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仃不落曼珠沙,不落凡塵外塵仙。

一簾幽夢事未平,半生浮萍半世情。

浮生未歇何來過?

十世輪迴任縱橫!」

夢天的聲音雖然很輕,但卻是一絲不漏的停在了那女子的二種。

舞落,迴轉。

那女子在轉身的一剎那,夢天頓時驚呆了。因為女子的面容,妖艷無比,宛若天仙。尤其是那滴塵不染、不落凡俗的清冷氣質,更是令人妙嘆。

「恭喜你,來到了這裡。而在這裡,你沒有任何挑戰。你的條找,在前面二十九層,便是已經完成了。你可以從我這裡,直接進入第五世一層,不過,有件事,我確實要告訴你。」

「請講……」

那絕色女子輕輕點了點頭,然後緩緩仰頭看天。

「在上面的四十九層之中,你不會遇到太多的阻礙。因為,上面的四十九層,同在一層。」

「同在一層?」

夢天眉頭微皺,顯然是在揣摩這句話的意思。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只是提醒你,如若不行的話,儘早推出,或許還能保住性命。不過,若是你再執意往上的話,會發生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夢天雙眼一凝,隱隱間,他總是感覺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但是,這種預感又是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靈的人難以捉摸、「呵呵……那就多謝姑娘的提醒了……不過,還是請把通道打開吧……」

那個女子看著夢天,然後幽幽一嘆。

「荒蕪之塔前五十層通關,獎勵:修為提升一階。」

「額……」


還為待夢天反應過來,他的渾身卻是一震,然後夢天卻是無比鬱悶的發現,自己竟然突破到了慟天境圓滿,只差一步,便是可以踏入化虛之境了。而他對於玄皇皇祗的掌控,優勢提升了一個層次,隱隱間,竟是有著一絲皇者之氣在若有若無的散發出來,這是根本無法控制的。

然而此刻,荒蕪之塔塔靈的聲音有時想了起來。

「荒蕪之塔第五十一層至第九十九層開啟,挑戰繼續!」


「啥?」

夢天一愣,然後渾身一顫,難不成又是像挑戰傀儡那般,一層接一層的挑戰?想到這裡,蒙恬渾身的汗毛都是根根樹立了起來,這種感覺,非常不舒服。

不過,在夢天的身體完全被白色的光芒所包裹的那一剎那,她分明便是看到了那個紅衣女子眼中的無奈。似乎,她很不願意讓自己上去死的。但是,這上面,究竟有什麼?

夢天非常的奇怪,不過,他確實想到了一個可能,然後渾身都是激靈靈得打了一個冷顫,這,不可能吧?

………

這裡,是一片荒蕪的天地。

大地之上,一道道的裂痕龜裂而開,大地之上每一條龜裂的裂痕都是有著手臂粗壯,一直延伸到這片大地的編輯。而且這裡的整片天空之上,都是呈現一種枯黃之色。

而且這片大地之上,雖然偶爾有一些樹木處理,但卻全部都是枯萎的死樹。而且就連地上的小草,也是呈現一種不健康的枯黃之色,令人以看看去,便是有著沉悶質感。

而夢天的心中,也是有些暗暗腹誹,這要怎麼通關?不會是在這裡種上草吧?與其那樣,還不如讓自己去死呢。

這樣想著,夢天便是靜靜等待著荒蕪之塔塔靈的聲音。

果然,荒蕪之塔塔靈的聲音旋即便是響了起來。

「既然你來到了這裡,那麼我自然要為你說明一下。」

「嗯?」

夢天眉頭一挑,心中的不安感覺,也是越來越強。

「這裡,你既可以說是一層,也可以說是四十九層。因為這片空間,包含了荒蕪之塔五十一層往上的所有層數,所以你現在所處的位置,既可以說是第五是一層,也可以說是第九十九層。」


「什麼?」

夢天頓時愣在了那裡。

荒蕪之塔塔靈的話里的意思,夢天也是很清楚,他就是在說,你在這裡將要接受的挑戰,概括了五十一層往上除了最後一層的整個四十九層的的挑戰。

「這裡的挑戰,咕……是什麼?」

夢天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她總是感覺,自己貌似掉進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中,而且還是自己自願闖進來的。

「哈哈……我想你應該已經猜到了。這裡,便是被鎮壓的血月族所處的地方。而你現在要面對的挑戰,便是不惜一切代價,將這裡的血月族清除乾淨。你先不要急著拒絕,就算是你拒絕你也得留在這裡,因為你已經沒有了回頭路。」

「我的天啊……」

夢天直接是仰天發出一聲長嘆,把這裡的血月族全部清除乾淨,這說的輕鬆,都過去了千萬年了,誰知道他們誕生出了多少的族人,有多少的強者坐鎮?這不跟找死沒什麼兩樣么?與其這樣,自己還不如去自殺。

「而你只要通過了這裡的挑戰,那麼,荒蕪之塔隨你所用,而且,在第一百層的那裡,有一樣東西,那邊是你的獎勵。」

夢天無奈的擺了擺手。

「現在我對什麼都不感興趣,然後出去,我不要獎勵了,送給你了……」

「當真不要?」

夢天一怔,然後雙眼萎靡。

「什麼東西?」

「嘿嘿……創世聖卷七世輪迴殘篇,雖然只有寶藏篇,但是……算了,你不要就算了,我還是把你送回去吧。」

「別……別啊!誰說不要了、不就是幹掉了血月族么,我當時什麼大不了的事呢,交給我吧。」

夢天一下子便是跳了起來,雙眼之中閃爍著晶亮的光芒。

創世聖卷,一直都是夢天想要湊齊的。沒有想到,在荒蕪之塔中,便是有著一片創世聖卷。但是,雖然只是殘篇,但是也總比沒有好啊。而且夢天還是將聲音聽到了那個寶物身上!

「你不是不要麼?」

「誰說的?你聽誰說不要了?我怎麼不要了……切……」

夢天現在就活像一個守財奴,聽到了寶貝雙眼就是亮亮的,跟個餓狼死的。

「那好吧,這裡的三千萬血月族成員,就交給你了,我先閃人了。」

「嗯,去吧去吧……」

夢天揮了揮手,然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頓時一張小臉都是垮了下來。

「三……三千萬?」

夢天只覺得眼前一黑,渾身都是搖搖晃晃的。

【嗯,有幾件事要說一下。

首先呢,是感謝諸位訂閱的兄弟,非常感謝你們。

而第二呢,便是要感謝小斯、冷傑、小土雞、如ci、蔚藍學妹等人的大力支持。

在之後我就事要說一下,很多朋友加我qq問我,怎樣充值,我簡單的說一下:

首先呢,你註冊一個賬號,在瀏覽器的頁面之上,也就是17k的頁面頂部,你的名字旁邊,有個個人中心,而在個人中心的右邊,有一個快速充值,點進去就ok了。

而關於充值,有銀行卡充值、支付寶和手機卡充值,這兩個都是差不多的,當然,銀行卡充值和支付寶充值是最便宜的。而你們若使用手機號註冊的話,系統會送給你們100kb,這是不要錢的。

最後的一件事,便是無上也已經更新了兩個月了,劇情也已經發展到了中期。之後的旅程,也會一一展開,關於結束的時間,應該是在三月末,或者是四月左右結束,敬請期待吧。】 陰風在骸骨嶺之上肆意地吹拂着,掠過林間的樹梢,嗚咽作響,那被九陽童子緊緊握在手心,瀰漫着黑霧,陰風陣陣的墨綠色小幡,在修仙界內可是聲名顯赫,被人稱作“萬魂幡”。

一幡招來萬骨枯,若是想要祭煉這萬魂幡,必須要造下無數的殺孽,至少需要數百萬條人的性命當做活生生的祭品,而且那些被吸入其中的魂魄下場極爲悲慘,那便是化作陰魂鬼魅,永世不得輪迴。

這九陽童子爲了強行提升自己的修爲,還真是喪心病狂的可以,不僅掠奪女子作爲雙修爐鼎,強行吸收她們的精元來提升自己的功力,竟然還祭煉這種遭天譴的法寶,想必那骸骨嶺上的森森屍骨的精魂,便是被這萬魂幡吸入其中,祭煉成爲鬼魅。

曦晨曾在縹緲宗的藏經閣追隨清水真人學藝,在其中也是研究了關於法寶的史書典籍,其中就有一本名叫《萬寶祕錄》,裏面就詳細介紹到這萬魂幡。

根據《萬寶祕路》記載,這萬魂幡乃是十萬年前一名爲血刀老祖的問鼎期修士所創,當時血刀老祖爲了煉製這個法寶,可謂是心狠手辣之極,他甚至連自己的妻子兒女也並不放過,將他們全部殺死之後吸入這萬魂幡中,祭煉成爲鬼魅。

這迷失了心智的血刀老祖也最終淪爲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許多門派都是無緣無故,被其連根拔起,而那些門內弟子的精魂,則是被一併吸入這萬魂幡之中,也是祭煉成爲鬼魅,任由其無情地驅使鞭撻。最終,這血刀老祖因爲造下太多的殺孽,也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被整個修仙界聯合追殺,逃亡數月之後,隕命在夏華山,不過在其臨走之際,卻依舊帶走了數名問鼎期修士一同隕落,果然是神通非凡,而那名震一時的萬魂幡,也是隨着血刀老祖的逝去,毀壞成粉塵,逐漸地被世人所遺忘。

從此以後,那用活人祭煉的萬魂幡,便是因爲殺戮實在太重,有違天道輪迴,而被修仙界列爲禁忌之寶,後各大門派紛紛達成一致的協議,凡是膽敢祭煉此法寶者,無論何種身份,何種地位,世人皆可羣起而誅之,曦晨原本以爲這種法寶早已經不存在於塵世間,無人敢祭煉,可是他卻萬萬沒想到,竟然在今日得以見到。

曦晨望着骸骨嶺下堆積如山的白骨,拳頭握的咯咯直響,他既非義士,也非俠客,而是與天奪命的狂徒,本就不存有什麼大仁義之心,但是看到這種令人髮指的事情,還是感到有些怒火中燒,義憤填膺。

那些累累白骨的主人,生前大部分只是尋常的世俗之人,原本應該與世無爭,過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園生活。雖然日子窮苦,倒也可以衣食無憂,安居樂業。可是如今,在九陽童子一己私慾的驅使下,他們卻不幸身死,甚至連死後也不得安靜,化作助紂爲虐,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九陽童子望着半空中負劍而立的曦晨,冷笑着露出森白的牙齒,他手中握着的萬魂幡輕輕舞動着,只見那瀰漫其上的黑霧紛涌而出,像烏雲一樣瀰漫開來,其中若隱若現的亡靈幽魂哭嚎着,在那片黑霧中飛來飛去,發出淒厲滲人的慘叫聲。

“我這萬魂幡內的精魂已經許久未食過生人血了,今天剛好拿你來寄養一番。”

九陽童子冷笑着,萬魂幡朝着下方重重地揮下,那些鬼魅頓時一震,厲聲呼號着,張牙舞爪地衝着曦晨撲來,相貌各不相同,有些呈骷髏狀,身材消瘦,有些則是披頭散髮,利爪長舌。

曦晨望着迎面而來的鬼魅,冷哼一聲,他體內元力急速運轉,手掌之上閃過一道白光,從那無鋒重劍的劍刃之上拂過,頓時無鋒重劍被白色的光芒所籠罩其下,在黑霧瀰漫中看起來極爲的耀眼。

“陰魂不散了這麼久,今天也該是你們上路的時候了,我就送你們一程。”

曦晨仰天厲喝一聲,手中的無鋒重劍呼嘯而出,化作一道黑芒刺入那團黑霧之中,在那些淒厲的鬼魅之間來回的穿梭,黑霧中每閃過一道亮光,便是有一條鬼魅魂飛魄散,化作煙塵消失不見。

九陽童子望着環繞着無鋒重劍的耀眼白光,眼神兀的一凌,顯然他沒有想到曦晨竟然是光屬性修仙者,剛好對他手中的萬魂幡他有着不小的剋制作用,他冷哼一聲,再次將手中的萬魂幡揮舞了兩下,萬魂幡上鐫刻的符咒一亮,一道黑影緩緩滲出,進入到那股黑色的霧氣之中,而那黑色霧氣則是顯得更加濃郁,裏面彷彿有着十萬鬼兵,整裝待發,準備無窮無盡地蜂擁而出。

“嗚!嗚!嗚!”

刺耳的號角聲從黑霧中傳來,迴盪在這片天空下,曦晨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迎面傳來,凍徹心扉,他心中一凌,眼神微微眯起,隨手將那無鋒重劍招到手中,朝着呼嘯而來的一團黑霧狠狠地劈去。

只聽一聲滔天的巨響,那黑色的霧氣竟然沒有像其他那些鬼魅一樣消散去,而無鋒重劍卻反而如同深陷沼澤潭一般,難以抽出半分。

“咯!咯!咯!”

黑霧翻滾着,幻化做鬼魅的形狀,張牙舞爪,而這隻鬼魅卻顯然要比其他那些厲害數倍不止,只見他一手持劍,一手持盾,空洞的眼神之中甚至燃着赤紅色的火焰,望着曦晨還閃爍着流光,顯然已經具備了初步的靈智。而這進化出靈智的鬼魅,足以稱之爲鬼王。

“哈哈!我這鬼王在臨死前可是一通靈巔峯的修仙者,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這萬魂幡的真正威力。”

九陽童子仰天放聲大笑着,甚是得意,他頭上僅剩的幾根頭髮擺來擺去,只見他單手掐着劍訣,握着萬魂幡的那隻手則是操縱着鬼王進行攻擊。

那隻鬼王眼睛中的赤紅色火焰猛地大盛,它仰天咆哮着,那些瀰漫在其周圍的鬼魅紛紛朝着他的體內涌去,而這鬼王的軀體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變大,身體表面浮現出黑色的鱗片盔甲,寬闊的後背又是一陣蠕動,憑空多長出兩隻粗壯的手臂,一隻手握鋒利鐮刀,另外一隻手握鎖鏈,在頭頂上方舞動地嗚嗚作響。而鬼王在將那些鬼魅融爲一體之後,修爲也是急速地攀升,由通靈巔峯一路攀升至問鼎一層。

鬼王垂下頭來望着曦晨,露出森白的牙齒,竟然發出了陰森森地笑聲,不過聲音十分尖銳,惹人心煩,他手中的利劍朝着曦晨頭頂急速劈下,曦晨大吃一驚,此時的無鋒重劍依舊陷在鬼王的身體之中,尚還未能拔出,他寬大的袖袍一揮,天地元氣瞬間從其身前凝聚,化作一道風牆,那鬼王的利刃硬生生地劈在風牆之上。

風牆支撐了片刻之後,應聲而碎,鬼王的利刃去勢未減,劈在曦晨的胸前,曦晨悶哼一聲,身形朝着下方急速地滑落,重重地栽在那骸骨嶺之上,將地面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瞬間被碎骨所掩埋。

“沒想到這小子還是雙屬性修仙者,怪不得神通遠勝於一般通靈脩士,還真是有兩下子。”曦晨方纔揮手間召喚風牆之術,自然被九陽童子看在了眼中,他目光陰冷地盯着地面上的那個深坑,殺氣凌然。

“就算你再怎麼天資卓絕,既然你得罪了老夫,那無論如何今天也得把命留在這裏。”

九陽童子陰冷地一笑,他心念一動,那鬼王在空中盤旋一週,身形一閃,呼嘯着朝地面的曦晨襲去,手中的利刃和鐮刀閃爍着寒芒,作勢欲劈下。

突然,那骸骨嶺下傳來一聲高亢的龍吟,浩浩蕩蕩地直衝雲霄,將空中的流雲擊碎,也是震得九陽童子氣血一陣翻騰,耳朵內嗡嗡直響,倒退了幾步方纔止住身形,那鬼王也是神情一陣恍惚,眼神中的火焰黯淡了幾分,面容上顯露出痛苦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