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凌然的黑眸落在小狐狸身上,黑溜溜的眼睛,像極了蕭兮,那身通體雪白的毛髮,也和蕭兮是小狐狸的時候幾乎一樣。

雖然知道此小狐狸並非蕭兮,鳳凌然還是收了掌。

暗影鬆了一口氣,轉身有些擔憂的看著南宮湚,低聲道:「主子,府邸已經被攝政王的人包圍了,還是先放了蕭小姐吧!」

這裡是東晉,鳳凌然的天下,主子在這裡和鳳凌然硬拼,肯定不是鳳凌然的對手。

南宮湚沒有說話,冷月似的眸陰沉不定。

暗影一咬牙,看著鳳凌然說道:「攝政王,只要您答應撤了外面的兵,我現在就把蕭小姐帶過來。」

「暗影。」南宮湚沉聲道。

「主子,您若要嚴懲暗影,暗影也無話可說,但是今天,暗夜必須把蕭小姐交給攝政王。」暗夜說完,又轉眸看著鳳凌然,彷彿在等他的一個回答。

片刻。

鳳凌然薄唇冰冷的啟開:「最後一次。」

言下之意,這是他最後一次放過南宮湚。


「多謝攝政王。」暗影鬆了一口氣,把手中的小狐狸交給鳳凌然:「我這就去把蕭小姐帶過來。」

「不必了,本王跟你一起去。」

說罷!

鳳凌然抱著懷中的小狐狸,跟著暗影離開正廳。

鳳凌然以為自己會排斥這隻小狐狸,但出乎意料之外,小狐狸入懷,他並沒有排斥,大概是因為那雙像極了蕭兮的眼睛,他修長的手指穿入小狐狸的毛髮,它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在鳳凌然的懷中,很是乖巧。

蕭兮聽到推門的聲音,以為是南宮湚,想也沒想,問道:「湚,貴客走了嗎?」

蕭兮還在心中好奇,究竟是什麼貴客,走的那麼快,就感覺到一股冷颼颼的寒氣從門外飄進房中,一下子,房中溫度下降到了零度,給人一種冰天雪地的錯覺。

蕭兮渾身打了一個寒顫,有些不解的抬眸看去,當看到進來的俊美男子,她以為自己看錯了。

玄幻了嗎?

南宮湚怎麼變成了鳳凌然?

鳳凌然走到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小少女,她似乎在這裡生活的不錯。

「看到本王,很失望?嗯?」

蕭兮眨了眨眼睛, 抱緊顧總大腿 ,而非南宮湚。

「你怎麼會來這裡?」

蕭兮看到鳳凌然本因該是高興的,但是,看到鳳凌然冷如冰魄的黑眸,她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頭皮有些發麻,這是要大難臨頭的預兆嗎?

「吱吱吱……」靈耳在鳳凌然的懷中,欲想跳到蕭兮的懷中,卻被鳳凌然手掌用力的捏住。

蕭兮看到靈耳在鳳凌然懷中掙扎,心中一喜,靈耳被救出來了,太好了。

蕭兮伸長了小手去抱鳳凌然懷中的靈耳:「鳳凌然,是你救了靈耳嗎?靈耳沒被姦夫所傷,真是太好了。」

蕭兮的手指捧住靈耳的身子,想要把靈耳抱過來,鳳凌然卻沒鬆手,她仰著腦袋,有些不解的看著鳳凌然。

「回攝政王府。」

鳳凌然丟下一句話,抱著靈耳,轉身離開了南宮湚的房間,眸底,一片陰翳。

蕭兮愣了愣,鳳凌然的聲音好冷,他是因為她兩天一夜沒回去生氣了嗎?

「不想回攝政王府?嗯?」他頓足門口,彷彿背後長了眼睛,尾音拖長,危險的弧度。 冥夜聖皇的死亡,讓混烈也動了真火,鐵了心的要將方野一行人留在此處,再次將亂世銅爐的神威激發了出來。

混烈手中的亂世銅爐快速變大,裡面燃燒著熊熊烈焰,翻滾著浩瀚的陰陽之力,因果輪迴的力量瀰漫開來,將方野一行人所立身的整片天地都包裹在內,強行拉向亂世銅爐。

若是被拉進亂世銅爐之中,他們身上的神器自然不會有任何損傷,但是他們卻必然會被煉化成渣!

如今方野、梵塵、雷九天和火飛揚都已經讓神器復甦了兩次,再動用的話就極有可能會被神器抽幹了。

完全復甦的神器,可以輕易抹殺聖王,就算墨承影和林清塵有造化玄靈,也是難擋神器之威。

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方野身上閃爍出一道道瑰麗璀璨的火紅色道紋,將不死涅槃這項神技催發到了極致,傷體修復,耗損的修為也在快速恢復著。

同時,方野背後浮現出一片神兵葬地,伸手將生命神樹召喚了出來,置於體內,浩瀚的生命能量瘋狂的滋潤著他的每一寸血肉。

方野快速祭出了永恆之劍,絢爛的湛藍色神華照亮了天地,散發著瞬間永恆的浩瀚氣息,一劍將亂世銅爐中那股因果輪迴的力量切斷,將方野等人身邊的那種力量都驅散了開來。

「看你們還能擋得住幾次?十八層地獄,復甦吧!」混獄大吼一聲,將手中的十八層地獄魔塔祭了出去。

鬼哭神嚎之音響徹天地,十八層地獄魔塔中的每一層都化為一片真正的大世界,浩瀚的幽冥之力瀰漫開來,要將方野一行人分而。

方野還要繼續出手。就聽到火飛揚狂笑道:「事情不能讓你一人獨攬,這次讓我來!」

方野詫異的望向火飛揚,就見到火飛揚體內浮現出一朵金燦燦的神火之花,卻是火系造化玄靈中的金華神火花,體內的能量快速修復,再次祭出萬火焚情圖。焚燒七情六慾。

萬火焚情圖是針對七情六慾,對靈魂的殺傷力尤為巨大,這十八層地獄之中的億萬殘魂都難以承受的慘嚎著,震得十八層地獄都劇烈晃動不已,被混獄鐵青著臉收了回去。

「轟!」

破碎王的碎空錘又到了,大片的虛空世界被崩碎,久久無法彌合,似乎可以撕裂萬界似的。

方野又待出手,就感覺一隻大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雷九天那爽朗的聲音傳來:「這次該我了!」

雷九天身上閃爍著霹靂電光,雷電之中充斥著一股毀滅盡處的重生之力,體內本來已經萎靡的氣息快速壯大,再次將九劫雷罰塔祭了出去。


九劫雷罰塔上的九尊神靈虛影全都動了起來,每個神靈虛影都掐出複雜的手訣,九色雷霆鋪天蓋地的朝著碎空錘迎了過去。

一個是雷罰滅世的寶塔,一個是破碎萬界的神錘,攻擊都是至強至霸的那種。這一下攻擊可謂是強強相遇。

「轟隆隆!」

一連串的轟鳴聲響起,整個天雲大陸都劇烈搖晃了起來。似欲崩塌似的,大陸上的大裂縫繼續蔓延到更遙遠的區域,吞沒大量生靈。

在這種蓋世神威之下,一切事物皆如螻蟻一般,山河崩碎,大地染血。

方野一行人都看的驚怒交加。他們已經衝到了萬丈高空,但是神器的威能依舊對天雲大陸的影響極大,至少有上千萬的生靈都死在神器大碰撞中。

但是,他們不得不戰!

魔族的力量太強悍,神域唯有用無盡的鮮血才能夠換來一絲新生的希望。否則就只能萬世為奴!

混獄、混烈和破碎王也都復甦了兩次神器,卻並沒有對方野等人造成太大的傷損,即便他們也都有秘法未用,此時也不想再繼續戀戰下去了。

連續激發出三件神器的全部威能,都被擋住了,而且方野一行人還有餘力的樣子,這已經讓混烈他們沒有了剛才的那股必殺之心,一個個都臉色陰沉無比。

「以我千年壽元……」梵塵清朗平淡的聲音再次響起,在整個虛空中顯得異常的清晰嘹亮,似乎直接響在了眾人的靈魂深處。

「他們全都發瘋了!我們走!」混烈臉色大變,怒吼一聲,以手中的亂世銅爐撕裂開虛空,快速遠退。

不用他喊,在梵塵口中吟誦出幾個字的時候,混獄和破碎王也都瞬間撕裂虛空,頭也不回的遠去了,連一句場面話都不敢多說了。

梵塵以千年壽元激發的天命難測,就連冥夜聖皇都中招了,他們可不敢以身試法,更何況是在修為消耗了七八成的情況下,一個個都快速逃竄。

梵塵住口不言,方野等人都哈哈大笑起來,方野向著梵塵挑起了大拇指,贊道:「梵兄還真厲害,半句話就嚇走了這三個膽小鬼。」

梵塵臉色依舊有些蒼白,自有一股超塵脫俗的風采,淡笑道:「其實我只是說說,真要讓我再浪費千年壽元,我還真不捨得。」

大聖的壽元足有七八千年,但是浪費太多的話,再想補回來,那就太難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梵塵還真不捨得動用。

方野也知道,若是那三個傢伙繼續出手的話,梵塵絕對會再次消耗千年壽元來對付他們的。

金華神火花出現在火飛揚身上,也讓方野等人都有些驚訝,火飛揚的氣運倒也夠逆天的。

望著下方滿目瘡痍的大地,他們一行人都輕輕嘆了口氣,心情都非常沉重。

林清塵將幽冥紫靈枝、地髓翠玉木和重土炫白藤一起祭了出去,虛空中瀰漫出一股厚重沉凝的神性能量,下方裂開的大裂縫在一陣轟隆聲響中漸漸彌合。

不久之後,林清塵將三種造化玄靈全都收起,額頭上已經微微見汗,感慨的道:「雖然這跟原來的地勢已經有了很大改變,但也總好過千溝萬壑,我也只能做到這些了。」


雷九天的心情最為沉重,他的九劫雷罰塔擁有滅世之威,攻擊至強至霸,天雲大陸上死亡的那些生靈,有不少都是被他的攻擊波及到的。

沉默良久,雷九天長嘆道:「天雲大陸的魔族高層基本上被我們肅清了,剩下那天元大陸中的魔族也會收斂許多。在神域中大戰,難免會牽扯進來眾多無辜生靈,我要去最後九關征戰魔族了,就此別過吧。」

「若是魔族神靈出手,神域的將來,將會比此時慘烈無數倍,雷兄無需太過於介懷。魔族奴役神域無盡歲月,我們不得不戰!為了神域的未來!」方野朝著雷九天的背影喊了出來。

雷九天停頓了下,點了點頭,帶著沉重的心情漸行漸遠。

方野和火飛揚等人也都神色複雜,這次雖然殺了冥夜聖皇和諸多聖王,但是也搭上了數千萬生靈的性命,他們也都沒有太多的喜悅。

梵塵臉色蒼白無力,目光卻一如既往的清澈明凈,緩緩道:「就算我們將天元大陸中的魔族也全都滅殺乾淨,也是治標不治本,還會有其他魔族前來。經過這次,神域中的魔族應該會消停一段時間了。我耗損掉千年壽命,準備前往星空一趟,有緣再見。」

方野伸手丟出一個盛放著聖王丹的玉瓶兒,淡笑道:「拿著吧,你知道我不缺這東西。」

「多謝了。」梵塵接過聖王丹,眸子中閃過一絲訝色,也沒有太矯情,道了聲謝就告辭離去。


「死胖子有什麼打算?」方野的目光落在墨承影身上。

墨承影苦著臉道:「我準備去天元大陸,找一些魔族玩玩,我這柄遁天匕首想要更進一步,就只能靠不斷的殺戮才行。」

「你和方野都得到了極道之光,真令人羨慕啊,我也準備去星空中再碰碰機緣,再去那座燃燒著火焰的大殿附近看看。」火飛揚的目光中閃爍著火熱的光澤,對於自己曾經見到的那座大殿依舊有些念想。

「你們兩個有什麼打算?」墨承影向著方野和林清塵詢問了出來。

方野沉吟道:「我打算返回到天武大陸中閉關一段時間,儘可能的提升實力,以應付即將到來的大劫。等到出關之後,或許,我還會去最後九關走一趟。」

林清塵笑道:「吳霜即將臨盆,我總得守著。再說,神域總得有人看著,我就先留在天玄大陸之中了。」

「恭喜恭喜!」方野等人都微微愣了下,旋即都笑著向林清塵道賀。

火飛揚從脖子上褪下一把長生鎖,遞了過去,笑道:「就當是我這當大伯的提前給見面禮了。」

林清塵接過長生鎖,笑罵道:「明明該叫你叔叔,你就別想占這便宜了。」

方野手掌一翻,七個玉瓶出現在手中,笑道:「這是七靈補天丹,都送給小傢伙吧,就看他對那種屬性感興趣了。」

墨承影送出了一個替身傀儡,能夠替宿主擋下一劫。

林清塵接過禮物之後,誠摯的向方野三人道謝,言道將來一定大擺筵席,不醉不歸。

這件事情多少沖淡了眾人心中的那股沉重,四人又閑談了幾句,就此分別開來。(未完待續……) 「沒,沒有。」 傾城天下 ,急忙下床穿鞋,跟在鳳凌然的身後,離開了房間。

蕭兮跟著鳳凌然上馬車的時候,看到了南宮湚,他站在那兒,月華似的黑眸看著她,彷彿希望她能留下來。

「鳳凌然,等一下,我去打個招呼。」

蕭兮並不知道鳳凌然和南宮湚在正廳發生的衝突,她這一過去,鳳凌然的黑眸徹底冷了,南宮湚薄唇揚起一抹淺笑。

「南宮湚,多謝你這兩天的照顧,我要走了,你保重。」

蕭兮說完,轉身就回到鳳凌然的身邊,她不是感覺不到鳳凌然冰冷刺骨的眼神,而是覺得自己若是這樣走了,看到南宮湚,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實在有些忘恩負義。

南宮湚看著蕭兮和鳳凌然進了馬車,車轂離開眼前,他臉上的淺笑漸漸消失,眼底閃過一絲讓人察覺不到的失落,終究還是走了,臨走時,她在鳳凌然的面前叫他……南宮湚……而非……湚。

她怕鳳凌然誤會嗎?才會叫的這麼生疏?

「哥哥,你輸咯!小七不會被主子拋棄了,呵呵呵……」

小七把鞭子卷在手心上,水玲瓏似的眼兒彎彎,看到暗夜身上的鞭傷,他心情特別愉快,小七的鞭法又進步了呢!

暗夜冰冷的看著像孩子似的小七,身上的疼算不了什麼,但這少年的武功實在驚人,連他都敗在了小七的手中。

那鳳凌然……又是怎樣恐怖的存在?

奢華的馬車中。

蕭兮瞅著鳳凌然懷中的靈耳,想要把靈耳從鳳凌然手中解救出來,可看到鳳凌然冰冷的臉色,她手指動了動,卻沒再去抱靈耳。

一路上,鳳凌然沒和蕭兮說一句話,冷如冰雕。

蕭兮想要開口解釋,卻不知該如何向他解釋,看著靈耳, 豪門嬌寵:總裁大人請溫柔 ,他應該知道她出了事,迫不得已,才沒回去。

鳳凌然不至於這麼生氣吧?

馬車回到攝政王府。

蕭兮先跳了下去,看到鳳凌然抱著靈耳下來,容色依舊冷峻,她跟在了他的身後。

「主子,小七贏了。」

一道身影飛快而來,青嫩的聲音,洋溢著愉快。

「咦,主子,這隻小狐狸……」

「送給你玩。」


小七看著鳳凌然塞到他懷中的小狐狸,騰然瞪大眼睛,驚訝到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蕭兮皺了皺眉,有些不解的看著鳳凌然的背影,經過小七身邊的時候,見小七傻愣著,她忽然伸手去搶小七懷中靈耳。

「這可是主子送給我的,小姐姐,你不能搶。」

蕭兮的手指剛碰到靈耳的毛髮,小七抱著靈耳身影一閃,離蕭兮遠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