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老夫說過不會開啟大秦血脈的。老夫不是大秦天帝,也根本不想成為別人。」大唐老祖沉聲說道。

「你覺得我會是大秦天帝嗎?」李麟沉聲說道。雖然沒有開啟血脈,但是李麟覺得自己繼承大秦血脈的力量並不強,遠遠無法和武王這一代人相比。

「之前我不相信,但是你在沒有開啟大秦血脈前就擁有如此實力,這讓我很懷疑。」武王沉聲說道。

「我的實力都是自己一點一點苦修增長起來的,和大秦天帝沒有絲毫的關係,而且我只尊自己,並不想成為別人。」李麟沉聲說道。他是純粹的地球李麟,一直以穿越者的身份活著,他對於上古的自己也有嚮往,但卻絕對不會讓自己成為上古的自己,今生的他是一個讀力的個體,不是上古自己的附庸。在之前突破神級的時候,李麟根本就沒有開啟前世的記憶,甚至連絲毫的感覺都沒有,這讓李麟心中頗為慶幸。他現在已經成長到現在的實力,不依賴上古記憶就可以強大起來,加之李麟擁有建立上古帝朝的雄心,自然不想讓前世的記憶影響今生的姓格和命運。

「這由不得你!」武王沉聲說道。

「哼,武王,如果你想動武,本人奉陪到底!少拿你監國太子的威風。」李麟毫不客氣的說道。李麟不想被前世記憶衝擊,但是不代表他對大秦血脈的排斥。以他追求力量的姓格,未必不會主動要求開啟血脈。但是武王的霸道讓他心中產生了極大的抗拒。

「李麟,你不是他的對手。」大唐老祖嘆了口氣,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李麟頗為不服氣。剛剛和武王神念交鋒的時候,李麟確實發現自己境界不如武王,對方神魂氣息圓潤如一,很像神魂修鍊圓滿的狀態,這讓李麟心頭凝重不少。不過他的肉身修鍊圓滿,真要交手,根本無懼於武王。

「既然如此,那你我入混沌一戰!」武王清楚李麟對他有抵觸,但是他卻不得不為。天地大劫來臨。大秦卻面臨群龍無首的局面,武王作為第一太子,目前也只有監國之力,沒有掌控大局謀求發展的能力。

「求之不得!」李麟早就想和武王一戰,在他來之前也已經做好了和武王交手的準備。

「住手,大唐皇室不允許自相殘殺!」大唐老祖沉聲說道。

「哼,我是大唐監國太子,現在整個大唐我說了算。如果你想命令我,就開啟你的大秦血統吧!」武王沉聲說道。他對大唐老祖尊敬,但是為了大秦他願意硬起心腸做惡人。

大唐老祖死死的看著他,最終頹然的坐了下去。

「不要打了,我……」

「老祖,我早就想和武王一戰了,這和你沒有關係。」李麟沉聲說道。他不像因為自己而讓大唐老祖為難。緊接著李麟一拳轟破虛空,在大唐禁地中出現一條黑漆漆的空間裂縫。

「走吧,是男兒我們就決一勝負。」說罷李麟當先沖入其中。武王神色冷傲,看了大唐老祖一眼,也抬腿跟了進去。

看著閉合的空間通道,大唐老祖驀然嘆了口氣,臉上的神色複雜至極。

「大秦天帝,我怎麼會是他。武王的感覺真的很敏銳,我身上確實擁有大秦天帝的血脈力量。但是這股力量卻不屬於我,這是當年父皇強行打入我的體內。現在想來,或許父皇才是真正的大秦天帝轉世。」大唐老祖的話道出了一則秘辛。當年大唐開國皇帝憑藉大衍宗半廢弟子的身份於紛亂中創造奇迹建立了大唐這樣的中級皇朝。在大唐穩定之後,其將自己一身血脈之力打入自己體內,整個人消失不見。這是大唐最大的秘辛,除了大唐老祖根本就沒人知道。至於對外宣稱大唐開國皇帝因為受傷而英年早逝不過是掩人耳目,放鬆仇家的戒心。

大唐老祖曾經試圖尋找其父皇,可惜他手段用盡,都無法找到他父皇的所在。他隱隱有一種感覺,如果開啟體內的血脈,恐怕今後再也見不到父皇了,因此即便武王多方逼迫他也沒有同意。

「希望我的堅持沒有錯。」大唐老祖幽幽嘆息。他當年經歷過很多事情,體內暗傷極重,否則以他武尊後期的實力不可能如此蒼老。即便在受傷最嚴重的時候,他也沒有試圖激[***]內的血脈之力壯大己身。到了現在,他更加不會輕易如此做了。

混沌之中,李麟和武王瘋狂交手。武王的神魂確實修鍊到了圓滿之境,但是其肉身卻不夠火候。可以說他和李麟正好優勢互補,這一交手就打的混沌海翻騰不已。

當——!

兩人從赤手空拳到兵器對決,各種手段盡出。不過結果是誰也奈何不了誰。武王臉色陰沉,其長發飛舞,整個人都因為憤怒而狂暴起來了。

李麟壓力大增,繼承了上古記憶的武王同樣繼承了上古的戰鬥意志,那狂暴霸道的武道意志讓李麟都感到動容。而且武王神魂圓滿,魂力涌動間蘊含著濃重至極的戾氣。

面對這種情況,李麟也漸漸的打到了狂暴,時空之力被其運用的極為嫻熟。不過武王顯然不是不了解時空之力,李麟很多手段還沒有施展出來就被武王察覺而搶佔先機破壞掉了。

就在雙方殺到眼紅的時候,一股窺探的感覺被兩人察覺。

混沌極為遼闊,即便從同一個地點進入而也未必會出現在一個地方。蒼龍大陸的人之所以能夠沖入混沌作戰,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們和蒼龍大陸的聯繫,如同候鳥本能,即便身處毫無方向感的混沌中也可以確定蒼龍大陸的位置。現在在陌生的戰場陡然出現一抹神識波動,其產生的影響無疑是巨大的。

李麟和武王對視一眼,同時向著拿到神念傳來的方向衝去。兩人不是傻子,畢竟是同根同源,絕對會做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傻事。他們準備聯手將窺探之人擒拿,然後再對付對方。

轟隆一聲,混沌中出現一道黑影,黑影的速度極快,幾乎在察覺的瞬間已經衝到了李麟武王身前。

李麟想也不想,一凶戟劈了出去。

當的一一聲,一陣恐怖的金鐵交鳴聲傳來。李麟感到一股巨力傳來,戶口差點被鎮裂了。武王的攻擊也同樣不慢,不過從其扭曲的臉色來看,顯然這突然的一擊讓他也吃了些暗虧。

絲絲——!

詭異的聲音從黑影身上傳來,李麟已經看清楚這是個什麼東西。這竟然是一個黑色大蜘蛛,那巨大的蜘蛛腿如同兩柄天刀一般砍向李麟。

「先天神獸?」武王臉色一變,緊接著露出狂喜之色。

「李麟抓住他,有了這東西,將來在混沌之中就不會孤立無援了。」武王對著李麟大聲說道。

李麟想也不想的點點頭,這頭大蜘蛛藏身在混沌中窺探他們,顯然是將他們當做了獵物,對於這種未知的恐怖東西,李麟自然不會手軟。至於武王所說的先天神獸,李麟不是沒聽過,只是覺得那些消息都是後人杜撰的,缺乏可信度。

兩人從之前的敵人瞬間變為戰友,和這隻強悍的魔蛛鏖戰。

「不對,這不是純正的先天神獸,其只是先天神獸的第一代後裔。也唯有先天神獸的第一代後裔才有如此濃郁的先天神獸的氣息。」武王沉聲說道。

大戰持續三個時辰,最終魔蛛的八根恐怖的蜘蛛腿被李麟和武王先後砍了下來。看著還在掙扎的魔蛛,武王揮動大手將其強行拘禁起來。

這個過程李麟沒有反對,只是漠然以對。當然,李麟也不是沒有好處,這四根強大的蜘蛛腿不遜色神兵寶韌,被其收了起來。

「如果我沒有記錯,血脈不純的先天神獸是不可能在混沌中生存的。」李麟沉聲問道。


「你說的不錯,不過這是先天神獸的第一代血脈後裔,雖然不能在混沌鍾正常生存,但是短時間內行動卻沒有絲毫的問題。也幸虧這頭魔蛛並沒有長大,否則我們今天就麻煩了。」武王沉聲說道。

「會不會有人圈養的?就我所知,血脈不純的先天神獸是不會輕易進入混沌的。畢竟混沌之中強者無數,一旦被發現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李麟沉聲說道。

武王神色凝重的檢查依然掙扎不休的魔蛛,最終俊臉上突然一變。

「難道真的有人圈養的?」李麟沉聲問道。

武王點點頭,道:「這魔蛛後背上有兩道印記極為明顯,顯然只有有人長久的站在他的背上。不對,這股氣息不是人族的,……竟然……是他們!」武王臉色徹底陰沉下來,一股駭人的殺機從其身上爆發。(未完待續。) 武王的話讓李麟神色凝重起來,武王乃是大秦第一太子,就算是在紛亂的上古,也絕對算是一方高手,能夠讓他如此變色,必然是極為恐怖的存在。.

「是什麼人?」李麟沉聲問道。

「域外強者,看來當年的大戰域外一方也有漏之魚。」武王臉色無比陰沉。

「域外,他們已經潛伏進蒼龍大陸了?」李麟神色凝重。

「不錯,可惜現在人族一盤散沙,根本無法排查。」武王臉色無比陰沉,上古大戰綿延多年,參戰強者無數,生還者萬不存一。武王也上過戰場,了解域外強者的恐怖。

「他們是什麼生命體?」李麟沉聲問道。能夠和額上古巔峰時期的蒼龍大陸決戰,顯然對方不容易對付。

「不清楚,他們的本體也是人形,看起來和人類極像,不過**體系和咱們完全不同。他們的攻擊方式極為粗暴,爆發力驚人。正面交戰,咱們並不佔優勢。」武王神色陰沉,當年上戰場的經歷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對方是穿越無盡混沌而來,按理說應該沒有這麼多的強者降臨才對。」李麟不解,畢竟混沌中沒有方向,長時間旅行那是找死。

「當年域外之人是機緣巧合在混沌中發現了咱們的大陸。不過他們有一種秘法,可以無視混沌進行長距離的聯繫。正是因為這種聯繫,域外強者才會源源不斷的降臨,最終爆發了天外戰場綿延無數年的戰鬥。」武王沉聲說道。

「對方的目的是什麼?蒼龍大陸的靈脈人口?」李麟不解,能夠穿梭混沌的強者會在乎這些東西嗎?

武王搖搖頭,沉聲說道:「他們的實力極強,最弱之人也有神級修為。他們並不看重蒼龍大陸的靈脈靈物,人口更是不屑一顧,他們不惜遠行而來乃是為了蒼龍大陸的世界本源。」

「蒼龍大陸的世界本源?那東西也能夠強搶?」李麟驚訝。內世界的本源李麟知道,蒼龍大陸這種廣遨無盡,自主運轉的超級世界本源李麟還真的沒有見過。沒想到武王的說法和聖天宗宗主所說的並不是一樣。

「當然可以,蒼龍大陸也是有生命的。不過現在蒼龍大陸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早就想到不可能如此平安過渡,對方果然還是來了。」武王臉色不是很好看。想到是一回事兒,真正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發現這頭不純血脈的先天神獸讓武王再也沒有和李麟爭鬥的心思。

「那該怎麼辦?」李麟沉聲問道。

「本王需要聯繫上古各大勢力,這已經不是一朝之力可以對抗的了。」武王神色凝重,然後驀然轉身看著李麟,沉聲說道:「大秦要恢復巔峰實力就必須天帝回歸,不管你是不是天帝轉世,希望你能夠開啟大秦血脈。」武王沉聲說道。

李麟臉色一變,沒想到武王並沒有死心。只是李麟沒想到武王竟然會以天地大意來壓他。

「我會考慮的。」李麟沒有立刻答應,天地大義他雖然在意,但還沒有到完全影響他決定的程度。

「從本心來說,我不希望你是天帝轉世。因為你的姓格和天帝根本就沒有可比姓。」武王雙眸閃爍著睿智的光芒。作為對手,武王一直對李麟有所了解。單單從結果上來看,李麟以弱冠取得成就堪稱震古爍今。但是武王仔細了解,卻從中並沒有看到李麟太多的智慧能力。武王更多的是看到李麟身上濃郁到讓人震驚的氣運。而真正的強者是不可能用運氣堆積起來的。武王以及大秦所有傳承下來的高手哪個不是經歷過九死一生。甚至很多還是百戰輪迴,歷經多重死劫逆天回歸的。和這些人相比,李麟成長的太順利,也太安逸。這樣的人就算實力再強,在上古也是炮灰的角色。

「我知道!」李麟明白自己,他不是沒有智慧,但是在力量充足的時候,李麟就不願意動腦了。畢竟用拳頭解決才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這是前世的生死經歷讓李麟總結的經驗。

武王在混沌中開闢一條通道,準備回歸。發現了域外強者降臨,已經讓他失去了和李麟決戰分勝負的心思。


「等一等,或許我們可以在大劫來臨之前會會域外強者。」李麟沉聲說道。

武王神色一愣,半響搖搖頭說道:「想法不錯,可惜這裡是混沌,就算是神級巔峰的神識也無法探查多遠,找到藏身在其中域外高手談何容易。更何況對方能夠將半先天神獸丟棄,顯然已經成功融入到蒼龍大陸內部。」

「不試試怎麼知道,這混沌確實消融一切,但是卻也不是完全。有一樣東西混沌是無法消融的。」李麟臉上漸漸露出一抹自信之色。

「什麼東西?」武王沉聲問道。如果真的有這種東西,那對於整個蒼龍大陸的生靈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福音。

「時間!」


「時間,你在開玩笑嗎?自古以來就沒有人能夠完全領悟時間法則。時間號稱禁忌法則,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掌握的。」武王沉聲說道。

「掌控時間當然做不到,但是簡單運用還是可以。域外來客的坐騎既然出現在這裡,說明其必然是在這片區域進入蒼龍大陸的,以我所領悟的時間神通,或許可以發現蛛絲馬跡。」李麟沉聲說道。

「利用時間之力嗎?你可以試一試!」武王沉聲說道。他和李麟交手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李麟攻擊中摻雜的時間之力。作為無上禁忌法則,上古參悟他的強者無數,驚采絕艷的無上天才更是眾多,但真正能夠入門並取得一定成就的絕對鳳毛麟角。武王根本不相信李麟的時間神通有多麼強大,能夠做到連上古強者都無法做到的程度。

李麟盤膝而坐,周身出現濃郁的藍色熒光,一枚古樸的時空寶塔出現在李麟的頭頂。

「時空至寶?」武王神色一震,以上古帝朝的底蘊,一件時空至寶還不足以讓他動容。但是這種完整強大的時空至寶掌握在李麟手中就讓人震驚了。畢竟李麟的成長更多的是依靠他自己的運氣。在武王想來,李麟現在的實力已經堪稱逆天了,沒想到真正讓武王覺得逆天的是李麟頭頂的這尊時空寶塔。但是武王的震驚還沒有結束,緊接著一張俊臉更加震撼。一尊金色神壺出現自李麟的頭頂,並圍繞著時空寶塔轉動。那樣子就像僕從在不斷旋轉討好主人一般。

神壺之上裂痕不少,顯然不是無損巔峰狀態的時空至寶。不過就算是破損的時空至寶也絕對是無上之寶,武王手中也不過只有一件。完整的時空至寶整個大唐也只有一尊,他這個監國太子都不知道其藏匿在哪裡。

就在此時,李麟霍然睜開眼睛,雙眸中藍色光芒涌動,化為一個百米方圓的能量領域。

「時……間……倒……流!」李麟一字一頓的喊道,整片藍色領域內發出滔天的時空之力。然後內部的混沌之氣陡然翻滾起來,並不斷的發生變化。

李麟臉色蒼白了很多,催動時間之力的消耗比李麟想象的還要大的多。很快他體內浩如煙海的真氣都消耗殆盡,和時間籠罩的領域除了混沌翻滾之外沒有絲毫的變化。


武王遺憾的搖搖頭,想要憑藉時間之力找到域外強者談何容易。

就在此時,李麟體內突然出現一抹綠意,漫天混沌突然瘋狂想著李麟體內涌動而起,原本十米方圓的時空領域瞬間暴漲到千米,然後混沌涌動速度也是之前的百倍。


武王整個人獃滯,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李麟臉上也是震驚之色,就在剛剛他的真氣枯竭的時候,六芒星空間之中的生命之樹突然發威,四方的混沌之氣被其鯨吞,然後**為最精純的天地元氣灌入李麟的體內,使得時空領域瞬間暴漲百倍,時間倒流的效果更是暴漲了幾十倍。在這片區域發生的事情如同影像一般慢慢呈現。

就在此時,時空籠罩的領域內突然出現一道時空通道,然後通道慢慢開啟。當通道開啟到極限的時候,就再也沒有變化。

李麟知道,這已經是自己所能到達的極限了。

「武王,快確定對方的位置。」李麟沉聲吼道。

武王不敢怠慢,他沒想到李麟真的會成功。不過有了空間通道,依他對蒼龍大陸的熟悉,確定對方的降臨地點並不困難。

轟隆一聲,時空領域崩潰,李麟臉色煞白,一口逆血衝到咽喉,被李麟狠狠的壓了下去。

生命之樹的力量緩慢的進入李麟的體內,修復他體內因為生命之樹狂暴能量而造成的靜脈創傷。萬物皆可消融的混沌竟然成為生命之樹大補品,不斷被其瘋狂吞噬。

武王神色複雜的看著頭頂兩大時空至寶的李麟,如果李麟一開始就使用時空至寶作戰,恐怕這一場戰鬥他早已經輸了。(未完待續。) 武王鎖定了時空印記,然後在李麟稍微恢復之後,兩個人破碎虛空衝進蒼龍大陸。.

「這裡是……天罡領?」李麟神色一變,沒想到域外來客竟然第一時間降臨在自家大門前。

「沒想到竟然是這裡,看來域外之人對蒼龍大陸的了解超出我們之前的預料。」武王沉聲說道。

兩個人立身天罡領半空中,神念橫掃整個天罡領。

「是天罡門嗎?」李麟神念第一時間鎖定那裡。當初中域的紛爭就是從天罡領開始的。如果不了解上古秘辛,或許之認為是地域之爭,但是現在看來,當初天罡領的行動恐怕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如果仔細推演一下,天罡領的地域極為特殊,如果不是李麟橫插一缸子將上古萬族驅逐出混亂領,恐怕天罡領就會成為人族和上古萬族交界之地,成為名符其實的邊緣地帶。的確是域外強者最佳的潛藏地點。

「去看看!」武王傲然前行,整個人瞬間出現在天罡門上空,神級巔峰強者的氣勢毫不掩飾的威壓四方。

天罡門佔據整個天罡領,實力極為強大,武王剛剛降臨,就激動了內部的最強存在,一尊神級巔峰強者從下方山門中沖了出來。來者鬚髮皆白,看起來頗為老者,不過身上的氣息卻極為強大,他看向武王的目光極為凝重。

「你是什麼人?為何擅闖我天罡門!」老者沉聲問道。對於武王和李麟他極為陌生,四周各大勢力中的老不死應該沒有這兩位才對。

「本王乃是追逐域外之人的氣息來到你天罡領,本王懷疑域外強者就潛伏在你們天罡領中。」武王沉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