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嫂,三哥。」權離亭一把抱起奶包,來到陸司寒面前微笑著喊。

看著權離亭倒是人模人樣,不知道他們個個是吃什麼,怎麼都長好高。

看著權離亭估計也有一米八五左右。

他從氣勢就能狠狠碾壓南初,南初想要訓斥的話,憋在胸腔,抬眸委屈看向陸司寒。

收到南初信號,陸司寒立刻開始裝模作樣訓斥起來。

「咳咳,知道我們是你三哥三嫂,怎麼還要戲弄。」

「蘋果不懂事,難道你還不懂,成天想著男歡女愛,也該成家立業。」

「景霽已經有兒子,至於凌予早和馮青青結婚,下個就是你。」

陸司寒這副做派倒是像極家長。

權離亭挑挑眉,直接捂住耳朵。

刺婚時代 「三哥,怎麼你跟我家老頭學的一套一套,難道你們不懂,婚姻就是愛情墳墓。」

「胡說八道,我和你的三嫂關係始終一樣,而且越來越好!」

陸司寒說著似乎想要證明,俯身親在南初頭髮。

媳婦頭髮真香!

可惜某些單身狗根本不能體會。

猝不及防被他猛塞一口狗糧。

權離亭眸光看向門外。 對了,自己只要先把胖子給救了,然後再由胖子和我分別去救其他人這樣就簡單多了。

當然,我也得把妞妞召喚出來,相信我們互相打配合,便會天下無敵。

想起以前和胖子,蛋子,林華,上官,周詠康他們幾個一起玩遊戲打配合也是這樣。很快,我們這黃金七人組就傳遍了整個遊戲區!

在郝健的眼裏,這個惡鬼訓練營,不過就像是遊戲區一樣,只不過卻玩兒的是心跳驚悚,玩的是速度生命。

所以他必須得爭分奪秒,特別冷靜睿智。因爲他心裏有強大的信念,他想要救回他們,他不能讓他們死在自己的面前。

救人的步驟,郝健都已經在大腦裏計劃好了——

1、使用隱身術隱身;召喚出手機妞妞;穿破幻境救胖子;胖子和他分工合作去救其他人。

2、他救他爸和郝靜,胖子救他媽和苟蛋子。

3、他倆再一起去救其他人。 鑽石總裁 郝健負責把他們帶到現實裏去,胖子負責除掉鬼怪,爸媽郝靜苟蛋子就去救人。

這是目前大概最省時間的辦法了!!!

看着手錶上已經過了五分鐘了,郝健心裏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半個小時的時間不多,能盡力救出多少人就救出多少人,這是他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

玩遊戲就是要這樣,目的明確,分工合作,動作迅速,爭分奪秒,各個擊破!!!

“隱形眼鏡——隱身!”

郝健瞬間就把自己迅速的藏在了黑暗裏,然後在心裏默唸道,使用了一個隱身術,很快他就變成了一個隱形人了。

雖說周圍漆黑一片,可是他卻能穿透黑暗,視線能看得很遠很遠之外,甚至他能看見剛纔那些消失不見的幻影視頻,他還能清楚的看見那些人被關在哪裏,正在遭受着怎樣的折磨!!!

我的乖乖,驚訝,大驚啊!

整棟樓在他的眼裏竟然都變得如白天那麼明亮,清晰可見。。。

該死的惡魔!!!你最好祈禱不要被我抓住,有朝一日,我一定會挖了你的心肝,用你的心頭血來爆炒腰花!

既然自己的武力值、攻擊值、防守值、獎勵值是來自於對手機妞妞的使用程度,還有默契配合程度,那他得多使用,使用手機。

妞妞還能使用武力值和技能來幫助我捉鬼除邪麼?有意思,真有意思!

於是,郝健立馬把妞妞召喚了出來,叮囑她不要一天到晚都睡懶覺,平時有事沒事要多練習一下“情緒波動技能”和“萬箭穿心技能”。

冷血總裁求放過 最主要的是,現在要請她配合他,一起去救人。

人機合體,天下無敵嘛!!!

本着這個目的,於是郝健發揮他的三寸不爛之舌,瞬間就說服了妞妞她,叫她幫助自己一臂之力,她很樂意的就同意了。

“哥哥現在要去玩一個救人的遊戲,妞妞,你願意幫助我嗎?遊戲如果成功的話有獎勵喲!嘻嘻。這遊戲很簡單的,其實就是打打怪,捉捉鬼,救救人,主要是要靠我們兩個人的配合,你願意配合我嗎?記住哦,千萬不要調皮,不要不乖喲,不然遊戲失敗了,哥哥會傷心難過的。”

“好的,我願意!哥哥,你不要失言喲。”妞妞特別開心驚喜,還有點小興奮道,“妞妞會很聽話的,妞妞最喜歡捉鬼打怪玩遊戲了!太好了哥哥,你終於陪我玩兒了!”

地獄的手機果然不一樣!!!一個和捉鬼驅邪掛鉤的手機,簡直就是要逆天了!

聽起來郝健心裏蠻爽的!哥只偷偷笑笑,不說話。

“當然呢,哥哥怎麼會騙你呢。來咱們拉勾勾,拉鉤上吊100年不許變!”不過,郝健對她說的是真話,只要他做出了承諾,他就一定要說到做到。

他向來是個睚眥必報,也是個獎賞分明的人!

妞妞特別開心,白玉機身瞬間又變成了大紅色了。

“好的,拉鉤上吊100年不許變!誰變誰是小狗喲!”

哈哈,他成功誘拐了小天真一枚!

“呵呵呵,走了,妞妞,我們打怪獸去了!!!”

郝健一把抓起妞妞,按照他心裏的計劃,先帶着妞妞去解救胖子!

郝健一邊走,還一邊詢問着妞妞,他要怎樣才能調喚出她的技能,讓她幫忙配合殺怪。

妞妞她告訴他,目前她年齡太小,所以她會的技能只有情緒波動和萬箭穿心。

本機系統在她的大腦皮層設置了兩個調喚選項,一個是被動調喚技能,一個是主動調喚技能。

如果設置被動調喚技能,那手機系統、蘋果妞妞將等待主人的調喚,纔會對敵人使用相應的技能;如果設置主動調喚技能,那手機系統、蘋果妞妞將針對主人所遇到的敵軍情況,自動對敵人發動技能,完成主人下達的任務,自動護主打怪。

大概瞭解技能調喚規則之後,郝健就開始對妞妞發出配合救人指令,然後選擇系統程序,主動調喚技能。

然後他就把妞妞放在了口袋裏,刻不容緩,開始打配合戰了!!!

說實話之前和胖子他們幾個玩遊戲,郝健最喜歡的就是當指揮了。

他別的不行,武力不及胖子,耐力不及蛋子,財力不及上官,就連運氣都不及林華和詠康,但是對於指揮來說,他可是港港的!

小時候,玩遊戲他就是指揮大家一起的,沒辦法,他天生就具有這種領導力,向心力,凝聚力。呵呵。

“衝破黑暗,幻破影滅!”

按照放在他腦皮層裏的《地獄兵器召喚術1》一書上的記載,郝健在心裏默唸一聲後,就在自己的大腦意識裏設置了第一個救人成序,解救胖子,自動計算距離,障礙物多少,自動提醒使用什麼兵器召喚術。把程序設定以後,就開始按照指令救人了!!!

他一刻也不能耽擱,一點也不能馬虎,這是一個玩命的遊戲!在這遊戲裏,你除了生就是死!!!

所以郝健特別的果斷迅速。

“解救胖子!”

——“尊敬的郝健先生,本機系統提示您。解救胖子,距離兩百米,障礙物電牆冰牀、迷霧幻境,您可以使用隱身術,盾牆術,破幻術。系統祝你好運。”

隱身以後,郝健連續使用了一個盾牆術,一個破幻術。

短短几十秒鐘,他就來到了王胖子的身邊,視頻裏面,王胖子他正在一個迷霧幻境裏面,在枯井下,他已經和那些孤魂野鬼開打了起來,打得不亦樂乎,看樣子胖子似乎特別的享受。

難不成胖子他沉迷於捉鬼的樂趣之中,無法自拔,所以才遲遲不醒人事?

惡魔果然是惡魔!!!

他居然知道我們每個人的弱點!!!shit!

然而現實中的胖子他居然躺在一個冷冰冰的寒牀上,郝健三兩下來到胖子的身前,發現這裏特別的冷,感覺在冰牀上的胖子彷彿整個人都被凍住了,他臉色蒼白,兩眼緊閉,渾身都包裹着厚厚一層冰霜,身體四肢全都凍得硬邦邦的。看起來宛如一具活屍體一樣!!!

慘!太慘!

我該怎樣叫醒他呢?

這時,郝健的腦意識裏的手機系統卻提示他,您可以使用大腦意識語音通話功能與他交流,系統祝您好運!

(一如既往的求收藏評論推薦打賞喔!) 第814章以後這裡就是你的新家

距離晚宴開始已經二十分鐘,怎麼易醒醒仍舊沒有過來。

難不成那回更衣室里,將她嚇到,所以準備臨陣逃脫。

權離亭心中閃過一絲惱怒,面對易醒醒,他的耐心降為零,完全不能忍受那個心理醫生占她便宜。

「權叔叔,外面有誰要來?」

「已經整整偷看五遍,哪位姐姐讓你這樣朝思暮想?」

爸爸帶著媽媽品嘗美食,直接將他扔給權叔叔帶著。

但是權叔叔已經發獃五分鐘,一直望著門口發現。

奶包整整喊十遍,想吃芒果布丁,權叔叔都沒聽到。

「什麼朝思暮想,這詞哪裡學的?」

「電視劇里,現在用來形容權叔叔正好。」

剛剛說完,門口進來一個女人,猶如精靈誤降世間,至少權離亭心中就是這樣想的。

整整等待將近三十分鐘,易醒醒終於到來。

穿著深紅色格紋連衣裙,就是那天自己買的那件,非常適合她穿。

「呀,呀!」

「權叔叔!是不是想要把我摔死!」

奶包氣呼呼的說,怎麼感覺權叔叔處處都不對勁,明明抱的好好的,但是突然失去全部力氣。

如果不是奶包緊緊勾著他的脖頸,只怕真的就要掉到下面。

聽到奶包聲音,如夢初醒一般,權離亭連忙抱緊奶包。

奶包終於能夠順著權叔叔目光看去,果然一個漂亮阿姨就在他們面前。

「這位漂亮阿姨,有些眼熟。」

「還能感覺眼熟?」權離亭不敢置信的問,奶包與易醒醒只在剛剛出生時候見過一面,怎麼可能擁有嬰兒時期記憶。

「當然,這位阿姨,長的很像前段時間高姐姐,徐姐姐,納蘭姐姐,馮姐姐,雲姐姐。」

奶包一口氣抱出一串名字,她們通通都是權離亭前女友。

聽到蘋果的話,權離亭忍不住輕笑出聲。

蘋果能夠看得清楚,而他居然直到現在剛剛頓悟。

哪是她像她們,分明就是她們像她而已。

有的眼睛像,有的身材像,有的輪廓像。

但是通通不是她!

易醒醒進入別墅,首先看到的,自然就是權離亭狂妄笑容。

緊接著看到他的懷中抱著男孩。

男孩唇紅齒白,非常漂亮。

難道這是他的兒子?

這個想法一旦冒出,易醒醒心中對於權離亭更加厭惡。

熱力學主宰 這個混蛋,已經有兒子,居然還在外面亂搞!

不過既然來到這裡,易醒醒沒有忘記主要目的。

這場晚宴當中,匯聚錦都不少名門權貴,爸爸公司急需一筆投資。

三千萬元對於普通群眾來說等於巨款,但是對於能夠出席這場派對權貴來說,根本只是牛九一毛。

「權叔叔,你的視線好像膠水一樣,粘在她的身上。」

「如果喜歡,你就直接去吧,不用顧忌我的感受,畢竟爸爸媽媽經常撒狗糧,我是早就習慣。」奶包深嘆口氣說道。

「我在等她主動過來。」

「有隻貓咪,在四年前受過傷害,但是四年過去仍舊沒有聰明。」

「她在天真以為,就憑她的條件,能夠拉到資助。」

權離亭倒上紅酒,直接一口飲下,隨後饒有興趣盯著正在忙的姑娘。

「您好,這是我的名片,易氏集團一九八三年在錦都成立,集團充滿文化底蘊,擁有絕對信譽,近期處於低谷期,所以需要一筆資金迴轉。」

「但是這個困難,對於我們而言只是暫時,很快將能迎來全新面貌,如果您能相信易氏集團,希望——」

易醒醒話沒有說話,已經直接就被打斷。

「希望什麼,希望投資?」

「不要搞笑,易氏集團早在四年前,已經不行。」

「據我所知,易氏集團一直都做旗袍生意,但是現在根本沒有行情。」說完,男人直接甩臉離開。

這是第二個失敗案例。

易醒醒不能氣餒,必須努力!

哪怕拉到一筆投資,都有可能拯救易氏,只有易氏復活,爸爸就能康復!

「看你似乎遇到麻煩,是否需要幫你做點什麼?」

易醒醒身後傳來一道溫和女聲,有些熟悉,充滿溫//暖。

易醒醒轉身看去,這是一張熟悉的臉。

比起四年前更加漂亮,更加光鮮亮麗。

「南初,怎麼你在這裡?」

「當初聽說你在錦都出事,讓我難過很長時間。」

「我們認識?」南初不解的問。

陸司寒陪著盛雲帆說話,南初覺得無聊準備看看奶包,結果正好碰到她,明明初次見面,但是看她似乎非常困難模樣。

所以南初一時同情泛濫,想要過去問問。

權離亭喝完紅酒,發現易醒醒已經和三嫂見面,立刻朝著她們方向走去。

絕對不能讓三嫂壞他好事,如果三嫂略微一撒嬌,三哥插手幫助易氏,他的努力可就全部白費。

「三嫂,奶包覺得無聊,外面有片沙灘,不如你們出去逛逛。」

「至於這位女士,我來安排。」

「既然這樣,好吧。」

「畢竟這是你的地盤,的確應該由你負責。」

南初點頭,抱起奶包朝著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