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刀很快。」朱珠冷笑一聲,眼中有些惱火。

秦天尷尬的笑道:「你怎麼醒這麼早?」

朱珠:「少廢話!」

「說,把我灌醉,對我做了什麼?」

秦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尷尬笑道:「我叫傭人把你送去客房休息了啊。」

「你放心,是女佣人。」

「我保證,沒有任何男人碰過你。」

朱珠眼中的怒火,這才消散了幾分。不過,手中的刀,仍舊沒有撤掉。

她咬牙道:「姓秦的,我現在明白過來了。你昨晚就是故意敲我的竹杠!」

「沒想到吧,風水輪流轉,現在你落到我的手上了。」

「實話告訴你,以我的身份,想要殺你,不需要任何理由。你死了也是白死。」

秦天尷尬的道:「有話好好說嘛。」

朱珠臉上浮現一抹得意的笑意:「我只有一個問題。告訴我,你準備什麼時候動身去東瀛。」 「喂,媽咪,我是若若噢。」

「若若——」

日本這邊,也是蘇醒沒多久,剛被獲許可以摸手機的溫栩栩,猛然看到了手機屏幕打來的微信視頻電話后,她嚇了一大跳。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

霍司爵,他居然給她打視頻電話?!!

直到,她忍著激動的心情接了,裡面傳來一個小糰子的聲音。

「是呀,媽咪,你好點沒有啊?我現在……在爹地這裡噢。」

小傢伙在手機那邊興奮的跟媽咪打招呼,說到「爹地」兩個字時,她還十分機警的朝床上的爹地看了一眼,生怕被他發現。

溫栩栩:「……」

她當然知道她在她爹地那裡。

這小王八蛋,居然趁著她手術后還沒有醒來時,干出這麼驚天動地的一件大事來,她都還沒抽她小屁屁呢。

溫栩栩忍著氣:「你還好意思跟媽咪說這個?你知不知道你喬叔叔為了這件事,都花費了多少精力來陪你折騰!」

「媽咪……」

小傢伙在電話那邊聽出媽咪責怪的意思了,頓時,小嘴癟了癟,露出了一絲委屈。

剛好喬時謙這個時候進來了,他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說了溫栩栩一句:「她還是個孩子,你說她幹什麼?」

溫栩栩:「……」

「好了,媽咪不說你了,你在那邊怎麼樣?已經見到爹地了嗎?」溫栩栩終究還是聽了這個男人的話,沒有再跟這小丫頭髮脾氣了。

小若若聽到,這才又高興了起來。

「見到了呀,是姑姑把我帶回來的,不過媽咪,爹地他生病了,他一直在房間里大叫,剛才醫生叔叔都來了,媽咪,爹地他是不是要死了?」

小傢伙拿著手機,又是帶著小哭腔跟裡面的媽咪十分擔憂問了一句。

溫栩栩聽到,捏著手機的指關節頓時白了白。

他當然不會死。

但是,忽然從這個孩子嘴裡,聽到這個字眼,還是深深的刺痛了她。

溫栩栩強忍住了心底的悲痛和擔憂,安慰女兒:「不會的,爹地不會有事,你在那裡多陪陪他,他就會很快好起來的。」

「真的嗎?」

小傢伙聽到媽咪也是這麼說,終於,她開始相信,爹地真的不會有事了。

她乖巧的在電話里點了點頭:「好的,若若一定會陪著爹地的,那媽咪,若若要掛電話了噢,不然爹地要醒啦。」

小傢伙看到爹地好似在床上動了動,頓時緊張得跟個什麼似得。

可溫栩栩一聽她要掛電話,卻忽然急了起來:「你等一下,你把視頻對著……爹地那邊,讓媽咪看看他。」

她緋紅了耳後根,當著病房裡另外一個男人的面,有點羞赧地對女兒提出了這個要求。

喬時謙眸光便暗了暗。

而電話那邊的小糰子,卻是馬上把手機對準了躺在床上的爹地。

那是一個確實清減了許多的男人。

明明她離開的時候,好不容易才將他喂胖了一點,可是這才幾天,他躺在那裡,溫栩栩就明顯的感覺到他瘦了許多。

整個人的狀態,也憔悴了不少。

這應該是被他體內的d折磨的吧。

溫栩栩紅了眼眶。

「好了,可以了寶貝,你掛掉電話吧,在那裡要乖乖聽爹地的話,還有姑姑的,知道了嗎?」

「知道了,那媽咪也要早點過來噢。」

小傢伙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溫栩栩聽到,只能噙著淚答應了一聲。

她確實要早點過去,不然,她也不會在第一次手術都沒有完全恢復的情況下,就開始要求做第二次手術了。

溫栩栩放下了手機。

旁邊喬時謙看到,終於再度出聲:「出什麼事了?他……在那邊情況很不好嗎?」

溫栩栩搖搖頭:「不太清楚,但是之前霍司星跟我說過,那種d是新研發出來的東西,會比普通的d品難戒一些。」

新型d品?

喬時謙聽到這幾個字眼,猛然間,他的思想就回到了當初在日本的時候。

是啊,當初,他那個媽,不也是干這個的嗎?

——

傍晚,觀海台。

霍司爵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光線已經沒有那麼強烈了,天邊一層火紅的晚霞籠罩下來后,他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從窗檯映射進來的落落餘暉,將整個屋子都照得紅彤彤的。

他睡了這麼久?

他眉心蹙了蹙,隨後,掀開被子從床上起來了。

「啪——」

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放在了他旁邊,他一起來,竟然就掉到了地上。

他低頭看了一眼,這才發現是自己的手機。

這東西什麼時候跑他床上來了?

他只能又彎腰將它撿了起來。 呼!

一個狼人戰士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躍到陳寧面前,抬手狠狠一爪掃向陳寧的面目。

他的速度,力量,都遠超常人。

這一爪的威力,足可開金裂石,就算是一頭大象,腦門上挨這麼一擊,也要當場暴斃。

陳寧瞳孔陡然放大!

瞬間,狼人戰士本來快若閃電的速度,忽然間在他眼裡,竟然變得跟電影慢鏡頭一樣的緩慢。

他抬起左手,輕鬆的扣住狼人的手腕。

狼人本來是志在必得的一擊,沒想到被陳寧輕輕鬆鬆的接住,他眼睛不由的瞪大,眼裡全是化不開的震驚。

震驚過後,眼裡便是深深的恐懼。

陳寧沒有給對方任何反應的機會,五指收緊,咔嚓一聲,便捏斷了狼人的手腕。

狼人吃痛,怒吼一聲,不顧一切的張開嘴巴,獠牙森嚴的朝著陳寧脖子咬來。

鋒利無比的狼牙,在夜色中閃著令人發憷的寒芒,狠狠的朝著陳寧咬來。

陳寧抬手便是一拳!

啪!

拳頭迎上狼人的牙齒。

竟然沒有狼人想象中那咬得陳寧滿手血。

反而是他四顆鋒利的狼牙,在碰到陳寧拳頭的時候,就如同玻璃碰到鐵鎚,瞬間全部折斷。

緊跟著,陳寧的拳頭,落在他臉門上。

砰!

一聲悶響!

面骨碎裂,鮮血四濺,狼人感覺自己身體騰空而起,往後飛出,緊跟著眼前一黑,耳邊的聲音也逐漸遠去,最後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陳寧低頭,看看黏在他拳頭背上的那顆斷牙,抬起左手,隨意的將右手背的斷牙拂掉。

嗖!

就在這瞬間,又一名狼人,從側面迅雷般襲來,想要趁機偷襲陳寧。

陳寧看也不看,飛起一腳。

啪!

陳寧單腿站立,高高揚起的左腳,準確的踢中那名狼人的下顎。

這一腳好狠,踢得狼人下顎粉碎,腦袋都沒有了半截。

狼人慘叫都沒有能夠發出,仰頭倒下。

這下子,其餘的狼人望著陳寧的眼神,都充滿了恐懼。

但是不得已,狼人只有戰死的勇士,沒有後退的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