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坤暴喝一聲,當那九道劍式殺到身前時,他的身形再度分解,而後瞬間在公孫玲瓏背後凝聚,一掌打向她的後背。

但這一掌似乎特意留了力,速度很慢,力量也不強,最終還是讓公孫玲瓏給擊破了去!


「玉女九劍,的確是驚人的劍術,可惜你修為不夠,也沒練到巔峰,否則是可以跟我的功法斗一斗的!」廖坤邪笑一聲,飛身掠入古亭,捧起一杯公孫玲瓏尚未飲盡的碧落仙釀,一口吞了下去,眼裡還流轉著淫惡之色。

「變態,真他媽變態!」楊清痛罵道。

廖坤卻是盯著楚原和公孫玲瓏,神情就像:我就是變態,你來咬我啊!

「你未免有些太猖狂了吧?趕快滾出萬仙閣,否則我就要請動大元老們了。」公孫玲瓏恨得咬牙切齒,但仍束手無策。

「大元老們?那些老骨頭不都是龜縮在密地修鍊么?這種小事,那些老不死的們恐怕不會理會的。」廖坤直接無視了公孫玲瓏。

公孫玲瓏實在沒法兒了,怒道:「那你究竟想怎麼樣?」

「既然你爹過幾天才會回到萬仙閣,那這幾天,你就陪我好了。」廖坤手臂一揮,驟然,一個與他手掌一模一樣的手掌在公孫玲瓏玉頰旁凝成,緩緩地從她臉頰撫過。

赤果果的調戲!

「廖坤,你當真以為,除了閣主,你就天下無敵,可以肆意在我萬仙閣胡鬧了么?」

轟!

虛空中一道大呂洪音響徹,緊跟著,一道驚鴻般迅疾的刀芒,凌空劈落,直接轟向古亭。

狂暴的刀氣,生生將古亭劈成了粉碎,刀氣蔓延到廖坤頭頂,將他渾身衣衫都震得劇烈顫動。

那股凌人的刀氣,彷彿要將天地都給轟碎,極為可怕。

砰!

刀氣落地,炸起百丈水幕,廖坤也不得不倉皇離開古亭,掠到了湖岸上。

此時,一個身穿灰白法衣,手握一把曠世寶刀的青年,傲立在十丈高的巨岩上,俯視著廖坤,眼裡滿是不屑。

「此人的刀法這麼霸道,看來,廖坤的確未必是他的對手,莫非就是公孫玲瓏所說的刀聖孫康么?」楚原暗忖道。

「孫康?你就是萬仙閣御用的狗,孫康么?」廖坤十分毒舌。

孫康對這辱蔑自然極為憤恨,但也沒有太過激憤,而是冷靜地道:「趕快滾出萬仙閣,不然的話,你會跟那古亭一樣,被我劈成粉碎。你很清楚,我有這個實力。」

「算你狠!孫康是么?我記住了,不用太久,我會讓你的肉身被我神道盟的妖傀吞噬,你的靈魂會助我煉製屍邪丹,哈哈哈……」廖坤厲笑一陣,飛身離開了萬仙閣。

「孫康,你怎麼回來了,我爹呢?」公孫玲瓏長吁了一口氣,詫異地道。

孫康冷眼瞥了楚原一眼,淡然應道:「閣主已經回來了,若是剛剛他親自出手,這廖坤即便不死,也會重傷。這傢伙,的確太猖獗,有可能的話,地錄榜之戰上,我非一刀劈了他——對了,這廝是誰?」 刀聖孫康,渾身都是恐怖的刀氣,他的眼眸里都是寒芒激射,彷彿萬丈刀光,撼破虛空!

任何修者跟孫康對視,心神都會一陣抽搐,但楚原卻是例外。他的天帝威壓何其強大,在孫康面前,根本毫無影響!

「這位是楚公子,是我邀他代表萬仙閣參加地錄榜之戰!」公孫玲瓏淡然地道。

孫康是刀修,一身刀功霸道無匹,心性也是桀驁不馴、狂躁至極,公孫玲瓏很快就看出,孫康對楚原心懷憤怒。

這種憤怒,乃是強者對弱者獨有的憤怒。很簡單,就是看你不順眼,怎麼地?

「楚公子?好一個楚公子,能跟你一起彈琴飲酒,關係匪淺啊?既然你說讓他代表萬仙閣參戰,可總不能平白無故就讓他出戰吧?我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

轟!

孫康一臉不屑,而後,他手掌一豎,一道強悍無匹的刀氣憑空凝成,那刀氣足有丈許來長,純粹是由玄力凝聚,釋放著凜冽無極的鋒芒。

「修羅刀!」

轟隆!

孫康狠狠一斬,修羅刀氣凌空劈下,當刀氣罩頂而來時,可怕的力量幾乎要將地面都震碎,成為齏粉,塌陷下去。

這一刀,雖然不是孫康的殺手鐧,可威力也不容小覷,一刀下去,足以將普通神罡期斬殺!

「大金剛符!」

面對這股蠻橫的刀威,楚原並不強行抵禦,反而是祭出一枚符籙,用於抵擋。

這大金剛符乃是用於防禦的強橫法符,可以抵擋恐怖的力量,哪怕是這修羅刀氣再強,最終還是被金剛法符抵擋了住。

不過,大金剛符是海皇遺寶里十分珍貴的五品天級符籙,這般白白浪費一枚,實在讓楚原無比心疼。

「好小子,居然有大金剛符,能擋住我的修羅刀,難怪玲瓏能拉攏你,雖然你不算強者,可也不是廢物,倒還有些用處。不過,我警告你,若你對玲瓏心懷不軌,我一定把你斬成肉泥!」孫康痛斥一聲,當即身形一閃,化作一把巨大的刀鋒,消失在了虛空中。

「楚公子,你沒事吧?萬仙閣待客不周,還望海涵!」公孫玲瓏嬌聲賠禮。

楚原擺了擺手,笑道:「無妨,是此人太囂張,與貴閣無關。對了,在下有一事相問,不知該不該講。」

「楚公子不必客氣,你是我萬仙閣貴客,有話直說就行。」公孫玲瓏將楚原請到一間寬敞的大廳內,再度斟上碧落仙釀,還有萬古香茶。


嗡!

手掌光芒一轉,很快,帝皇七神碑便出現在了楚原手中。

楚原並沒將此碑上的封印完全破掉,使之露出上古戰皇碑的本源來。

「這帝皇七神碑是我從貴閣拍賣會上弄到的,不知玲瓏小姐對此可有印象?」楚原問道。

公孫玲瓏接過帝皇七神碑,忖了半天,這才道:「不錯,我好像見過此碑,怎麼,楚公子,這碑有何不妥么?」

「沒有,沒有!我對此碑很感興趣,就是想問問玲瓏小姐,這帝皇七神碑究竟是從哪兒弄到的?」楚原問道。

「楚公子是想找到其他的帝皇七神碑么?」

楚原點頭。

「這帝皇七神碑是從哪片海域打撈的,敝閣應該都有記錄,這樣吧,我把洛晴叫來,讓她瞧瞧。」公孫玲瓏嫣然說道。

換做旁人,公孫玲瓏恐怕不見得會如此大費周章去辦這麼一件事,但在楚原這「貴客」面前,就不一樣了。

公孫玲瓏輕舒玉臂,搖動皓腕上一隻銀鈴,很快,鈴聲擴散開來,片刻后洛晴就趕來了大廳。

「小姐,有什麼吩咐么?」洛晴行了個禮,嬌聲道。

「楚公子想要知道這帝皇七神碑是從哪裡弄來的,你打開天鑒寶書看看吧?」公孫玲瓏說道。

洛晴瞟了楚原一眼,滿臉羞紅地笑了笑,而後,她手掌一翻,取出一本金色寶書。

她神識沉入其中,搜尋了半天,然後道:「是在枯羅妖淵,枯羅古族的遺址里找到的。現在枯羅妖淵里妖修密布,還有諸多兇猛的海獸,是一處十分兇險的領域。」

「原來如此,楚公子都聽到了吧?」公孫玲瓏笑道。

楚原緊跟著問道:「你說在枯羅妖淵里發現的這塊古碑,那還有沒有其他的了,就這一塊碑么?」

「楚公子,這天鑒寶書上記載,當年負責尋寶的侍衛,就找到了這一塊。因為他們在枯羅妖淵里遭遇了獸潮,所以匆忙離開了,並未細細搜尋。」

緊蹙的眉頭稍稍放鬆后,楚原說道:「我知道了,洛晴,多虧了你,至於這枯羅妖淵里還有沒有帝皇七神碑,恐怕要我親自去探查一番了。」

「怎麼,楚公子要以身犯險?」公孫玲瓏詫異地問道。

「不錯,這碑不止一塊,其餘的對我很重要,絕不能錯失良機!」楚原堅定無比。

公孫玲瓏美眸微縮,淡然地道:「既然楚公子執意如此,那我也便不多加阻攔了,但願楚公子吉人自有天相。洛晴,給楚公子準備一間上房,帶有高級練功房和修鍊室的。」

洛晴點了點頭,輕移蓮步,引著楚原來到了一座佔地百畝的巨大莊園內。

這莊園分為三塊,一塊是居所,一塊是練功房,還有一塊是修鍊室。這修鍊室十分龐大,擁有諸多試煉的陣法、封印及其玄石等等,是試煉的無上佳地。

「楚公子稍等,洛晴去給你泡杯茶來。」將楚原引入房間后,洛晴即刻轉身離開。

沒過多久,她便捧著一杯香茶回來了。

洛晴泡茶的功夫舉世無雙,茶也是萬古罕見的白毛香茶,一縷清幽的茶香,足以讓人神清氣爽,延壽百年。

「洛晴,你這茶藝當真絕了,萬仙閣是怎麼找到你當丫鬟的,實在是萬仙閣的大幸。如果我能有你這麼個丫鬟,不,不能說丫鬟,就是伺候我的人,那該多好。」楚原笑道。

這茶雖然不是杯中之物,但洛晴泡的茶,卻令楚原心神迷醉。

因此,只要人醉,不管這杯中是酒是茶,都註定要醉!

「楚公子見笑了,我只是粗通茶藝罷了,而且對酒道也稍有涉獵,那碧落仙釀就是我釀製的。」洛晴嬌笑道。

「不會吧?這茶、這酒,簡直是絕了!現在,我都有心從玲瓏小姐身旁把你搶走了,不管是當妻當妾還是丫鬟,都行。這碧落仙釀,這白毛仙茶,每天能品嘗一次,簡直醉生夢死。」楚原頗為享受。

此時,洛晴冷眸一凝,臉色突然變得沉重如石頭。

「我並非萬仙閣的丫鬟,只是暫時而已。我本是西靈海上一支海族仙羅族族長的丫鬟,後來這族長想納我為妾,我抵死不從。一次,小姐前往仙羅族,就把我帶走了。可是,她跟仙羅族族長商定的是三年時間,三年之期一到,我必須返回仙羅族。」洛晴眼眸微微發紅。

「仙羅族?為何玲瓏小姐不將你徹底收到身邊呢?」

「仙羅族族長是看在萬仙閣的面子上,才同意讓我到萬仙閣三年,如果三年後我不回去,對方定不會善罷甘休。」洛晴低沉地道。

楚原鄭重地點點頭,自忖道:「本以為秦升的部族很可憐,遭到了古靈術族襲擊,將近滅亡,但現在看來,也真是活該!」

「洛晴,是不是說,幾天之後,你就不再是萬仙閣的丫鬟了?」楚原突然臉色一變,欣喜地問道。

洛晴表示肯定。

「好!那你以後就伺候我吧,幫我釀酒泡茶,至於你想做我的丫鬟,還是妻妾,隨你挑。仙羅族那邊,不會找你麻煩的,一切我自會搞定!」楚原斷然地道。

洛晴滿眼詫異,也沒說什麼。隨後,楚原拍了拍她的翹臀,示意她去弄來一些碧落仙釀,洛晴便離開了。

「天帝大人,這妞的技藝真是蓋世無雙,怕是比當初神皇仙域的釀酒師和茶聖都不差。」楊清奸笑道。

「廢話!美人、美酒、香茶,能集於一身,當然世所罕見。不過,話說回來,仙羅族眼下是否撐過了古靈術族的攻擊還未可知呢。最好那什麼族長被滅了,也省的我多費唇舌了。」楚原冷聲道。

練功房內,楚原運轉萬界仙瞳,不斷地吸收著一枚又一枚的真靈丹煉體,如此過了兩天,在萬劫海谷一戰中遺留的創傷,差不多都恢復了,肉身再度達到巔峰狀態。

「天帝大人,你打算現在就去那什麼枯羅妖淵,去尋找剩餘的上古戰皇碑么?」楊清問道。

「廢話!眼下沒時間修鍊海皇帝經劍法了,先將上古戰皇碑找到再說。如果大玄王朝和大秦王朝的修者得到消息,先下手為強,那我恐怕哭都來不及了……」

楚原招來黑虎,正打算前往西靈海的枯羅妖淵,突然間,幾道身影從半空飛掠下來,落在了練功房外,正是華辰等人。

「華辰,怎麼樣,仙羅族的危機解除了么?看秦升這樣子,古靈術族應該是被擊退了吧?」楚原大步走向秦升,冷聲問道。 「古靈術族來勢洶洶,大有誅滅仙羅族的架勢,不過西靈海上形勢複雜,萬族林立,古靈術族大舉入侵仙羅族,自身也受到外族強掠,只能狼狽返回去防禦了。」華辰正色道。

「原來如此,既然這樣,那我就放心了。我要去尋找上古戰皇碑,到枯羅妖淵……」

「枯羅妖淵?」聽到這個,秦升臉色驟然大變,比鉛還要陰灰。

枯羅妖淵在西靈海上乃是絕對的死域、禁地,比萬劫海谷更為恐怖的存在!

萬劫海谷終究只是韓莫霸據的修鍊領域,可枯羅妖淵乃是上古戰場,屍骨如山,靈魂飄蕩,更有著無盡的上古凶獸遺種和眾多邪惡無匹的妖修,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哪怕是普通的神罡期巔峰修者,根本都不敢靠近枯羅妖淵,即便強如破虛期,碰到它也要躲著走。除非是死亡試煉,否則很少有人敢闖入枯羅妖淵。

「仙羅族曾有大護法闖入枯羅妖淵,到現在屍骨無存,恐怕早就死了,那是在百年之前,這個大護法的修為,起碼在破虛期……」秦升滿眼恐懼地道。

一旁,華辰笑道:「秦升,老楚決定的事,是無法改變的,你現在該考慮的是,如果他死了,要不要幫他將屍骨從枯羅妖淵里弄回來。」

楚原擺了擺手,道:「先不說這個,秦升,此女你可認識么?」

「不認識。」秦升打量了洛晴半天,搖頭道。

「仙羅族族長,你可認識?」楚原緊跟著問道。

「廢話,我能不認識我爹?」

楚原一陣無語,嗤笑道:「你爹真夠風流的啊?」

很快,秦升便知道了其中原委。

「我看上了洛晴,要讓她給我當丫鬟,至於你爹想把她納為妾的想法,最好還是打消吧!」楚原直言不諱道。

秦升冷眉一橫,道:「放心,憑咱們幾個的關係,小事一樁。仙羅族美女如雲,我爹非要納妾,也不一定非得讓洛晴來。」

「洛晴,聽到了么,這事你不用擔心了,以後就好好地給我釀酒、泡茶吧!」楚原輕笑一聲,隨即騎著黑虎,朝虛空而去。

浩瀚西靈海,混沌茫茫,天風呼嘯,無數複雜的力量肆意交織,從八方轟來,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擊傷。


黑虎一路衝擊著虛空,來到西靈海深處,置身於一片極其黑暗的海域。

這片海域上空交織著厚厚的妖雲,妖雲彷彿是鍋蓋一樣,把方圓千里的虛空都蓋了起來,密不透風。妖雲中黑雷滾滾,妖氣奔騰,更有著無盡的靈獸飛游,煞氣滔天,就像是混沌未開的洪荒世界。


西靈海海面上隨處可見超級大艦航行,或者時時可見眾多修者御空飛行。而在這片妖域內,除了無盡的獸類以外,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人影或者船蹤。

「按照洛晴給我的空間地點,應該就是這裡了,只要垂入海底深處,就能進入枯羅妖淵。」楚原定了定神,道。


砰!

正在楚原打算直接闖入海底深處時,驟然,海面一陣暴動,緊跟著,上百道人頭大小的漆黑光影齊齊地暴掠而出。

這上百道漆黑光影赫然是一頭頭飛行靈獸,三品靈獸閃電妖蝠!

閃電妖蝠體內蘊含雷系血脈,渾身釋放著可怕的妖雷,而且,閃電妖蝠速度極為驚人,一息之間就能掠出千丈。

憑藉著逆天的速度,閃電妖蝠可以通過自身的雷力,以及毒性超強的利爪,直接將對手擊殺!

況且,閃電妖蝠乃是群出靈獸,動輒上百隻一同發動攻擊,饒是修為強大的修者,也難免被啄了眼。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