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之國,與凱多一起看著電話蟲的大和好奇的對凱多問道。

「確實有,神就是永生的。」

聞言,凱多肯定的說道,說完狠狠的灌了兩口酒。眼中燃燒著熊熊的野心之火。

「世界上怎麼可能有神!唉!等等…..老爹,你是說,這個人是神?」

聞言,大和指著屏幕上正在宣讀國策的王漢驚訝的問道。

「…….」凱多沉默了一會,才凝重的說道:「他確實是個神,最少,他擁有神才有的力量。」

「兒子,他一定在計劃著什麼,很可能是想要製造另一個新的神。」

凱多嚴肅的看著大和,雙手握緊了拳頭。「而這也是我們的機會,和老子一起成為神。」

——————————

「居然想要取消國王和貴族的制度,他這是在向全世界宣戰了。」

世界政府瑪麗喬亞。觀看著轉播的直播,五老星臉上都露出了笑容。隨著新國開國宣布的國策消息散布,最先坐不住的絕對是西海那些王國的國王。

不像之前,誰也不願先對抗王漢,現在西海的國家聯合起來先對抗王漢,甚至是消滅王漢,已經是勢在必行了。否則即使王漢不主動向他們進攻,恐怕他們自己的國家也會變得混亂起來,甚至是被推翻。

否則在新國新政策的對比下,被推翻的就是他們。

至於王漢的政策能不能實現,他們並不懷疑,這可是連伊姆大人都忌憚的人,其能力絕對不可小視。哪怕在他們看來都荒唐的政策,在王漢面前也未必沒有成功的可能。

「這樣一來,只需要稍微引導一下,就西海的國王們就會聯合起來主動去找他的麻煩,阻礙他的發展。」光頭五老星開口說道。

「西海越是混亂,他需要整合西海的時間就越長。」長發五老星說道:「把CP3到CP7都派到西海去。」

「對西海出售新式武器,勢必要讓西海徹地混亂起來。」

「另外,再將西海的海軍全部撤走,沒了海軍,西海的海賊勢必會再次混亂起來。」

「這樣會不會對世界政府的名譽產生影響。」

「取得戰爭的勝利后,王漢會從歷史上抹去,世界政府的名譽能夠恢復,西海也能再拿回來,但是如果我們不能阻止王漢,世界政府就會消失,名譽對我們也就沒用了。」

————————

「現在舉行閱兵儀式。」

另一邊,花之都的閱兵儀式開始了。

「現在駛來的是坦克部隊的代表。」伴隨著臨時客串解說員的古伊娜的介紹聲。

首先出場的就是坦克部隊。一共八十輛坦克從四十米長的主路上駛來,駛過皇宮的大門前,坦克頂艙的艙門打開著,坦克的車長從中站直了身軀,一致的向著王漢這邊敬禮。

厚重的裝甲和長長的炮管,同時給了人安全感和恐懼感。也是引起了一片的喧嘩之聲。

雖然在之前的戰爭中,部分民眾就已經見識過了這種鋼鐵戰車,但是此時還是忍不住不停的驚嘆著,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鋼鐵戰車,更是第一次能夠如此安心的觀看這種鋼鐵戰車而不用擔心有子彈或者炮彈射來。

記者們更是拼了命的照相,恨不得將每一個細節都仔細照下來。

「現在駛來的是裝甲車部隊,優良的防護能力和迅捷的機動能力是士兵們最好的護盾。」

坦克部隊過後,伴隨著古伊娜的解說聲,八十輛裝甲車開始駛過皇宮門口的道路。裝甲車雖然沒有坦克讓人震撼和畏懼,但是也引起了一陣的歡呼聲,記者們更是不會錯過絲毫拍照的機會。

「現在天空中飛過的是空軍部隊,戰機編隊。現在飛過的是飛艇編隊。」

伴隨著古伊娜的解說聲,天空中先是飛過十八架雙翼戰機,隨後又是九艘飛艇。

戰機和飛艇的出現,頓時再次引起了不斷的驚呼聲。飛上天空一直都是人類的夢想,但是除了惡魔果實和馴服巨型飛鳥外,人類目前還沒有任何的辦法可以讓人長時間的飛到天空中。而現在,人類已經辦到了,人類成功藉助工具達到飛天的目的了。人類不僅要征服大海,也要征服天空。

「這種東西將是歷史性的,快拍下來,這次的報紙一定能大賣特賣的。」

記者們瘋狂的對準天空中飛過的雙翼戰機和飛艇按動著照相機的快門。

隨後是整齊的陸軍方陣,這些剛作戰完的士兵還未退去殺氣,陸軍方陣一出,頓時蕭殺的氣息便瀰漫整個廣場,讓廣場上的人都忍不住吞咽起了口水。給人的震懾之感甚至還要超過之前的坦克和裝甲車。 說完這句話,白冰菲就朝前一個箭步,直接一拳向許林的後背打了過去。

在白冰菲的眼中,自己的出手這麼迅速,對方肯定躲不過去。

只可惜的是,她遇到的這個人,可不是正常人。

聽到了背後傳來的拳風聲音,許林下意識的一個側身,將白冰菲的拳頭躲了過去,同時左掌也是順勢探出,將白冰菲的手腕握住,右掌更是朝著前者拍去。

就在這一股瞬間。白冰菲立刻感覺到有一股冰冷的寒意籠罩自己的身體,彷彿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隻殘忍的猛獸。

同一時間,許林也是看到了白冰菲眼中的驚恐之色。這才想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並不是自己的敵人。

只是這個時候想要收手已經來不及了,所以那時快,許林的右手連忙變招,順勢把白冰菲摟住,同時又是一個原地轉圈,將白冰菲摟入懷裡。

白冰菲的俏臉通紅,怒聲罵道:「王八蛋,居然敢占老娘便宜!」

說完。白冰菲就直接抬起手,一巴掌朝著他的臉頰扇了過去。

看到白冰菲的手掌閃過來,許林的腦袋立刻朝下一低,同時脖子微微動了一下,便是借力化力,然後白冰菲的手臂就直接朝著他的後頸繞了過去,那個模樣看起來就像是把他摟住了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四合院的大門口就傳來了一聲驚呼:「小林,菲菲,。你們這麼快就好上了?」

此時此刻,白冰菲正半躺在許林的懷裡,而許林將她摟住,至於白冰菲那隻雪白如藕的手臂,正環繞著許林的頸脖,兩人的動作看起來的確是很像是有著不尋常的關係。

聽到門口響起的聲音,白冰菲「嗖」的一聲連忙將環繞在許林頸后的手臂給縮了回來,同時將許林推開,連連向後倒退幾步,怒眼瞪著許林,說道:「你這個劫匪,流氓,王八蛋,跟我保持距離,不然的話。你就等死吧!」

許林聞言,臉上露出了一抹慵懶的笑容,聳了聳肩膀,抬起了剛剛摸了白冰菲的右手,出聲說道:「那啥,真的是挺不好意思的,我並不是故意要這樣做的,純屬失誤,失誤。」

只不過,他的話,白冰菲哪裡會相信?不過她也沒有吭聲,而是上下打量著許林看著很是瘦弱的身材。秀眉皺起,暗暗想道:「奇怪,為什麼剛剛在他轉身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感覺,難道是我的錯覺嗎?」

就在這個時候,白冰菲抬起頭望去,就看到了四合院的門口那裡站著一名穿著旗袍的女人。

這個旗袍女人長得很美,五官十分的精緻,就像是畫卷里雕琢過的一般,那皮膚白裡透紅,沒有絲毫的瑕疵,一雙丹鳳眼裡。似乎有著說不盡的故事一樣,一頭民國時期流行的短髮,給她身上那一股復古韻味又是平白增添了不少。

至於她的身材,在旗袍的包裹下,勾勒出了黃金比例的曲線,儘管她的三圍並不是突出,但是融合在一起,卻是那麼的完美無瑕。讓人都不敢去褻瀆。

看到她的出現,許林的眼睛頓時一亮,歡喜地叫了起來:「陳晨姐,終於見到你了!」

說完這句話,許林就跑到了陳晨的面前,在白冰菲的驚訝目光中,許林給陳晨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下意識的就朝著她的額頭親去。

只不過,就在即將碰觸到的時候,一隻白皙的玉手卻是擋住了許林的嘴唇,陳晨的目光里充滿了憐愛之色,輕笑著說道:「你啊你。都二十幾歲的人了,怎麼還跟小時候一個樣子?」

「嘿嘿,這麼多年都沒有見到你,所以一時之間沒有忍不住嘛!」許林笑嘻嘻地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出聲說道,那個模樣簡直就像是天真的小孩子似的,這一幕要是讓他的敵人看到了,肯定得目瞪口呆。這堂堂南王居然也有小孩子的一面?

這完全是在顛覆世界觀!

當然了,也只有在陳晨的面前,許林才能夠露出這般神態。

畢竟,對於他而言,陳晨可是相當於是自己的姐姐,兩人在許林沒有去當兵的時候,感情可是非常深厚著呢!

「嘿嘿,還是陳晨姐最漂亮了,這些年我也見過不少穿旗袍的女人,但是就沒有一個能夠比你更有氣質的。」許林的目光在陳晨的身上上下打量,微笑著讚歎道。

「真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是越來越沒個正經的了,」陳晨白了他一眼,輕輕敲了一下他的額頭,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站在一旁的陳晨再也忍受不了了,直接出聲打斷道。

「等一下,陳晨姐,你能不能夠先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個回事啊?為什麼我們家裡會突然出現一個男人?」

「是啊,陳晨姐,我也很想要知道啊,為什麼我的房子里會出現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我剛剛在洗澡的時候,她突然闖進來偷看我不說。居然還說要給我按摩,天啊,你可能她身上還穿著武衛服,我怕她其實是一個女流氓吧?」

「你說誰是女流氓?你信不信我抽你?」白冰菲怒視著許林,咬著牙怒罵道,她也看得出來,許林能夠與陳晨認識,想來也不是私闖民宅了。

在陳晨的印象里,白冰菲的身手是很不錯的,所以她很擔心白冰菲傷害到許林,連忙站到許林的身前,同時出聲勸說道:「那什麼,菲菲,你誤會了,我給你介紹一下,他的名字叫許林,是收養我的那位好心老人家的學生,而這間老宅正是他給小林的資產,所以,從現在開始,他就是你的房東了。」

「房,房東!?」

聽到陳晨的話,白冰菲目瞪口呆,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她還以為許林是陳晨什麼遠方親戚之類的,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座老宅的主人,自己的房東。

。巫峰和小西在廟門口站著,看著雪蘭和海棠被麻繩牽著,從霧的另一邊走過來。

「還是沒有走出去啊……」

巫峰這樣說著,卻並沒有多麼遺憾,畢竟他們已經試過很多次了,加上一個海棠,事情不會有什麼變化。

雪蘭似沉思著走到了廟門口,將綁在手腕上的麻繩取下。

「不,我可能知

《綻靈記》第081章.神通 「誰知道呢!」

李宏心裏想的是,鄉下日子肯定不比城裏舒坦,但是只要肯幹活那至少只能吃得飽飯的,只是這些知青嬌氣,太重的活也幹不了。

不能幹重活還想吃飽飯,那不扯淡嗎?李宏心裏嘀咕,可也怕他們七隊的知青也跑去公社鬧,到時候受罪的還不是他們這些大隊幹部?

看來,給知青安排的工作,還得再規劃規劃。

李宏心裏想着事兒,也不跟八隊生產隊長嘮了,扛着鐵鍬火急火燎的往家趕,準備找他們隊里的大隊長合計合計。

李宏火急火燎趕到大隊里,背心都汗濕了,手裏鐵鍬都還沒來得及放下,大隊長手裏拿着一摞紙從屋裏出來,「正打算找你你就來了。」

「大隊長,我聽隔壁八隊的說……」

「別的先一會兒說,我先跟你說點別的。」

李宏剛開口就被大隊長打斷,大隊長先是給他遞了水,隨後從剛才那堆紙里挑挑揀揀挑出一個信封,「這是京市那邊來的文書,你先看看。」

李宏趕緊放下搪瓷缸子拆開信,那信打開越往下看,他心裏頭就越涼,臉色也越差。

大隊長看了他臉色,幽幽說道:「前幾天魏知青的事兒我也聽說了點,現在上頭有文書下來,點了名的要關照一二,老三吶,建黨那小子你可得給我看緊了,關不關照先不說,人家來了這兒可不能出事。」

這是提點,也是敲打。

李宏臉色發白,半天沒說出話。

他兒子看中魏知青,前幾天還把人給嚇壞了。新來的知青們雖然幹活不行,但人家有文化,就憑這一點,沒有哪家是不喜歡的。

可李宏這人務實,知道人家知青不可能看中他們這樣的人家,可家裏兒子和婆娘不這麼想。

兒子相中魏知青,那是同齡人王八看綠豆沒辦法的事兒,可他婆娘這段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也時常在他耳邊念叨,說他們家是大隊幹部,家境也不差,兒子看中知青想娶回來也不是不可以。

總之娘倆就跟通了氣一樣,跟他墨跡這事兒。

李宏原本只當沒聽見,現在看了這文書,又聽大隊長說的話,整個人都不好了。

文書上蓋的軍戳,點名「請」他們多關照一下魏知青,這說明什麼?

能下文書的肯定是有軍銜在身,這個魏知青家庭背景不簡單。

自古以來民怕跟兵斗,這樣的人不是他們能得罪的。

李宏擦了一把冷汗,臉色泛苦,「這,這我知道了,回去我肯定把那小子栓嚴實了。」

大隊長滿意點頭,拍拍李宏肩頭,道:「你來找我什麼事兒?」

李宏只好把從剛才聽來的事兒說了一遍,兩人頭抵頭在堂屋探討起來。

九月份,知青們下鄉已經近四個月,或許是因為剛來時正趕上農忙雙搶,所以每個人乾的活都不算輕省,以至於最近半個月來盛產隊長和大隊長統一意見,一律關照知青,刻意給調換了輕省的活兒后,大家都沒有起疑心。

還以為是雙搶過去的原因。

這一季紅薯成熟,魏嵐和林清被分到後山包上收紅薯。

。 幾乎是噗通入水的聲音傳來的同時,丁小魚的聲音就又從窗下響起,「賀姐姐,你也忒狠心了!」

素郎擰了眉頭就要去窗邊,賀萊伸手制止了他,「他小孩子脾氣,不必多理會。」

素郎怔了怔,很快壓下心中的古怪情緒低頭應了下來。

賀娘子竟說那丁公子是小孩子。

丁公子看著也得有十五六了吧?

窗外丁小魚還在說話,賀萊沒有再理會,她揉了揉額頭,轉頭叮囑素郎,「我要歇息一會兒,麻煩你守門。」

「是。」

素郎低頭應道,察覺賀萊的腳步聲遠去又停下,後來沒了動靜,他才抬了頭。

這還是他頭次離這位賀娘子這麼近地「服侍」。

素郎心中本有些緊張,可外邊還聒噪著,他看了一眼床上放下的帳子,輕手輕腳去了窗邊。

丁小魚還浮在水中,瞥見窗邊人影先是一喜,但看清是素郎后他便撇了嘴。

素郎也沒給他開口的機會便立時關了窗戶。

丁小魚哎哎了兩聲,不高興地捶了下水,轉頭正好瞧見守在門邊的弈棋幾個目瞪口呆盯著他。

他立刻瞪眼:「看什麼看!再看小爺拿你們餵魚!」

弈棋她們幾個可不想招惹丁小魚,忙不迭擋臉轉過目光。

然而,丁小魚又叫道:「你們給我過來!小爺有話問你們!」

弈棋幾個對視一眼正頭疼,萬幸弄畫帶著丁白條回來了。

「丁小魚!」

丁白條氣得還在橋那邊就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