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整個操場寂靜無聲,沒有一個人敢出聲,生怕教官選中自己。


「既然沒有人想要做我的對手,那麼我就隨便點了,學號第二十六號的同學上來。」教官皺了皺眉頭,隨後說道。

所有人都看向樊洛洛,樊洛洛眨眨眼,不明所以。由於樊洛洛太過瘦小,身高也並不是很高,她站在最後一排所以教官也沒有看到她。

「二十六號是誰?出列!」教官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樊洛洛,教官叫你!」樊洛洛身旁的男生碰了樊洛洛一下,提醒道。

「叫我幹嘛?」樊洛洛問道。

「叫你做他的對手!」男生說道。

「對手?他要和我切磋么?」樊洛洛問道。

「呃……差不多吧!」男生想了想說道。

「哦!」樊洛洛點點頭,從最後一排走出來,站到教官面前。

「你叫我?」樊洛洛問道。

「沒錯!」教官看到樊洛洛瘦小的身體也是一愣,但也沒有要換人的意思,畢竟在部隊中,沒有男女之分,只有強弱之分,很多女兵比男兵都厲害。

所以即便樊洛洛是個瘦小的女生,教官也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心情。

「好,你們都看好,我只教你們一遍,以後你們自己練習,下了之前我挨個考一遍,若是有不會的同學,就罰跑一千米!」教官嚴厲的說道。

「是!」同學們絲毫不敢反駁。

「這位同學,你出拳打我!」教官看向樊洛洛,說道。

「好!」樊洛洛點點頭,一拳打過去。

教官抓住樊洛洛的拳頭向後一拉,原本樊洛洛的拳頭就是打向教官的,被他這麼一拽,一般人身體就會失去重心。

但樊洛洛是什麼人,她瞬間反應過來,另一隻手抓住教官的肩膀,整個人一個空中轉體便來到教官身後,隨後兩腿夾住教官的腰,後背貼著地面,狠狠的將教官給摔了出去,隨後樊洛洛借著摔教官的力道一個空翻,穩穩的雙腳落地。

樊洛洛的動作太快,以至於那教官原本想要出的動作還沒有出便被摔了出去。

樊洛洛看向教官,等待著他起來和自己繼續切磋。

教官不愧是軍人出身,很快便反應過來,從地上站起來,不過,這次他看向樊洛洛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你練過武?」教官問道。

「嗯!」樊洛洛點點頭。「還切磋么?」

「切磋?」教官眨眨眼。「一會兒切磋,我叫你過來是幫我演示一下動作,好讓其它同學學習的,你要配合我,不然他們學不會。」

教官也沒有因為樊洛洛當眾讓他難堪而有所記恨,而是耐心的解釋道。

畢竟學校雇他來是教導學生實戰技巧的,雖然他很想的樊洛洛切磋一下,但是教學任務優先。

「哦!那我要怎麼做?」樊洛洛一聽不是切磋,也知道是自己弄錯了,便問道。

「你就打我一拳,之後不動就好了!」教官想了想說道。

「好。」樊洛洛點點頭,兩人再次站好,隨後樊洛洛一拳打過去。

教官抓著樊洛洛的手腕往後一拽,樊洛洛的身體失去重心,隨後教官的膝蓋頂向樊洛洛的肚子,當然,力道十分小,可以忽略不計。

「看懂了么?若是有人出拳打你們的時候,你們就可以用這招!」教官將樊洛洛扶起來,隨後沖著所有同學說道。

「是!」同學們連忙說道。

「好,那你們之後就自行練習吧!這位同學,你隨我來!」教官說道。

「教官,你們是不是要切磋啊?若是切磋,何不讓我們也見識見識?這也有助於我們學習啊!」有一個膽子大的同學提議道。

「是啊教官,我們也想看看你們的切磋,這對我們將來的訓練也是有好處的!」所謂一呼百應,有一個同學先提議之後,所有的同學便都開始起鬨了!

要知道第一節課他們也是有心高氣傲的傢伙不服氣和教官打,結果無一例外全部被打倒,所以今天他們才這麼乖。

而樊洛洛剛才那一下讓他們看到了希望,所以紛紛說道。 平凡的峽谷,從外面看上去沒有絲毫奇異之處。然而一旦步入其中就會發現它的奇特,靈氣濃郁,其地表之下竟然橫卧著一條完整的龍脈。

「真要去?」

秦羅瞪眼,還是被姜小凡的話震得有些發愣。

姜小凡點頭,認真道:「自然是如此,算起來,距離這片空間毀滅只有不到一年的時間了。時間已經不多了,這條龍脈我們肯定沒有辦法帶走,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利用它來修鍊,快速提升修為,這是一個難得的機遇。」

「真的不會有危險?」

一行人還是有些不放心。

「你們覺得我是那種會亂來的人嗎?」

姜小凡望著眾人。

冰心,葉秋雨,葉緣雪,秦羅:「……」

幾人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姜小凡:「我#@¥……」

旁邊,陵霜姐妹望著這一行人,神色略有些好奇。


最後,姜小凡還是乾咳了兩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道:「好了,那什麼,小心心,等會我以引靈術刻印法陣,打通進入下方的道路。你在特定的時候以飄雪幫助我,先將龍脈穩定下來。」

「不要叫小心心!」

冰心臉頰顯得有些緋紅。

「為什麼?」

「我不小!」

「不小?!」

姜小凡愣了一下,視線下意識的下移。

望著姜小凡移動的目光,冰心先是有些疑惑,而後臉色頓時更紅了,久違的狠狠咬牙,齒縫中慢慢劃出兩個字眼:「淫……賊……」

「色狼!」

葉緣雪就顯得直接多了。

「齷蹉!」

秦羅在旁邊開口。

「同上。」

葉秋雨輕笑。

姜小凡:「……」

無話可說。

純潔的人總是被誤會,姜大帥哥懶得解釋了,二話不說,腳底頓時銀華大盛,一張璀璨的陣圖緩緩在他腳下凝聚成形。

「小心心,陣圖覆蓋住這片峽谷后,你將飄雪置於最中央!」

姜小凡道。

「好。」

雖然臉頰還是有些緋紅,但是冰心還是點了點頭。

「嗡!」

銀芒更加璀璨了,縱然姜小凡刻意的壓制,但是一絲絲強大的威壓還是伴隨著道經神力擴散了出來,讓陵霜姐妹同時顫了一下。

「人皇四重天巔峰!」

秦羅道。

冰心眼中閃過一抹雪光,旁邊,葉秋雨也是微驚,點頭道:「他如今散發出來的威壓非常純粹而強大,這就表示他的修為和道基非常穩固,戰力超凡。」

她們知道,這是戰鬥磨礪出來的威壓。

這一點,她們自認比不上,同為年輕至尊,就算她們如今的修為要超過姜小凡,但是真要論自身戰鬥力的話,兩人都沒有把握可以贏得了姜小凡。

銀色陣圖擴散,以姜小凡為中心,朝著四周延伸。

「好了!」

半個多時辰后,姜小凡低沉開口,眸子中兩道銀芒一閃而逝。

「動手!」

他發出提示。

冰心沒有遲疑,微微點頭,飄雪緩緩射出,眨眼就出現在銀色陣圖最中央,平穩的落了下去,淡淡的至尊仙威頓時將整個銀色陣圖覆蓋在其內。

「咚!」

僅僅只是剎那,這整片山谷都開始震動起來。

葉秋雨等人臉色一變,沒有多餘的話,一行人還是非常有默契的。以冰心為首,這一刻,所有都動手,同時將神力渡給冰心,讓她更好的控制飄雪。

「鎮!」

姜小凡也動手,眸子開口間,數千銀色古字浮現,遍布這方空間的每一個角落,如同是一方世界囚籠般籠罩而下。

眾人臉色皆有些凝重。

不過好在他們只是要穩固一下龍脈而已,並非是要移動它,所以比之紫微教當初攝取半龍脈那等行為要輕鬆了數百倍,危險性也因此降低到了數百倍。很快,這個地方停止了震動,一切都安穩下來。

「好了!」

姜小凡點頭。

這一次,其體外銀華內攝,取而代之的是璀璨的金芒,耀眼奪目。

「金色神力?你是那個狠人?」

佛經聖力一出,陵霜姐妹頓時驚呼,瞪大了雙眼。

遍尋紫微星,擁有金色神力的人也就只要那麼一個而已。雖然姐妹兩人未曾見過姜小凡,但是關於他的事還是聽過了不少,金色神力就是修道界所謂的姜狠人的一個特殊標籤。

「你沒告訴她們?」

姜小凡望向秦羅。

後者很配合的攤了攤手,意思很明顯,哥什麼都沒說。

「我不狠,我是好人!」

乾咳了兩聲后,望著兩女,姜小凡很認真的道。

突然,他發現陵月眼中竟然滿是小星星,光彩那叫一個奪目啊。還是姐姐陵霜開口,道:「我們雖然沒有行走過修道界,但是聽過你的事,妹妹很崇拜你。」

「誒?」

姜小凡呆了一下。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粉絲?想到這裡,姜大帥哥頓時跨前一步,一臉激動的望著凌霜旁邊的陵月,大拇指一翹:「小妹妹,有眼光啊!」

陵霜:「……」

「滾!」

秦羅不爽了,抬腿就是一腳。

末了還不忘補上一句:「兩位弟妹,他這是當著你們的面放肆,回家后一定不要忘記調教一番。有一句話說的好,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千萬別留情。」

聞言,葉緣雪和冰心頓時望向姜小凡,眼神很有些不善。

「咳咳……」姜小凡頓時乾咳起來,臉色也變的認真起來,道:「好了,你們收攝心神,我開始將佛道聖力打入你們體內。不要去反抗,讓它自行在你們體內運轉就好,到時候我會將它們取出來。」


「嗡!」

他身上再次浮現出了刺目的金光。

「我就不去了。」突然,葉秋雨開口,道:「剛剛吸收了不少源靈液,龍脈對我而言已經不太需要,我在這裡穩固修為,替你們護法。」

「我也一樣。」

冰心道。

她也吸收了不少萬年寒冰,需要鞏固修為。

姜小凡點頭,葉秋雨吸收了不少源靈液,冰心也得到了很多萬年寒冰,如今的確不太適合再去龍脈中修鍊,鞏固修為是最好的選擇。

「我……我們也不去了,就在外面等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