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不同意……」牽扯到散落地上的那些財寶,老太婆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但妞妞才不管她到底怎麼想,聽到她噁心的聲音響起,妞妞又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啪!」老太婆再次倒地,陰狠怨憤的目光宛如毒蛇一般看向了妞妞。

妞妞現在都懶得看她,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趙舉:「陳府一軍的人,你們帶上這些金銀,然後護送這對新人去西街11號!記住,一定要比來的時候還要熱鬧和喜慶!」

趙舉抿了抿嘴,雖然不太習慣這個丫頭對陳府一軍發號施令,但這件事情也正是他們想做的,所以沒有什麼猶豫,他便大聲說道:「帶上金銀,送陳偉和姜丫頭回家!」

「是!」七千多人同時大吼,嚇得老太婆以及老太婆家的親戚們立刻後退了好幾步。

「住手!」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然後就看到天空中飛來了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身上瀰漫著一股中境五階的風系異能。

見到這個人到來,陳偉家的那些親戚特別是陳達夫這邊的族人都嘆息著搖了搖頭,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又要如了那個老太婆的意了!

果然,老太婆見到這個人到來,臉上立刻泛出了光彩,雙眼頓時變得晶亮無比:「弟弟你可來了!你要是再不來,你姐姐我就要被人打死了!」

來人正是老太婆的弟弟李澤,實力了得,在陳城的地位很高,比陳府私軍的那些將軍們都要高了不少。正是因為他的存在,老太婆陳李氏的氣焰才會那麼囂張!

李澤眯著眼睛瞟了瞟陳府一軍的人,然後偏頭看了一眼妞妞——雖然這丫頭也飛在空中,但這在李澤眼裡並不算什麼,再說一個十三四歲的丫頭能厲害到哪裡去?

「婚禮取消,金銀留下!」李澤陰冷的聲音響起,讓人不寒而慄:「其他人,統統滾蛋!」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一旁的妞妞氣極反笑,叉著腰看著李澤。

大院里的趙舉見狀,深吸了一口氣,道:「李大人,這樣做似乎有些不妥啊!姜丫頭和陳偉是真心相愛,他們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還有這些金銀,是姜丫頭的嫁妝,即便她和陳偉成親了,這些嫁妝也都還是她的,其他人沒有處置的權利……」

「放屁!我處置這件事情,還輪不到你們來說話!」李澤雙眼裡頓時寒芒陡盛:「別以為你們陳府一軍有什麼了不起,在老子眼裡你們不過是些兵痞、丘八,陳刑名那塊茅坑裡的石頭帶出來的兵就他媽沒一個好貨色!」

「你……」趙舉以及陳府一軍所有人都怒了,陳刑名在他們心裡有著無與倫比的地位,就連白小白都比不上。李澤侮辱他們可以,但絕對不能侮辱刑名將軍!

「怎麼?你們還敢對老子動手不成?」李澤不屑地看著下面所有人。

這時,一陣掌聲響起,十分突兀,而在李澤聽來是刺耳。

鼓掌的人是妞妞,一時間所有人都向她看了過去。

李澤眯了眯眼睛,臉上出現一抹猙獰:「你就是昨晚騷擾陳……陳正義的軍隊的那個乞丐?」

妞妞懶得回答他的話,只是冷笑道:「你完了!你敢侮辱刑名將軍,你會死得很慘!很慘很慘!」

李澤在空中慢慢轉身,猙獰地看著妞妞,道:「老子就侮辱他了,你能把我怎麼樣?誰又能把握怎麼樣?有本事你讓我慘一個!」

妞妞嘆氣搖頭,問道:「你是下面那個老太婆的弟弟?」

「沒錯!」李澤昂著頭,用碩大無比的鼻孔看著妞妞。

妞妞繼續問道:「你不同意那對新人結婚還要侵佔嫁妝?」

「是又怎麼樣?」李澤不屑地說道。

妞妞再次問道:「你說我有本事就讓你慘一個?」。

… 83_83394李澤胸脯一挺,完全沒有他那個年紀該有的成熟和城府:「是我說的!你有那本事嗎?」

妞妞搖頭:「你還真是……瞎了狗眼!」說著,一道狂暴的暗系異能直直地向李澤飛了過去。

瞬間,李澤愣住了,他沒想到這個丫頭的實力竟然到達了中境巔峰——這怎麼可能?一個十三四歲的乞丐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實力?

一時間,作威作福慣了的李澤嚇得渾身顫抖了起來——別說躲開對方的攻擊,現在他連行動的能力都失去了!

下一秒鐘,一層黑色的力量瞬間包裹住了他的全身,只露出了驚駭的面容。

「你不能對我這樣!老子是陳府的人!老子身居高位,你不能殺我!」李澤突然驚恐地吼叫了起來!

這一刻,大院里那些人也驚訝了,能夠看出妞妞到達了中境巔峰的人不多,但他們都知道李澤的實力——一招就制住了李澤,這個丫頭有多強大?

李澤歇斯底里的呼吼聲還在繼續:「……你殺了我,家主和整個陳家都不會放過你!你快放了我……」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才剛剛出場,竟然就被人制住了,而且還是被一個小丫頭!昨天晚上他也收到了關於這個丫頭的情報,上面說到了她的實力,但他沒有關心這個,只是看了看情報上關於妞妞的年紀的描述,便不屑地將情報扔到了一邊。

早知道今天會在這裡遇到這個丫頭,當時就應該好好看看!

妞妞聽到李澤的話,心裡湧上了陣陣氣悶,問道:「她……你們家主真的會不放過我?」

她和白小白來陳城已經有兩天了,陳府的情況也已經打聽清楚,包括陳正仁的死亡和陳小小繼任家主之位。

就在這時,又一個聲音遠遠地傳來:「家主到——」

所有人一愣,抬頭看向了聲音的來處——家主怎麼來了?今天這件事情說到底不過是一個伙夫的女兒成親,家主怎麼會參與進來?

這時,就看到門外走進來兩個人,一個是老鄭頭,另外一個赫然便是家主!

真的是陳小小家主!

妞妞看到陳小小出現的時候,臉上出現了一片恍然——難怪小白哥哥會喜歡她,長得真的好好看!

此刻,陳小小依舊身披戰袍,年輕的臉上雖然有疲憊在瀰漫,但這絲毫不影響她那讓人心顫的美!

陳小小原本沒打算參加這個婚禮,雖然她很想來,因為今天要成親的那個女孩的父親曾經為了保護小白丟掉了性命!但是,今天城外的情況實在是太複雜,她根本抽不出時間。直到趙舉派去的人告訴她和老鄭頭這邊的情況,特別是說道妞妞出現的時候,兩人就不得不往這邊趕了!

因為時間太短,妞妞的身份一直沒有查到,往血色深淵傳遞了消息,可那邊還沒有情報傳來。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敵是友,所以陳小小不得不丟下所有事情過來看看。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當她第一眼看到妞妞的時候,不但沒有從她眼裡看到敵意,反而感覺到了一陣陣打量,就像在看一個很久沒有見面的朋友!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這讓陳小小更加疑惑了——我們認識嗎?

不過,她還沒有開口說話,李澤的聲音就響起了:「家主!家主快就我!快殺了這個臭丫頭!家主——」

陳小小眯了眯眼睛,冷聲問道:「李澤,陳城糧草的事情歸你管理,但原本可以足夠陳城一年的口糧卻在半年之內消耗一空!對於這個,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一瞬間,李澤傻眼了,這個臭丫頭似乎沒那麼好糊弄:「家主,戰火連連,消耗當然大,而且城裡那些糧商早就跟著陳正義跑了,糧食也帶走了……」

「閉嘴!」陳小小沉聲道:「陳城的糧食儲備就是在參考了商人斷糧的情況下準備的,你以為我連這些都不知道?說,你是不是把那些糧食弄到城外去了?」

「沒有!沒有——」李澤嚇得立刻大叫了起來。

陳小小冷笑了一聲:「今天早上,原本空了的糧倉又滿了,雖然我不知道是誰在幫助我們,但我能看得出那些糧草就是從陳正義那兒弄來的,而且其中還包含了我們的糧草,連標籤都沒有撕下來!李澤,都是你乾的好事啊!」


瞬間,李澤臉色蒼白了起來,不僅僅是因為陳小小發現了他做的事情,還有陳正義讓他大量消耗陳城糧草的任務原本都已經完成了,現在卻突然功虧一簣——這他媽是誰幹的!

「這位小……女俠!我是陳家現任家主陳小小,此人罪大惡極,你可以任意處置!」陳小小轉頭對妞妞說道。

「不!不要——你們、你們……陳正義家主會殺了你們的!他會把你們這些****的……」李澤的話沒有說完,就見他身上的能量突然光芒四射,然後就聽到一聲巨響,他的身體瞬間化成了粉末。

「弟弟——」下面的老太婆見狀,已經嚇得肝膽俱裂了,一聲大叫之後便暈了過去。

陳偉想上前扶起老太婆,畢竟她是自己的娘親,但一旁的陳達夫立刻走了過來趕在他前面扶起了自己的妻子。

「偉兒,你跟姜丫頭去吧!你們倆在一起,我放心!」陳達夫看著陳偉和姜丫頭,最後還是忍不住說道:「以後……我是說以後如果你娘親的性子轉變了,你們再一起回來,好不好?」

聽著父親有些近乎祈求的話,陳偉瞬間哽咽了,一旁的姜丫頭見狀立刻說道:「……爹,您放心!我會好好照顧陳偉!如果……如果真像您說的那樣,我會和陳偉一起回來!」

姜丫頭也期待著,希望李澤的死,能夠讓婆婆改變蠻橫的性子。

陳達夫點著頭,一滴濁淚從他眼裡滑落,然後就看到他努力抱起老太婆向內院走去,周圍的人紛紛讓路,讓他的身影看上去落寞到了極點!

天空中,自從陳小小出現,妞妞就一直在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這位小白哥哥的未婚妻。

陳小小被妞妞有些灼熱的目光弄得更加疑惑了起來,就聽她問道:「這位小女俠,我們認識?」

妞妞瞬間笑出了聲,沒有回答陳小小的話,而是笑著問道:「小小……姐姐,你喜歡吃白面饅頭嗎?」。


… 83_83394盛夏,躁熱無比。

妞妞是這個夏天一道清涼的風,吹進了每一個人的心裡。

陳小小聽到妞妞的話,心裡愣了一瞬,但臉上不顯,很快笑著點頭道:「喜歡!」

她不知道這個小女孩是誰,不清楚她的立場,儘管她昨晚給陳正義那邊製造了很大的麻煩,而且今天早上糧倉里又莫名其妙地出現了那麼多糧草讓陳城解了燃眉之急——要說這和眼前這個女孩沒關係,她怎麼也不會相信!

此刻的妞妞,在陳小小眼裡就是一個必須要撫慰好的炸彈,謹防她在陳城裡爆炸,不然內憂外患一起爆發,陳城必將易主。

更何況面前這個小女孩有著和她年齡極其不相符的實力——霸道境界啊!雖然陳小小自己也是霸道境界,但對方展示出來的暗系異能不是她能夠對抗的!

這才是陳小小最忌憚的!

妞妞聽到陳小小的回答,頓時興奮了起來,揮舞著小手歡叫道:「我就說白面饅頭最好吃吧!哈哈!所有長得漂亮的都喜歡吃白面饅頭!」

此時,下面的陳府一軍眾人都看著屋頂上的妞妞,被她瞬間流露出來的可愛吸引了——這個小女孩哪裡是什麼乞丐,分明就是一個小天使!

妞妞現在已經十三四歲了,本應該歸於少女的行列,可因為她那張可愛的臉,讓她看上去依舊像一個漂亮的木偶人。

這時,就見陳小小的身體慢慢離開地面,一旁的老鄭頭瞬間明白了她的打算,立刻走上前,小聲道:「家主,不可!」

「沒關係!」陳小小說著轉頭看了一眼依舊繼續轟鳴著的城門處,神色有些焦急地小聲說道:「必須得儘快弄清楚她的身份和立場!」說著,慢慢向妞妞飛了過去。

老鄭頭還想阻止,但他也知道陳小小說得有道理,所以只得閉了嘴。

「能告訴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嗎?」陳小小飛到屋頂,見妞妞依舊笑著沒有流露出任何敵意,於是嘗試著坐到了她的身邊!

「我叫妞妞啊!」妞妞笑著說道。

妞妞的聲音不大,但該聽到的人都聽到了,只是他們都疑惑了——妞妞,這個名字從來沒有聽說過!

陳小小笑著問道:「妞妞是乳名,你有大名嗎?」

妞妞又思考了片刻,搖了搖頭。

陳小小滿頭霧水,不過迅速成長起來的她,臉上仍舊沒有流露出什麼別樣的情緒,依舊笑著問道:「你從哪兒來?」

「我啊……」妞妞想了想,然後說道:「魔域十七城!」

魔域十七城是她出生的地方,她確實是從那裡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其中一部分還露出了警惕——這丫頭是魔域人!一個魔域小丫頭來這裡幹什麼?

陳小小同樣心裡一震,一個霸道境界的魔域強者,而且還是極其少見的暗系異能者來陳城幹什麼?

「那……你來陳城幹嘛?」陳小小努力掩去心中的震驚和提防,笑著問道。

妞妞不知道魔域和北冥之間的恩怨,在她的心裡,因為接觸過白小白和陳十等人的緣故,小時候存在在心裡的對北冥人的恐懼早就消失了,所以她一直覺得魔域人和北冥人並沒有什麼區別。

「來送聘禮啊!」妞妞笑著指了指下面那宛如小山一般的金銀財寶。

「你認識那對新人?」陳小小指了指下面的姜丫頭和陳偉。

妞妞笑著搖了搖頭。

陳小小繼續問道:「那……你是幫別人送的?」

昨晚鬧出的動靜太大,就算眼前這個小女孩的實力到達了霸道境界,但想要一個人對抗十幾萬人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今天還出現了這麼多金銀和糧草——很明顯,這次來陳城的高手不止眼前這個小女孩!

想到這裡,陳小小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妞妞的境界已經足夠讓人驚駭了,和她一起來的人會是什麼境界?對方是敵是友?


陳小小已經不是小女孩,雖然對方替自己解決了糧草危機,但在對方身份沒有弄明白之前,什麼事情都無法下定論!

妞妞笑著點了點。

「能告訴姐姐是誰嗎?」陳小小心裡在打鼓,如果妞妞說出來的名字不是她能夠對抗的,陳城真的就萬劫不復了!

這一次,妞妞終於明白的了對方的目的,於是有些為難地說道:「我很想告訴你!可是他說不行,因為這樣的會害了你,害了陳城!」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心裡有個答案呼之欲出,但到了嘴邊卻無法說出那個人的名字,因為那個名字他們期待了太久,甚至都有些絕望了,所以妞妞的話只是加速了他們的心跳,但到底是誰,他們還是無法猜出來,只是心裡出現了某個可能。

陳小小想了想,瞟了一眼地上的金銀,繼續問道:「他……為什麼要給這對新人送嫁妝?」

妞妞笑著說道:「因為他說了,一共兩千八百六十三個人頭,這是老薑應得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心裡瞬間出現了那個名字!

彷彿被人一下子打醒了,又彷彿陰霾的心中突然滲入了一道明媚的陽光,照在那個名字上,瞬間讓所有人都興奮了起來!

是他!

是白小白!

他從魔域回來了!

一時間,陳小小雙眼瞬間通紅,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

小白哥……他終於會來了!

彷彿這半年多來扛著的重擔突然變輕了很多,又彷彿心裡某塊最柔軟的提防被人輕輕碰了一下,同時還有一陣陣莫名的委屈瞬間湧上心頭!

陳小小,這個自從繼承了家主之位就再也不敢將軟弱流露出來的丫頭終於好像找到了依靠,好像心中的委屈有了傾瀉的地方!

還有,思念!

在禹山城的城主府,他們第一次相遇。

在陳城,他們第一次牽手。

在血色深淵,他們第一次肩並著肩坐在地上看著外面的雨絲,並許下了一輩子的諾言。

後來,他去了魔域,她在陳城苦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