衛宮士郎只好放棄了在熱水中舒舒服服的泡個澡這誘人的選擇,匆匆忙忙的拿水屬xìng的寶石往頭上一扔,把自己的身體沖了一遍,打發小兩儀式去乖乖的睡覺,然後就十萬火急的衝到地下室看看能不能阻止衛宮家兩大女xìng的決鬥。

結果嘛,該怎麼說呢……真不愧是真祖的公主和英靈中的劍之騎士啊…………….愛爾奎特和貞德打起上來還真不是蓋的,那場面做不做到「驚天地,泣鬼神」作者我就不太清楚,不過泣士郎這是做到了,當衛宮士郎去到地下室看到兩人的戰鬥時表情簡直快要哭了,那場面壯烈之極,他原本打算rì後用作工房之用的地下室已經快要看不到「地下室」這三隻字了,整個天花板都被兩人打穿了,四邊的牆壁塌了一半,皎潔的月光從頭頂的大洞透進來,照在那快要變成廢墟的前衛宮家地下室以及衛宮士郎的身上顯得份外的凄涼………….

事後衛宮士郎再三回想時不禁感嘆自己沒有把這地下室建在主屋下真是得救了,要不然地下室被打穿時連著主屋也塌下來的話先不說會打擾兩儀式睡覺,光是事後處理便已經足夠他喝上一壺了,不過這也只是在事後衛宮士郎想到的,當時他可沒有那個閒情逸緻去思索這種事,在呆了一下之後為了壓制愛爾奎特和貞德打鬥的激烈程度衛宮士郎只可以奮不顧身的衝進兩人的戰鬥當中,然後以下這一幕就不停的發生………….

「小士郎,快躲開,很危險的喔~」

「噗咕………….愛爾奎特姊姊你已經打中我了………..」

「小Master,快站到一旁!」

「嗚啊啊啊!!!!貞德姊姊你的劍,你的劍啊!!!」

不但接連被愛爾奎特的拳頭打中臉部,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紅印,還差一點點就被貞德的劍削中頭頂,能在那一瞬間反應過來躲開

那必殺的一撃已經無負衛宮士郎前英靈之名,饒是這樣衛宮士郎還是感覺到額頭涼涼的,幾縷銀白的髮絲在空中飄落,好象在告訴衛宮士郎如果躲不過就會迎來一樣的下場,使衛宮士郎心裡一陣后怕,然而,這僅僅是一個間段而已,這種驚心動魄的情況一直持續到深夜四時,直至愛爾奎特和貞德感到有點累時衛宮士郎才成功用女孩子不睡覺對皮膚不好為由成功打發兩人去睡覺,至此衛宮家今天的修羅場才正式結束,可是衛宮士郎成功修理好地下室又是在那之後一個多小時的事,接著他還要去準備早飯…………….

就算是今天,修羅場都沒有那麼快結束的樣子,只見貞德大姊一臉凜然的說吃飯也是修行,讓我見識一下你這吸血鬼的禮儀之類的話輕易的就釣了愛爾奎特到別的地方比拼餐桌禮儀什麼的,然後小兩儀式則是為了確保場面不會不受控制而被衛宮士郎委託跟著貞德兩人。

本來其實衛宮士郎也想跟過去的,但是在三個女孩子狠厲的目光之下敗下陣來,他只得答應休息一下,於是便出現了衛宮士郎在校庭的長椅上挺屍的現象。

「………….我睡覺的時間是一個小時……………..好象是連一個小時也沒有呢……….哼哼哼哼哼……………..」鏡頭拉回校庭長椅這邊,衛宮士郎把頭歪了在一邊,銀白的長發雜亂無章的披了在他的臉上,嘴中像是夢囈般說著一些嚇人的話語,最後再加上那意義不明的笑聲,活像貞子一樣嚇人,如果現在的衛宮士郎去客串鬼屋角sè的話,應該會大賣吧…..

就在某貞子在長椅上發出yīn森恐怖的笑聲時,突然感到有東西塞了進自己的口中,「貞子」一下把口中**辣的食物吞了下肚后,錯愕的抬起頭來,只見眼前希耶爾正一臉笑容的看著自己,一隻手捧著便當,另一隻手拿著筷子,正往自己的嘴裡送。

「希希希希希希耶爾學姊?!!!!!!!」回復神彩的衛宮士郎臉頰「噗」一聲紅了,頭頂冒出蒸氣驚慌失措伸著一隻手亂揮,身子就像驚慌的兔子一樣往後退。

「怎麼了?不好吃嗎,士郎君?明明是自信作咖哩的說…………..」希耶爾一臉不解的看著衛宮士郎。

「不不不不不,學姊的咖哩挺好吃………..不對!問題不是在這邊!………………」

「喔?那麼是那裡出了問題?」

「問題是學姊的舉動哪………………..」

「是這樣的嗎?明明士郎君之前也是這樣喂式學妹和那隻吸血鬼?」希耶爾一臉陽光微笑繼續看著衛宮士郎,只不過那微笑陽光過度反而能衛宮士郎憶起了那xìng格上和希耶爾差不多的惡魔凜,在這種時候一臉惡魔微笑得勢不饒人地進攻正是惡魔流的原則,而現在希耶爾正完美的履行這原則。

「沒想到會用這個地方來攻擊…….失……….失策了…………」希耶爾的問題就如利刃一樣插中了衛宮士郎,無法回答的衛宮士郎以orz的姿勢倒在地上,背景呈灰白化。

「……………………?!!!!」突然,倒在地上的衛宮士郎神經一綳,一下從地上跳了起來,在下一瞬間已經穿回了鮮紅的風衣,隨即一個大大的聖光球打了在自己的臉上。

「士郎君……………..怎麼了…………」

「在有珠姊姊身上設置的隱蔽防禦術式激活了嗎?……….看來是有複數的人想襲擊我的朋友……….抱歉了,希耶爾學姊,私先失禮一下了,…………」剛才悠閑的神情徹底的在衛宮士郎的臉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雙銳利的鷹眼,凝重的神sè看向通往商店街的方向的,一股肅殺之氣從衛宮士郎的身上散發出來,如果說剛剛和希耶爾談天的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的話,現在的衛宮士郎已經無愧於他「煉鐵之英雄」之名。

「等一下我哪,士郎君….真是的!」衛宮士郎風衣一揚,鮮血般的紅sè稍微一掩希耶爾的視線便隨著衛宮士郎的身影消失不見,希

耶爾見狀也無暇再著眼於衛宮士郎剛剛那令人心神蕩漾的背影,咬了咬牙,急急的穿上了戰鬥用的修女服跟著衛宮士郎匆匆而去。

就在此時一陣涼風吹過,然而校庭里已經空無一人,只剩下一個便當盒…………………… ()鏡頭迴轉到十幾分鐘之前,也就是當衛宮士郎還在県立三咲的校庭里長椅上挺屍的時候,一個看上去相當樂天活潑的黑長直美少女以及一個看上去應該歸類至冷美人的紫sè短髮美少女穿著県立三咲的學生制服在通往附近商店街的道路上急急的奔跑著…………

為什麼說是應該歸類至冷美人呢?那就是因為這位紫發美少女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典型冷美人擁有的無口冷酷表情而是深深的無奈,這兩人就是衛宮士郎在研究魔術的生活支線中認識的朋友,將來在魔術師世界以麻煩程度和那恐怖的破壞力揚名四海,行駛「第五法-青」被冠之為「人型火箭發shè器」而鼎鼎有名的流浪者「第四魔法使」蒼崎青子及其知交好友,在現代過著隱居生活的魔術師久遠寺有珠。

「呼哼哼哼哼哼~」儘管以後的蒼崎青子是那種在魔術師協會中近無人不識,發起飆來那地板說不定都要震上幾震的巔峰級人物,現在的她還僅僅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美少女學生,對於有關魔術方面的接觸充其量也就是知道祖父﹑姊姊﹑旁邊這知交好友以及最新認識的那個討人喜歡,極之可愛的小孩子都屬於魔術師方面的人。


如果一定要說的話,也可以將衛宮士郎撃退瓦勒契亞之夜召喚出來的食屍鬼那一場戰鬥計算在內。除卻以上的幾項之後,蒼崎青子可說是完完全全沒有接觸過魔術,而現在她也是好象一個普通的女孩子一樣興高采烈地拉著友人的手跑著。

「呼﹑呼…………….為什麼要﹑要跑那麼快,青子…………………..?」一臉無奈地被蒼崎青子拉著跑的久遠寺有珠因為跟不上前者的腳步現在已經禁不住不停喘氣,如果按照新舊魔術師流派來區分的話,久遠寺有珠和新時代的魔術師如向言峰綺禮學習過護身術私下喜歡空手道,對中國風拳法也有所認識被美狄亞稱為「野猴子」的遠坂凜甚至rì后通過拳頭使魔術式成立的格鬥系魔術師「人型火箭發shè器」蒼崎青子完全的相反。

或許是和那略微古板的xìng格有關,久遠寺有珠是應該歸類於不善格鬥的古典流派正統魔術師,就像是單憑本身的實力足以達到魔法使的水平更因能使用高速神言瞬間發動一般魔術師須花很多時間詠唱的大魔術,但只要被對手近身戰鬥就接近沒有還撃之力的Caster美狄亞一樣,是完全不擅長體力勞動的。要是單純的計算體力的話就是現在只為普通女子學生的蒼崎青子也比久遠寺有珠優勝。

「你在說什麼呀~有珠」蒼崎青子嘟了嘟嘴回頭「難得今天你肯出來吃飯當然要去好吃一點的地方哪~要是不快一點的話優等生久遠寺有珠又要在課堂生涯中遲到的了喔?~」

「…………..還是別再提那件事了………………….而且就算是這樣也不要選那麼遠的地方哪………………………….」之前因著各種各樣的原因使她在她的優等生課堂生涯中第一次遲到了,雖說暗地裹身為魔術師其實不用那麼注重正常人的生活,但是久遠寺有珠就和某貧窮的大小姐一樣是挺注重以前雙親對她的教導並因此一直維持她的優等生形象。

然而久遠寺有珠作為蒼崎青子知交,又明白到對方為何如此著重今次的出外,久遠寺有珠本身就是一個家裡蹲類型的人,平時中午又只在剛開始時和蒼崎青子一起吃便當,接著馬上又回圖書館,和蒼崎青子能開心地交流的時間不多,因此難得她自己提出肯出外吃午飯,而蒼崎青子別的朋友又恰巧有事不能一起來,做就了本身千載難逢的蒼崎青子和久遠寺有珠的二人世界,所以蒼崎青子對這次午餐的期待久遠寺有珠也能想象得到…………………….雖然優等生形象是挺重要,但比較起友人能高興,再遲一次到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大問題,反正都開先例了…………………故此對於友人的任xìng,久遠寺有珠除了感到無奈之,就只是提速追著友人跑,而沒有多出怨言。

於是這一對女生又再次形成了衛宮士郎最熟悉的狀態,前面的蒼崎青子笑嘻嘻的拉扯著後面久遠寺有珠的手奔跑著,後面的久遠寺有珠則是繼續保持一臉的無奈被拉著,兩人合起來在別人眼中就是一對很要好的朋友,路過的主婦們看到蒼崎青子兩人時都笑瞇瞇的,希望自己將來的孩子也能找到這麼一個要好的朋友。

如果正常的推進下去的話,今天這一天應該會成為兩人上學生涯的一個好回憶吧………..如果正常的推進下去的話………………..

「………………??!」就在兩個女生繼續開開心心的趕路之際,一個轉角處突然緩緩的走出了兩個和周圍格格不入的男人,在看到這兩人的那一瞬間已經給了久遠寺有珠一種極之不安的感覺。

當先一個男人全身的皮膚都呈現不正常的慘白,一頭灰sè的短髮,壯碩的身型配搭著一件深黑的厚重風衣,於袖口處有兩粒紐扣,整個人帶著一種生人勿近的氣息;後方那人有著和衛宮士郎一樣的銀白髮sè,看上去也像一個歐洲的貴族……………….當然,這邊是像男xìng的貴族,然而和衛宮士郎那人畜無害的外表不同,這個男人渾身上下都給人一種狠厲的感覺,論兇惡的程度恐怕更在前面那灰發男人之上。

現在久遠寺有珠只希望這兩個男人和自己還有蒼崎青子不會有任何的交集,雙方就這樣交錯而過就再好不過,她在心中有一種不安的預感,她隱隱感覺到只要和這兩個男人有交集的話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沒想到這麼輕易就能遇到兩個身上有魔術迴路的人類……….正好今天還沒有喝過鮮血,而且這兩個女娃既然有魔術迴路,想來應該也是魔術師,說不定會有我們想要的情報呢………..你覺得怎麼樣?尼祿…………..」然而,這次她註定是要失望了,白髮的男人那夜梟般刺耳的聲音敲定了久遠寺有珠的不安感,聽著他的發言久遠寺有珠的心慢慢的向下沉……. ()「……….這個方案不太好吧,始終我能在rì光低下行動,完全是因著你的術式支持,要是有什麼差錯的話就麻煩了,獵殺最後的真祖要緊………」被稱為尼祿的那個灰發男人皺了皺眉,提出了對白髮男人的質疑。

「作為最古三死徒之一,我的術式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會被動搖到的廉價東西啊!真是的!你每一次都是這樣謹慎小心的,很容易就會錯失機會啊!」因為長期在高位的關係白髮男人一向習慣了我行我素,比較起以前別人對他奉承的語氣,顯然不喜歡別人質疑他的看法,當白髮男人聽到那灰發男人又用他那一貫說教般的口氣跟自己說話就不禁有點火氣,因此聲量也不禁提高了一點。

「我只是對現況進行思考之後提出最冷靜的意見而已,並沒有特別針對你的看法的意思,不需因此而動怒,特梵姆?奧騰羅榭。」就算是同行之人有了發怒的跡象,灰發男人依舊是面無表情,用冷冰冰的聲線說著話,那冷淡的聲音之中彷彿帶出了他不帶任何感情的樣子。

「切,如果不是知道你沒有任何針對我的意思的話,我早就打爛你那張嘴了,尼祿?卡奧斯!!」特梵姆?奧騰羅榭咂了咂嘴,毫不顧忌的向灰發男人口出惡言「跟著你那廢物朋友的消息渠道好不容易才把範圍鎖定在rì本這一帶的城市,但也僅只如此便沒有再進一步的消息了,如果不從魔術師入手的話該從那兒入手?學?者!!」

「羅阿留下來的消息的確是到此為止了,我也沒有否認從魔術師這方面入手情報,只是建議在入夜之後再開始行動,此外在白天吸血也有著可能被別的魔術師發現的風險。」縱使朋友和自己都被惡言相向,尼祿?卡奧斯還是沒有任何的表情,繼續用他那冷冰冰的聲線發言,就好象這世上沒什麼東西能擾亂他的心。

「你認為魔術師是這麼易找到的?而且比較起晚上強闖魔術師的大宅,現在對兩個小女娃下手會比較容易吧!我現在著著實實的告訴你,我現在就想吸血!!」看到尼祿?卡奧斯對自己的發言毫不在意,連一丁點的波動都沒有,就好象不把自己放在眼內的樣子特梵姆?奧騰羅榭的火氣沿著上方直線上升,就連發話也開始變得橫蠻無理起來。

「既然你必定要執行,我也無話可說,不過有一點請你注意,吸血的時候不要殺了那兩個女娃,不能排除她們其中之一是魔術世家的人,要是能由這方面入手的話應該也能夠得到不少的情報………….」看到同伴開始變得橫行霸道,尼祿?卡奧斯也不再堅持己見,從同伴的提議中推展下去,制定較有利的方案,而不是繼續和特梵姆?奧騰羅榭爭論下去,因為他明白那隻會浪費力氣,不如省下那些爭論的時間,顯得更有效率。

「!!!!!!!!………..青子,站到我的後面………」久遠寺有珠的額角滲出一點點的汗珠,對方是很危險的人,這從她看到他們的第一眼便已經察覺得到。

強大的殺意直直的刺向她和蒼崎青子使她的心裡涼個通透,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濃烈的殺機,身體因適應不了的關係而禁不住顫抖,眼前的敵人如果想對這邊下手的話,己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還擊之力,雙方的差距實在不是一點半點…………..縱使如此,久遠寺有珠還是按捺住心中的懼怕,把蒼崎青子拉到了背後。


看到尼祿?卡奧斯和特梵姆?奧騰羅榭隨隨便便在談話間便想決定自己的命運,久遠寺有珠雖然感到不忿,卻沒有感到任何的不妥,反倒是在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之後,如果對方不是這種態度才會令她驚訝,對方身為里世界中巔峰級的存在,死徒二十七祖中的第十席和第十七席,如果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還要對她一個小小的魔術師低聲下氣,這才會令久遠寺有珠覺得不可思異。

在死徒二十七祖當中,除了第四席-「魔道元帥」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以,第十八席-「復誓騎」安翰斯以及第二十席-「王冠」梅連?所羅門因著各自的原因而不敵視人類之外大部份縱使不敵視人類,也不會對人類有多友善。當中魔道元帥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以除了死徒二十七祖第四席的身份之外,還是「第二魔法使」,魔術師協會中的最高負責人之一,他本身就不是自願變成祖的,因此在他心中的天平或者偏向人類的一方更多於死徒;第十八席-「復誓騎」安翰斯則是比較起以前和自己是同胞的人類,他更加憎恨把他變成死徒的吸血鬼,因此他不但不敵視人類,甚至時常和聖堂教會合作干一些獵殺對人類有害的死徒的事情,而放過衛宮士郎和両儀式也有著這個因素的成份在;梅連-所羅門在身為死徒的同時也是埋葬機關的第五位,和「魔道元帥」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以一樣,不但不是自願變成祖的,還只對寶物有興趣,因此以上三者都不是什麼危險的人物。

在把以上的三個排除之後,死徒二十七祖第十四席梵?斐姆以及第十七席特梵姆?奧騰羅榭等少數死徒二十七祖成員因為和黑姬-愛爾特璐琪敵對的關係有時也會和教會合作,然而他們和前面那三個不同,要幹什麼就幹什麼,最多只是給教會一點點面子,不幹得那麼嚴重和張揚,但是殺幾個人這點小事還是不在話下。

「既然是這樣就快點拿下她們吧!要不是片刃劍和所羅門那兩個傢伙掉鏈子不肯前來,你那廢物朋友又被人幹掉了的話,我用得著和你這傢伙一起同行嗎?」看到尼祿終於不再和自己抬杠,特梵姆切了一聲,用他那高傲的語氣指示尼祿。

「…………」看到特梵姆就像使喚下人一樣使喚自己,尼祿不動聲sè的皺了皺眉,心中開始考慮和這個過份自大的傢伙組隊會不會令自己這次的任務失敗,不過想歸想,尼祿還是揭開了自己的風衣,三隻野獸使魔從他的體內沖了出來,直撲久遠寺有珠和蒼崎青子。

「…………!!!」眼看那三隻使魔快要衝到兩個女孩子的面前,久遠寺有珠絕望的閉上了眼中,心下止不住名為恐懼的情感湧上心頭,然而在這危險快要降臨的時候,當初一個被自己牢牢地記住的畫面卻出現久遠寺有珠的腦海中…….

『如果真的遇到的話,你會來救我嗎?』

當初在那柔和的月光之下,少女是如此問著一個比自己小上好幾歲的小男孩,明明知道他和自己的歲數有著差異,但是少女仍情不自禁的把這宛如情人之間的問題問了出來。

『以?xìng?命?擔?保!』而那個小男孩沒有介意當中的曖昧,肯定的和少女立下了約定,記得那月光下的身影是那麼的可靠就在那時開始,小男孩不知不覺間已佔了少女心中相當重要的地位,致使少女在陷入危機之時也只想起了當初這約定。

就在三隻使魔快要觸碰到久遠寺有珠前的那一瞬間,一陣白光從她的身上綻放出來,瞬間變成了一個龐大的術式,阻隔了使魔和久遠寺有珠兩人……. ()「嗷嗚!!!!!!!!!」一個純白sè的五芒星術式從久遠寺有珠的身上顯現出來,尼祿?卡奧斯放出的幾隻狼狗形使魔在觸到那刺眼的白光之後,紛紛哀號落地,全身上下就好象被火燒了一樣,那焦黑的身軀冒出陣陣青煙。

「咦?…………」事情的轉變來得太快,使久遠寺有珠一時反應不過來,獃獃的看著眼前突然冒出的術式……….

術式散發著濃厚的純白聖氣,和尼祿?卡奧斯的純黑使魔成了強烈的對比。術式正中心呈現一個大大的五芒星,五芒星的周遭浮著一個又一個咒文,咒文的種類錯綜複雜,有著盧恩符文,也有古希臘文字,更有著少量神代的文字,種種文字拼在一起不但不會給人一種混亂的感覺,反而給人一種深奧莫名的感覺,白光對著尼祿?卡奧斯的純黑使魔來說就好象烈rì一樣散發著燙人的溫度,然而它灑在久遠寺有珠和蒼崎青子身上,卻只令她們感到柔和,在白光的守護之下,兩個女孩心中的恐懼也消減了不少。

「喔?…………有防衛專用的術式嗎?看來果然不是一般人的樣子………..」看到自己派出的使魔在觸碰到術式之後輕而易舉的就被撃到,尼祿皺了皺眉,一下把自己深黑的風衣解開了,那仿如鐵鑄的身軀就這樣出現了在久遠寺有珠和蒼崎青子兩人面前。

尼祿-卡奧斯的身軀的確仿如鐵鑄般強壯然而看著他的身軀卻絕對不會令人有些什麼驚嘆的想法……..驚字倒是中了,只不過第二隻字恐怕得換成懼字或嚇字………原因就在於尼祿-卡奧斯的身軀沒有肚子…………..準確來說是原本應該是肚子的部分變成了一張嘴….一張鮮紅而妖異,光是看已經能讓不少人感到顫慄的嘴…….

「住手吧,我對那術式產生興趣了。」就在尼祿?卡奧斯想有下一步行動之際,旁邊的特梵姆?奧騰羅榭揮了揮手,示意尼祿暫停攻擊,並饒有興緻的打量著眼前的術式。

在漫長的歲月當中,研究魔術使自己變得更強是他為數不多的興趣之一,畢竟沒有人會嫌棄自己學得到的魔術太多,就算是看起來沒什麼用的魔術,在特殊關頭也有發揮作用的可能,更何況是那布滿種類不同的咒文的術式,特梵姆?奧騰羅榭有預感如果自己能解析出這術式,他的魔術實力會有著不菲的進步。

「……….不論是那術式散發出來的威力還是它那複雜的結構,都證明這兩個人類背後應該有實力不弱的傢伙護著,如果等到那個人來到的話,事情就會變得麻煩的了,在這裡應該是採取儘快拿下這兩個人類的方案比較好吧,特梵姆……」看見特梵姆-奧騰羅榭示意,尼祿?卡奧斯穿回了自己的風衣,繼續用他那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向自己的同伴說著。

「閉嘴!!!你是在質疑我的決定嗎?尼祿-卡奧斯!!!!!!!」看到尼祿?卡奧斯一再對自己的決定提出反對意見,特梵姆-奧騰羅榭不禁火冒三丈,忍不住大吼出來。

「我再重申一次…………….我沒有特別針對你的意思,只是在單純的說出事實和提出意見而已,把你的火氣收下吧,特梵姆-奧騰羅榭………」和剛才一樣,縱使是同伴明明白白的顯出了其怒火,尼祿-卡奧斯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就彷彿那不是什麼值得注意的事,一成不變地用他那冷冰冰的聲音回著話。

「切,討人厭的傢伙!」看到自己無論表達出怎樣的情感,尼祿?卡奧斯都只是板著那副棺材臉用冷冰冰的聲音回答,令特梵姆?奧騰羅榭好象一拳打了在空氣上或者綿花上一樣無從發力,無奈之下他也只好把怒火咽回肚子里,儘可能的平伏自己的情緒。「既然這兩個人類小女娃背後有實力不弱的傢伙護著,那麼要是等那傢伙來到的話,不是可以從他身上得到更多的情報嗎?」

「我並沒有否認從這兩個人類背後的人獲取進一步的情報這個舉動,只是我建議用最高的速度把這兩個人類拿下,最當作是讓那人投鼠忌器也好………….」

「荒謬!!!!!!!」長期身在高處的特梵姆-奧騰羅榭對於自己的實力有著不可撼動的信心,特別是黑姬愛爾特璐琪現在重傷未愈,他又從阿卡夏之蛇羅阿手中得到了抑制白姬愛爾奎德的術式,就是黑白姬親臨,他也有信心和她們一決高下。現在聽到尼祿-卡奧斯的話中好象隱隱帶著輕看自己實力的合意,特梵姆剛剛才勉強壓下的怒火一下子又再騰起來「先不把你計算在內,你是說我白翼公身為最古老的死徒之一,會連區區一﹑兩個魔術師也應付不來嗎?別說是區區一﹑兩個魔術師,就是一整個魔術師世家我也未必把它放在眼內!這術式的確是成功勾起了我的興趣,但也僅只如此!!既然你對本公的實力有所質疑,本公現在就親自出手把那術式破除,擒下那兩個女娃,你無話可說了吧!!!!!!」

「如果那是你的想法,我無話可說……….」雖然聲音和表情都維持不變,但尼祿-卡奧斯顯然是放棄了和特梵姆?奧騰羅榭爭論,安靜的退到一旁,恐怕在他的心中也是明白要勸阻他這高傲的同伴,只會是浪費力氣而沒有成效的舉動吧………..

看到尼祿-卡奧斯安靜的退到一旁,特梵姆?奧騰羅榭重重的哼了一聲,徑自走到久遠寺有珠和蒼崎青子的面前,一方面是仗著自己的肉身強大,另一方面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實力給那個總是輕看自己的所謂同伴看,讓他明白到自己這死徒之王和他這種異類不同,特梵姆也不再打著研究術式的主意,而是毫不猶豫的把手觸碰發著對低級死徒尤如天敵一般的白光,嘗試正面強行突破這威力不凡的術式。

「嚓﹑嚓…………….」白光在觸碰到特梵姆?奧騰羅榭的手時本能地就想發揮作用把敵人燃燒,可是當白光想沿著特梵姆?奧騰羅榭的手繞上去時卻發現絲毫也前進不了,龐大的魔力就好象形成一個無形的氣場,使白光動不了特梵姆?奧騰羅榭分毫。

身為死徒二十七祖中魔術排行靠前的特梵姆-奧騰羅榭,他的魔力總量尤勝現在,甚至是以前巔峰期的衛宮士郎,不但能完全防禦現前這術式的攻擊,更遊刃有餘的一點一點破解眼前的術式。

被敵人從正面強行突破,術式上的符文一個又一個的慢慢減少,光芒漸漸的衰退,就好象在訴說著力量的減弱。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隨著時間的流逝術式也漸漸的崩解,看著術式慢慢的解體,久遠寺有珠和蒼崎青子的心也一點一點的沉下去…………. ()終於,最後的一個符文從五芒星術式上消失,上面曾經令普通使魔一步也進不了的聖光再也不復存在,整個術式變得暗淡無光。

「喀勒」的一聲,對於已經沒什麼威力的防禦術式,特梵姆?奧騰羅榭稍一用力就把手插入五芒星當中,完全的攻破了這個術式。隨著敵人的正面突破成功,五芒星術式就像是鼓盡全力的閃爍了一下,然後便化著一粒粒的光點,消失在空氣當中。

「如何?本公一認真起來,區區一個術式要解決也只是輕而易舉的事!!」彷彿對自己那麼快把一個高級的術式攻破而感到自豪,特梵姆?奧騰羅榭一臉滿意的轉過身看著尼祿?卡奧斯,試圖從他的臉上看出震驚或讚賞的神情。

本來特梵姆?奧騰羅榭也就是抱著隨意看一下的心態而已,在他心中也沒多期待尼祿?卡奧斯這一年三百六十五rì都帶同一副表情的傢伙會露出什麼特別的表情,但是出乎他意料,尼祿?卡奧斯居然低著頭沉思起來。

「雷霆般的手段….戒備的烏鴉被殺掉了嗎…………………但是附近所有別的使魔卻沒有被攻擊……………..是察覺得到只有烏鴉能一次xìng監視全方位角度而在它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先發制人嗎…………..直覺?還是觀察力………………..」

「怎麼了?尼祿?卡奧斯……………」看到同伴那鄭重起來的臉sè,特梵姆?奧騰羅榭不由得走了向他幾步,稍稍拉開了和久遠寺有珠﹑蒼崎青子兩人的距離,就在此時,尼祿?卡奧斯猛地抬頭向著天空。

「來了………………………..」就在特梵姆?奧騰羅榭和久遠寺有珠﹑蒼崎青子拉開了一段距離之際,二十多道宛如流星一樣的箭矢在空中劃出漂亮的銀弧,帶著銳利的破空聲飛向特梵姆?奧騰羅榭。箭矢雖然沒有壯麗的特效,然而憑著那那破空的聲音和壓迫感就已經能讓人明白到,這些箭矢無一是凡物,細長而鋒利的弧道,就算是純正的鋼鐵或者是一整輛貨車想來也會被輕易貫穿吧。

「可惡!」箭矢既快又狠,來不及進行任何的防禦,特梵姆?奧騰羅榭感覺到如果輕視它們的話,他在下一瞬間就會被shè成蜂窩,在硬接和迴避之間,特梵姆?奧騰羅榭果斷的選擇了後者。雖然對於祖那強大的肉身和接近不死的生命力來說,這種程度的攻擊並不足以致命,可是被shè成蜂窩的話重傷就是在所難免的了,在有能力迴避不必要的攻擊的情況,就算是傻子也會選擇迴避而不是為了面子而硬吃攻擊。特梵姆?奧騰羅榭顯然不是傻子,因此他很正常的選擇了迴避。

最讓他生氣的是,對方顯然也明白到這一點,箭矢的軌道明顯的受過jīng心計算,所封閉的並不是他的退路,而是他和久遠寺有珠﹑蒼崎青子兩人之間的空間,如果是立即選擇向前沖,來一個狗急跳牆的舉動的話,在一下一瞬間他全身的要害包括頭顱﹑心臟﹑脖子等要害部位無一例外地會被狠狠的貫穿,就連雙腳上也會各自被插上好幾箭,到時就會比乖乖的站在原地受的傷更重;但與之相反他的退路卻沒有受到那怕一點點的阻礙,留下了足夠的空間,簡直就好象是在勸誘他後退一樣。

沒有任何反抗的空間,現在的先機並不在特梵姆?奧騰羅榭手中他只可以忍氣吞聲的如攻擊的人所想一樣後退,這種無可奈何的境況也令他加倍的光火,退到尼祿?卡奧斯身旁的他額角青筋暴現,一雙眼就像要冒出火一樣看著箭矢襲來的方向。

「失禮一下,青子姊姊和有珠姊姊受到兩位照顧了,現在我能把她們帶回去了嗎?」隨著清脆的聲音,弓箭手從頂樓上一躍而下,站到久遠寺有珠﹑蒼崎青子和兩個死徒的中間。鮮紅的風衣和耀眼的銀髮隨風揚起,暗黑sè的合金弓斜放在一旁,平rì總是笑呵呵或者帶著無奈的雙眼也變成以往不曾在久遠寺有珠兩人面前展露過的銳利鷹目,刀鋒一般的目光直逼兩個死徒。

「士郎君,你的朋友沒受傷……………………喔?這不是蒼崎同學和久遠寺同學嗎?」緊接著火速趕到的衛宮士郎,身穿修女服的希耶爾也輕輕的從頂樓躍到現場,站到衛宮士郎旁邊。

「無禮…………….太無禮了!!!!!!!!!!!!!竟然逼使這個高貴的我白翼公不得不後退………….這是何等的屈辱……………..人類!!你們已經成功地引起本公的怒火了,在絕望的深淵痛哭吧!!!!!!」看到剛剛逼使自己後退的人現身,特梵姆?奧騰羅榭憤怒得連聲音都扯高了,看他的樣子就好象恨不得生吞了衛宮士郎一樣。

「士郎君…………….他們是那個嗎?……………………..」

「嗯……………….應該是沒錯了,本來以為是什麼人,原來是那個啊…………………..」衛宮士郎看著眼前已經陷入了瘋狂的特梵姆?奧騰羅榭和一直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的尼祿?卡奧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本來就在想著是那個不開眼的有膽子同時對兩個魔術世家的人動手,來到一看才發現原來對方兩人都是極不好對付的主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