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趙雲宗的功夫也就是打通了十八條經脈,如果在世俗之中可以成為一名大將,但是在門派之中也就是一個最低等的弟子。

那風少看起來好像風流不羈,但是其實力卻是不弱,乃是打通了十九條經脈的高手,眼見著拳頭打了過來,身子只是微微一偏便躲了過去,隨後手中摺扇順勢一抽,正打在趙雲宗的胸口,趙雲宗悶哼一聲,直接向後飛退了出去。

「就你這樣的人也想當護花使者?真是丟人。」

風少朝燕小魚走了過來,說道:「小魚,你還是跟我走吧。」

李雲奇此時是真的看不下去了,他這人最討厭的就是仗勢欺人的人,在加上現在與趙雲宗燕小魚等人已經成了盟友,就更不能坐視不理了。

「住手!」李雲奇上前一步,伸手就鉗向風少的腕子。

「找死!」風少回身一掌,反手向李雲奇拍去。

李雲奇招式一變,一拳緊接著轟上,與風少的掌正撞在一起,就聽到砰的一聲脆響,風少直接就被震退,一連退了七八步遠才站穩身體。

這還是李雲奇並沒有使出全力,最多也就使了兩分力道,要不然這風少他一掌就可以生生拍死。

現在李雲奇成為了天玄宗的正規弟子,並不想太過得罪人,必竟都是同門,沒有深仇大恨沒有必要下死手。

見對方不在出手,李雲奇質問道:「大家都是同門兄弟姐妹,你怎可這樣欺負她們?如果傳了出去,別人會怎樣看待我天玄宗?」

「內丹境高手!你是何人?竟然敢管我風少的事?留下名來。」風少被人阻了好事,心裡極其的不爽,咬牙切齒的問道。

「我叫李雲奇,你要怎樣?」

看到風少的表情兇狠,李雲奇也是眼晴一瞪,他這種人就是吃軟不吃硬,你要好好說話,還有商量,如果來狠的,那就會比他還要狠。

「小王爺,即然這小子不開眼,就讓我替你來教訓教訓他吧。」這時一個條相好似黑鐵塔一般的壯漢從他的身後閃了出來。

李雲奇定晴一看,這人也是內丹境的修為,實力比那胡剛還要強橫一些,不過看起來智商應該是不高。

「好,黃大力,這小子就交給你了。」風少退到了一邊,唰了一下打開了扇子搖了起來。

「小子,即然你這麼不識相,敢得罪我們小王爺,也別怪我對你下狠手了,至少要廢掉你一條手臂,才可使替小王爺出一口惡氣。」說著他猛的上前踏出一步,張開蒲扇一般的大手,對著李雲奇當頭罩了下來。

雖然黃大力這一招並不複雜,但是卻充滿了氣勢,力量也非常厚重,不過李雲奇哪裡會怕,他本身就是以力量稱雄,單臂向上一迎,砰的一聲與黃大力的手臂撞到一起。

喀嚓!喀嚓!在強大的力量作用下,二人腳下的青磚都被震裂成了無數塊,李雲奇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臂都微微有些發麻。

「這人好大的力量,看來外門功夫己經是修鍊到了極致,成為內丹高手也不是偶然。」

李雲奇知道此人有些像之前英招城的高手鐵掌老怪,先練外功,在練內功,由外煉到內,修成內丹,實力要比同境界的人強悍許多,但這樣的人和李雲奇有些相似,想晉陞境界無比堅難。

而黃大力也被李雲奇震得退出老遠,眼神之中閃爍出奇光,因為他看出來了,李雲奇的筋骨似乎異常的強悍,比起他要強上許多倍。

「小子,能接住我一掌的人並不多,你是個例外,今天我就想看看到底是誰的拳頭更硬。」

黃大力面露凶光,就要上前再次行兇。

這時風少突然說道:「算了,這次就先饒了他們吧,下次!下次如果在敢壞我好事,我一定會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聽到風少說話了,黃大力這才停手,隨著他離開。

走出一段距離之後,黃大力問道:「小王爺,剛才你為什麼不讓我廢了那小子?」

風少說道:「在門派裡面動手有些太過招搖了,肯定會受到門派長老的追查,我雖然有後台不怕這些,但是也免不了一番麻煩,明天他們都會去大威王朝邊境的大漠,到了那裡就可以隨意怎麼搞了,就算是殺了他們也不會有人知道是我們乾的……」

黃大力聞聽撓了撓頭,奉承道:「小王爺高見。」 「李雲奇,真沒想到你居然是內丹境的高手,就連黃大力都不是你的對手?」紫月兒驚喜的對李雲奇說道。

「我只是剛剛加入門派,還沒有來的及晉陞而已。」

李雲奇淡淡的說道。

趙雲宗和燕小魚此時一同上前說道:「多謝雲奇師兄的援手之恩。」

李雲奇擺了擺手說道:「謝就不用在說了,即然咱們現在成了盟友,那就要肝膽相照,性命都要交到對方手上。」

趙雲宗上前說道:「即然雲奇師兄這麼說,我們也就不在多說什麼了,以後只要師兄有難,雲宗就算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李雲奇沖他點了點頭,他能看出來,這趙雲宗雖然實力低微了一些,不過人倒是剛直,可以當做朋友看待。

「紫月兒,咱們什麼時候出發去大威王朝的所在地?」

「嗯,明天早上吧,到時咱們在門派的靈獸峰集合。」

「去靈獸峰幹什麼?」李雲奇有些不解的問道。

紫月兒這才想起李雲奇是剛剛普升為外門弟子,有很多事情他還不懂,忙說道「我們外門弟子都有在門派借用仙鶴仙鹿的權利,在你的手上不是有一枚刻著獸字的玉牌嗎?只要拿著那枚玉牌,就可以在靈獸峰暫時先借用出一頭仙鶴,它可以載著你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沒想到成為外門弟子之後好處居然有這麼多,能夠借用仙鶴,那可就省去不少的趕路時間了。」

「好,那就明天早上到靈獸峰會面吧。」

到了第二天,李雲奇帶上必備的東西趕往靈獸峰。

來到峰下,紫月等人早就等在那裡,見到李雲奇來了,三人馬上迎了上來。

「你們都來了?那咱們立刻就動身吧。」

四人向管事長老交了靈獸牌,然後各自領了一頭仙鶴。這仙鶴體型比牛還大,每一隻都神駿異常,頭上鮮紅,兩翅扯開,掀起一團團的暴風,尤其是仙鶴兩爪,如鋼勾一般,可以洞穿金鐵。

管事長老向幾人解釋道:「這些仙鶴在把你們送到地方之後,就會自動飛回,如果你們想回到門派就在萬獸牌上滴血祭煉,這樣對應的仙鶴就可以感受到,自然就可以來接你們。」

那仙鶴準備要起飛,先是一撲騰翅膀,李雲奇頓時就覺得全身一震,好像失去了重量,隨後耳邊呼呼風聲吹得他都喘不過氣來。他勉強睜開眼睛,看到自己早就身在半空之中。下方山林,山峰,星羅棋布,宮殿只有拳頭大小,如果一掉下去,鐵定是個粉身碎骨。

「這就是飛行的感覺么?」

雖然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但李雲奇卻心中十分激蕩。剛進天玄宗的時候,也見過有人騎鶴在頭頂飛過,認為是神仙所為,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有這一天。

「不過,這是靠外力飛起來的,沒有什麼值得炫耀,總有一天,我會修鍊到煉神境,自己凌空虛渡,這才是真正的厲害。」李雲奇暗暗道,不過他的雙手,緊緊抓住仙鶴的羽毛。

那仙鶴扯動翅膀,箭一般的在雲霧之中穿梭,不一會兒就飛出玄門山,很快就進入了大威王朝的境內。

並不說是神州大陸非常之小,而是這仙鶴的速度太快,幾乎眨眼之間就可以飛遁百里。就這樣一直飛行了四個時辰左右,李雲奇感覺到自己耳邊的風停了下來。

隨著一聲鶴嗚響起,他抬頭一看居然已經進入了沙漠裡面,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大漠黃沙,無邊無際,就和浩瀚的大海沒有什麼區別。四人跳下鶴背之後,那四頭仙鶴便拍翅飛起,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天邊。

「雲奇師兄,這裡就是大威王朝北部的大漠了,在這一代有一處通入地底魔界的通道,每每地底魔族在入侵神州大陸的時候都會從這裡面出來。」紫月兒一邊用圍巾將自己的臉部包起來,一邊向李雲奇講道。

「我們現在要怎麼做?」

「先去大漠古城,那裡雖然是邪魔聚集之地,但也是我們仙道門派弟子集結之地,有不少大門派的高手也會前去,有他們頂著我們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說著,紫月兒從身上掏出一枚好似羅盤一樣的東西出來,乃是一件中品法器,名為尋魔器。

見到紫月兒有所準備,李雲奇這才安心,在這大漠之中倒不害怕迷路,因為有仙鶴隨時接應,主要就是怕找不到具體位置到時白忙一場。

「只要按照指針的方向走,就一定可以找到大漠古城。」那尋魔器在拿出來之後,立刻指針轉到了一個方向定格,然後發出嘀嘀的聲音。

與此同時,足足在大漠西方,離這裡數十里遠的延綿沙丘之中,有十幾個人已經盯住了李雲奇四人。為首的正是之前與李雲奇等人發生矛盾的小王爺風少。

「風少,我們真的要對自已門派的人下手嗎?」其中一名弟子問道。

「不用全都殺,只要把領頭的那個叫李雲奇的殺死就可以了。這可不是我的意思,真正想要他命的是焦飛師兄。」

黃大力這時站出來說道:「那還等什麼,現在我就去把他滅了就是了。」

風少擺擺手說道:「先不急,等與魔人遭遇的時候在藉機下手,到時就算是把他殺了,也可以推到魔族的身上,和咱們一點責任都沒有。」

眾人向前走了一段距離,忽然就聽紫月兒說道:「雲奇師兄,你看這尋魔器上的指針轉動的好快,看來馬上就會有魔人出現了!」

噢噢噢噢噢噢噢!紫月兒的話音剛落,四周便傳來數聲異常凄歷的吼叫,就好似兇猛野獸發出的聲音一樣。

「大家小心戒備,魔人就要出來了。」紫月兒拔出長劍對眾人說道。

李雲奇其實根本就沒有見過魔人,不過也聽別人說過,這魔人血腥殘暴,力量強大,天生就有神力,通常抓住人之後,雙手向兩邊一撕,就可以將人撕成兩段了。

趙雲宗這時說道:「我曾經與父親一起出兵征討過地底魔族,這些魔人的實力十分強大,剛一下生就體質強悍,成年之後不用修鍊也能抵上一名打通十條經脈的高手。」

「一名普通的魔人都有打通十條經脈的實力?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如果真要與人類動起手來,那能抵擋的住嗎?」燕小魚有些不解的問道。其實這也是李雲奇想要知道的。

「魔人的實力雖然強悍,不過智力不高,如果大規模發動戰爭,還是抵不過精通戰陣的人類部隊。在說魔人與人類之間的戰鬥主要決定勝負,還是要看首腦的實力。」

剛說到這,從正前方猛的竄過來一尊足足有一人半高的魔影,跳躍出來,落到地面上,張開大嘴發出殘忍的嘶吼,無比的兇狠,暴戾,震懾全場,李雲奇稍微一看就看清楚了這魔影的樣子。

這所謂的魔人總體來說還是個人形。

它的全身漆黑,皮膚好像一層黑殼,長滿鱗片,頭上有兩個肉角隆起,獠牙闊口,雙手利爪如鉤,兩眼血紅,鱗片下面的肌肉,好像鋼板一般,一塊塊隆起,稍微一用力,筋骨便發出噼里啪啦的爆炸聲。

最為特殊的是它只有一個獨眼,另人看起來十分的難受。

這魔人手上拿著一根用樹木做成的簡易的巨大狼牙棒,來到近前之後,直接揮起,向走在最前面的紫月兒砸了過去。

這紫月兒雖然有些實力,也打通了十八條經脈,但是必竟是個女孩子,頭一次見到這麼兇猛的魔人,一時間有些被嚇傻了,根本就不知道反抗。

「小心!」李雲奇就在她的身邊,見她有危險,忙伸手一拽她的胳膊,將她拉了開。那魔人一記狼牙棒直接就砸到了地上,挑的黃沙四處飛濺。

李雲奇順勢一步上前,猛的一劍劈向那魔人的腦袋。這一劍的力量非常之大,在空中直接劃出一道火光出來。

不過那魔人也不是生手,以前應該是和人戰鬥過,雙手舉起巨大的狼牙棒向上一揚,砰的一聲,正磕在李雲奇的長劍上。


別看那魔人手裡面的狼牙棒是木頭做的,但是其重量和堅韌程度不比鋼鐵差上多少,甚至比鋼鐵的材質都要好。這一相撞,立刻就把李雲奇彈了回去。

「好大的力氣,居然比我的力量還要強上一些。不過這也是我手中的長劍不適合硬拼,要不然我倒也不懼怕它。」李雲奇心中暗道。


趙雲宗見狀搶身過來,單手持劍向前一挑,刺向那魔人的咽喉梗嗓,此時那魔人在想用狼牙棒來抵擋已經來不及了,不過它也不怕,竟然伸出大手一把就將那長劍給抓住了。

天玄宗給入門弟子所發的長劍雖然是下器法器,比不上飛劍,但是卻也是削鐵如泥異常鋒利的,普通的鋼鐵只要一劍就可以削斷,和切豆腐沒有什麼兩樣,現在居然讓這魔人抓在手裡,那見那魔人的皮膚有多麼堅韌。 趙雲宗連連運轉真氣,想斬斷那魔人的手掌,但是卻一點作用都沒有。此時那魔人收回狼牙棒,一棒向他的頭砸了下來。

趙雲宗不退反進,捨去長劍,欺身上前,來到那魔人的近前一下躍起,隨後手中好似變戲法一樣出現了一把匕首,凌空一劃,正好抹在那魔人的脖子上。

唰的一聲,鮮紅的血液噴了出來,粘染了趙雲宗一身,那魔人捂著脖子不敢相信的看著趙雲宗,隨後轟隆一聲倒在地上。趙雲宗所穿的天玄宗法衣並不粘血,那血液全都順著衣服流到了地面上。

李雲奇見這趙雲宗雖然功力不如自已,但是實戰經驗卻是十分豐富,想必是以前經常與魔人征戰的原因。趙雲宗用匕首挖下那魔人的眼晴,然後裝入皮囊之中。

李雲奇有些不解問道:「雲宗,你為什麼要挖下這魔人的眼晴呢?」

「雲奇師兄剛入門有所不知,咱們斬殺魔人之後,必須要把它們的眼晴挖下來當做證明,這樣門派才能知道我們到底斬殺了多少魔人,好論功行賞。」趙雲宗道。

「原來還有這樣一說,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獎勵?」

紫月兒說道:「一般一個魔人的眼晴就能兌換到一枚行氣丹,如果擊殺了魔人勇士,挖其眼晴可以換到培元丹,如果是魔人統領,甚至可以換到法寶飛劍也說不定。」

「哦,可以換到法寶飛劍?那魔人勇士和魔人統領都是什麼樣的修為?怎麼劃分?」

李雲奇問道。

他現在雖然有一尊靈器級別的法寶玲瓏金塔,但也對法衣飛劍非常的嚮往,必竟那金塔不能隨意使用出來,如果是得到門派下發的飛劍卻是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

「魔人勇士一般都是經脈全通之境的修為,而魔人統領就是內丹境,在往上還有魔人統帥,魔人將軍,這就相當於元胎境與煉神境的強者了。據說這次魔人的先鋒名叫柳邪月,煉神境的修為,如果能把他擊殺就能得到一件寶器級別的飛劍!」

趙雲宗解答道。

「擊殺柳邪月恐怕難以做到,但憑藉我的實力,想要擊殺一個魔人統領還不是問題,咱們現在就前往大漠古城,想必能搶在別人前面得到好處。」

四人步行踏著黃沙,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噢噢噢………噢噢噢。

突然之間,又有四頭魔人竄了出來。這些魔人手上也拿著狼牙棒,不過卻沒有之前那頭魔人的狼牙棒巨大,材質只是普通的木棒,上面鑲著許多猛獸的牙齒。它們的身形也要比之前的那頭魔人小上一圈,不過力量也十分迅猛,眨眼之間就來到眾人面前。

「你們三人暫且退下,讓我來應付它們!」話音一落,李雲奇飛身竄了出去,一揮手將那柄巨錘招了出來。

砰!砰!砰!砰!砰!砰!


剛一上來,李雲奇就與那四頭魔人猛拼六記,把這四個魔人震的連連後退,其中一個實力弱小一點的魔人,七竊都被震的流出血來。

「雲奇師兄怎麼這麼生猛,居然單純的靠力量能與四頭兇猛的魔人相抗衡,甚至還可以戰勝,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燕小魚不敢相信的說道。

「看來咱們是真的找到人了,要不是遇到他不用說風少那關過不去,就說遇到這四頭魔人恐怕都不好脫險。」紫月兒說道。

趙雲宗問道:「咱們要不要上去幫忙?」

紫月兒說道:「我看雲奇師兄應付有餘,那四頭魔人根本就不能抵擋,咱們上去也是多餘,反而會添加累贅。」

「死!」

李雲奇此刻是意氣風發,使出全身力量對著一頭魔人使勁往下一砸,這魔人雙手舉棒向迎去,就聽到喀嚓!砰!首先是它手中的狼牙棒斷為兩截,緊接著那魔人一顆巨大的頭顱被鐵鎚砸的粉碎,好像西瓜一樣爆開。

在他身後的一個魔人見到這是一個機會,上步一棒對著李雲奇的右肩斜砸下來。李雲奇大喊一聲,「開!」

隨後雙手持錘著向上一彈,砰的一聲將狼牙棒彈開,強橫的力道一下就將那魔人雙手的虎口震裂,鮮血直流。

隨後他轉身使錘如使刀一般,一記力劈華山跳躍起來當頭劈下,撲哧一聲把那頭魔人整個身體都打的碎裂,不成樣子,變成了一灘肉醬。

另外兩名魔人見到自已的同夥慘遭毒手並沒有膽怯,相反還猛然沖了上來,悍不知死。不過還沒等到近前,就被李雲奇一記橫掃千軍先是將一名魔人打身體打成兩截。

而另一名也被攔腰擊中,身軀被打得筋斷骨折,五臟破裂,雙眼死死的看著李雲奇,還沒有吼出來,就倒在地面上咽了氣。


這一番戰鬥下來,李雲奇感覺自己打的真是酣快淋漓,簡直把力量發揮到了極至,由其是最後一擊,居然***死兩頭兇猛的魔人。

與此同時,濃烈的血氣散發出來,引的他體內的白骨血魔功蠢蠢欲動。

這些魔人雖然實力不強頂多也就打通了十八條經脈,但是由於體質特殊,血元異常的濃厚,如果吸納進去,比人類經脈全通之境的高手血元都要精純。

想了一想,李雲奇還是沒有施展出魔功吸納,主要也是怕嚇到隨行而來的三人,解釋起來也頗多費事,強行運功壓了下去。

趙雲宗這時上前說道:「雲奇師兄果然是神力驚人啊,竟然能夠和魔人拼力量活活將它們打死,說出去恐怕要嚇死人的。只是可惜其中有兩頭魔人被打成了肉醬,不能取眼晴做為憑證了。要知道,這一枚魔人的眼晴最少可以換取一枚行氣丹呢。」

紫月兒說道:「雲奇師兄這麼威猛,哪還差兩枚魔人眼晴,只要大顯神威,多少魔人都要都滅掉的。」

趙雲宗不住的點頭稱是,他用匕首從那兩名魔人的頭上把獨目挖了下來遞給李雲奇。


李雲奇也不拒絕,把魔人眼晴放入自已錦囊之中。他雖然現在不缺丹藥,但是丹藥對一個修道之人來說是越多越好,只有丹藥充足修為才能突飛猛進。