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夜空之中。一片紫色雲團凝聚,有著陣陣震人心魄的雷聲傳出,一種異常狂暴的波動,也是席捲而開。

一道粗大而猙獰的紫色雷霆,仿若一條蘇醒的紫色巨龍一般,帶著一種極端恐怖的毀滅之力,撕裂黑暗,朝著那一星魔將怒劈而下。

錦鯉太后升職記 ,攜帶滾滾神威。狠狠的轟向一星魔將,每一道攻勢,都足以讓得一名尋常的一星武宗強者受到重創。

「吼吼吼!」

兩道凌厲攻勢,讓得一星魔將都是察覺到一種異常危險,連連怒吼間,無數魔人竟然不畏生死的朝著那血色劍芒和紫色雷霆暴掠而去。

「砰砰砰砰砰!」

不過那些相當於半宗或者是偽宗之境的魔人,在慕風這兩道凌厲攻勢之下,如同螻蟻一般,紛紛爆炸開來。

此時。一星魔將那隻爆裂的手掌已經是完全復原,兩隻巨大的手掌揮動間,汪洋魔氣頓時席捲而開,化為了一道黑色光罩。籠罩在自己的周圍。

「轟轟!」

血色劍芒和紫色雷霆幾乎在黑色光罩形成的同時,重重的轟在了黑色光罩之上。

沉悶的轟擊,如同雷聲一般在夜空之中響徹而起。傳盪開來,就算是方圓百里。都聽得一清二楚,狂暴的勁風漣漪。瞬間在半空之中形成了風暴,席捲開來。

方圓千丈之內的空氣都是爆裂開來,無數的魔人,在這種堪稱恐怖的能量波動衝擊之下,都是被撕裂成了碎片,化為了一團團黑霧,一枚枚白色魔晶散落一地。

大地如同地震一般,猛然顫抖起來,一道道如同黑色巨嘴一般的裂縫浮現而出,然後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遠處蔓延開來。

黑氣、血芒,紫光,三色涌動開來,如同形成了一朵三色花瓣一般,在這夜空之中綻放,光彩奪目,頗為璀璨。

看到黑色光罩將自己兩道攻勢擋了下來,慕風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喉嚨當中輕輕喝道:「給我破!」

隨著慕風的厲喝聲,血色劍芒和紫色雷霆幾乎同時爆裂開來,巨大的能量波動衝擊而下,狂暴的力量盡數傾泄在黑色光罩之上。

「喀嚓喀嚓!」

那黑色光罩的表面,立即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裂紋,細密的爆裂聲不停的傳出,只是短短數息的時間,黑色光罩便是再也承受不住這種恐怖能量波動的衝擊,砰的一聲,炸裂開來。

黑色光罩一破,其中的一星魔將也是直接受到衝擊,其身形被生生震飛數百餘丈,方才穩住身形,沿途之上,將無數閃避不及的魔人,都是撞爆開來。

在一星魔將堅硬的身軀表面,有著一道又一道的白色傷痕,這些傷痕正是被能量波動衝擊所留下來的,而其氣息,竟也是萎靡了不少。


雖然魔人速度極快,防禦極強,但畢竟是生命之物,而不像傀二這樣,是不知痛楚、不知死亡的傀儡。面對慕風這樣強悍的攻勢,滋生出靈智的一星魔將,也會產生出懼痛畏死之感。

「咻!」

慕風並沒有停止攻勢,身形暴掠而出,渾身玄力涌動,其身後的千丈血海呼嘯,血色漩渦也是急速旋轉,一股股玄奧之力散發而出,凝聚出一道模糊的血色身影。

血光瀰漫間,那道血色身影也是以一種肉眼可見般的速度逐漸變得清晰和凝實,一股滔天血煞之意,帶著一種可怕的威壓,在天地之間蔓延開來。

「好厲害的凶煞之意!」

向光明等人的目光,都是望著那道突然出現的血色身影,眼瞳猛然一縮,從這道血色身影之上,他們感受到了一種極為狂暴的殺戮之意。

僅是這種殺戮之意,便是讓得他們有一種心生顫慄的畏懼感!

慕風雙眼之中

的血色,變得愈發的濃郁起來,血色煞意涌動開來,渾身上下血光瀰漫,血甲璀璨,一種極為強悍的力量之感也是同時爆發出來。

下一霎,慕風便是猛然緊握玄靈劍,然後一劍劈出,而其身後血海當中的那道血色身影,也是一步跨出,雙手之中,竟也是有著一柄血色巨劍凝現而出,然後朝著那一星魔將,猛然劈出。

慕風知道,如今剛好是一星魔將最為虛弱之際,若是不趁擊斬殺的話,恐怕今晚便沒有那個機會了,因此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這一劍之下,就算是尋常一星武宗強者,都得抱撼而亡。

「咻!」

一道數百餘丈大小的血色劍芒破空而出,一驚人的凶煞波動,從血色劍芒之上散發而開,一種死亡氣息瀰漫開來。

這道血色劍芒,尚未落地,整個萬魔山脈都是顫抖了一下,空氣爆炸開來,低沉的聲音如同雷鳴回蕩在夜空,就連虛空,仿若都要被生生撕裂開來一般。

「吼!」

感受到這道血色劍芒帶來的壓迫,一星魔將也是陷入了狂暴之中,一強悍的力量波紋,帶著滾滾的魔氣,席捲開來。

其身體之上,有著一種吸扯之力散發而出,仿若化為了一個黑色漩渦,汪洋一般的黑色魔氣,都是盡數朝著其身體內灌注而去。

周圍那片黑色魔氣形成的汪洋大海,朝著一星魔將的體內涌去,使得一星魔將的氣息,竟是在緩緩的提升,一強悍的力量之感,從其體內散發出來。

這一幕,慕風在屠魔城的時候也是見識過,不過其血色眼瞳之中,卻是有著一種異常堅定之色,無論一星魔將如何抵擋,在這一劍之下,都要煙消雲散。

「吼!」

感受到血色劍芒帶來的危險,一星魔將怒吼一聲,吸收大量魔氣的身形,緩緩膨脹起來,竟是達到了數十餘丈,而其萎靡的氣息,也是瞬間達到了一個頂點。

吸收了黑色魔氣的一星魔將,氣息已經相當於一星武宗頂峰強者,如果論肉身的強悍程度,恐怕就連尋常二星武宗強者都有所不如。

「吼!」

一星魔將低吼一聲,然後一步跨出,狠狠一拳,轟在了暴掠而來的血色劍芒之上。

「砰!」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之下,那一星魔將的拳頭,竟然是生生的將這道血色劍芒,給擋了下來。

一可怕的力量波紋,從血色劍芒和黑色巨拳的接觸點爆發開來,將方圓千餘丈的空氣,都是引爆開來。

凡是在方圓千丈之內的魔人,都是被這種恐怖的力量波紋,生生的震爆而去,一枚枚白色魔晶,如同大白菜一般散落一地。

而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注視著那血色劍芒和一星魔將。

就連慕風的臉色,都是湧出一抹驚異之色,他沒有想到,這足以轟殺尋常一星武宗強者的一劍,竟然被一星魔將用拳頭,生生擋了下來。

「能夠抵擋得住么?」

望著這一幕,慕風的嘴角,有著一抹冷笑浮現而出,靈魂力暴涌而出,凝聚成為一道丈余長的靈魂長矛,然後朝著一星魔將呼嘯而去,瞬間便是轟入一星魔將的腦海之中。

就在靈魂長矛轟入一星魔將的腦海之中時,一星魔將的雙眼驀然一怔,體內的力量似乎是稍稍減弱了一分。

而正是這一分減弱的力量,如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般,在血色劍芒呼嘯間,一星魔將再也承受不住血色劍芒之上的恐怖力量,肉身砰然炸裂開來,化為了一團黑色霧氣。

一枚無比碩大的白色魔晶,劃過一道弧線,落入了慕風的掌心之中,與此同時,慕風額頭之上的屠魔印緩緩顯現出一個「二」字。

二級屠魔印!(未完待續。。)

… 「轟!」

一星魔將在慕風一劍之下,被轟爆成一團黑色霧氣,一枚白色魔晶激射而出,落入慕風的掌心之中。

「咻咻咻咻咻!」

當那枚白色魔晶落入慕風掌心之後,其餘的魔人,如同發瘋一般,竟是棄了向光明、凌霜兒等人,直接朝著慕風暴掠而來。

「咦?」

慕風察覺到魔人的異狀,然後看了一眼手中的白色魔晶,略略思索,嘴角也是露出一抹恍然大悟的笑容。

「你們是沖著它來的么?」

慕風笑著說道,將握著白色魔晶的手掌緩緩伸出,玄力涌動間,竟是砰的一聲,將這枚一星魔將的魔晶,生生握爆而去,而魔晶當中精純而磅礴的能量,也是被慕風盡數吸收入體。

當一星魔將的魔晶被慕風握爆之後,無數魔人都是發出一道凄厲的慘叫聲,氣息瞬間變得萎靡起來,然後便如同潮水一般,向後退去,十數息之間,便是消失得乾乾淨淨,只留下了滿地的白色魔晶。

慕風笑了笑,應該和自己猜測的差不多,那一星魔將在其它魔人體內種植了類似於靈魂印記的東西,而控制這些東西的中樞,便是在一星魔將的魔晶之上,難怪這些魔人會發了瘋一般,不顧一切的想從慕風手中將魔晶搶回去。

「呼!」

當看到魔人退去,慕風也是長長鬆了口氣,突然發現周圍變得有些安靜,目光朝著向光明、秦順等人望去。發現向光明等人一個個都是怔怔的望著自己,眼神當中涌動著濃濃的震驚之色。

特別是向光明。望著這一幕,嘴巴張得大大的。難以合攏, 妖怪大城市 ,但是想要擊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慕風能夠擊殺一星魔將,換而言之,也是有著實力擊殺自己,幾天前慕風才和自己聯手之下勉強擊退一星魔將,而短短的幾天,慕風便是能夠以一己之力。擊殺一位一星魔將,這等實力的提升速度,著實有些驚人。

「你們也該看夠了吧,一起把戰場打掃一下吧。」看著向光明等人一副愣愣的模樣,慕風也是無奈的說道。

聞言,向光明等人便是如夢初醒一般,從震驚當中回過神來,然後一起開始打掃起戰場起來。


在地面之上,散落了不少的白色魔晶。而這些魔晶,蘊含著精純的能量,對於武者修鍊有著不小的裨益,因此向光明等人也是不浪費。一一收集起來,每人手中都能夠有一兩百塊。

經過這場魔人襲擊,大部分人擊殺的魔人數量。都達到了一百名,因此額頭之上的屠魔印。也是浮現出一個「一」字,這也是代表著他們的屠魔印。已經達到了一級屠魔印的程度。

在這一次魔人襲擊中,除了向光明的兩名弟子受了一些輕傷之外,其它的人都沒有受傷,只是稍稍感覺到有些力竭和疲憊而已。

不過當他們看到仍然生龍活虎、精力充沛的慕風,眾人臉上都是露出一抹無奈之色。

和變態不能夠比啊!

在打掃完戰場之後,慕風等人重新回到營地,略作休整之後,慕風也是掏出了黑色石碑,看了一眼黑色石碑上的三個光點。

「接下來的路程應該能夠順利一些,而且肖青木和晁鶴應該還沒有落入九宗盟手中。」慕風微微沉吟,道。

如今黑色石碑上的三個光點,彼此之間還有著一定的距離,若是肖青木、晁鶴落入九宗盟手中的話,那麼這三個光點就會出現在一個地方了。

「這肖青木和晁鶴倒有一些手段。」向光明看了一下三個光點的距離,也是有些驚嘆,他差點被隗骨逼入絕境,而肖青木和晁鶴竟然還沒有落入九宗盟手中,要知道追擊兩人的九宗盟隊伍當中,據說有比隗骨還厲害的強者。

「你看,這三個光點到現在也沒有移動,顯然他們在夜晚也不敢隨意走動。」慕風看著黑色石碑之上三個一動不動的光點說道。

「嗯。」向光明點了點頭,他們受到魔人的襲擾,相信肖青木、晁鶴及九宗盟也避免不了。

「慕風,你的意思是我們連夜趕過去。」凌霜兒心思玲瓏,立即揣測出了慕風的想法。

慕風點了點頭,說道:「只能夠如此了,不然的話,我們很難在九宗盟之前找到肖青木和晁鶴。」

「這會不會太危險了?」一旁的向光明猶豫了一下,雖然他們擊潰了魔人的襲擊,但是想要在夜晚趕路的話,還是有著不小的危險,畢竟在萬魔山脈當中還有著無數的魔人和妖獸,一個不小心便會陷入危險之中。

「富貴險中求,若是讓九宗盟在我們之前找到肖青木和晁鶴,那麼我們就再也沒有實力和九宗盟抗衡了,而這處武尊遺迹也只得拱手相讓了。」慕風沉聲說道。

向光明、凌霜兒等人都是點了點頭,顯然慕風的話語也是說到他們心檻里去了。

「慕兄弟,我們聽你的。」向光明道。

「好,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出發,一路小心一些,應該也不會出現太大問題。」

慕風站了起來,身形一動,便是率先掠出,而向光明、凌霜兒等人,也是緊隨其後,一群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在萬魔山脈一處隱蔽的山角,肖青木拿出黑色石碑,看著那黑色石碑之上的光點,突然臉色驀然一變。

「青木哥,怎麼了?」

一名青木宗的弟子說道。

「有一個光點在向我們靠近。」肖青木沉聲說道。

一旁的青木宗弟子也是連忙湊了過來,果然看到黑色石碑之上,有著一個光點正在飛快的朝著自己的方向移動而來。

「看那個光點,應該是向光明所持的那塊黑色石碑吧。」一名青木宗弟子說道。

「現在不知道是向光明還是九宗盟了?」肖青木輕輕嘆了口氣,道。

「青木哥,你是說向光明手中的黑色石碑,已經落到了九宗盟的手中了?」那名青木宗弟子說道。

肖青木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若是這樣的話,倒是頗為糟糕。如今他們已經受到了三支九宗盟隊伍的追擊,若是另外三支追擊向光明的九宗盟隊伍騰出手來對付自己,恐怕自己的處境會變得愈發的艱難。

「不管是向光明還是九宗盟,他們這樣連夜趕路,莫非是想找死不成?」一名青木宗弟子不解的說道。

誰都知道百戰魔域夜晚的可怕,萬魔山脈夜晚的危險程度,更是增加了數倍不止,一般人到了夜晚,都是找個地方躲了起來,從來沒有見到哪支隊伍敢這樣連夜趕路,更何況還是在萬魔山脈。

「我也不知道……」肖青木同樣搖了搖頭,滿臉疑惑之色。


……

同樣疑惑的還有晁鶴等人,隨著九宗盟的追擊,那些依附在暗滅宮的附屬宗派弟子,擔心殃及池魚,都已經是離去,如今只剩下包括晁鶴在內的暗滅宮六名弟子,幸虧晁鶴對於追蹤和反追蹤有著不淺的造詣,這才沒有被九宗盟追上。

不過晁鶴還是一臉凝重的望著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光點,那道光點正是持著另一塊黑色石碑的九宗盟的三支隊伍,聽說就連九宗盟的老大,都是在這三支隊伍當中,而且此人據說還是一名取得二級屠魔印的強者,不是晁鶴所能夠匹敵的。

……

而在萬魔山脈的另一處地方,一位黑袍男子拿著一塊黑色石碑,面色凝重的望著黑色石碑之上的三個光點,在其額頭之上的黑色屠魔印,顯現出一個醒目的「二」字,而一旁的九宗盟弟子都是知道,已經有兩位一星魔將喪生在他的劍下。

黑袍男子望著黑色石碑,在上面有一個光點正在飛速的移動。

「老大,你說這個光點,是不是隗骨他們?」旁邊一名身著灰白衣衫的男子輕聲說道,其眼神當中有著陰森森的光芒涌動,猶如毒蛇一般,強悍的氣息顯示其是一名一星武宗強者。

「不可能,隗骨他們應該還沒有這個膽子,敢在夜晚趕路?」黑袍男子搖了搖頭,道。

「老大,你說隗骨他們沒有得手,還是死了?」灰白衣衫男子有些驚愕的說道。

「隗骨他們應該只是失手了,在這片區域,應該還沒有什麼隊伍能夠將隗骨、董植和崔鍾等人一口氣吃掉的。」在黑袍男子的身後,一名灰衣男子低聲說道,竟也是一名一星武宗強者。

「沒錯,隗骨他們應該是失手了,而據我猜測,應該是有一支隊伍,想要將向光明、肖青木和晁鶴三支隊伍整合起來對付我們。」黑袍男子沉聲說道。

「是哪支隊伍如此不開眼,竟然想要對付我們九宗盟?」灰白衣衫男子面色微微一變,冷聲說道。

「不管是誰,惹了我們九宗盟,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明日,我們一定要先將晁鶴拿下!」黑袍男子眼中閃動著一抹厲芒,沉聲說道。

「是,老大!」灰白衣衫男子和灰衣男子齊聲應道。(未完待續。。)

… 百戰魔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