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落櫻呆愣的看著狄竟.「但是我們在去迷霧森林之前還有在森林裡的時候都有搜索到鄭珠子的位置呀~」

「我聽莫青說過.他是靠著記住江夏王的波段.一路向著波段的這個方向走.才找到了江夏王.雖然他不願意透露是怎麼準確得知江夏王波段頻率的.但那時的手環信號似乎很有指向性.還很方便查看.可是現在…手環搜索波段這個功能.似乎在漸漸退化.很多時候都無法啟動.好不容易成功啟動了.搜索的範圍卻越來越小.看來是出了什麼大故障.現在除非鄭珠子和我們在同一個小島.不然我們能搜到的可能性就基本為0了.」

「功能退化.」戚落櫻似懂非懂的戳著自己臉頰.

「是啊.恐怕和鄭博士最後拚死按下的按鈕有關係吧.只是影響是慢慢產生的.這才過去沒多少天.搜索波段的功能就退化的速度太快了.如果照這樣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我們就不能再靠波段來尋找鄭珠子了.即使還能殘存一些信號.恐怕也無法遠距離搜索到鄭珠子了.」

「那….那要是真的完全不能用了.我們該怎麼找呀.」

狄竟搖搖頭.「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能肯定功能一定會消失.但如果追蹤波段功能一旦消失.我們也無法通過波段來彼此定位了.雖然我們想要彼此定位也是件很複雜的事……所以.我們現在必須要抓緊時間.想辦法弄到可以彼此聯絡的工具.」

戚落櫻明顯已經跟不上狄竟的思路了.只是看狄竟好像說完了就呆愣的點點頭.

先一步回到旅店的狄竟和戚落櫻等了好久都不見江夏王和莫青回來.狄竟有點擔心焦急.那邊是中心區域.人多也雜.難道他們遇到別的小隊.還是直接觸發了劇情.

「隊長.不如我們也去那邊看看吧….」戚落櫻看狄竟坐立難安的樣子.提議道.

「好.我也是這個意思.」

於是狄竟和戚落櫻向著江夏王和莫青前往的方向走去.

……

且說江夏王和烏鴉在經歷了一段排隊時間后.終於被叫到號填好的參賽表格進入了場地.


撩開帘子.進入到場內的江夏王和烏鴉.瞬間被眼前的陣勢驚到了.從外面看來.不過200來平米的建築.進來之後竟然十分霍亮.足足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場地.四周坐滿了人.搖旗吶喊的.買定離手的.熱鬧非凡.

場地正中間的兩側立著兩個led屏幕.為觀眾直播比賽進行情況.正中間一個架高10米左右的大檯子一側是巨型靶子.靶心圈著紅紅的顏色.距靶子130米開外的地方.架著一個白色的柵欄.似乎是投擲的起點.

「我天.這麼大的靶子.」

「我去.這麼遠的距離.」

江夏王和烏鴉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異口同聲的感慨.

「222號和221號.」穿著白色侍者衣服的一個男人手裡拿著個喇叭走過來.確定了江夏王和烏鴉的序號后.帶著他倆往排隊等待的方向走.

江夏王人來瘋.看到四周都在歡呼.他也跟著咋呼起來.

現在可以看到.之前被叫進來的選手已經在做活動準備.他們每10個人為一組.分別由不同的引領者按順序帶到台下.然後在逐個上台.江夏王身後排著10個人.他們正巧走過江夏王身邊.都來到台下等待.上面放開門欄.放了一個男人上檯子.江夏王和烏鴉也被編排在一組.站在了後面等著上場.

只見這個男人活動了一下胳膊.拿起飛鏢.瞄了瞄扔出去.但十分可惜.扔出的飛鏢才飛了10米不到.就掉下來摔在地上.


男人搖了搖頭.似乎有些惱怒這該死的距離.


一人十鏢.他又拿起一個.牟足了力量扔.根本不再注意準頭.可惜飛鏢仍沒有接觸到100米開外的靶子.男人撇撇嘴.放棄繼續投擲.從另一側下來.觀眾席上響起此起彼伏的奚落聲.

江夏王注意到.那個男人右手腕上閃爍著的淡藍色手環.看來很有可能就是不久前在街上和莫青見過的那群人里的一個.不過真弱.連靶子都碰不到.噗哈哈哈哈….江夏王在心底笑道.

正笑著.突然被一陣排山倒海的歡呼聲給拉回了思緒.

只見觀眾席整個沸騰了.許多人站起來歡呼.巨大的聲浪震得江夏王有些緩不過神.烏鴉在這時激動地拽住自己.

「江兄..你看那啊..」烏鴉指著現在站在台上巨大的靶子. 江夏王順著烏鴉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高台另一端的巨型靶子的紅色中心處.赫然扎著三枚飛鏢.

江夏王又向檯子的另一邊看去.只見一個身穿標準黑色制服的男人.他身形高大勻稱.痞里痞氣的一手插兜站著.深灰色的頭髮從江夏王這側看來完全遮住了他的半張臉.聽到大家的歡呼聲.他伸著另一隻手.從四面觀眾打招呼.轉到江夏王這個方向的時候.江夏王才看到他的臉..被一張黑色面罩遮著.只露出一雙不大的死魚眼.

「我去…卡卡東啊..」江夏王驚呼.

「你認識..」烏鴉挑挑眉.舔舔自己的香腸嘴.

「卡卡東你都不知道.20世紀時很火的動漫.《水影忍者》里的人氣角色啊.」江夏王難以置信烏鴉不知道卡卡東是誰.

烏鴉卻絲毫不關注.只是指著那個男人說.「他剛剛毫不費力的扔出了第三個10環.」

正說著.台上的男人拿起另一個飛鏢.似乎沒用多大勁.飛鏢以看不清的速度飛出.幾乎是瞬間就插在10環靶心上.觀眾再次沸騰.

「瓦哦.厲害啊.」江夏王閃著星星眼.「他好像都沒瞄準….」

就這樣.男人連續扔了8個飛鏢.全部正中靶心后.買他成為冠軍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可他卻仍一副淡定的模樣.

突然.他抬起一直插兜的手.看了一眼.手腕.江夏王敏銳的一眼就看到他袖口露出來的深綠色手環.不覺眸子緊了一下.

「……..美奈子……….」台上的男人看了眼手環上的時間.眨眨死魚眼.轉身就走.

所有人都被他弄得二張摸不著後腦勺.男人一躍跳下比賽高台.一個侍者反應過來.剛想拉住他.只見他反手甩出手裡剩餘的兩枚飛鏢.飛鏢直接擦著侍者兩側耳邊飛過.嚇得他呆在原地.

男人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一臉無所謂的向外走去.

「…」江夏王突然想起了什麼.就想追上去.烏鴉及時拉住了他.

「江兄.你要幹什麼去.」


「我得問問他是不是葉紫哥哥啊.」江夏王想擺脫烏鴉拉著自己的手.烏鴉卻緊了緊力道.

「什麼跟什麼啊.這馬上就到你了.你還想去哪玩啊.」

「哎呀.不是.我以前一個隊友的哥哥.說是栗色頭髮.槍法准.我看剛剛那男的.很有準頭.我得問問去啊..」

烏鴉一頭黑線.「睜大你眼睛好好看看.他那哪是栗色頭髮.明明是深灰色.而且還帶著面罩.能夠來參加這種比賽的人不說都得有兩下子.怎麼也得有點準頭兒.你還挨個問啊.」

江夏王想了想.也對.確實和葉紫說的一點都不一樣.可能又是自己多心了.

正想著.就到自己了.江夏王直接竄上檯子. 重生七五:王牌嬌妻有靈泉 .一副必勝的樣子.

「江兄.加油..」烏鴉也在下面沖江夏王喊.

江夏王拿起飛鏢.比劃了兩下.這個距離確實有點遠.不過….

江夏王勾起一抹壞笑.想當初再sll戰隊的時候.自己就喜歡玩飛鏢.可無奈隊里有個主力是遠程.自己總也沒贏過他.現在這麼大一個靶.比的哪是準頭啊.明明是力氣啊.噗哈哈哈哈…我江夏王贏定了.

嗖~

江夏王狠狠拋出自己手裡的飛鏢.飛鏢以極快的速度飛出.深深扎在靶子上.

「9環.」

「yes…」江夏王激動的跟觀眾們互動.

「看我江夏王的厲害..」說著.江夏王又甩出幾枚飛鏢.3個9環.2個10環.成績非常不錯.

冠軍是我的嘍~噗哈哈哈哈~~

在歡呼聲中.江夏王最後以4個10環.6個9環.一共94環為最後成績.遙遙領先當時的第二名.在觀眾的歡呼聲中.江夏王走下檯子.在台下看著接下來烏鴉的表現.

烏鴉更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看上去雖然樸實憨厚.但小眼裡閃爍著勝利的光芒.

他毫不猶豫的拿起一枚飛鏢.也沒有瞄準.狠狠的甩向前方靶子.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看著他的飛鏢.等待他的成績.可時間過去1秒.2秒.3秒.整個大廳出現前所未有的安靜.

因為飛鏢.憑空消失了.

沒有扎在靶子上.也沒有因力道不足而半途掉落.只是不翼而飛了.

「噗哈哈哈哈哈~」江夏王捂著肚子笑道.「烏兄.你該不會是三不沾吧.噗哈哈哈哈~~」

烏鴉眉頭一皺.「不可能.」

這時.裁判突然發聲.

「10…..10環….但是…..此環數作廢.不能計為成績.」

觀眾席一片嘩然.鏡頭被放大.所有人看著led屏幕.這才發現.10環靶心的位置.有一個小小的空洞.原來.烏鴉力道太大.飛鏢直接穿透靶子而過.甚至沒有帶動靶子發生顫動.

「可惡.一熱鬧我就…」烏鴉有些自責的撓撓頭.「竟然沒控制好力度.真是的.」

「我天.烏兄.你好大力氣啊.」江夏王有些吃驚的看著烏鴉.

平復了下情緒.烏鴉再次拿起兩個飛鏢.這回控制好力度.一個扎在9環.一個扎在10環上.觀眾席再次開始了歡呼.烏鴉也彷彿找到了感覺.越戰越勇.接下來的幾環.取得了6個10環.3個9環的好成績.

可惜因為第一鏢不能計入成績.所以只獲得了87分.與江夏王仍有一段距離.

「可惡啊.」下來之後的烏鴉十分自責.

江夏王卻樂開了花.「噗哈哈哈哈.烏兄.願賭服輸啊.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的啊.你輸了.你現在是我們冰淇淋小隊的人了.噗哈哈哈哈~」

烏鴉撇撇嘴.一副不情願的模樣.「明明我10環比你多.哎….」

「說真的.烏兄..難道你是葉紫哥哥…..」江夏王彷彿靈光一閃.「你看你頭髮.深棕.好像和栗色沒多少差別.長大了頭髮顏色多少也會有點變化.而且為人正義.對人和善.扔的很准.我剛剛要去問卡卡東是不是葉紫哥哥你也給我攔下.難道..你真的是葉紫哥哥….你讓我好找啊..」

烏鴉一臉黑線.但眼神中似乎有些閃躲.「什麼跟什麼.我可沒有什麼妹妹.本大俠獨身行走江湖.江兄你認錯人了.」

「啊.我又認錯了么….」江夏王撓撓頭.

兩人有說有笑的從場地走出來透透氣.出來后.街還是那個不大的街.裡面的喧囂聲也被完全隔絕.

正感慨這地方的神奇時.江夏王發現了遠處四處張望的狄竟和戚落櫻走.

「咦.隊長.小七.你們咋來了.噗哈哈哈.我跟你們說.我剛剛贏了烏鴉.他現在是我們的人了.噗哈哈哈哈~~」

「那很好啊.不過待會兒再說這個.」狄竟十分嚴肅.沒聽完江夏王給他講述自己剛剛的英勇表現.就打斷了他.

「你別急的隊長.」江夏王拍拍胸脯.「雖然現在還沒比完.但巨額獎金一定是我江夏王的.咱們再也不用發愁吃住了.噗哈哈哈哈~」

狄竟這才看到那張飛鏢大賽的宣傳海報..第一名獎勵5000幣.外加去島上魔法城堡享受豪華晚餐.

「烏鴉你能加入我們真是太好了.不過.莫青在哪.你們沒和他在一起嗎.」狄竟嚴肅的看著江夏王和烏鴉.

「啊.小唐.小唐很早就回去了啊.我這都比賽半天了.」江夏王眨巴眨巴眼.

「莫青沒有回去啊…」戚落櫻擔憂的皺起眉.「我們在住的地方等了半天.看你們沒有回來.就來找你們了….」

「沒錯.一路走來.也沒看到莫青的身影啊.」狄竟也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眸子又緊了起來.

「莫青能去哪裡啊.他….他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吧….」戚落櫻說著說著.眼眶微紅.

「一個大老爺們的.能遇到什麼危險.」烏鴉皺著眉說.

「烏兄.你有所不知啊.」江夏王也緊張起來.「小唐他雖然腦子好使.但唯一的死穴就是路痴.以前他都八卦鏡不離手.可這次進入遊戲.八卦鏡被寄存在外面了…」

「那你還讓他自己走.」狄竟焦急的抬起手環.調整到了追蹤波段.居然有微弱的信號.「追蹤波段有信號.但是我們這裡除了莫青沒有人會使用這個波段來尋找隊友.怎麼辦才好….剛剛就說要想辦法弄到能彼此聯繫的道具.結果就有人走丟了….」

「哎.那莫青能不能在通過這個信號來找到我們呢.」戚落櫻眨眨眼認真的問道.

狄竟搖搖頭.「如果可以的話.那麼莫青應該早就能和我們之中的人碰面了.我問過他.但是他不肯透露到底是怎麼進行追蹤的.」

「這座島白天雖然很和平安靜.但夜晚一旦降臨.就會變得十分不穩定.」烏鴉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陽.「如果天黑了還在外面瞎逛的話.莫青那小身板兒恐怕真是凶多吉少.」 「那我們快去找小唐吧.」江夏王十分焦急.什麼飛鏢大賽的.瞬間拋在腦後.

「現在白天的時間已經6個小時過去了.」狄竟看了眼時間.「黑夜隨時可能降臨.如果來不及回到旅店.我們聚在一起至少安全些.所以我們還是不要分散了.大家一起找吧.」

眾人點點頭.開始沿著街道仔細找尋莫青的身影.

……

莫青一直按照銅鏡玻璃珠引導的方向走.身邊的景色換了又換.可就是看不到小旅館.天色漸漸暗去.太陽就快就要落下.莫青仰頭看了看眼前的城堡.臉都黑了.


「什麼鬼東西.」莫青嫌棄的撇飛手裡銅鏡.本來八卦鏡是可以在法術操作下引路的.可這面長得很像八卦鏡的銅鏡.卻把莫青引到了更加陌生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