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紫天昊點點頭。

「那我先回去了,出來太久,容易被懷疑的。」凌嵐說完,便依依不捨的看了紫天昊一眼,然後,先一步離去。

之後,紫天昊也回了營地。

回到營地后,紫天昊就見龍媚和兩位武尊正在營地中央聽取收集回來的情報,四周圍著不少武聖以及其他成員。

紫天昊也走了上去,想聽聽這派出偵察的隊伍都收集到了什麼情報,說不定有他需要的。

派出去的幾支負責收集情報的偵察小隊,似乎都有所斬獲。

「我們在南邊幾裡外,發現了一些古代遺迹,武火神墓很有可能這片遺迹區域的更深處。」

「東北側五里左右,有不少人工雕刻的石像群,面積很大,說明曾經有過大量的人類活動。」

「北面有一條幹枯的河道,按理說,以武火神墓的規模,必須依靠河道進行運輸,所以,如果順著河道走的話,或許很有可能找到武火神墓。」

……

幾支偵察小隊紛紛彙報了他們所收集到的信息,並且,加以分析,似乎都覺得他們所找到的線索與武火神墓有很大的相關性。

「如果根據我百鍊世家先祖的記載,這進入煉火之獄后,應該先往北前進的,結合收集到的情報來看,可以先往北反向先行深入……」這時,裘羽天開口道。

「兩位武尊怎麼看?」龍媚立刻看向其他兩位武尊。


「既然這次我們與百鍊世家合作,加上百鍊世家有其先祖的記載,我覺得應該先依照記載上的方位,應該不會有錯。」菩子武尊十分嚴謹的說道。

「我倒是覺得,這百鍊世家先祖的記載,未必完全可信,畢竟,除了百鍊世家的先祖,並沒有其他可以證實記載一定是正確的依據……」道玄武尊大膽的猜測道。

「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我們百鍊世家的先祖也不可能留下這樣的記載。」面對道玄武尊的質疑,裘羽天自然要有所回應。

「話雖如此,但我不贊成按部就班,萬一記載上有所失誤的話,到頭來,我們可就白費功夫了。」道玄武尊態度十分強硬。

在場的眾成員,也馬上議論紛紛起來,顯然也是有不同的意見。

「看來這意見有點不統一啊!」龍媚也是娥眉一簇,沒想到,這還沒開始探險,這團隊內部就已經產生了分歧,這也是她之前最擔心的一點。

「我看這樣吧,還是分頭行動好了。」這時,道玄武尊馬上提出道。

「這麼快就分頭行動?」龍媚馬上看向道玄武尊,雖說他們之前就做了分頭行動的打算,所以,才會將隊伍先分成三支分隊,但是,按照計劃,這分頭行動,至少也要到快接近武火神墓的時候,畢竟,這煉火之獄地域廣闊,又十分兇險,一旦分頭行動,那就會風險性,而且,也不容易重新匯合。

「這個我倒同意,這麼多人一起行動,雖說會比較安全,但是,也會降低找到武火神墓的機率,如果分開行動的話,也能越快找到武火神墓。」之前還和道玄武尊有不同意見的菩子武尊出人意料的贊同道。

在場眾成員也有不少露出贊同之色。

龍媚一聽,那嬌容也露出幾分不滿之色,不過,她知道這也是在常理之中,說實話,雖說這次團隊的所有成員,都是由武天學院負責挑出來的,但因為這些成員都是來自各家族門派,也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說白了,

也就是心懷鬼胎,都想能夠自己找到武火神墓,但一個人單獨行動那幾乎沒可能,因此,如果能以分隊的形式領先其他隊伍找到的話,那能得到的好處無疑更多。

而且,她很清楚別說是這些成員,就連這菩子武尊和道玄武尊也都是這樣的想法,哪怕他們已經是武尊級別的絕世強者,但也抵擋不了五神寶藏的誘惑。

「兩位武尊確定要分頭行動嗎?」龍媚看向兩位武尊確認道。

「媚后應該也清楚,要找到這武火神墓並不容易,而且,在這煉火之獄待的越久,也就越危險,所以,如果能儘快找到武火神墓,對我們也就越有利,分頭行動是最佳的選擇。」道玄武尊義正言辭般的說道。

菩子武尊也沒什麼意見的點點頭。神書推薦《御美邪聖》很邪惡的一本書!< 「既然兩位武尊都這麼想,那也只能如此的。」龍媚見狀,心知如果她反對的話,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爭論,所以,她也不再說什麼,「那明日一早,我們就兵分三路,往不同的三個方向展開深入搜尋,但深入之後,遇到的危險也不止我們這幾日所碰到的,所以,務必小心,若是有重大發現,馬上放信號通知,千萬不要抱著僥倖的心裡……」

「沒問題,不過,我希望裘家主能暫時到我這隊來。」菩子武尊突然提出道,而這裘羽天本來是在媚后一隊的。

「菩子武尊的隊伍不是已經有兩位高階武聖了?」龍媚一聽,馬上娥眉簇起。

「這百鍊世家的先祖記載,裘家主是了解的最詳細的,而我也想直接按照百鍊世家的先祖記載進行搜尋,所以,這裘家主理應進入我們一對。」菩子武尊這如意算盤打得也是噹噹響。

「這……」媚后雖然很想拒絕,但如果她當面拒絕的話,必然會引起不快,所以,她便看向裘羽天,問道,「那裘家主的意思如何?」

「我聽從三位武尊的決定。」裘羽天也是聰明人,就算他是百鍊世家的家主,又是高階武聖,但在龍媚他們面前,他還是弱了幾分,因此,也沒有必要得罪任何人。

「那裘家主就跟菩子武尊吧。」龍媚為了不傷和氣,最後,還是決定讓裘羽天加入菩子武尊一隊。

菩子武尊自然也是眉開眼笑的暗自偷樂,而道玄武尊則一臉不屑之色。

之後,眾人便各自散去。


龍媚回到她的營賬后,紫天昊也跟了進去。

「這菩子武尊和道玄武尊擺明了就是想要自己先找到武火神墓,所以,才故意找借口讓隊伍分頭行動的。」紫天昊也是直接說道。

「我當然知道,不過,這也是難免的事情,而且,論實力輩分,他們兩位都在我之上,我沒理由與他們鬧不和,這對整個團隊來說,可不是好事!」龍媚審時度勢的說道。

「被人白白佔便宜,可不是媚后你的風格,看來媚后這還是以大局為重。」紫天昊明白龍媚的想法。

「其實,我並不擔心他們會比我更快找到武火神墓,畢竟,我已經來過一次。不過,我比較擔心,如果這麼快就分頭行動的話,在搜尋過程中的損失會比預料的大,萬一在找到武火神墓之前,損失太大的話,那進入武火神墓后,恐怕會有很大的麻煩。」龍媚有所顧慮道,她這次之所以組團的原因,目的就是為了應付進入武火神墓后的各種危險。但人算不如天算,她沒想到這其他兩位武尊這麼快就暴露了野心。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就只能聽天由命了。」紫天昊搖頭一笑。


「是啊,也只能如此了。」龍媚輕嘆一聲。

說完話后,紫天昊就出了營賬,剛走出來沒多久,就見裘羽天迎面走來,應該是專程找他的。

「裘家主……」紫天昊對裘羽天點了點頭。

「明天我就會隨菩子武尊的隊伍而去,千楓和千研就麻煩你多照顧一下了。」裘羽天拜託道。

「裘家主放心,我會儘力的。」紫天昊應諾道。

「這是我百鍊世家的先祖記載,你拿著吧。」隨後,裘羽天就拿出一本已經發黃的古冊遞給了紫天昊。

「家主不自己留著嗎?」紫天昊問道。

「這裡面的內容我從小看到大,早就倒背如流了,我想讓你看看,或許你能發現一些我還沒有發現的東西。」裘羽天顯然有自己的想法。

「哦,那我就先替裘家主保管了。」紫天昊自然沒什麼意見,況且,或許真對他有所幫助。

之後,紫天昊便將百鍊世家的先祖記載收下。

等裘羽天離去后,紫天昊就離開營地,在附近找了個安全地帶,然後,進入系統之中。

「夢兒,把這裡面的記載全部複製下來,然後,跟五神羅盤的指示進行分析比對,看看有沒有什麼吻合的信息……」紫天昊馬上示意道。

隨後,幾道激光光束就從四周射出,落在紫天昊手中的古冊上,開始複製古冊上的內容。

沒多久,夢兒便將古冊上的內容複製完畢,接著,就進行分析。

「要將古冊上的數據收據全部分析完成,估計需要一天的時間……」夢兒說道。

「哦,那有什麼消息立刻通知我。」紫天昊應了一聲,便徑直先忙碌去了。

第二天一早,原本大大團隊,一分為三,開始分頭行動,往不同的方向搜尋武火神墓所在。

但為了保證其他兩支隊伍在搜尋的時候,不會有所遺漏,所以,龍媚所率領的隊伍,便負責搜尋兩支隊伍所搜尋區域的縫隙以及死角地帶,並且,作為兩支隊伍的後援,因此,他們也是等其他兩支隊伍出發半天後,才繼續出發。

但正如之前所知道,這煉火之獄乃是非常兇險之地,不僅地形曲折,隨處可見各種天然形成的陷阱,一不小心就可以喪命其中,再加上,這煉火之獄所生存的武獸,乃是非常特有的屬性武獸,能夠噴吐火焰,製造火浪,十分厲害,而且,實力強大,平常並不多見的聖獸,在這裡卻數量不少。

這行進了不到一天的功夫,龍媚的隊伍就已經遇上了三支聖獸以及大批成群的皇級武獸,但還在這隊伍中有六位武聖坐鎮,再加上還有龍媚,所以,也並沒有遇到太大的阻礙,不過,難免還是有些傷亡。

入夜時分,龍媚率領的隊伍駐紮在一片比其他地形略高的岩丘之上,並且,派出偵察隊伍,繼續偵察方圓幾里內的範圍,確定明日的行進路線。

這邊,紫天昊剛進入系統,就聽到夢兒的嬌音響起道,「數據已經分析完畢。」

「是嗎?有什麼發現嗎?」紫天昊點頭問道。

「根據數據上的記載,確實分析了一些相吻合的信息,不過,因為數據有限,無法確認信息的真假性,如果想要確認的話,必須親自前往一趟。」夢兒應道。

「那也只能如此了,把吻合的信息告訴我。」紫天昊示意道。

隨後,夢兒便將分析出來的吻合信息告訴了紫天昊。

紫天昊聽完后,便離開系統,趁夜行動。

兩個時辰后,紫天昊就飛到了一座奇異的冰湖之上,這煉火之獄如此炎熱之地,竟然有會有一座冰湖,這景象也算是相當驚人的。< 「如果五神羅盤所提示的信息上的湖,指的就是冰湖的話,那接下來就是等出日的時候了。可是,這樣的天空可能會有日陽出現嗎?」紫天昊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那黑蒙蒙的天空,也是眉頭一簇。

不過,因為這信息是夢兒所分析出來的,還是有相當的可靠性,所以,紫天昊也覺得等一等看看。

在冰湖附近找了一個看起來比較安全的岩洞后,紫天昊就在岩洞之中一邊修鍊,一邊等候。

轉眼間,就是三個時辰過去,算算時間,應該快天亮了。

紫天昊馬上盯著冰湖的上空,整整盯了快一個時辰,這眼睛都盯酸了,也不見什麼日陽出現。

「真***坑爹啊!這日陽到底什麼時候出現?」紫天昊忍不住咒罵起來。

又守了一個時辰,見沒什麼進展后,紫天昊也只能先趕回營地。

剛回營地,就見隊伍已經在拔營,準備繼續出發了。

「你昨晚跑哪去了?找了你半天找不到……」紫天昊回到隊伍中后,龍媚就出現了。

「沒去哪。」紫天昊敷衍了一句,然後,問道,「有什麼事嗎?」

「魔妃昨晚傳來消息,她現在正跟在菩子武尊的隊伍中,如果擁有什麼發現的話,她會及時通知我們的。」龍媚說道。

「看來魔妃是覺得菩子武尊的隊伍應該會最快找到武火神墓了。」紫天昊眉宇一挑。

「今天我們將改道朝南前進……」龍媚接著道。

「我們不是應該往東嗎?」紫天昊問道,因為如果朝南的話,他將離那座冰湖越來越遠。

「昨晚偵察隊在南邊的幾裡外,發現了一些線索,所以,我想深入搜尋一下。」龍媚答道。

「哦。」紫天昊聽著,也沒說什麼。

半個時辰后,龍媚率領隊伍改道南方繼續搜尋。

又過了一天,依然毫無收穫。

當隊伍駐紮的時候,紫天昊又再次去了那座冰湖,想再碰碰運氣,所以,他已經沒抱什麼希望。

在冰湖一等,又是大半夜過去。

就在紫天昊閉目修鍊的時候,驀地,他突然聽到一陣隆隆震響,同時,他所在的岩洞也隨之劇烈的晃動起來,地面不斷上下驚動,像是有什麼要呼之欲出一般,他馬上起身走到岩洞之外,就見在離冰湖不遠的一片山丘之後,一道十分強烈的光芒不斷耀亮,猶如日陽般徐徐升起。

「這究竟是……」紫天昊神色一震。

沒多久,就見一個巨大的火球衝天而起,像是日陽般沖入黑霧之中,之後,便驅散了大片黑霧,猶如撥雲見日一般。

「天雲出日!」紫天昊見狀,禁不住露出驚喜之色,原來這天雲出日指的是這種景象,他之前完全是誤解了。

隨後,紫天昊馬上低頭看向冰湖,這時,就見冰湖之上,竟然倒影出了一棵猶如樹一般的巨影,幾乎橫跨整個冰湖,就像是什麼巨樹的倒影。

不過,見到眼前的景象之後,紫天昊絕不會認為這是什麼巨樹,如果他猜測沒錯,這巨樹或許是一座建築,很有可能是與武火神墓有關的線索。

所以,紫天昊馬上根據巨樹的倒影方向判斷出巨樹可能存在的方向,但驚人的事情,接著發生了,因為這巨樹的影子竟然繞著冰湖移動起來,就像是指標一般,按理說,這倒影在參照物沒有移動的情況下,是絕不可能移動的。

「難道這煉火之獄的方位是會變化的?」紫天昊立刻摸著下巴猜想起來,因為如果他的猜想沒錯的話,那如果根據百鍊世家先祖的記載尋找武火神墓的話,那就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了。

由於這個信息十分重要,所以,紫天昊馬上就趕回了營地。

回到營地后,紫天昊見龍媚正和幾位武聖在討論接下來的行程,而龍媚見紫天昊就站在外頭,便先讓其他幾位武聖退下,對紫天昊問道,「有事嗎?」

「我有點發現……」紫天昊說道。

「哦,說說看。」龍媚點點頭。

「我覺得我們可能都找錯方向了。」紫天昊把自己的推測說了出來。

「這話是什麼意思?」龍媚顯得不解道。

「簡單的說,我們現在所認為可能找到武火神墓的位置都是錯的。」紫天昊說道。

「我還是不明白你什麼意思。」龍媚依然一頭霧水。

「就是說,這煉火之獄的方位並不是靠通常的邏輯來判斷的,因為這煉火之獄的方位是會移動的……」紫天昊直接點出道。

「方位會移動?這可能嗎?你是怎麼知道的?」龍媚雖然也覺得有些不太可能,不過,她知道紫天昊不會無緣無故說這種話。

「因為這幾天我一直都在暗中尋找武火神墓,而根據我的發現,這煉火之獄的方位會不斷順時針移位!」紫天昊如實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之前的想法都錯了,你可以確定嗎?」龍媚一聽,也覺得紫天昊的發現事關重大,如果真如紫天昊所說,這煉火之獄的方位會移動的話,那如果找不到移動的規律,他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找到武火神墓。

「當然,因為其實我手中有一件與五神之墓有關的寶貝。」紫天昊考慮了一下道。

「什麼寶貝?」龍媚不禁問道。

「這個羅盤……」紫天昊便將五神羅盤拿了出來。

「這是……」龍媚看了五神羅盤一眼,露出幾分疑惑之色。

「這叫五神羅盤,乃是專門用於尋找五神之墓的寶貝,是我無意中所得。」紫天昊解釋道。

「五神羅盤?這寶貝居然真的存在,我還以為這只是傳說中的神寶……那你之前怎麼沒告訴我?」龍媚也是嬌容一驚,因為這五神羅盤在一些關於五神之墓的傳聞之中都被提及過,但從來沒有人證實過這五神羅盤的存在,所以,紫天昊居然隨手拿出了這件傳說中的神寶,自然讓她無比驚訝。

「因為我也不確定它是否真的有用,所以,也就沒說了。」紫天昊笑了笑。

「那你現在可以確定了嗎?」龍媚問道。

「剛才不是已經告訴你了。根據我對五神羅盤的測試,就發現煉火之獄是無法以常理來判斷的,如果想要辨別方位,就必須靠這五神羅盤。」紫天昊現在也明白那座冰湖存在的意義,實際上,就像是個煉火之獄的方向標,只要根據那個巨影在冰湖上的倒影,就可以判斷出武火神墓的位置。< 「可是這羅盤並沒有指明什麼方位,而只是一些奇怪的符號。」龍媚仔細看了五神羅盤幾眼,便提出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