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陸思誠的聲音,

沈序畢恭畢敬站在了他面前。

陸思誠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沈序。

「等會兒我帶你去江城大學一趟,看看咱們的公司地址。」

「到時候,你直接用裏面的錢去裝修就可以。」

「風格什麼的我會告訴你。」

「有什麼問題的話隨時電話聯繫,公司就交給你了。」

沈序聽到陸思誠的話,點了點頭。

這是陸思誠給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任務,

自己一定會好好完成的! 「爸……」

「你還有臉叫我爸!你爺爺讓你滾回去,禁足一年!」男人吼道。

馮兆輝的臉白的嚇人,額頭鬢角滿是汗水。

「叔……」吳子雄也被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原本只是想調戲一下天河楚家的一個上門女婿,卻惹來這麼大的麻煩。

想幫着打個圓場,可話剛說出口,就被馮兆輝的父親打斷。

「吳子雄,這棟別墅原本賣給誰都是賣,能給你吳家是最好。但昨天我和你父親談的時候,你們吳家只肯出價兩千萬!」

「呃……」

「咱們兩家世代交好,我馮家遇到了大事,急需錢周轉。你們不幫把手就算了,我沒任何理由說三道四。可有人出三千萬買別墅,你們竟然從中作梗?」

吳子雄低下頭。

馮兆輝的父親越說越氣,從車上抄起一根高爾夫球杆,劈頭蓋臉的砸下去。

「馮先生,你教訓兒子我不應該管。」葉凡坐在地上,淡淡說道,「但這以後是我家的地方,染了血不好。」

馮兆輝的父親馬上停手,滿臉堆笑,彎著腰來到葉凡身邊。

「您就是葉先生吧,犬子無德,是我教育的不夠,給葉先生您添麻煩了。」

吳子雄、馮兆輝、秦連城三人看傻了眼。

天河市一個二流世家的上門女婿,竟然讓省城馮家的人低頭認錯,還口口聲聲稱呼葉先生!

為什麼會是這樣!

「的確教育的不夠,回去慢慢教育。」葉凡道,「這棟別墅的事情怎麼說?」

「都是犬子胡鬧。」

「馮先生你避重就輕啊,這哪裏是胡鬧,分明是串通外人動搖你馮家世代根基。」葉凡笑了笑,陽光下,他的笑容簡單幹凈。

馮兆輝的父親怔了一下。

「都是我管教無方,請葉先生見諒。」他輕聲說道,「您要是準備買別墅,我代表馮家,現在就可以簽合同、付款。」

「和李經理談吧。」葉凡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道,「我今天就能入住?」

「葉先生,可以!」

「那好,焉知,你幫我聯繫人打掃一下房間,沒別的特殊要求。」葉凡清淡說道,轉身就走,一刻都不停。

馮兆輝的父親怔了一下,連忙小步追上去,滿臉賠笑。

「葉先生,銀行那面……」

「既然是誤會,那就算了,我打個電話說明一下。」葉凡掃了一眼馮兆輝,「但是他……」

「葉先生放心,這個小畜生回去就禁足一年,然後我把他送去國外,以後肯定不會惹您厭煩。」

葉凡點了點頭,背着手走出別墅。

「還特么不上車!」馮兆輝的父親撿起高爾夫球杆,指著馮兆輝斥道。

「叔,這棟別墅是我們家買了準備給李家的小公主當行宮用的。」吳子雄笑嘻嘻的說道。

「滾蛋!」馮兆輝的父親罵道,「別拿李家壓我,我不吃這套!」

「要是李家的小公主知道,怕是不好。」

「你是在威脅我?」馮兆輝的父親斜睨吳子雄。

「叔,我哪敢,就是覺得不好。」

「你們吳家不肯出錢為李家的小公主置辦行宮,說出去你猜李家會記恨吳家還是會恨我馮家?」

說完,馮兆輝的父親冷哼一聲。

吳子雄這個蠢貨才意識到事情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在這些老狐狸的面前,自己這點道行根本不夠看。

幾人上車,邁巴赫跟在保時捷的後面,馮兆輝的父親一臉陰沉。

「爸,怎麼回事?」

「你還有臉問,你差點給咱們家惹了大禍!」馮兆輝的父親冷冷說道。

「他就是天河一個二等家族的人,還是個上門女婿……」馮兆輝想要分辯解釋。

但話沒說完,就被打斷。

「你特么每天就知道跟着那幾家的少爺們吃喝玩樂,一點腦子都不長。光是吃喝玩樂就算了,竟然還敢拿家族事務當玩笑。」

「我……」

「你什麼你,你知道這次家裏有多危險么!」

「香江周家?周氏地產的手沒那麼長吧。」

「狗屁的周家,是世界銀行家協會。」

「呃……那是什麼?」

「兩百年前,是歐洲第一批銀行家定期聚在一起舉辦舞會,後來就形成了一個聚會性質的組織。」馮兆輝的父親冷冷講述。

「……」

「你說的那個沒用的二流家族的上門女婿,有這個協會的會員卡!」

說到這裏,馮兆輝的父親眼睛都紅了。

不是生氣,而是羨慕、嫉妒,甚至還帶着一絲恨意。

「這個協會已經幾十年沒有新會員了,哪怕是歐洲那些古老的家族都算上,這個協會裏也只有不到一百名會員!」

「我去……」

「而那個上門女婿,就是其中之一!」

「爸,不是說幾十年沒有新會員了么?」馮兆輝小心問道。

「繼承,他肯定是繼承了家族的會員。他哪是什麼上門女婿,人家是一條卧龍,還是有着悠久傳承的卧龍!」

「……」馮兆輝徹底傻了眼,「我一會和吳子雄說,以後別惹這個上門女婿。都是天河秦家那群傻子,竟然要戲弄葉先生。」

「你是不是傻。」馮兆輝的父親冷聲說道,「這件事情要嚴格保密,說就咱們家缺錢周轉,不得已才低頭。」

「啊?為什麼?」馮兆輝怔住,缺錢這種話他不好意思說出口,沒面子。

「這是一塊大石頭,讓其他家碰的頭破血流。」

上一代的陰冷算計馮兆輝想了很久才想明白,但想着想着,他渾身冷的厲害。

一句話就能斷了自家和銀行的聯繫,這得多大能量?!

而這種人怎麼會出現在天河市!

「爸,我能不能不禁足?」馮兆輝小心問道。

「這是你爺爺說的,原本說是讓你禁足三年,後來你大伯求情,才改成禁足一年。」

「……」

「你知道你帶給家裏多大損失么!」

「我……」

「依照你大伯的意思,別墅要送給葉先生。」

「我去……」

「但你爺爺說不行,倒不是我們馮家缺這三千萬的現金,而是那麼做的話太明顯,怕葉先生不高興。」馮兆輝的父親淡淡說道。

竟然會怕那個上門女婿不高興?!

馮兆輝聽到自己三觀破碎的聲音。

。 「我去,伊牛有牌面啊,竟然請到了方武水、何娜和唐穎。」

「這組合是要去屠神嗎?」

「方武水的歌、何娜的唱和唐穎的美,這首《是你的酸奶》簡直無敵。」

「一個廣告而已,要不要這麼大陣仗?」

「歌聽了,MV看了,歌美人美,酸奶肯定也很味美!」

「歌已買,酸奶已預訂!」

……

網友們驚呆了。

酸奶而已,找方武水、何娜、唐穎三個人其中一個都不得了,現在直接來了三個,伊牛可是下了血本。

可是。

伊牛和蒙利的華國第一奶之爭,已經休戰好長時間了,伊牛完全沒必要花這麼多錢。

難道,又一輪戰爭開始了?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