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敏反應過來,大呼一聲,正巧,南宮久被炸碎的頭顱裡面飛出一團黯淡的光芒。

北冥焱冷哼一聲,眼睛一眯,右手虛空一抓,無盡的輪迴之意頓時瀰漫起來。生命與死亡,在一個恰好的平衡點之時,便能夠引動輪迴之力。輪迴開啟,憑空之中多出一道巨大的漩渦,恐怖的吸扯力傳來,半空中南宮久的神魂直接被攝入輪迴漩渦之中。

一陣令人耳膜發顫的嘶吼聲傳來,落入漩渦之中的南宮久的神魂還在掙扎。

北冥焱眼睛一眯,神識之力牽動之間,輪迴更加的恐怖。

「輪迴,死亡,滅殺!」

轟隆一聲,那輪迴漩渦在北冥焱的控制之下直接炸開。恐怖的輪迴之力頓時化作長槍一樣,直接將南宮久的神魂刺穿,引入輪迴之中。

而此時,另一邊西門奉賢與南宮家老怪物的戰鬥才剛剛進入白熱化,恐怖的戰鬥餘波擴散開來,方圓百米之人根本無法站人。

北冥焱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自己內腑的動蕩,暫時穩住傷勢,轉頭向著龍沐君那邊的戰圈走了過去。速度瞬間提升到極限,北冥焱的身形直接插入五人的戰圈之中,一手一個,直接將猝不及防的一個地尊者境界的強者抓在手中,手上稍微用力,直接將此人的脖子掐斷。而此時北冥焱另一隻手上的赤陽焚天槍同樣刺出,彷彿穿越了空間一樣,直接來到了另一人的面前,元氣暴動,一槍直接刺入那人的眉心之中,連帶著識海一起攪碎。

輪迴之力涌動,兩人的神魂同樣沒有逃脫。

見到北冥焱強勢,另外的三人已經萌生了退意。

但是北冥焱又豈會讓他們如願,手中赤陽焚天槍連連舞動,漫天槍影之間,槍勢爆發出來,彷彿要刺破這蒼天一樣。

連續三槍刺出,三人的性命同樣被北冥焱收割。

解決了這些地尊者,北冥焱這才轉頭看向另一邊的戰圈。

西門奉賢和南宮家的老怪物戰得不可開交,一招一式之間都帶著無與倫比的恐怖元氣波動。一陣陣四溢的元氣匹練射出,整個大殿轉眼之間便化作一灘廢墟。兩人戰得愈發激烈,直接升上天空,在眾人看不到的地方激戰起來。

而此時北冥焱也正好解決了三個地尊者,正欲轉身衝上半空中的時候,那南宮家的老怪物見狀不妙,反手一掌,恐怖的元氣爆發出來,將西門奉賢暫時逼退。

「小兒賊膽,與我南宮家族為敵,遲早要你們全部死在這裡!」

聲音落下,南宮家的老怪物竟然是轉身就逃。

北冥焱的強大這老怪物之前是看到的,雖然修為不高,但是卻勝在近戰實力強大。相比之下,這老怪物發現自己近戰的實力也未必能夠比得上這人,這才萌生了退意。

致命邂逅:我的美女領導 ,在場的這些人,誰也阻止不了。

「行了,逃了就逃了,本來就沒打算能夠擊殺他。好了,把剩下的人都解決了,事情就完了。」

江敏臉上沒有絲毫的失望之色,似乎早就已經預料到了,吩咐一聲,轉身帶著北冥焱和龍沐君就走向後宮的方向。

除了南宮家族的這些強者,南宮久的那些侍妃也不能留下。

短短半日時間,所有落日帝國皇家的人該死的都已經死了,而不該死的,江敏也沒有手下留情。除了一些宮女太監之類的還留著之外,整個皇宮可以說是血流成河。

北冥焱也是震驚江敏的冷血,只要是和自己的敵人有關的人,沒有一個留了下來,全部都死在江敏的手段之中。為了預防隱患,江敏可以說是絲毫不留情,完全不是一個普通女人能夠做得到的地步。
「怎麼,生氣了?是不是覺得我的手段有些太殘忍了?」

江敏看著面前北冥焱的背影,雖然北冥焱什麼都沒說,但是空氣中卻瀰漫著一股憤怒的火氣。江敏知道,自己對於南宮家族這些妃子下人的手段已經引起了北冥焱的不滿,雖然心中並不在意,但是被北冥焱這樣憤恨著卻感覺到不舒服。

北冥焱沒有說話,也沒有回頭,只是靜靜的看著水中的倒影。

江敏輕嘆一聲,緩緩道:「我也是逼不得已,若是我能夠放過他們,又何必沾染上如此之多的血腥?」

「可你完全沒有必要殺了他們。」

北冥焱冷哼一聲,很是不滿。

江敏見到北冥焱終於有了反應,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就像你所知道的,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絲毫的修為,而且也只是一個女人而已。任何一個人,哪怕是一個普通的壯年男子,都能夠輕易的將我制服,我實在是太弱了。所以,我不得不依靠這樣的鐵血手段來保證我自己的安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哪怕是螻蟻,尚且偷生。這些被我殺掉的人,都是南宮家族的人,至少也會有那麼一絲的牽連。我不能保證他們不會為南宮久報仇,任何的手段,只要我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暗算,失去自己的生命。我不想每天過的提心弔膽,至少也要過得舒適一些,而不是每天都在提防著身邊的人,讓自己的神經時刻緊繃。」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沒辦法做到時刻小心,所以只能採取這樣一勞永逸的方法,雖然有些殘忍,有些讓人無法接受,但是對我來說,這是最正確的選擇。」


聞言,北冥焱沉默下來。

江敏說的不錯,但是這樣的事實,北冥焱仍舊無法接受。在北冥焱看來,這些人的死亡,或多或少的都和自己有些關係,若不是自己,他們也許還在過著奢華的生活。

「碧霄大陸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現在已經徹底的解放了,所有在碧霄大陸的南宮家族的人都已經被撤離,沒有任何人能夠繼續統治碧霄大陸,他們已經徹底的自由了。龍沐君那邊我也說過了,不過她想要繼續跟在你的身邊,所以現在還在後宮中居住著。」

江敏抿了抿嘴唇,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你這就要離開了么?」

北冥焱微微點頭,沒有答話。

這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北冥焱沒有繼續留在這裡的理由。

沉默,死一樣的沉默。北冥焱不想說話,而江敏卻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如果有一天,需要我的話,可以來這裡找我。雖然我不一定會在這裡一直呆下去,但是你只要回來了,我就能知道。如果需要我的幫助,我會幫你的。」

江敏忽然開口道了一聲,隨即轉身離去。

婀娜的身姿帶著一些不舍,帶著一絲眷戀。江敏也不知道為什麼,在想到北冥焱就要離開的時候,竟然會出現不舍的情緒。這段時間以來,北冥焱並沒有做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只是那戰鬥時的身姿,那面對著南宮久的一戰之中,巍然站在自己面前,硬生生的與天尊者境界的強者對轟一擊的身影,深深的印在江敏的心中。

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心中已經有了北冥焱的存在,有了那道身影。

自己的算計天衣無縫,南宮家族覆滅,自己成為這巨大的落日帝國的王,成為這至高無上的存在。然後北冥焱離開,自己幫助他解放碧霄大陸,互相之間在也沒有任何的瓜葛,自己做著自己的王,北冥焱繼續他需要做的事情,從此形同陌人。

但是,千算萬算,感情最難算。

江敏知道,自己已經放不下北冥焱了。年僅四十歲,修為卻已經達到了地尊者境界,同齡人之中根本沒有人能夠比擬。聰慧過人,雖然在江敏開來並不如何,但是相對於其他人來說,北冥焱卻也是聰慧無比。性格的方面,北冥焱雖然對待自己的敵人十分殘忍,但是對於自己所在意的人,卻是能夠做到的全部都會去做。

「成為他的愛人,也許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吧。」

江敏仰望這蔚藍的蒼天,苦笑一聲,心中想些什麼,卻是不得而知。

北冥焱自然不知道這冷血的女人已經在心裡有了自己,待江敏離開之後,最終只是深深的一嘆,離開這水潭。

半日之後,北冥焱和龍沐君的身影就已經離開了皇宮,離開了落日帝國。

乘坐著半路上買來的青雲雀代步,北冥焱和龍沐君直接從高空離開了。

「你的傷怎麼樣了?」

龍沐君轉頭看向坐在自己身後的北冥焱,而此時後者面色潮紅,身上一股股強橫的氣血之力的熱氣迎面而來,如同火爐一般。

北冥焱長長呼出一口氣,睜開雙眼,已經沒有了疲憊之色。

「基本上已經沒有大礙了,天尊者境界的強者果然離開,拚死一擊,更是讓我傾盡全力也難以對抗。若不是南宮久那個時候已經是渾身骨骼盡碎,傷勢嚴重,這一擊並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力量,恐怕現在我已經是死屍一具了。」

北冥焱想起當時的那一幕,仍舊是心有餘悸。

天尊者境界的強者實在是太強了,沒想到自己的**都已經強大到了這個地步,那一掌之下,卻是差點就五臟俱碎,成為一條亡魂。

「倒是你,怎麼想起來跟著我走了?不會去,真的沒關係么?」

聞言,龍沐君嘿嘿一笑,眼睛之中帶著狡黠。「當然沒關係,反正就算是我回去,族裡的長老也不知道會說些什麼,反倒是不回去的好。跟著你,倒是挺有意思的,這一次能夠參與這樣的事情,我還是從來都沒有想過的。而且,你這個傢伙實在是讓人驚訝,受了天尊者境界強者的拚死一擊,竟然只是受了點輕傷,而且那個時候你護著江敏的身影,哇塞,簡直是太男人了!」< 第860章追上來

北冥焱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頭,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當時北冥焱自己也是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就沖了上去,想也沒想,只知道自己不能讓開。一旦讓開了,江敏面對著南宮久,必定會死在南宮久的手下,畢竟江敏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的修為,只要稍微有些實力的人,對於江敏來說都是巨大的威脅。

搖了搖頭,北冥焱也沒有再去想這些東西,只當是自己不忍心看著江敏這麼一個美人香消玉殞。

「怎麼,是不是對那個大美女有什麼想法啊?」

龍沐君卻是不知道,繼續開口調笑。

北冥焱無奈的白了龍沐君一眼,這個傢伙,根本就像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一樣,什麼時候都能笑的出來。

「行了,廢話少點,我們還需要趕緊回去。這個速度的話,至少需要七日的時間,也不知道聖域現在情況如何了。」

北冥焱道了一聲,隨即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龍沐君自己覺得無趣,也是閉上眼睛在青雲雀的背上修鍊起來。

殊不知,在北冥焱和龍沐君的後方不遠處,同樣的一隻青雲雀卻是輕聲追趕了上來,青雲雀的背上伏著一個人影,只是看起來稍微有些吃力,只能是緊緊的抓在青雲雀的背上的羽毛,讓自己避免因為風大掉下去。

七日的行進,北冥焱和龍沐君就是在修鍊中度過,路上也沒有想過身後竟然會有人追上來。

進入聖域的範圍之後,北冥焱直接駕著青雲雀向著天尊山的方向飛去。

而此時,後方的青雲雀卻是漸漸的追了上來。

修鍊中的北冥焱忽然眉頭一皺,這才發現後面一直跟著一隻青雲雀。只是因為距離有些遠,看不到後方的青雲雀上是什麼人。

「等一下,後面有人跟著,看看是誰。」北冥焱叫住了前面的龍沐君。後者聞言點了點頭,身上釋放出一股淡淡的龍威,壓迫著身下的青雲雀放緩了速度。

不消片刻,後方的青雲雀就已經追了上來。

見到這青雲雀背上的人,北冥焱卻是愣住了。

「你怎麼在這裡?」

這人,自然就是江敏。沒有任何的修為,只能是依靠自己的體力趴伏在青雲雀的身上,緊緊的貼著,降低迎面而來的狂風的力度。但是,畢竟江敏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雖然已經儘可能的貼近青雲雀的背上了,但是這連續七日不眠不休,依舊是讓江敏有些承受不住。此時江敏臉色發白,嘴唇也有些乾裂,為了追上北冥焱,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身體已經是非常之差,連抓著青雲雀羽毛的手,也是在微微發顫。

「自然是來追你,沒想到這青雲雀之間的速度差距竟然是不大,到了現在才終於追上。」

江敏有氣無力的笑了笑,秀髮隨風亂舞,臉色蒼白,已經是接近了極限。

北冥焱眉頭一皺,隨手一揮,一股吸引力頓時從北冥焱的手中傳來,將江敏從後方那青雲雀的背上攝來,放在自己的身前,用元氣幫江敏抵擋住迎面而來的狂風。

終於能夠休息,江敏只覺得眼前一黑,竟是直接暈了過去。

北冥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沒想到江敏竟然是直接追了上來,也不顧旁邊龍沐君別有深意的眼神,從黑書空間中取出一些水酒食物來,喂入江敏的口中。

昏迷之中的江敏哪裡知道吃食,餵了半天,也只是喝下去一口水而已。

這一來,北冥焱就犯愁了,吃喝不進,普通人的江敏已經連續七日都沒有吃食,身體肯定是承受不住的。若是繼續下去,說不好身體會留下什麼頑疾。

「笨蛋,用嘴啊。」

龍沐君在一旁看的心急,忽然開口。

北冥焱一愕,臉上露出一絲猶豫。雖然知道方法並不只是這一種,但是現在北冥焱也不敢隨意動用元氣幫助江敏吃食。自己的元氣因為源炎的關係太過暴戾,而江敏本身就是普通人,再加上連續七日神經緊繃,水米未盡,身體和經脈都已經是十分的脆弱,容不得絲毫的衝擊。


「還不快點,再等一會,她說不定就醒不來了。」

龍沐君臉上的笑意更甚,能夠看著北冥焱吃癟,似乎非常高興。

北冥焱無奈瞪了龍沐君一眼,將手中的乾糧只得嚼碎,手臂抬起已經昏迷的江敏,掰開已經乾裂的紅唇,口對口的餵了進去。簡單的餵了一些吃食之後,北冥焱又是餵了江敏幾口水酒,這才終於見到江敏的臉色稍微紅潤了一下,發白的嘴唇也是漸漸的恢復,這才放下心來。

「嘖嘖,情深意重啊,一個普通人能這樣追著你而來,看來她對你也是用情至深啊。」

龍沐君嘿嘿一笑,看著北冥焱有些尷尬的模樣,頓時笑得更歡。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回事,不在落日帝國好好做她的女皇帝,非得跟著我要幹什麼?」

北冥焱搖了搖頭,表示非常的不理解。

一旁的龍沐君驚愕了一下,隨即有些怪異的看著北冥焱,道:「這樣還看不出來么?肯定是當初你救她的那一瞬間的英勇身姿,讓她深深的愛上你了唄。這種小事都看不出來,枉你還是一個修鍊天才,怎麼情商這些低?不過說實話,那一瞬間,我都覺得有些崇拜你了,捨命為美人啊!」

「滾蛋!」

北冥焱怒哼一聲,龍沐君卻是根本不放在心上,嘻嘻笑著看著北冥焱和江敏,眼珠滴溜溜亂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過了不久,江敏終於是幽幽轉醒。

醒來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抓住了身邊北冥焱的衣袖。江敏也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是知道自己的身邊有人一樣,下意識的就抓了過去,卻是在抓住的那一瞬間感覺到的一股心安,原本有些慌亂的目光漸漸的平靜下來,轉頭看向身邊那人。

北冥焱看了一眼江敏,沒有說話,只是將手中的乾糧和水酒遞給了江敏。

「謝謝。」

江敏愣了一下,隨即伸手接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你現在身子還很虛弱,不要吃得太多,對你的身體不好。吃過之後,我用元氣助你溫養一下身體經脈,等待好的差不多的時候,再用其他的藥物補一下。」

北冥焱看著江敏狼吞虎咽的模樣,雖然有些失去了平時的冷靜,但是這樣看起來才更像是一個普通人。

莫名其妙的,北冥焱忽然覺得這樣的江敏似乎也不錯。

聞言,江敏看向北冥焱,原本平靜的眼眸之中閃爍著一絲笑意,嘴裡滿是吃食,嗚嗚的叫了兩聲,發現說不出話來,趕緊喝口水將嘴裡的東西咽下,這才勉強開口道:「你這是在關心我?我沒有聽錯吧?」

北冥焱眉頭一皺,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江敏笑了笑,也沒有在意,繼續轉頭吃東西去了。

北冥焱見到江敏沒有再多說什麼,便轉頭看向她,發現江敏因為吃的有些急了,嘴角臉上滿是乾糧的渣滓。北冥焱猶豫了一下,伸手將江敏臉上的渣滓輕輕的抹去,竟是十分的溫柔,如同對待自己的女人一樣。

江敏嘴裡嗚嗚的叫了兩聲,晃了晃腦袋,伸手用小拇指整理了一下自己額前有些凌亂的秀髮,鼓著臉頰笑了一下。


北冥焱沒有說話,面無表情,只是靜靜的看著江敏在那裡吃食。在他們的面前,一層元氣護罩擋住迎面而來的狂風,不知道什麼時候,龍沐君已經落在後面江敏之前乘坐的那隻青雲雀背上,在後面偷笑著看向這邊,卻被北冥焱發現了,回頭瞪了一眼。龍沐君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卻是絲毫不怕,沖著北冥焱做了個鬼臉,別過頭去繼續偷笑。

「好了,我吃的差不多了,沒想到這東西也能這麼好吃,當真是餓了的時候什麼都是美味的。」

江敏最後咽下一口乾糧,喝了一口水,這才感嘆一聲。

北冥焱見到江敏已經吃的差不多了,伸手落在江敏的背心上,一股元氣攜帶著源炎有些暴躁卻十分強橫暖熱的氣息就沒入江敏的體內。

雖然江敏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體內卻一樣擁有經脈,長時間的困頓勞累讓江敏的經脈也有一些受損。而北冥焱正是依靠著源炎那暖熱的氣息,正在緩緩的溫養著江敏的經脈,順便幫助江敏笑話吞到胃裡的食物。畢竟連續七天不吃不喝,江敏的消化系統也有一些問題,若是北冥焱不幫忙的話,也許江敏會感覺到肚子疼。

「好舒服啊,修鍊之人,元氣在體內都是這種感覺么?」

江敏只感覺到自己的體內一股熱流不斷的流淌著,流過的地方,十分的舒適。

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讓江敏舒服的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這種奇妙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