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好擔心她」

「不用擔心,去看看池子里的錦鯉吧,運氣會好的。有幾天沒喂它們了,等你們回來喂呢!」

「哦」

蘇有欣去取了魚食,餵魚去了。

沒一會兒,幾個孩子都湊過來,跟著她一起開心的餵魚。

林母在旁邊照管著,以防出現意外,沒什麼問題。

宋三喜進廚房,忙碌晚餐去了。

這飯菜,必須弄香咯,弄豐盛咯!

做到一半的時候,蘇有容的車,開進家門了。

車都沒停好,孩子們也激動了。

甜甜叫著媽媽,雙胞胎和林瓏叫著有容媽媽,蘇有欣叫著二姐,紛紛過來了。

蘇有容下車啊,就被孩子們圍住了。

看著可愛的孩子們,一個個朝氣十足,漂亮動人,蘇有容的心裡萬般情緒,感慨無比。 林凡目光專註而認真,其內各種符文跳躍如火!

他居然看見了雷池,時跨了千萬古。

此時就被嵌在夢神光潔的眉間處,本應雷光燦燦的印記最終卻是慢慢變淡了去,宛若一顆硃砂痣,烙印在夢神的眉間,讓本聖潔如謫仙的夢神更添一抹魅惑,美不勝收。

這是在療傷嗎?

又或者是在救命?

林凡不能盡知,但夢神窈窕的身姿染血,戰裙破損嚴重,有絲絲黑氣從哪些猙獰傷痕處溢散而出,像是能夠污濁三千界,可以腐蝕人的神魂等,讓林凡毛骨悚然。

這是世間最歹毒與兇險的毒藥嗎?又或者是毒之一道被認為演化到最巔峰,竟然連神祗都扛不住;只因,此時哪些猙獰傷痕上有濃水淌落腥黃而惡臭。

讓夢神本如羊脂美玉般的肌膚大變,讓其窈窕的身姿變形,臃腫而難堪,若非是那眉間宛若硃砂痣般的印記不時激射出金色的雷霆霧靄鎮殺而下,也許夢神都會化作污血。

「神有敵。」

宇主開口,情緒莫名且複雜,他已經快要到臨神這個層次,將要觸碰到神那個門檻,本以為達到哪一步后,可以縱橫時間長河無敵,橫推宇內域外一切敵,可以打破虛無問永恆,問鼎古今未來至強那一列。

但現在,他覺得自己錯了,很離譜,當然這些事林凡已知,且肯定神亦有強弱。

雷神溫言細語,帶着燦爛的笑,湊在夢神耳邊低語些什麼,像是情人在呢喃,讓本已經半昏厥的夢神雙頰陀紅,只不過林凡等聽不見,像是不可以存在時空的話語,那是神的情話,誰人能聽之?

轟!

大淵暴動,像是要有無上的生靈從其內跨出,徹底葬送雷神等,滅殺在這一世。

雷神雙眸立了起來,他握拳鎮殺而去,打出兩個真形,但卻不是各種幻象,而是真實的自己。

兩道拳印,與雷神無區別,不可一世,直接轟殺向不斷裂開又癒合的大淵壁內去,有狂吼震天而起,讓如瀑布般的大淵都斷流。

砰。

被夢神鎮殺得潰散的大手在顯,只不過沒有那般巨大了,縮小很多億萬倍,黑漆漆,當他出現時,世間一切好像都停止了運轉。

太霸烈與強勢,直至如今,都未曾出現真身,只是一隻手掌橫壓天地間,先是讓夢神差點隕落,此時竟然又一掌將夢神及雷神覆蓋其下,要徹底的磨滅。

「鏗!」

權杖轟鳴,億萬道雷霆從雷神軀骸內沖向天穹抵住那隻大手。

前所未有的大戰爆發,時光成片,空間成灰,三千界像是都要徹底被毀去,但林凡最終卻是只見到那隻大手被雷神徹底斬斷,砸毀了上百萬里的星空,當然,雷神也腳步踉蹌。

林凡看見的最後一幕,是雷神將夢神抱起,一步邁入大淵,之後所有的畫面都消失,眼中只餘下殘缺的天地,宛若重回混沌時,一切都像是不存在了。

「師尊……我們見到了了不得的往事……」

小武話語顫抖,但眼中有滔天的光芒出現,那是嚮往與憧憬,迫切想要到達哪一步。

「夢神用情至深,只為逐雷神蹤跡,最終無意下成就神祗位……」

小諾此時目光幽遠,他像是變了個人,那種目光深邃到讓人發慌,笑了笑,他繼續道:「雷神看似無情,但其實上道是無情卻有請,為了那個女子,逆流歲月,橫渡了一世又一世,最終夢神出現在那戰場中,他確是再也不可見了。」

「小諾、你在說什麼?」林凡追問,他一步跨過去,極為用力的摁住小諾的肩頭,在焦急的喝問,同時眼中有焦慮與惶恐。

那種語氣,那種眼神,根本不是小諾,雖未有任何不俗的氣機流出,但在某一個剎那,林凡分明覺察到,小諾就宛若古今未來之主,簡單的站在哪處,就可以讓一切臣服。

「父親。」

小諾回眸,他眼中的深邃不見,那種讓宇主都顫慄的感覺消失,他疑惑的看向林凡:「父親,怎麼了?」

林凡靜靜的盯着他,隨後內心嘆息與苦笑,搖頭道:「無事。」

小諾皺眉,但沒有在追問什麼。

林凡心沉入深淵中,某些猜想,也許真的為真了。

「親家。」宇主看向林凡,眼中有質問,有疑惑,最終卻是搖搖頭,沉默片刻后,道:「無意闖入這個節點,我們如何走出?」

林凡搖頭:「難以說清是我們無意闖入,還是有人想要將我們帶入那段時空中,既來之則安之。」

眼中,再次出現如夢似幻的場景,一花一木,一草一石,都很獨特都被精心裝點過,林凡等向前而行,只是三步而已,像是時光都剎那流逝幾千年,漸漸的人聲鼎沸,一派繁榮。

酒樓中,到處是豪邁的高歌以及放肆的猜拳,當然人們的交談話語皆是,夢家出現一個了不起的女娃,被譽為星空下第三,且,剛出生時,九星連珠,有一束天光從天穹垂落,鏈接了這顆星球上最高的那座府邸。

「好玄幻。」小公主笑眯眯:「哪裏有人出生時會造成如此異象?左右是人為編撰的神話,只為承托其渲染主人的不凡與正統,見多了。」

「閨女。」宇主皺眉,且道:「別不信,有些人在剛出生的剎那就有聖境修為,也有些人剛出生就吸盡一整顆古星的生機等,當然,那都是久遠之前的事,但需心懷敬畏。」

林凡也凝重點頭,直言這天地間在久遠前有各種了不得的體質,出生時異象紛呈;有些事未必就是假的。

「神山中有記載,極為遙遠了,據說那些所謂的驚世駭俗的體質,其實都是某些大物在輪迴,只不過後來輪迴路斷,所以再也不可能出現那些人,那些事。」宇主笑言,他飲盡杯中酒。

林凡等無所事事,就在這夢幻古星上四處遊逛,見到了疑似夢神的成道地,也瞻仰了夢家為夢神塑造的雕像等等。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熱門吧更新速度最快。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540章偶爾調調情

明楓帶著保鏢過來,一般人當然攔不住他。

楊語彤特意在電梯口那裡等著。

電梯門一開,她就盡職盡責地擋在了明楓的面前。

明楓挑眉,冷冷地看著楊語彤,倒是沒有命人推開她。

這是戰博的秘書,還是若晴和童熙的朋友。

有這一層身份在,他不會也不敢動楊語彤一根手指頭。

「明總,我們戰總說了,如果你是來找我們戰總傾訴或者諮詢問題的,是要收費的,讓你先去銀行取幾百萬現金帶過來,戰總才會見你。」

明家的保鏢們:……

明楓默了默后,扭頭吩咐著身後的保鏢們:「用最快的速度去附近的銀行取一百萬現金過來。」

「是。」

保鏢們得令后,轉身就走。

「明總可以先到貴賓室里等著。」

楊語彤微笑地請著明楓進貴賓室。

明楓兩片薄唇抿得緊緊的,沉默片刻后,他淡淡地嗯了一聲。

算是默許了楊語彤的安排。

楊語彤迎著他進了貴賓室,又給他沏了一壺茶。

「明總喝茶,我先去忙。」

明楓又嗯了一聲。

楊語彤給他倒了一杯茶后就退出了貴賓室。

回到她自己的辦公室,開始繁忙的工作。

她決定去慕氏集團給若晴當秘書,就要把手裡頭的工作完成,再整理一下,交給後面的新人。

不過,她應該是和凌煜交接的。

短期內是很難找得到能讓戰總滿意的秘書,她去了慕氏集團,戰總的秘書就要由凌煜暫時充當,本來,凌煜就是總秘書兼特助。

明楓獨自坐在貴賓室里喝著茶。

楊秘書給他沏的茶是上等的碧螺春,不錯。

來的時候,明楓有點衝動的。

現在冷靜下來,想著來都來了,便不想這樣離開。

就是,死對頭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呀,想跟對方說些話,還要收他的錢。

換個位置想想,如果是戰博有事相求,他肯定也要收費的,不會白白地幫對方幹活。

像他們能坐到當家人這個位置,時間都是很寶貴的,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

戰博只讓他準備個幾百萬現金,對於戰博的身份地位來說,已經是收費廉價。

此刻的戰博也在忙著,不過就算忙,他也抽了個空發信息給愛妻。

告訴若晴,楊秘書決定去慕氏上班。

若晴很開心,回信息問他有空聽電話嗎?

戰博嘴角噙笑,主動打電話過去。

「老公,你每天上午都要開會的,我會不會打擾到你?」

「現在不會,今天上午十點才有會議。」

「那就好。

語彤是自願的嗎?

你沒有逼迫她吧?」

戰博反問她:「在你眼裡,你老公就是那樣不講理,只會逼迫人的嗎?」

若晴趕緊說道:「沒有,在我眼裡,我老公是個幫理不幫親的人,長得又帥,脾氣又好,我對我老公的愛有如滔滔江水,川流不息。」

電話那邊的男人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