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也真是的,怎麼把接待大臣的職位,交給這麼個人啊?

「是啊,林羽公子,我以後可就叫你林羽了。這段時間小女子我在大夏帝都里的四處遊玩吃喝玩樂,可得由你負責啦!」銀玥公主放開林羽的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俏皮地笑道。

「呃……好吧……」林羽無奈地點了點頭,確定能拿到戰馬之後,自己一時之間實在是太開心了,竟然連接待大臣這事都給忘了。

「不知道銀玥公主想去哪裡玩?帝都城內好玩的地方,以及帝都附近的景點我還是知道一些的。」林羽勉強笑著問道。他本來是想拿到戰馬之後,就直接泡在神衛營改造馬匹的,這麼一來,近期又沒時間了。

罷了罷了,看在你的戰馬份上,自己就從百忙之中勉強抽出點時間,陪你這小妮子到處溜達溜達吧!

「還是林公子拿主意吧,我對帝都不太熟呢!」銀玥見林羽答應下來了,心中湧起一陣喜悅,心底開心得就像一頭小鹿在亂撞。

「既然如此,那我就全權做主了!好了,沒事了吧?那我可要去兵部領取戰馬了!」林羽伸出手朝兩位公主做了個拜拜的手勢,隨即大搖大擺地往兵部走去。

「林羽!之後我們該怎麼找你啊!」銀玥雖然高興,不過還沒忘了正事,雙手握成喇叭狀朝林羽的背影喊道。 「讓超級大白兔派人來找我吧!她的下人知道我住哪裡。」林羽頭也不回地大聲說道。

「你!你個登徒子,臭流氓,你去死吧!」雨凝霜跺了跺腳,破口大罵道。

想不到林羽居然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喊自己是超級大白兔,真是丟死人了!她只能在心裡不停的自我安慰:好在銀玥公主並不知情,不然自己要怎麼跟她相處呀!

超級大白兔?那是誰?銀玥很是疑惑的想了一會,突然聽到身邊的雨凝霜正在大聲地跺腳嬌斥,再看了看她胸前因為激動而上下晃動的兩團「澎湃」,似乎明白了什麼,忍不住轉過頭去掩面而笑。

這林羽也太大膽了,竟然敢調戲紅裳,好歹人家也是個公主啊!望著林羽一步三晃的背影,銀玥覺得這個少年真的很是特別,心中涌動著異樣的滋味。

……………………

很多年後,還有人記得那一天下午的奇異景象。七老八十的老頭子常常會拿出來作為給孫子孫女的談資,他們的描述常常是這麼開始的。

「那天下午啊,我正在帝都城裡的某個地方喝茶、賣東西、逛街,突然遠處一陣喧嘩。我隨著聲音轉頭看去,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之後發現竟然是真的!有成百上千匹極品的戰馬,竟然整整齊齊的從遠處走來。前面還有個俊朗的小夥子,騎著一匹土馬在走……」

一般說到這裡,孫兒孫女們都會覺得自己的爺爺是在瞎編了。怎麼可能同時有那麼多的戰馬在城市裡面呢?而且還說什麼整整齊齊,肯定是爺爺老年痴獃了……

但他們不知道,這件事是真的。而他們爺爺看到的那個俊朗少年,自然就是林羽了。當時他騎著小草,帶著上千匹極品戰馬,慢悠悠地穿過帝都的街道,往西郊的方向走去,確實引來了不少人駐足圍觀。

眾人們都在紛紛猜測,那個騎著土馬的少年是誰?竟然能有這麼大的本事。不過很快有眼尖的人認了出來,那不是林國公府的少爺林羽么?

堂堂公爵世家的子弟,怎麼會騎著土馬招搖過市?最奇怪的是,他的身後跟著的都是一等一的西域戰馬!

這林羽公子之前不是剛搞了個什麼羽記便利店,還有彩票,弄得熱熱鬧鬧的,現在這又是要幹啥?

到了後來,就連那些馬販子都被吸引了過來,他們看著林羽身後的馬隊都十分震驚,還以為林羽是要來搶生意,一個個面面相覷,都臉色慘白。對方可是公爵世家的人啊!如果真要下手來搶販馬的生意,那麼自己今後還怎麼混飯吃?

不過還好,那一群馬販子跟著林羽一直一直走,發現他並沒有在帝都里停下來開始賣馬。而是離開了帝都,徑直往西郊去了。

眾人派了個人跟隨過去,後來才知道林羽直接把那千把匹戰馬給趕進了神衛營,再也沒有出來!

大家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馬是給士兵們用的!他們這才放下了生意被搶的憂慮,紛紛散開去了,只留下了林羽帶領戰馬穿越帝都的傳說。

林羽並不知道自己帶來了多大的騷動,一來到神衛營,就去營帳里找到了林海:「大哥!我帶了一些優質戰馬過來,準備先放在神衛營的馬房裡。你讓人幫我看著點,可別叫人給偷了啊!」

這一千匹戰馬可是寶貝啊!萬一被哪個賊人偷掉幾匹,那可就虧大了。

「嗯?什麼戰馬?你從哪兒弄來的啊?」林海一頭霧水地問道,最近沒聽說朝廷要撥給神衛營戰馬啊?即使有,也是要負責軍備的專人送過來,怎麼著都輪不到小羽吧?難道他去兵部任事了?

「哦,事情是這樣的……」林羽漫不經心的將今天發生的事簡單地說了一下。

林海越聽嘴巴張的越大,聽完之後,嘴巴已經可以塞得下雞蛋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這可是一千匹最優良的西域戰馬啊!陛下說送就送了?不會是小羽在忽悠自己吧?

不過看小羽的表情,句句話都說得有板有眼,也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啊!

林海琢磨來琢磨去,終於猜到了點真相:估計陛下是又著了小羽的道,迫於無奈之下才忍痛將戰馬送給他的吧!

「大哥,你傻啦?」林羽伸出手在發愣的林海眼前晃了晃,很是嚴肅的教育道:「你看你,才這麼點戰馬就把你給嚇成這樣,哪有總教頭的樣子啊?我跟你說,這些戰馬只是個開始,今後我還會找皇帝陛下要更多東西。到那時候,咱們神衛營的裝備,可就是全帝都的兵營里最牛逼閃閃的了!」

「哦哦,那就拜託小羽你了。」林海回過神來,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說道:「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嘴笨,朝廷給什麼,我就拿什麼。其實我早就打算將神衛營里的破爛裝備都給換掉了,只不過苦於找不到辦法開口而已。」

「那好辦啊!改天你找爺爺說一下,讓他給你整點極品裝備,回頭我再幫你去忽悠一些回來,這不就行了嗎?」林羽不以為意地揮了揮手。自己的爺爺可是軍方的頭頭,想要弄點裝備,還不跟玩兒似的?

看時間差不多了,林羽乾脆就拉著林海「下班」,離開了神衛營。

夕陽西下,兄弟二人騎著馬談笑風生,慢悠悠地往林府走去。

……………………

接下來的大半個月內, 浮光深處遇傾城 。林羽也不含糊,帶著她們遊覽了帝都周邊的雁落崖、火楓林、三丈瀑、玉靈山等等很是風景秀美的地方。

銀玥公主深深的被這些美妙絕倫的景色給吸引住了,她想不到大陸上居然還有這麼美麗的地方,這裡隨便哪個景點,可都比西木帝國要漂亮多了。

銀玥公主想起自己出生生活的西木帝國,那周邊基本都是一望無際的黃沙,頂多只有幾處古代遺迹的廢墟,根本沒有什麼可供遊玩的地方。 在遊歷過帝都附近的這些景點之後,銀玥公主心裡不由得對大夏帝國產生了絲絲眷戀。有的時候一閃念間,她會想拋開自己公主的身份,成為大夏帝國的普通百姓,然後在大夏生活下去。

只是她知道,這也只能是自己想想而已,身為西木帝國女王的唯一女兒,她必然要回國繼承大統,成為下一任的女王。她也只是在遊玩的時候,對這樣的美好景色感到留戀罷了。

更重要的是,除了漂亮的景色之外,銀玥公主開始明顯地感覺到,在跟林羽接觸的這段時間裡,自己竟然開始對他產生出陣陣依賴感!

她覺得林羽簡直就是個全能的人。平時無聊的時候,他是個開心果,跟他在一起的時候,自己經常被他的風趣幽默逗得笑個不停。而且林羽還很能給她安全感,遇到垂涎她跟雨凝霜美色的人,林羽常常是一招就擺平對方了。

白天到處遊玩的時候,林羽常常能說出跟普通人不一樣的新鮮觀念,有的還很有深意。甚至林羽和雨凝霜動不動鬥嘴吵架的時候,銀玥都覺得很是好玩。

看著原本面容清冷冰山美人一般的雨凝霜,在林羽面前常常容易生氣抓狂,而且偏偏吵架還吵不過林羽,每每嘟著小嘴生氣。自己一邊安慰他,一邊看著吵贏了架洋洋得意的林羽,實在是又好氣又好笑。

銀玥不由自主的覺得,林羽真的是一個妙人兒,讓自己體會到了一種叫做「心動」的感覺。

她確定,自己一定是喜歡上林羽了。

時間回到幾天前,西木帝國內,某個大臣所住的宅院里。

一個面容陰柔,臉上卻帶著幾分邪氣的中年男子,正站在書房的古董架前,擺弄著某個古董。他的身後畢恭畢敬地站著一個黑衣人,正向他彙報著什麼,中年男子眉頭緊鎖,表情暗沉,似乎很是不高興。

「大人,事情就是這樣。最後那個叫林羽的擔任了接待大臣,每天負責銀玥的遊山玩水。」黑衣人之前已經將銀玥公主近期所發生的事,詳詳細細地說了一遍了。

中年男子的表情瞬間陰了下來,「啪!」的一聲,他將一隻古董花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成了粉碎,顯然是氣得不行。

自己籌劃了這麼久,培育了這麼多年的邪毒,竟然就這麼輕易地被人給化解掉了?而且對方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輩!自己以前壓根就沒聽過這個人的名字!

這個中年男子,正是西木帝國現任國主露菲女王的入幕之賓:劉敏德,也是西木帝國的重臣。之前就是他屢次向女王提議,讓西木帝國歸順草原部落。

由於劉敏德對女王很是恭順,政務處理上也很有點才能,所以女王雖然拒絕了他的提議,但依然對他很是看重。

前段時間,露菲女王獲知大夏帝國即將在明年年初發兵攻打草原帝國,深思熟慮之下,決定讓自己的女兒銀玥公主出訪大夏帝國,向大夏帝國示好,以便於在兩個強大帝國之間左右逢源。


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劉敏德心生一計,取出自己珍藏多年的邪毒「焚經蝕絡粉」,放到湯里說服銀玥公主喝下。

這種邪毒不會當即發作,只會在長久跋涉勞累辛苦的情況下,緩慢侵蝕人體的經脈。就算有人發覺了潛藏的毒,想要排毒的時候又會適得其反,直接毒入丹田,當即暴斃。

這種毒藥,是自己多年前意外得來的,了解了它的作用后,自己就將它珍藏起來,此時終於派上了用場!

能解這種毒藥的人,在這大陸上可謂是少之又少,至少在自己所知的情況下,是根本沒有。就算有,也不會紆尊降貴去治療一個普通公主。

劉敏德是想趁銀玥公主出訪大夏之際,讓她中途毒發,死於大夏帝國,到時候必然能讓雨少希百口莫辯。

如此一來,兩國關係肯定急劇惡化,露菲女王也會對雨少希深惡痛絕,就算不能馬上發兵攻打,也會斷絕西木帝國和大夏帝國之間的交際。

到時候,劉敏德就能再次遊說女王,讓她臣服於草原部落了!

沒想到,自己完美無瑕的計劃,竟然被一個才十幾歲的小孩給破壞了!

「這個叫林羽的傢伙,是什麼來路?實力如何?都查清楚了沒?」劉敏德冷冷地問道。

「回大人,林羽是大夏帝國四大公爵之一,林天擎公爵的孫子,他的父親叫林肅,多年前已失蹤,有個哥哥叫林海。他目前的實力是黃階中期,醫術很是了得。」黑衣人好像沒看到滿地的瓷器碎片一般,垂首回答道。

「哼!」中年男子冷哼一聲,不屑地說道:「黃階中期很了不起么?臭小子,居然敢壞我的好事!你現在就回大夏去,把銀玥的人頭帶回來給我!至於那個林羽,如果他敢出手阻攔的話,你就順便也把他給收拾了吧!」

「遵命!」黑衣人說完之後一抱拳,隨即「咻」的一聲就不見了。

「林天擎……林肅……」中年男子嘴裡默默地念著這兩個名字,手裡拿起另一個古董,慢慢地擦拭起來,眼睛里是黑沉沉的一片陰冷。

……………………

這天一早,銀玥公主和雨凝霜就一身官家小姐的打扮,來到了林府門口。

今天她們想在帝都的街道里逛逛,而林羽作為接待大臣,自然是免不了要當導遊帶著她們。兩人在門口等了一炷香時間,才看見林羽打著呵欠,從林府里無精打采地走了出來,一副沒睡夠的樣子。

「早啊,林羽!怎麼看你一臉精神不振的樣子,是昨晚沒睡好嗎?」看見林羽來了,銀玥很是開心,迎上去面帶微笑地說道。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她對林羽越來越有好感,就差沒直接問林羽願不願意當自己的駙馬了。

「林羽!你還真好意思啊!竟然讓我們女孩子等你!我這站的腿都麻了你知道嗎?你居然還這麼慢悠悠的走出來,跟個烏龜似的!」雨凝霜則是氣鼓鼓地說道。(月票月票,我們現在新書第二名,就差很少就第一啦,大家加油!) 雨凝霜心裡想著:你不就是一個公爵世家的子弟么?居然敢讓我堂堂紅裳公主等你,架子不小啊!看我今天怎麼好好的整整你!

林羽睡眼惺忪之下,也沒第一時間反唇相譏,而是獃獃的看著眼前兩位風格各異的公主。

他覺得,同樣都是公主,怎麼差異就那麼大呢?一位氣度高雅,做事很有分寸尺度,私下裡卻時不時露出少女的活潑可愛,就像一隻小貓咪;另一位表面上冷若冰霜,內心卻如火般熱烈,就像冰雪覆蓋下的活火山,關鍵是還有一對超級大白兔!


不知道如果能夠跟兩位公主共赴巫山,那又會是怎樣的一副光景呢?

「林羽公子,你怎麼啦?」「林羽!你在想什麼呢!」看著林羽一臉怪笑地好像在想著什麼,銀玥公主和雨凝霜異口同聲地將林羽的思緒打破。

前者以為林羽是沒睡醒,所以還站在那兒發獃。後者卻對林羽的品性十分瞭然,所以看到林羽的樣子,就知道他在想著齷齪的事情。

「呃,沒什麼,我好得很,神清氣爽精神百倍!」林羽趕緊裝沒事人一樣做了幾個伸展動作,然後順口問道:「二位公主大人,今天咱們要去哪裡玩啊?」

一邊問,一邊快速地跳上馬背,林羽已經習慣了,坐在馬背上等著兩位公主下達遊玩命令。

「銀玥,你看這樣好不好?今天早上我們先去帝錦街逛逛,下午再去女人街買點東西。」雨凝霜故意將「帝錦街」三個字大聲地說了出來,然後偷偷地看著林羽的反應。果然,騎在馬背上的林羽愣了一下,似乎有點反應不過來。

「紅裳,我覺得都行,反正帝都我也不熟,就按你說的辦吧!」銀玥沒什麼意見,點了點頭拉著雨凝霜坐上了馬車。反正在她看來,只要能跟林羽在一起玩,去哪兒都一樣。

林羽騎著小草,慢悠悠的在兩位公主前面開路。他心裡琢磨著,這雨凝霜剛才說要去帝錦街,難道僅僅是為了去逛街這麼簡單?我看不像!那小妮子還特意看了我一眼,估計就是想去看看我開的便利店,然後順便過去蹭吃蹭喝!

心裡鄙視了一番雨凝霜的小肚雞腸,林羽完全沒當回事兒。蹭就蹭吧!反正也都是些小玩意兒,你們兩個女孩子,再能吃再能買,還能花掉多少錢?

三人來到了繁華的帝錦街上,由於早上是趕集的時間,所以街道兩邊擺滿了各種小攤,馬車和馬不方便同行,三人只好將馬和馬車交給下人看管,然後緩緩地步行在了熱鬧的街道上。

突然,林羽感覺身後似乎有人在窺伺,回頭一看,卻什麼人都沒有發現。

林羽皺了皺眉,暗暗提高了警惕,雙眼不停地往四周逡巡著,而且絕對不讓兩位公主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內,基本上就跟她們保持三五米的距離。

一邊戒備著四周,林羽一邊快速的思索著,假如有人要出手,會是針對三個人中的哪一個呢?應該是銀玥公主的概率比較大點,前幾天自己曾為銀玥公主解了體內的蠱毒,所以之前下毒的那個人,很有可能因為銀玥沒有毒發身亡,而再次對她下手。

只要銀玥公主在帝都內出事,那麼大夏帝國和西木帝國的和談必然會崩盤,而自己作為西木帝國的接待大臣,肯定難逃罪責,說不定連整個林家都會被牽連進去!

一念至此,林羽有意地向銀玥公主靠近了些。

兩位公主絲毫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依舊有說有笑地在帝錦街內閑逛著,時不時地還在周圍的小攤里挑選著各種小玩意兒。

銀玥雖然表面上是在逛街,其實卻一直關注著身後林羽的動向。她發現林羽朝自己的方向慢慢靠近,心裡不禁感到一絲甜蜜,看來這傢伙也挺在意自己的嘛!

「羽記便利店!這店名怎麼這麼奇怪啊?我說林羽,這家店不會是你開的吧?」 總裁的替身戀人 ,似笑非笑地問道。

她早就聽秀兒說過,林羽以林家的名義在帝錦街開了幾家便利店,所以今天她就是特地來帝錦街找這個店的。

雨凝霜就是打算好好蹭林羽一頓,以報這臭小子多次戲弄自己的仇。

「羽記……」銀玥公主默默地念了一遍,原來是羽毛的羽啊,自己一直以為是下雨的雨呢,之前還覺得林羽的名字奇怪,原來是自己誤會了。

「是啊!這就是我開的店,既然被你們發現了,那就請你們進去玩玩吧!」林羽聳了聳肩,也沒揭穿雨凝霜的小伎倆,帶頭朝便利店走了進去。

在他看來,進到一家店鋪裡面之後,外面的危險人物就會少很多機會,至於買單?哥不差錢!

今天店裡客人挺多,那些女店員們都在忙前忙后的,也沒注意到林羽走了進來,倒是小桂子正好在,發現剛剛進門的人是林羽,急忙迎了上來。

「羽少爺,您今天怎麼有空來店裡啊?快進來坐坐。咦!您身後這兩位……呃……」小桂子看向林羽身後,不由得一愣。

他認得其中一位正是紅裳公主,而另一位姑娘有著少見的小麥色皮膚,看上去十分健康活潑。

小桂子雖說不認識,不過能跟紅裳公主牽著手來的,想必來頭也不小,頓時恭謹了不少。

「哦,她們是公……皇宮裡來的貴客,今天剛好閑著了,所以讓我陪著到處走走,你不用特意招呼她們,讓她們隨便吃隨便拿吧!都記在我賬上!」林羽拍了拍小桂子的肩膀說道,反正店裡的東西都不貴,讓她們倆吃點拿點也不心疼。


「哇!林羽你還真慷慨啊,既然這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喔!銀玥,你看這個東西不錯,那個好像也不錯的樣子耶!」雨凝霜毫不臉紅的就答應下來,順手拿起兩串糖葫蘆,交給銀玥公主一串。

兩人一邊開吃,一邊挑選著店裡各式各樣的小玩意兒。

(為了公主的採購可以更盡興,大家多投幾張月票吧~~) 「呃……紅裳,這不太好吧……畢竟林羽公子做的也是小本買賣,咱們也不好拿人家這麼多東西,隨便挑一兩件就好了。」銀玥不好意思地看了林羽一眼,發現他正在跟小桂子聊天,完全不在意雨凝霜的行為,更覺得林羽很是慷慨爽快。

「那怎麼行,剛才林羽可說了的,讓我們隨便吃隨便拿,我們可不能辜負他。你來看這個,好像挺好吃的樣子,要不要試試啊?」雨凝霜指著桂花糕說道,她手裡已經捧了一堆有用沒用的東西,反正林羽已經發話了,自己不拿白不拿。

那邊兩人正吃著看著,這邊林羽和小桂子卻在聊著開分店的事,由於最近羽記便利店和紫金苑的形勢大好,再加上雙色彩票和*彩賺了不少錢,所以他們就想將生意再做大點。

不過討論到最後,他們都認為帝都的店鋪和地皮實在太貴,林羽決定等司徒家售賣的那些產業跌到最低谷后,再伺機收入囊中。

銀玥和雨凝霜吃飽喝足之後,隨手又拿了一大堆彩票颳了起來,還把中獎的幾張彩票都送給了那些前來購物卻沒中獎的人,看得幾個店員在一旁是心痛加肉痛。

一陣搜刮之後,兩人將蹭來的東西都丟到了馬車上,基本上就把馬車給塞滿了,只留下了足夠兩個人坐的位置。然後就在便利店門口聊著天等著林羽。

「你們可真行啊!白吃白喝了一頓不說,還拿了這麼多東西。我比較好奇的是,接下來你們還要去女人街的話,再買了東西要放哪兒?」林羽看到兩位公主心滿意足地站在馬車旁等他,就跟小桂子囑咐了幾句,離開了便利店來到兩人身邊。

看著馬車裡兩人收繳的「戰利品」,林羽不由得嘖嘖稱奇,女人在逛街時候的戰鬥力果然比一個修鍊者還要高啊!這些東西買回去,能有三分之一用得到我看就謝天謝地了!

一邊感嘆,林羽一邊還沒忘記神識外放,掃視了一圈之後卻發現已經沒有被人窺視的感覺了。想來因為帝錦街人流量太大,不適合下手,所以對方還是先隱匿起來了。林羽知道危險依然潛藏著,所以並沒有放鬆警惕。

「我說林羽啊!你的買賣做得這麼大,讓我們吃點喝點又不會少塊肉,一個大男人別這麼小氣好不?而且去女人街買的東西,放不下了當然是由你來拎啊!要不然叫你來做什麼的?你以為接待大臣這麼好當啊!」雨凝霜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

「林羽,沒事啦,我們自己也可以拎的!凝霜只是在開玩笑,這馬車裡還能放下點東西呢,實在不行,我們就少買點……」銀玥跟著雨凝霜拿了那麼多東西,正有點不好意思,聽到林羽的感嘆連忙回答道。

「呃……我還是帶小桂子一起去吧!」林羽搖了搖頭,轉頭回到店裡找小桂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